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74章 宋嘉禾

第74章
  “六姐, 你说有些人的嘴巴怎么这么坏的!”
  正在剥石榴的宋嘉禾望着气鼓鼓走来的宋嘉淇,好笑:“她们说什么惹着你了?”
  宋嘉淇鼓了鼓腮帮子,用力的在宋嘉禾面前的椅子上坐下:“她们说燕姑娘沽名钓誉, 今儿受伤那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也就是魏歆瑶身份高,那些人不敢嘴碎,所以只敢说燕婉。人都受伤了还要落井下石,这些人也不怕下拔舌地狱。
  宋嘉禾望着气恼的燕婉,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和燕婉关系多好,所以打抱不平。可实质上宋嘉禾和燕婉关系平平,她这妹妹生就一幅热心肠,嫉恶如仇。她认为燕婉接济难民是好事, 所以见不得别人因为这事诋毁燕婉。
  “什么叫沽名钓誉,沽名钓誉说的是不正当的手段获取名誉, 真金白银花出去救济灾民, 怎么就不正当了。虽然出了乱子,但是缘由又不在她身上,是郭氏余孽从中作梗。”
  宋嘉淇气咻咻道:“她们说燕姑娘救济是虚情假意,只是为了赢取好名声。”
  “真情也好假意也罢, 好事是实实在在的做下了。莫不成偷偷摸摸不让人知道的才是真情。就算是假意又如何,有人花钱买华服美饰取悦自己,有人花钱买名声取悦自己,谁比谁高贵了不成。”
  宋嘉淇重重一点头:“就是,又没花她们家的钱,酸个什么劲, 就算是为了扬名又怎么了,总比她们一毛不拔的好。”
  “所以啊,你跟那群人置什么气,她们就是嫉妒,”宋嘉禾慢条斯理的说道:“嫉妒燕姑娘能因此事得美名,她们自己不愿做好事,就见不得别人发善心,跟这么一群人计较,你也不怕失了自己的格调。”宋嘉禾不觉得这事上,燕婉有什么可指摘的。便是假意,她一介孤女,无依无靠,经营一个好名声加重自己的身份,又没伤害其他人,无可厚非。
  不过宋嘉禾觉得有些人会说得这么难听,大概还有燕婉和魏闻那桩事的因素在里头。魏闻虽然是个纨绔,可架不住人家出身好,皮相好,嘴又甜,在姑娘们中还是很有市场的。少不得有些人觉得燕婉一个无父无母处处不如她们的孤女,凭什么嫁给魏闻啊。
  宋嘉淇噗嗤一声乐了,六姐说话真毒,她挺了挺脊背:“我这么有格调的人,才不会跟她们计较呢。”她刚刚是去看望一个在混乱中受伤的小姐妹,没几句话,有两个人就开始声讨燕婉,她那小姐妹还一言不发的听着,宋嘉淇心都凉了,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回来了。
  宋嘉禾忍俊不禁,捡了一颗石榴扔过去。
  宋嘉淇接住了,往嘴里一扔:“真——”最后一个甜字被她咽了下去:“季表哥好。”
  宋嘉禾一愣,转头一看,就见季恪简出现在身后。
  “季表哥好。”怔愣之后,宋嘉禾连忙站起来,对窗外的季恪简屈膝一福。
  立在窗外的季恪简眉眼含笑,二人颔首一笑:“两位表妹好!我要去向姨母请安,先行一步。”
  “表哥慢走!”宋嘉禾和宋嘉淇异口同声。
  季恪简便抬脚离开。
  他来了,他又走了,毫不停留。只留下鼻尖淡淡的松香,一阵江风吹过,连这点松香味也烟消云散。
  宋嘉禾低头看着手里晶莹剔透的石榴,觉得心里头说不上的空落落。
  林氏见了季恪简十分高兴,嘘寒问暖,末了又欢喜道:“这么多年没见你母亲了,可算是又能见面了。”
  季恪简笑:“听说要搬去京城,母亲也高兴的很,说是终于能见一见亲人了。”
  “可不是。”林氏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娘家亲人她都五年没见过了。
  说了几句话后,林氏把话题转到了季恪简的婚事上,委婉的开始打探,可她的委婉在季恪简这一点掩饰性都没有。虽然林氏年纪比季恪简大了不少,但人情练达上还真远不如这个外甥。
  没几句话,季恪简就摸透了她的意思,不由啼笑皆非。去年他来时,姨母想把大表妹说给他,今年过来,姨母改说小表妹了,季恪简有点儿头疼。
