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61章 宋嘉禾

第61章
  被送到客房的柯夫人在府医的金针之下悠悠转醒:“阿勋!”
  “母亲, 府医说了您要好好休息。”柯世勉连忙按住要下床的柯夫人, 府医说了,母亲情况非常不好,连日奔波加上丧子之痛,能好才是怪了。弟弟已经没了, 他不想母亲再有个三长两短, 要不这家就毁了。
  柯夫人置若罔闻, 推着柯世勉的手要下床,双眼发直, 口中反反复复念叨着:“阿勋,阿勋。”
  柯世勉心如刀绞, 不禁泪从中来:“母亲, 阿勋已经去了, 您这样,不是要他在九泉之下都不得安宁?”
  柯夫人动作一顿,就像是被人定在了原地。
  “母亲,您好好休息, 阿勋的后事,”柯世勉仰了仰头,把眼泪憋了回去:“儿子会处理好的。”
  柯世勉动作轻柔的扶着柯夫人躺回床上。
  柯夫人眼珠子一动也不动,木头人似的躺在床上, 眼角不断淌着眼泪,不一会儿就打湿了一片枕巾。
  柯世勉不忍的别过眼,嘱咐丫鬟小心照顾, 即去处理柯世勋的身后事。
  前脚柯世勉刚走,后脚一个大丫鬟就急赤白脸的跑进来,惊得屋内几个丫鬟都看过来。
  “黄莺姐姐?”几个丫鬟迎了上来,这丫鬟是柯夫人跟前的大丫头,刚去给柯夫人熬药了。
  黄莺紧攥着拳头,好似握着一枚烧红的铁烙,清秀的脸上豆大汗水直往下流,顾不得她们惊疑不定的目光。直冲到毫无反应的柯夫人面前,趴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又颤着手将浸了冷汗的纸条递给柯夫人。
  方才行尸走肉一般的柯夫人惊坐而起,抖着手接过纸条,待看清上面的内容,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骤然充血,乍看之下,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一般。
  “魏闳!”柯夫人一声尖叫,五官扭曲狰狞,满眼的戾气。
  黄莺吓了一大跳:“夫人!”
  柯夫人连鞋都没穿,就这么跑了出去
  “夫人!”黄莺等一众丫鬟吓了一跳,连忙追了上去,想拉柯夫人回来,可都被柯夫人喝退了。她现在只是一个失去了孩子的母亲,不是端庄识大体的柯家大夫人,只是一个失去了一个孩子,不,两个孩子的母亲。
  失手,见它鬼的失手,世勉和季恪简亲眼看见魏歆瑶眼看要输了比赛,怒气冲冲的挥鞭抽向玉洁,她的玉洁就这么活生生摔断了脖子,那该有多疼!
  事后,梁王妃说魏歆瑶失手误伤,公婆也说失手,就连丈夫也说失手,最后连柯世勉也说是失手了。两家人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继续做他亲亲热热的亲家。
  呵呵,他魏家权大势大,他柯家惹不起,一个女儿与男人家族的前途比起来算什么,算什么!
  这一次,是不是又要说都是世勋自己不小心,就像四年前,对外宣布,玉洁是自己不慎坠马而亡。
  魏歆瑶害死了她的女儿,毫发无伤,做她风风光光的郡主。她忍得心肝都在流血,可为了儿子只能眼睁睁看着。结果魏闳害死了她的儿子,报应,都是报应啊!
  老天爷要罚就罚她,是她这个当娘的自私无能,不敢替女儿讨公道。老天爷为什么要罚她的阿勋,为什么不去罚魏家人!
  她不服,她不服!
  哇的一声柯夫人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她胡乱用袖子一抹嘴,眼底迸射出强烈的怨毒和疯狂。她要他们付出代价,一定要付出代价。
  柯夫人抹了一把脸,染得满脸是血,状如厉鬼,追上来的黄莺等人骇然一惊,定在原地。就见柯夫人提气大喊:“魏闳与米氏这对奸夫淫/妇,偷情被我儿看见,他们就杀了我儿灭口。米氏红杏出墙,怀了魏闳的孽种。”
  一边喊,柯夫人一边跑了出去,声嘶力竭,声若响雷。
  紧赶慢赶的梁太妃等人过来时,大闹了一场的柯夫人已经被打晕过去,守在她床前的柯世勉满脸的苍白无措,就像是被人兜头打了一拳,整个人都懵了。
  望着糊了满脸血泪的柯夫人,梁太妃百般滋味在心头,终究是他们魏家对不住她。又是头疼,柯夫人这一闹,多少人听了去,梁王那是肯定瞒不住了,她更怕外头也瞒不住。光想想梁太妃便觉眼前发黑,忍不住踉跄了下,吕嬷嬷赶紧扶住她。
  梁王妃和魏闳更是如遭雷击,怎么也想不到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地步,明明梁太妃态度已经软化。只要梁太妃替他们保密,这事就能一条被子遮盖过去的。可现在该如何收场?
  柯世勉嘴角颤了颤:“太妃,这纸条上写的都是真的吗?”
