春江水暖 第60章 宋嘉禾

第60章
  宁馨院里鸦雀无声, 一众女眷都被梁太妃安排在西厢院里, 着人看守着免得她们泄漏消息,这消息若是传出去,一个不好,魏家名声就臭了。
  目下屋里只有梁太妃, 梁王妃与米氏一干人等。
  捻着佛珠的梁太妃闭了闭眼, 一个月的身孕, 好一个一月身孕,老五都离开大半年了, 她米氏怎么怀的孕。
  “砰”猛然睁开眼的梁太妃抓起茶杯扔在米氏身上。
  茶水并不烫,米氏却像是受了炮烙似的, 跳了起来, 又瞬间瘫软在地, 冷汗大颗大颗的顺着脸颊滚下来,她上下牙齿都在打颤,发出‘哒哒’的声音。
  “说,那个奸夫是谁?”梁太妃指着米氏, 厉声质问。老五魏廻有腿疾,老太妃不免多心疼这孙子一些。这孩子也是争气的,没有因为自身不足而自暴自弃,潜心专研书法, 小有成就。
  米氏还是她亲自选的,书香门第出来的女儿,想来能和魏廻琴瑟和鸣, 婚后两口子也的确蜜里调油。魏廻出去游学时本是想把米氏带上的,奈何她得了风寒,后来是米氏母亲病重,等米夫人痊愈,也到了七月。原是打算这两天就送她去和魏廻汇合,万不想,米氏竟然做出这样的苟且之事。
  梁王妃亦是气得不轻,在她眼皮子底下出了这事,她这个嫡母难辞其咎,恨声道:“事到如今,你以为还能隐瞒,把你院子里的人拿来一审,就不信找不出那奸夫。你自己说了,还免了一顿皮肉之苦。”
  委顿于地的米氏瑟瑟发抖,悬在头上的那把铡刀终于落了下来。后悔吗?在与魏闳私会那一天起,她就设想过这一日,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这段感情犹如踩在绳索之上行走,米氏知道下面就是万丈悬崖,掉下去便是万劫不复,可她控制不了自己不去飞蛾扑火。
  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不一会儿就湿了一大片,她可以死,她受不了空闺寂寞,抵不住魏闳的温柔倜傥,她背叛了魏廻死有余辜,可孩子是无辜的。
  米氏双手按在平坦的腹部,她一直都在吃避子药,可这孩子还是来了,这是天意。
  女子本弱,为母则强。
  米氏镇定下来,抬头直视梁太妃。
  将她神情变化尽收眼底的梁太妃,向前倾了倾身子,倒想知道是谁敢如此胆大妄为。
  “太妃,王妃。”米氏朝二人磕了一个头。
  梁王妃按了按眼角,眼皮又开始跳了,就连心跳也不受控制的快起来,梁王妃不安的抿紧了嘴唇。
  米氏按着肚子,一字一顿道:“我腹中骨肉是世子爷的。”梁太妃和梁王妃那么疼爱魏闳,魏闳成婚六载,膝下只有一个女儿,米氏觉得也许这孩子在二人手下还有一条活路。
  梁太妃倒抽一口凉气,握在手中的佛珠啪一声摔落在地。
  梁王妃遍体生寒,霍然站起来指着米氏:“一派胡言!是谁让你构陷阿闳?”
  米氏瑟缩了下,含泪饮泣道:“我没有胡说,”她难堪的低下头,“太妃和王妃若是不信,可以问世子爷。”
  说着米氏以头磕地:“我自知罪孽深重,不敢求得宽恕,只求太妃和王妃看在世子爷的份上,容我生下这孩子,他到底是魏家血脉。”
  “母妃,您千万不要听她胡说八道,”梁王妃焦急的看向梁太妃,与弟媳通奸,若是坐实了这罪名,儿子以后怎么见人,“她眼看难逃一死,就想拉阿闳下水,其心可诛!”