  可他对两个表妹真没什么超乎表兄妹之外的感情,季恪简再一次委婉的拒绝林氏。
  林氏眉头轻蹙,当初季恪简拒绝宋嘉卉,她心里明白,卉儿嫁给季恪简的确高攀一点。季恪简拒绝了,她虽遗憾,可也理解。
  然而小女儿被拒绝,她就想不明白了。宋嘉禾花容月貌,在船上这一阵,每天都有人来打探,季恪简怎么还瞧不上了。
  季恪简笑容不改:“姨母,您好生休息,我先去向表姑请个安。”季恪简有一表姑也嫁到了武都,也在船队之中。
  林氏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能说什么,只好道:“那你去吧。”
  季恪简一走,林氏整个神色都垮了,愁眉不展。季恪简不想娶小女儿,这可怎么办?想起卧病在床的宋嘉卉,林氏一阵头疼。
  “夫人别太担心了,咱们六姑娘品貌俱全,想娶她的人从城东排到了城西,还怕找不到如意郎君。”敛秋上前安慰,老夫人都说了她觉得季恪简年纪略大了些,夫人阳奉阴违传到老夫人耳里,老夫人少不得要生气的。
  然这话她又不好直说,只能婉转着来,也不知夫人怎么就开窍了,突然就对六姑娘的婚事上心起来。这倒是个好兆头,这两年,她看的明明白白,因为夫人偏宠二姑娘委屈了六姑娘,老夫人和老爷都对夫人有所不满。
  林氏发愁:“可条件如承礼这般一个都没有。”不是她偏袒自己亲戚,而是季恪简委实出色。
  敛秋默了默,季恪简条件是好,只再好,他不稀罕六姑娘啊。与其这样,还不如嫁一个稀罕六姑娘,把她当心肝宝贝捧着的姑爷好,哪怕条件差一点也是可的。
  “京城人杰地灵,说不得夫人就能发现合适的了,反正六姑娘年纪也不大。”
  林氏心念一动,是啊,京城,到时候她可以和大姐亲自说说。
  略晚一些,宋家一行人到了魏家船上。
  魏歆瑶心不在焉的坐在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望着门口,终于等来了那个人。宝蓝色锦袍,衬得他玉树临风。俊秀英挺的五官在橘黄色的灯火下格外温柔雅致,嘴角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魏歆瑶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里的锦帕,觉得一颗心跳得厉害。
  察觉到那一缕让人难以忽视的目光,季恪简目不斜视,若无其事的跟着宋家人向梁太妃请安。
  梁太妃笑眯眯的问了他几句话,随后就让人带着他去了隔壁房间,这儿到底都是女眷,季恪简不宜久留。
  魏歆瑶一阵失望,就是宴会上都有些无精打采。
  “阿瑶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梁太妃终于发现了孙女的不对劲。
  魏歆瑶敛了敛神色道:“我没事,就是上午受了惊吓,有些胃口不济。”
  “可怜的丫头!”想起孙女从三楼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梁太妃就是一阵后怕,更是感激季恪简,梁太妃感慨:“多亏了季家这后生,要不阿瑶凶多吉少。我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他才好。”
  “季世子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世子夫人了。”尚氏笑盈盈的开口,她看出了小姑子的几分心思,遂乐得卖一个好。虽然当初在王培吉求婚时,魏歆瑶撂下了“文胜魏闳,武赢魏阙”的条件,然今时不同往日,稍加运作下舆论,还是可以照常嫁人的。
  此话一出,不少人不约而合的看向魏歆瑶。
  魏歆瑶心跳漏了一拍,竭力保持镇定,可脸还是微微的红了下。
  梁太妃眯了眯眼,嗔一眼尚氏:“就你机灵。”
  梁王妃觑一眼梁太妃神色,赶忙转移话题。
  宋嘉禾戳着碗里的鱼肉,食不知味,果然不是自己多疑,而是魏歆瑶真的动了芳心。
  “六姐,你没胃口?”宋嘉淇盯着她碗里看不出原型的鱼丸,小声道。
  宋嘉禾苦着脸:“之前石榴吃多了!”