  吕嬷嬷接过纸条递给梁太妃。
  梁太妃一看之下,怒火汹涌,这些人怎么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太妃,这是真的吗?”柯世勉再一次问梁太妃,一眼都不看梁王妃和魏闳。
  探头瞄了一眼的梁王妃矢口否认:“一派胡言,这是有人想栽赃嫁祸你表哥。阿勉,你可万万不能信,这起子小人连面都不敢露,你怎么能相信他们说的话。”
  柯世勉定定的看着梁王妃:“米氏怀孕也是假的?”
  梁王妃心念如电转,大跨一步上前:“事已至此,我也不瞒你,米氏她的确不检点,但是和一个侍卫私通。这是那些躲在暗处的小人,见有机可乘,故意混淆视听想败坏阿闳名声再离间我们两家的关系,你可千万别被中了他们的计,否则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冷不丁的,躺在床上的柯夫人毫无预兆地扑向义正言辞的梁王妃,狠狠一口咬在梁王妃耳朵上。
  被她扑倒在地的梁王妃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
  魏闳大急赶忙上前拉扯柯夫人,正见柯夫人活生生咬掉了梁王妃的半边耳朵,那血腥的一幕刺的魏闳从头皮一直发麻到脚底,呆若木鸡。
  柯夫人转而扑向魏闳,就想故技重施,然而下人已经回过神来,赶来拉开了她,挣扎间只在魏闳脖子上留下三道血淋淋指痕。
  魏闳心有余悸的捂着脖子,骇然望着癫狂的柯夫人,疯了,她疯了!
  “你个杀人凶手,我要杀了你。”满嘴鲜血的柯夫人剧烈挣扎,魏闳不禁后退两步。
  “你个疯子,你疯了!”痛不欲生的梁王妃又哭又叫,满脸满头的血看起来倒更像个疯子。
  一室的狼藉让梁太妃眼前一阵一阵的发昏,她下意识想捻佛珠,摸了个空,才想起佛珠断了,果然不是个好兆头。
  梁太妃定了定神,吩咐人赶紧送梁王妃和魏闳下去处理伤口。
  魏闳见梁太妃停在原地不动,忙道:“祖母,您也走吧,舅母万一伤了您,可如何是好。”
  梁太妃淡淡的看着他:“她都这样了,还怎么伤我。你先去包扎下伤口,再把外头的事料理下。”尽人事听天命吧!
  魏闳一凛,想起柯夫人惹出来的大乱子就头疼欲裂,便不再多言,赶忙离开。
  眼见魏闳离开,被制住手脚的柯夫人不甘的挣扎起来,染血的双唇一张一合:“魏闳你个伪君子,你个杀人凶手,你会遭报应的,天打雷劈,老天爷不会放过你的。”
  一直到魏闳消失不见,柯夫人还在不停的咒骂,极尽之怨毒,听的梁太妃心底发寒。
  她慢慢的在吕嬷嬷搬来的椅子上坐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柯夫人谩骂,魏闳做的事,的确该骂!
  待从柯夫人语无伦次的诅咒中听见四年前柯玉洁死于魏歆瑶手下时,梁太妃震惊之余是恍然。怪不得她想撮合季恪简和魏歆瑶时,梁王和梁王妃都是顾左右而言他,原来如此。人家亲眼看见她害死了自己的表姐,怎么敢娶她!
  魏歆瑶因为意气之争就去抽打柯玉洁疾驰中的马,至人坠亡。
  魏闳因为私会弟媳就杀了柯世勋灭口,他说柯世勋要挟他,其实,梁太妃是不怎么信的。
  这两个孩子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了,小时候明明那么乖巧可爱的。
  好半响,柯夫人停了下来,慢慢的拿眼看向梁太妃,眼神恢复了一点清明。
  吕嬷嬷如临大敌,戒备盯着她,生怕她扑过来。
  “太妃,”柯夫人嗓音嘶哑,如同指甲刮过桌面,“你每日礼佛,你觉得佛祖会如何惩戒你的这一双孙女。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柯夫人又哭又笑:“当年魏歆瑶害死了玉洁,为了丈夫儿子的前程,我不敢替她讨回公道,还与你们虚与委蛇做好亲家,所以我的儿子也被你们魏家害死了。这是我的报应,你们的报应也快了!”尾音尖利,直刺耳膜。
  梁太妃眼睑一颤,习惯性地捻了捻手指:“待王爷回来,我会让他严惩二人。”
  “严惩,怎么严惩,杀人偿命吗?”柯夫人一双通红的眼死死盯着梁太妃。
  梁太妃垂下眼,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梁太妃眼下满嘴苦涩,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摊上如此不肖儿孙。
  “你好好照顾你母亲,有什么只管吩咐下去。”说罢,梁太妃站了起来,脚步微晃着走向门口。
  在她身后是念念有词的柯夫人,柯世勉细细一听:“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周而复始。
  莫大的悲哀将他笼罩,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只能希冀于因果报应,归根究底都是他们柯家无能,柯世勉一点一点的攥紧了拳头。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桃妖妖(X2)、筝池蔚蓝、Yu、孤月山人扔的地雷O(∩_∩)O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