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72章 宋嘉禾

第72章
  魏家放出了意欲明媒正娶燕婉负责的口风, 不一会儿整个船队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这个结果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魏家若是不想落下一个欺凌功臣遗孤的恶名, 那么只能迎娶燕婉, 并且还得善待她。
  燕婉一介孤女, 嫁进魏家,日后一个王妃之位跑不了,婆婆还是亲姨母, 也算得上是因祸得福了。
  整件事最可怜的就是和魏闻定亲的曾家姑娘, 摊上一个退婚的名声。不过曾家门第显赫,这事错不在她, 影响也有限。
  这么一看, 目下这结果是最好的了。
  宋嘉禾去外面转了一圈, 听了一耳朵八卦, 光魏闻负荆请罪那一幕就有三个不同的版本。宋嘉禾觉得果然大家还是太闲了,只能开始编故事打发时间。
  说来上辈子去京城的路上,可没发生这事, 就连燕婉这个人她也是从来都没见过的, 在那一世,燕家满门都殉了难。
  宋嘉禾拍了拍自己的脸,提醒自个儿,这辈子已经有很多很多事情变了。
  “姑娘?”青画愕然的看着拍脸的宋嘉禾, 姑娘这是唱的哪一出。
  宋嘉禾僵了僵,若无其事的收回手:“有点儿困了,我醒醒神。”
  “那姑娘睡一会儿?左右也无事。”青画提议。
  宋嘉禾当然拒绝, 她一点都不困,哪里睡得着,遂一本正经道:“现在睡了,晚上就睡不好了,”想了想她道:“你去看看祖母空不,要是闲着,我就过去陪祖母说说话。”
  青画应声告退。
  刚出了屋,正好遇见宋老夫人派人过来请宋嘉禾。
  宋嘉禾笑:“我跟祖母还真是心有灵犀了。”说着出了房间。
  宋老夫人见了宋嘉禾便笑逐颜开。
  “祖母。”宋嘉禾甜甜的叫了一声。
  宋老夫人脸上笑意更甚:“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听了肯定高兴。”
  宋嘉禾配合的露出好奇之色,追问:“什么好消息?”
  “我也要听好消息!”同样被叫过来的宋嘉淇一进门就听到这一句,赶紧凑热闹。
  宋老夫人嗔她一眼:“等阿晨来了,一块和你们说。”
  宋嘉晨很快就到了,船就那么点大。
  宋老夫人笑眯眯道:“过两天就道临州城,刚刚太妃说了,船队在临州休整一天,做个大补给。你们几个呢,可以上岸走走透透气,可怜见的,在船上待了大半个月,闷坏了吧。”
  宋嘉淇已是心花怒放,差一点蹦起来。宋嘉禾也高兴的很。这大半个月她觉得就跟坐牢似的。饶是老成的宋嘉晨也满脸掩不住的喜色。
  见三个孙女儿鲜花似的脸庞喜气洋洋,宋老夫人自己心里也跟喝了蜜般甜,不过没忘了叮嘱:“到了岸上,可不许乱跑,傍晚就得回来。”
  三姐妹点头如啄米。
  “祖母和我们一块上岸散散心好不好?咱们去吃一吃这临州城里好吃的。”宋嘉禾开始撺掇宋老夫人。
  宋嘉淇和宋嘉晨忙不迭附和。
  孙女儿的话让宋老夫人心里十分熨帖,然她一大把年纪了,早就对这种事没兴趣了,遂道:“我可不是你们,一身精力无处使,我还是更喜欢在船上和老姐妹打打骨牌听听戏。”
  闻言,宋嘉禾姐妹几个也就没再劝,反而开始闹着让宋老夫人赢了钱给她们买花戴。
  宋老夫人笑呵呵的应了。
  大抵是因为有了期盼所以觉得两天的时光过的格外漫长,漫长得让人度日如年。
  宋嘉淇每天都要叨叨上七八回,听着宋嘉禾耳朵都生茧子了,终于在她的唠叨中,两天的时间过去了。
  这一天出去透风的人不少,放眼看过去都是年轻的公子姑娘,也就他们有这份闲心了。
  相比很多人还不知道要去哪儿打发时间,宋嘉禾目的十分明确。昨晚船靠岸后,她就派人上岸打听了城内有哪些美食。一下了船就拉着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找美食去了。
  稍晚一些,魏歆瑶也和燕婉下了船。自从出了那事,燕婉就以泪洗面,好不容易才略微好了一些,梁太妃就吩咐她带着燕婉下去散散心。
  “表姐要去哪儿走走?”魏歆瑶询问燕婉的意见。
  燕婉细声细气道:“我对此地不熟,还是表妹做主吧。”
  魏歆瑶想了想:“那我们去这临州城最有名的坊市走一走。”
  燕婉温柔一笑:“好的。”她从来不会反驳和质疑魏歆瑶的决定,所以姐妹俩从来都没闹过矛盾。燕婉很早就发现,这个表妹容不得别人违逆她。
  魏歆瑶笑了笑,挽着燕婉往前走,走着走着,两人发现街上的乞丐渐渐多了起来,其中不乏一些瘦骨嶙峋的小孩。初冬的季节,却衣不蔽体露在外面的肌肤发青发红。
  这些与其说乞丐,更该说是难民,天灾**不断,无数的人流离失所,浪迹街头。
  见她们经过,有几个大胆的或者是饿的已经失去害怕感觉的难民对着他们磕头:“姑娘行行好,给口吃的吧。”