  宋嘉淇幸灾乐祸一笑,哼哼唧唧:“我让你少吃点,你倒好,吃了五个,亏你吃得下。”每个都比拳头大。
  宋嘉禾唉声叹气,她那是化悲愤为食欲,不识人间愁苦的小姑娘哪里会懂,宋嘉禾羡慕的看一眼宋嘉淇。
  宋嘉淇被她看的莫名其妙,警惕的看着她:“我脸上有东西”
  “牙缝里有葱。”宋嘉禾压低了声音提醒。
  宋嘉淇大惊失色,慌忙捂住嘴,拿帕子用力擦了两下,然后看帕子,没有葱,继续擦。
  看得一旁的宋嘉禾乐不可支。
  后知后觉的宋嘉淇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大怒。
  “别闹啊,吃饭呢!”宋嘉禾一本正经的提醒。
  宋嘉淇磨了磨牙,飞了她一个要你好看的眼神。
  宋嘉禾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用过膳,长辈们聚在屋里说话,姑娘们被打发出去玩。
  前脚刚出门,后脚宋嘉淇就扑了过来,早有防备的宋嘉禾一溜烟就蹿了出去。不妨两人从另一间房内走出来。
  魏阙带着几个弟弟招待季恪简,相谈颇欢,季恪简生的风度翩翩,十足的贵公子,然行军布阵这些也都不在话下,可谓是文韬武略。
  因季恪简明早还要赶路,遂宴会提早结束,不想一出门就瞥见一个人影直冲过来。
  魏阙本想避开,可在看清来人之后,脚步一顿。
  与此同时,季恪简已经往旁边跨出了一大步,去年他鬼迷心窍了一回,惹出了不小的麻烦,他可不想再重蹈覆辙。
  眼看着又要撞上,宋嘉禾怕明天再传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流言蜚语,虽然之前在吊桥上那些事没人敢在她面前说什么,但是不少人看她的目光带着刺。谁让她们爱慕魏阙呢,宋嘉禾可不想被当成公敌。
  大抵人的潜力真是无限的,宋嘉禾胡乱扒拉,真叫她抓住了窗棂,刹住了脚。
  望着几步外的魏阙,宋嘉禾大松一口气,刚呼出半口气,突然变成了倒抽一口冷气。
  “禾表妹?”魏垂眼看着捂着腰的宋嘉禾,按下了上前的**。
  惊呆了的宋嘉淇慢了三拍跑上来,见宋嘉禾皱着脸,忙问:“六姐,你怎么了?”
  扭到腰的宋嘉禾深吸一口气缓了缓,咬着后糟牙道:“我没事。”扭到腰这么丢人的事能说出来吗?
  宋嘉淇狐疑的看着她,后看她还能起来就放心了,还有心情嘲笑:“六姐,你刚刚停下来的姿势真漂亮!”当然是反话,她都想仰天大笑三声,报应啊报应。
  宋嘉禾凶巴巴横她一眼,真想把旁边的菊花塞到她嘴巴里。
  “禾表妹要不要去让府医瞧瞧,扭着腰可大可小。”魏歆瑶也走了上来,关切的看着宋嘉禾。魏歆瑶心情不错,她刚刚留意到了,季恪简特意退后一步避嫌。三哥虽然没有退开,毕竟还算有点交情,却也没有出手帮忙。果然之前在吊桥上救宋嘉禾是形势所致。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更21点左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