  梁太妃缓缓的呼出一口气来,神情严肃是梁王妃平生之罕见,梁王妃慌张的如同寒蝉,怔在原地。
  “阿闳快到了吧?”梁太妃看向梁王妃,柯家人到的时候,梁王妃应该派人去通知魏闳回来了,梁王不在,他身为嫡长子自然要担起责任来。
  这一眼看的梁王妃刹那间褪尽了血色,太妃竟然信了米氏的话!她老糊涂了不成,魏闳怎么可能与米氏有染。什么样的美人,她儿子得不到,犯得着冒天下之大不韪私通米氏,她米氏又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梁王妃张了张嘴:“母妃……”
  “你给我闭嘴!”梁太妃冷斥一声,“要么安安静静待在这,要么滚出去。”
  望着脸色铁青的梁太妃,梁王妃哑然失声,而后面皮发胀。虽然这儿没几个人,还都是心腹,可她的脸皮还是火辣辣的烧起来,进门这么多年,她还是头一次被梁太妃如此不留情面的斥责。
  吕嬷嬷将捡起的佛珠递给梁太妃,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太妃息怒,莫要伤了身子。”
  拿着佛珠的梁太妃容色稍霁:“你说你和阿闳,”停顿了下,“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米氏双唇开开合合,半响才发出了低如蚊讷的声音:“今年三月。”她忧心母亲身体,辗转难眠,便去园子里散心,正遇上赴宴归来的魏闳,月色下的男子,华服金冠,俊美如同神邸。当时她只觉得心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落荒而逃。接着,一朵花,一本诗集,一枚玉簪……她就这么陷了进去。
  梁太妃闭了闭眼,半年了,她们竟然一无所知,梁王妃到底是怎么管的家,或者该说,正是因为她管家,所以才能隐瞒这么久。便是有人撞见了,谁敢说出来。
  “你们都是在哪儿幽会的,什么时候?”梁太妃又问。
  羞惭满面的米氏低了头,似是难以启齿。
  梁太妃冷笑:“现在知道丢人了,当初怎么不知道!”
  米氏涨红的脸倏尔又变得惨白惨白,眼泪大颗大颗的滚下来。
  梁太妃糟心的闭上眼捻着佛珠念经。
  一时之间屋里只有米氏压抑的抽噎声以及梁王妃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她不想相信也不愿相信,但是米氏的态度让她一颗心如坠深渊,至今都不着地。
  “笃笃”的敲门声,引得屋内所有人都看向门口,负责去审问米氏院里人的秦嬷嬷回来了。秦嬷嬷脸色不大好,任谁知道了这样的阴司丑闻都是要心里打怵的。
  梁王妃不禁探头,紧张不安的看向进来的秦嬷嬷,双手不由自主的抓紧了扶手。
  秦嬷嬷硬着头皮道:“老奴审问了五夫人身边的翠月翠星,两人说五夫人三月里开始与世子来往。”秦嬷嬷咽了一口唾沫,把几次往来的大概时间时间和地点一一报了出来,说到最后一次就是初三晚上在松树林里时。
  梁太妃心头一抖,不知想到了什么了,脸色逐渐阴沉。
  “母妃,她们这是坑瀣一气要栽赃陷害阿闳。”梁王妃拍案而起,目眦欲裂的瞪着米氏,就像是一头被戳到了痛处的母兽,冲向米氏,“你说,是谁,是谁指使你害阿闳的?”她的儿子绝对不能沾染上这样的丑闻。
  看着米氏的婆子一时不察,叫梁王妃抓住了米氏,只见梁王妃死死掐着米氏的脖子,神情阴鸷,恨不能掐死米氏的模样,吓了一大跳,赶忙上前解救米氏。
  吕嬷嬷立马上前帮忙。
  “松手,你给我松手!”梁太妃瞪着一脸阴狠的梁王妃,反了天了,她这会是想装疯卖傻杀人灭口是不是?当她是死人啊!
  梁王妃满心不甘的被拖开。
  得救了的米氏趴在地贪婪的呼吸着来之不易的空气,死亡的滋味,原来如此可怕!
  “太妃,太妃,”发髻散乱的米氏顾不得疼得火辣辣的喉咙,手脚并用的爬向梁太妃,还没靠近,就被吕嬷嬷拽住了,米氏痛哭流涕的求饶,“太妃,我错了,我错了,是世子爷引诱我的,都是世子爷逼我的。”她想活着,只有濒死过,才知道活着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
  气喘吁吁的梁王妃瞪大了双眼,生吃了米氏的心都有,又要扑过去,亏得抓着她的婆子力气大:“贱人!你还敢含血喷人!”
  涕泗横流的米氏往梁太妃处缩了缩,嘴里反反复复都是求饶之词,哪里还有往昔的温柔妩媚。
  “太妃,王妃,世子爷来了。”
  趴在地上的米氏身形剧烈一颤。
  魏闳是被下人以柯家人到了的理由唤回来的,可进了宁馨院后,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推开门见到跪伏在地狼狈不堪的米氏那一刻,魏闳眼睑颤了又颤,全身的肌肉都在这一瞬间紧绷。
  “阿闳,米氏这贱人被人收买,竟敢说她腹中孽种是你的,”不等魏闳另一只脚踏进来,梁王妃就亟不可待的提醒魏闳,哪怕这样做会得罪梁太妃,“也不知对方给了她什么好处,这样的弥天大谎她都该撒。”
  魏闳眉头狠狠一跳,心下掀起了惊涛骇浪,面上却不敢显露出来,而是露出了一个大惊失色的表情:“荒谬!祖母明鉴,孙儿岂会如此荒唐。”
  他从来没给过米氏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信物,就连书信都不曾留下过,魏闳心下一定,凛然看向梁太妃:“祖母勿要相信她的一派胡言!”