  一老妪抖着手摸着怀里的孙子:“孩子快熬不下去了。”
  扭头一看,魏歆瑶就见燕婉眼底泛起了泪花,眼眶都红了,便知道她又动了恻隐之心。
  “表妹,这些人太可怜了,我们给他们买些吃的吧!”燕婉期盼的看着魏歆瑶。
  魏歆瑶自然不会反对,正好看见旁边有一个卖炊饼的,便让玛瑙去买了炊饼分人。
  得了炊饼的难民对二人感恩戴德,不住磕头感谢:“两位姑娘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显灵……”
  听的魏歆瑶啼笑皆非,她还真没被人这么夸过,见燕婉一脸的欣慰,怪不得这表姐爱发善心了,这感觉还真不赖。
  “表妹,这些东西怕是不够,”燕婉忧心忡忡的看一眼越来越多的难民:“要不再让人去买一些食物来。”
  魏歆瑶点了点头,又让人去准备食物。
  护卫见人越来越多,劝着将事情交给下人去做就行,请魏歆瑶和燕婉离开。
  魏歆瑶却不大想走,她还是头一次亲自做善事,感觉挺新鲜,又看燕婉也不愿意离开的模样,然而这儿味道委实难闻,这些人也不知多久没收拾自己了。她张望一圈,发现不远处有一酒楼,便对燕婉道:“表姐,我们去那儿坐一坐。”
  燕婉自然无不答应。
  未到用膳的时辰,酒楼里颇为冷清,姐妹俩上了三楼,点了几样小吃食,看着那边的情况。
  难民在护卫的维持下,井井有条的领取着自己的食物。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依旧能听到隐隐约约的感激。还有人朝他们这指了指,大概是介绍恩人是谁。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聚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可食物却是不够了,附近能买的都被买光了。然而没吃饱的难民哪肯就此离开,也不知谁带的头,喊了一声:“酒楼里有的是吃的,两位好心的姑娘肯定会让我们吃的。”
  一呼百应,对饿极了的人来说,礼义廉耻又算得了什么。
  楼上的魏歆瑶和燕婉就见一群人冲了过来,神情疯狂,彷佛要将人拆入腹中吞吃。两人骇了一大跳,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疯狂的一幕。
  酒楼里的小二一看这模样就要关门,可晚了,难民已经冲了进来,楼下顿时一片嘈杂,惊叫声,咒骂声交织在一块。
  随着魏歆瑶出来的护卫在人海中显得格外无助,这些都是手无寸铁的百姓,他们也不好下狠手,传出去有损魏家名声。可一般的手段根本震慑不了一群饿疯了的人。
  包厢内的魏歆瑶和燕婉隔着门听着外面的混乱之声,脸色难看至极。
  “一群刁民!”魏歆瑶重重一拍桌子,咬牙切齿的怒骂。
  燕婉泪盈眉睫,泣不成声的道歉:“表妹,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怪我!”
  魏歆瑶烦上加烦,哪还有心情去安慰她,眼不错的盯着颤动不休的房门,生怕那些刁民闯了进来,他们应该没这胆量吧。
  留在屋里的护卫可没她这么乐观,探身看了看窗外,乌压压一片都是人,不禁怀疑全城的难民是不是都聚过来了。
  破门而入是早晚的事,届时会发生什么事就说不准了,这一会儿功夫,他就留意到有两个分发食物的丫鬟被几个人拖进了巷子里。不是所有难民都是好人!一些人的人性早在磨难中泯灭,只剩下兽性。
  “郡主,属下先带您离开。”
  “好!”魏歆瑶想也不想道,万一这些人冲了进来,想想那画面,她就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魏歆瑶心里发狠,回头她一定要让三哥派兵收拾这群刁民。
  “砰”大门应声而破。
  几个护卫连忙上前阻拦,这下可不管不上狠手不狠手,直接亮出了刀。
  那护卫眼见不好,道了一声得罪,单手抱着魏歆瑶跳上窗口。
  望着门口饿狼扑虎一般扑进来的人燕婉放声尖叫,连滚带爬往后退,哭喊:“表妹,表妹!”她一把抓住了魏歆瑶的小腿。
  那护卫动作一滞,恰在此时,带着寒光的飞镖正中他的后背。瞬息之间,他便七窍流血,没了气息,带着魏歆瑶一起从窗户口摔了下去。
  失重的魏歆瑶不敢置信的尖叫起来。
  设想中粉身碎骨的剧痛却被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取代,魏歆瑶愣愣的看着抱住她的季恪简,望入他深邃平静的双眸之中。
  一落地,季恪简就放开魏歆瑶:“得罪了,请郡主见谅!”话音未落,人已经提剑远去。
  魏歆瑶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呆愣愣的立在原地。
  砰一声落下的尸体震得抢红眼的难民一愣。
  这时候有人喊了一声:“官兵来了!”
