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73章 宋嘉禾

第73章
  魏阙姗姗来迟, 他在临州城内有一好友,便约其饮酒,见街上突然乱起来, 得知缘由后,一边令人去调集人马一边赶过来。
  刚出了拐角,正好目睹了宋嘉禾拿起铜火锅往下泼的一幕,整个动作无比流畅, 又快又狠又准。正中目标后,她还得意的握了握拳头,粲然一笑,却又在瞬息之间变了神色。
  魏阙目光落在远处的季恪简身上。去年他便有所怀疑, 如今看来自己怀疑不假,不想过了一年, 小姑娘还念念未忘, 魏阙轻轻啧了一声
  季恪简也看见了魏阙,待他走近一些后,拱手,“魏将军。”
  “季世子。”魏阙还礼。
  那满身汤汤水水的郭家下属被带到一边, 魏家的护卫上前见过魏阙,随后言简意赅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下楼的宋嘉禾脚步一顿,季恪简救了魏歆瑶,不知怎么的她忽然就不安起来,这一桩又是不曾发生过的事。
  “六姐。”宋嘉淇见宋嘉禾停在楼梯上,诧异的唤了一声。
  宋嘉禾对她笑了笑, 稳下心神继续往下走。
  “多谢季世子救了舍妹。”魏阙抱拳向季恪简道谢,“要不是世子出手相救,两位妹妹后果不堪设想。”
  季恪简笑道,“将军言重了,不管是谁遇见这种事都会帮忙的。”
  宋嘉淇望着街头寒暄的两人,津津有味的欣赏起来,一个温润如玉,令人如沐春风,另一个英俊凛然,让人望而却步。
  留意到她的眼神,宋嘉禾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适可而止,“三表哥,季表哥。”
  宋嘉淇与一块的姑娘们也见过二人。
  “此地混乱,我先派人送各位姑娘回船上?”魏阙道。
  宋嘉禾等自然点头,她们所在的这酒楼也遭到了难民的哄抢,不过运气好,人数不多,所以被护卫镇压下去,店家又快速关了门,官兵也来的及时,故而情况并不严重。可到底受了惊吓,哪有心情继续游玩。听闻魏阙派人护送,她们还感激不尽呢。
  正要走,就见魏歆瑶被人簇拥着从街口走来。
  “三哥,季世子。”魏歆瑶朝着魏阙和季恪简福了福身。
  宋嘉禾不着痕的打量着魏歆瑶,心沉了沉,也不知是不是她敏感多疑,她觉得魏歆瑶的对季恪简的态度不同了。看来这一次英雄救美,让魏歆瑶的心提早动了,并且让她第一时间看清了自己的心。
  她忽然想有没有一个可能,当年魏歆瑶可能早就在她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季恪简,几次三番的捉弄,只是一种不自知的为了吸引季恪简注意力的幼稚手段。待季恪简与她定亲后,魏歆瑶才明白自己的心意,于是开始针对她,无所不用其极。
  结合眼下情况,宋嘉禾觉得自己的猜测八/九不离十。莫名的她觉得有些累,说不出的疲惫。
  “三哥,那起子乱贼着实可恶,你一定要把他们的同党一网打尽,绳之以法。”魏歆瑶无比委屈的看着魏阙。
  魏阙颔首,“你放心。”又问,“你有没有受伤?”
  魏歆瑶摇了摇头,“我没事,幸得季世子出手相救,要不我凶多吉少。”说着又朝季恪简福了福身。
  季恪简少不得又谦虚一番。
  扫一眼魏歆瑶,魏阙目光微闪,他安抚了魏歆瑶几句,再问,“燕表妹情况如何?”
  想起燕婉,魏歆瑶就一肚子愤懑,这一年她是怎么待她的,可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差点害死她。然一来她没证据,二来时间尴尬,燕婉刚和魏闻出了事,若她戳穿燕婉,很多人会想是他们魏家要逃避责任,所以她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魏歆瑶垂了垂眼睑道,“皮外伤,不甚严重,已经让人送回船上让府医瞧瞧。”
  魏阙便点了点头,“那你也赶快回去,祖母和母妃肯定正着急。”
  魏歆瑶应了一声。
  “季世子是要?”魏阙询问的看着季恪简。
  季恪简温文一笑,“我本是想去给几位长辈请个安。”
  于是季恪简便当起了护花使者,护送一众姑娘们会船上,然这一路他都带人不近不远的走在姑娘们身后,不曾上来攀谈,十分的正人君子。
  宋嘉淇还悄悄感慨。
  宋嘉禾却是默默翻了个白眼,他这是在保持距离,省得沾上麻烦,而自己在他眼里,也是个麻烦。想想也怪没意思的,宋嘉禾低头扯了扯帕子,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来。
  回到船上,小顾氏、林氏和宜安县主都在宋老夫人那,她们都听说难民闹事了,见几个孩子平平安安回来,不由松了一大口气。
  季恪简躬身向几位长辈请安。
  宋老夫人笑呵呵道,“你家里可好?”