  米氏不敢置信的看着义正言辞的魏闳,山盟海誓犹在耳畔,她曾问过他,如果事发了,怎么办?他含情脉脉的看着她,说一定会保下她的。
  他说他会保她的!
  米氏尖着嗓子嘶喊一声,声音直刺耳膜,扑了过去就要挠魏闳的脸:“你骗我,你说出一定会保我的,保护我的。”
  魏闳强忍着掐死她的冲动,一把推开她,在梁太妃身前弯下腰:“祖母放心,孙儿定然会彻查此事,查清米氏是受谁指使。”
  被柯妈妈扣住肩膀的米氏疯狂摇头,双眼因为愤怒而充血。若是把她交给魏闳,魏闳一定会杀人灭口的,可她的嘴被人堵着,她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急切而又恐惧的看着上首的梁太妃。
  “你牵涉其中,理当避嫌,”梁太妃定定的看着魏闳。
  魏闳心头一紧,握了握拳头。
  “先把米氏带下去,就关在我这院里吧!”这话,梁太妃依旧是看着魏闳说的。
  魏闳竭力想保持镇定,自己都没发现他眼角抽搐了几下。
  巨大的失望将梁太妃淹没,她受不住的轻轻晃了晃身子。
  “太妃!”吕嬷嬷担忧的扶住了梁太妃。
  梁王妃和魏闳也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紧张的看着梁太妃,要是把太妃气出个好歹,待梁王回来,必然要雷霆震怒,这事更没法善了了。
  米氏满脸的仓皇无助,犹如迷失在沙漠中的旅人。只好紧紧捂着腹部,这是她唯一能抓住的的护身符了。
  魏闳一眼都没有多看被带走的米氏,彷佛这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梁太妃喝了一口热茶,腹中升腾起的暖意让她略微缓过神来。她挥了挥手:“你们都下去。”
  吕嬷嬷犹豫了下,躬身告退。
  见状,梁王妃示意柯妈妈也下去。
  房门被人从外面合上,屋内只剩下祖孙三人。梁太妃轻轻的合上茶盖,目光定在魏闳脸上:“阿闳,祖母我今年六十了,从宋家嫁到魏家,这辈子什么风啊浪没见过,米氏有没有说谎,我看的出来。”
  魏闳眉头狠狠一跳。
  梁王妃疾声道:“母妃,那米氏就是含血喷人,您千万不要听信她的胡言乱语。”
  “我怎么做,还轮不着你来教!”梁太妃怒喝一声,“你再唧唧歪歪,这事我不管了。反正要不了几天,老大也回来了,我就不信他也不能查个水落石出!”
  梁王妃脸色一白,张着嘴呆呆的立在那儿。
  梁太妃无比认真的看着魏闳:“阿闳,祖母问你,米氏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你亲口告诉我!”
  魏闳觉得嗓子眼有些发干,他喉结动了动,可反而更干了,彷佛有一把火在心里烧,烧的他五脏六腑都在沸腾。
  祖母已经信了米氏的话,若是否认,祖母会失望,最后还是会交给父王,想起梁王,魏闳心头便蒙上一层阴影。倘若他承认了,祖母依然会失望,但是祖母会不会看在他坦白的情况下,替他在父王那隐瞒。
  对于这一点,魏闳心里也没底,他只能赌一把。
  魏闳膝盖一弯,砰一声跪在梁太妃面前。
  梁王妃登时眼前发黑,天塌地陷不外如是,这一跪把她仅存的那点侥幸也跪没了。
  “孙儿不孝,让祖母和母亲失望了。”魏闳重重的磕了一个头,伏在地上没有抬起来,无地自容一般。
  梁太妃手抖的厉害,不禁老泪纵横:“你,你岂能如此荒唐,那是你弟妹,你怎么对得起你五弟。”
  魏闳重重叩首,羞愧难言:“孙儿不孝,都是孙儿脂油蒙了心,抵不住诱惑,以至于犯下弥天大错。孙儿错了,请祖母惩罚。”
  缓过神来的梁王妃踉跄着扑到梁太妃脚边,拉着她的衣摆痛哭:“母妃,阿闳什么秉性,您还不知道。那米氏妖妖娆娆,一看就是个不安于室的。老五不在,她空闺寂寞就勾引阿闳,阿闳一时鬼迷心窍才会着了她的道。
  母妃,看在阿闳是初犯的份上,您就绕过他这一回吧。如果王爷知道此事,必定轻饶不了阿闳。”
  只要一想到梁王知道这事的后果,梁王妃就觉得喘不过气来。
  梁王妃泪流满面的看着梁太妃,姿态低到了尘埃里,不住乞求:“母妃开恩,母妃开恩!”