  失去的理智瞬间回笼,人群顿时人作鸟兽散,哪怕是一些在混乱中受了伤的人也忍着痛跑路。
  抓着燕婉的人躲在死角处瞪着季恪简,将匕首抵在燕婉脖子上:“别上来!再上来我杀了她!”
  抖如糠筛的燕婉大哭起来,哭的浑身打颤,膝盖发软,她嘴唇决裂颤抖,似乎想说什么,可又说不出来的无助模样。
  “你有什么条件?”季恪简开门见山。他办事回京经过临州,听说梁太妃等人也在,便想过来请个安,不想遇见这桩麻烦,遇上了总不能袖手旁观。
  “先放了我的人!”
  魏家护卫手里抓着几个难民,是混乱中发现的可疑人物。
  季恪简没说话,毕竟那是魏家护卫不是他季家人,他看向魏歆瑶。
  “表妹,救我!”燕婉语气发颤,哀哀地看着魏歆瑶。
  她抓着自己脚的时候,也是这般可怜无助,若不是自己运气好,现在的她已经成了一滩烂泥,魏歆瑶眼神微微一厉,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飞快压了下去:“放了你的人之后,你若是不放我表姐怎么办?”
  那人盯着魏歆瑶,他带人假扮成难民,混在其中煽风点火,如此大费周折本是为了趁乱捉她,以作筹码换回他大哥。结果抓了这么个丫头,也不知身份够不够,想到这儿他就窝火,抬手在燕婉手臂上划了一道,燕婉失声惨叫,直刺耳膜。
  “你放不放,我说到十,你再不放,下一刀就不是胳膊是脸了,一、二、三……。”
  痛的眼前发黑发晕的燕婉气若游丝:“救我,救我!”
  魏歆瑶恨不能亲自划花了她的脸,但是她不能,所以她只能道:“放人!”
  闻言,护卫们放开了手中的人。
  “你要怎样才会放了我表姐?”
  “放了我大哥郭英东,我就……”说到一半郭英南听见下属惨叫一声,下意识探了探身子,马上就意识到危险,立刻缩回去,可已经晚了。
  一枚细箭射在他左肩上,郭英南身子一晃,晕了过去。
  魏歆瑶就见眼前一花,季恪简竟是已经踩着窗台一跃上了三楼。进屋一看,果然没其他人,他观察了好一会儿有七成的把握屋里没有他的同党,才敢用袖里箭。
  劫后重生的燕婉瘫软在地,连道谢都没顾上,只是在那嚎啕痛哭。
  魏歆瑶在护卫的簇拥下上了楼。
  “他只是昏过去,一个时辰后会醒。”以为郭英南已经死了的护卫赶忙见躺在地上的郭英南捆起来带走。
  燕婉也被人抬下去包扎,魏歆瑶犹豫了下,走到季恪简面前,福了福身:“多谢季世子仗义出手。”
  季恪简抬手还礼:“举手之劳,郡主言重了。在下先去追拿逃脱的嫌犯。”说罢,他拱了拱手,阔步下楼。
  望着他的背影,魏歆瑶抿了抿唇。
  季恪简下了楼,随口问了一句人跑哪儿去了,就在他上楼那一瞬间,郭英南的同党趁机跑了,大多都被当场拿下,其中一个侥幸逃跑,已经有人去追了。
  回话的人见季恪简追了出去,觉得这位季世子当真是古道热肠。
  且说侥幸出逃的郭家下属,没头苍蝇一般在街头乱窜,只闻后面脚步声越来越近,顿时万念俱灰,遍体冰寒。
  忽然之间天降热汤,还伴随着扑鼻的浓香,烫的他整个人嗷一嗓子跳了起来,眼睛也被辣的睁不开。
  这一耽搁,就被追兵抓住了。
  那缓过劲来的郭家下属仰头,就见二楼窗口站在一顶顶漂亮的小姑娘,那姑娘还对他莞尔一笑,沉鱼落雁。
  古道热肠追来的季恪简望着笑颜如花开的小姑娘,也轻轻笑了下。
  保持微笑的宋嘉禾在想,他应该没看见自己把一整盆锅子泼下去的样子,要知道他会过来,自己肯定会泼的,温柔一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