  季恪简自然道好。
  寒暄几句,宋老夫人就善解人意的让他去魏家的船上。他过来一趟,没有不去拜见梁太妃的理。
  季恪简便告辞。
  宋老夫人溜一眼宋嘉禾,孙女瞒的了别人,瞒不了她,宋老夫人心道一声真是冤孽啊,暖暖这丫头怎么就着相了。
  且说季恪简,受到了梁太妃热情的招待。看他彬彬有礼,斯文俊秀,老太妃满心遗憾。去年她就十分中意他,想招他做孙女婿。可自从知道魏歆瑶造的孽被季恪简亲眼目睹之后,老太妃就歇了这心思。这哪是结亲,这是要结仇的。
  本来嘛,两人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季恪简救了魏歆瑶,正好上演一段佳话,可都被那丫头给毁了。
  “要不你和我们一道回京城?”梁太妃建议。
  季恪简道,“您的好意,晚辈心领了,只公务有些紧急,晚辈不得不尽快赶回去。”
  梁太妃理解的点点头,“那你用了晚膳,在这儿歇一晚再走,你救了阿瑶,总是要感谢你一番的。”不给他拒绝的余地,梁太妃又道,“到时候把你姨母一家请来,你们姨甥也能叙叙旧。”
  如此一来,季恪简只好恭敬不如从命,“那晚辈就打扰了。”
  魏歆瑶眼底闪过一丝窃喜,稍纵即逝,却分毫不差的落在了对面的梁王妃眼里,当下她心里就是咯噔一响。
  好不容易熬到可以告退了,梁王妃拉着魏歆瑶回了房,开门见山,“你怎么回事?”知女莫若母。
  魏歆瑶脸一红又心怯,开始告状,“娘,你不知道,我今天差点被燕婉给害死了。”
  梁王妃果然被岔开了注意力,有什么比女儿性命更重要的,她脸色一沉,“她怎么你了?”
  魏歆瑶便把酒楼里的事情添油加醋一说。
  梁王妃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咬牙怒骂,“养不熟的白眼狼!”梁王妃本就因为燕婉要嫁给儿子的事,对燕婉窝了一肚子邪火。再听这事,差点没咬碎了一排银牙,枉她平时那么疼燕婉,她竟敢害魏歆瑶,亏得女儿运气好。
  运气好,梁王妃注意力又转了回来,更恨燕婉三分,要不是她,女儿就不会遇险,更不会被季恪简所救,她也是那年纪过来了,哪里看不出魏歆瑶动了凡心。
  再老成,也就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哪里抵御得了英雄救美那一瞬的心动,尤其季恪简还俊美无俦,卓尔不群。
  可季恪简当年目睹了女儿和柯玉洁的那桩事,他们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作为母亲,岂愿女儿越陷越深。
  “瑶瑶,”梁王妃艰难的开了口,女儿长这么大,第一次对一个心动,她到底不忍心,可再不忍也得泼这一盆冷水,“你和季恪简是没结果的。”
  魏歆瑶脸色一僵,血色一点一点退下去,梁王妃心如刀割,握着她的手道,“好孩子,你莫伤心,为娘会给你找一个比季恪简更好的儿郎。”
  魏歆瑶咬着下唇,脸色来回变幻。更好的吗?
  望着她殷红的嘴唇,梁王妃心疼不已,安慰女儿,“我儿日后会是公主,金尊玉贵的嫡长公主,这天下男人都任你挑选,还怕找不到文武双全的好驸马?”
  既然天下男人都供她挑选,为何不能是季恪简。魏歆瑶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一个人,她要的东西,她就会想方设法去得到。
  “我知道娘在担心什么,当年的确是我年幼无知铸下大错。”
  梁王妃心头一刺,拍着她的手背道,“都过去了。”
  魏歆瑶惨然一笑,“可我真不是故意的,娘,我是无心之失。”
  “娘知道,娘都知道。”
  魏歆瑶红了眼眶,哽咽道,“我会努力让季世子也知道那是一场误会的,金石所致精诚为开。若是我竭尽全力了,他还是不能释怀,我会放手的。娘,你就让我试一试吧。”
  梁王妃踌躇,这感情投进去了哪是那么容易放手的,要不她也不会跟后宅那群妖精斗了这么多年的气。
  “况且,娘,要是成了,这对大哥也是一大助力不是吗?季家背后是整个冀州,若他们支持大哥,父王只会更看重大哥。”
  梁王妃心神剧烈一颤。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孤月山人(X2)、花粉惹尘埃(X3)、Dommy、芍药茵、19549159的地雷
  ps今天有点少,明天两更,第一更13点左右(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