  眼见母亲如此,魏闳心如刀绞,悔不当初,早知如此,他绝不会招惹米氏,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魏闳以头触地:“祖母救我!”
  梁太妃心头滋味难辨,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事,她定了定神,问出了盘桓良久的那个问题:“柯世勋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梁王妃悚然一惊,又要说话。
  梁太妃狠狠瞪她一眼。
  梁王妃嘴唇颤了颤,到嘴的话就像是秤砣又咽了回去,重重砸在心尖上,四肢百骸都刺痛起来。她真的不敢想,若是内侄儿的死和儿子有关,她该怎么向娘家交代。柯玉洁因女儿而死,柯世勋要真是儿子……娘家就真的再也不是她的娘家了。
  梁王妃忐忑的看向魏闳,看清他脸上表情之后,梁王妃如坠冰窖。
  一桩事紧接着一桩暴发,让魏闳应接不暇,以至于控制不住自己的脸色,待他发现梁太妃面上的失望痛心之色后,魏闳知道自己再否认于事无补,只会让祖母更生气,所以他沉默的低下头,悲声道:“初三那天我和米氏见面,被柯表弟看见了。我求他不要说出去,他趁机要求我助他娶到禾表妹,否则就要将这事传出去。可我知道禾表妹并不喜欢他,我让他换一个条件,然柯表弟不肯,道只想娶表妹,娶不到表妹就去告发我。我一时着急,就……祖母恕罪!”魏闳重重磕了一个头。
  那一天,他被夜枭吓了一跳,心有余悸,就让护卫四处搜查,结果在几十丈外发现了躲在树后的柯世勋,便打晕了他,然后把人抛进湖中,伪造成不慎落水。
  他也不想杀柯世勋,可这世上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哪像这么快就东窗事发。
  米氏害他!
  梁太妃悲从中来,望着跪伏在地的魏闳,盯着他漆黑的脑袋,不禁想,这句话里又有多少是真。她让他调查柯世勋之死,他告诉她是意外,可结果呢!
  她的孙儿何时变得这般荒唐和心狠手辣了!梁太妃突然觉得魏闳陌生到可怕,他怎么下的去手,那是他嫡亲的表弟啊!
  梁王妃已是哭的浑身打颤,她最害怕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她要怎么面对娘家?梁王妃紧紧抓着梁太妃的裙摆,恐惧使得她浑身每一根骨头都在颤抖:“母妃,这事绝对不能传出去,不能啊,传了出去,阿闳就毁了,他就毁了。”
  梁太妃岂不知这道理,要不也不会屏退左右了。她痛心疾首的看着魏闳,不禁迁怒梁王妃,一脚踢开抓着她裙摆的梁王妃:“你到底是怎么教孩子!”
  “都是儿媳不好,没教好他,一切都是儿媳的错,母妃要怎么罚儿媳都可以,只求母亲不要这事告诉王爷。儿媳和阿闳以后会好好补偿老五,弥补柯家的,求母妃开恩!”梁王妃声泪俱下,哪还顾得上王妃颜面,只求梁太妃大发慈悲,饶过她们母子这一回。
  “祖母开恩!”魏闳重重叩首,痛声道:“孙儿知错了,孙儿以后再也不敢了。”
  梁太妃飞快的转着手里的佛珠,心乱如麻,这事肯定不能告诉外人,胳膊折了得往袖子里藏。柯家人那更不能说,说了亲家得成仇家,她犹豫的是要不要告诉梁王。
  梁王知道了,魏闳的形象必要一落千丈,甚而影响世子之位。魏廷这会儿就蠢蠢欲动了,届时还不知要蹦跶臣什么样。她怕从此以后手足相残同室操戈。
  且大孙子小儿子,老太太的命根子。这么多孙子,梁太妃最宠爱看重的就是魏闳。
  可不说,梁太妃又怕魏闳不长教训,日后捅出更大的祸事来,真是一颗心放在油锅里煎。
  梁太妃内心剧烈挣扎,不好受。梁王妃和魏闳比她还不好受,两人就像是公堂上的嫌犯,等待着梁太妃的判决。
  不等梁太妃犹豫出结果,吕嬷嬷着急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太妃,王妃,世子,不好了,柯夫人闹起来了,哭喊着世子和五夫人有染,杀害了柯表少爷灭口。”
  话音未落,梁太妃手中的佛珠断开,佛珠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柯夫人怎么会知道,瞬息之间,梁太妃就想到了造谣生事的魏廷,是不是又是他在兴风作浪。
  梁王妃面上是大片大片的灰败,布满了刻骨的绝望。
  再看魏闳,一张脸刹那间褪尽了血色,面皮下的筋肉不断的抽搐着。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Dommy(X2)、孤月山人的地雷(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