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79章 宋嘉禾

第79章
  在那惨叫声中听出了几分熟悉的林四娘, 心里咯噔一响。
  一块长大的堂姐弟, 林润彬的脾性, 她岂能不知道,她这堂弟很有几分风流胡闹。
  望着眼前仙姿玉容的宋嘉禾,林四娘更是确定了几分, 她佯装无事, 歉然的看着宋嘉禾:“下人无状, 表妹见谅,我去看一看。”
  眼下只求宋嘉禾没认出林润彬,要不可就丢人现眼了。那儿树荫笼罩,林四娘安慰自己,宋嘉禾应该没看清人是谁,要不也不至于这般平静了。
  “表姐去吧!”宋嘉禾点头表示理解, 她比林四娘更早确定那人是林润彬, 此人自以为风流倜傥, 实则不过是个打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名头的登徒子罢了。
  片刻后林四娘去而复返,万分羞惭:“我已经让人将那没规矩的下人带下去处罚, 还请表妹莫要往心里去。”好好的姑娘家被人趴着墙头偷窥,岂能不恼。
  她刚刚将林润彬好一通训斥,这小子还嬉皮笑脸, 真是被二婶惯坏了。林润彬幼时体弱, 又是幺儿,二婶不免多疼些,疼着疼着就把他给疼成了这幅吊儿郎当样。
  宋嘉禾十分善解人意:“那么大一个家, 总有那么几条蛀虫。”林家人都不赖,也就林润彬这一颗老鼠屎。
  林四娘面上烧了烧。
  这个话题就此揭过,林四娘和宋嘉禾说起菊花来,两人对养花颇有心得,倒是能谈得来。宋嘉卉则是和林五娘比较说得上话。
  转眼就到了中午,用过丰盛的午膳,林四娘提议去花园里作画,自然一一应了,画画是个打发时间的好项目。
  作画时,宋嘉卉留了一个心眼,她还记得去年在梁太妃六十大寿上丢的脸。宋嘉禾画技突飞猛进,宋嘉卉觉得她肯定作弊了,要不一个人怎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进步神速。也是因着这个由头,她和宋嘉禾吵起来,最后被谢嬷嬷赶回家,以至于她气恼之下不慎推得娘小产。
  宋嘉卉分神留意着宋嘉禾,越留意,越难受,她技艺竟然比去年还精湛了些。宋嘉卉心浮气躁,握紧了画笔,鼻尖一划,那朵画好的菊花上便出现了突兀的一笔。
  宋嘉卉更恼,恨恨瞪着画纸。
  “哎呀,真是可惜了!”林五娘遗憾出声,抬头见宋嘉卉脸色难看,她愣了下。
  宋嘉禾循声抬头,轻轻一笑。对宋嘉卉这样的人而言,根本不用特意报复,把自己降到和她同一个低度。比她优秀比她出色,足够让她抓心挠肝的不舒服了。
  宋嘉卉气血上涌,错眼间瞥见谢嬷嬷,霎时一盆冷水浇下来,浇灭了她的怒火,宋嘉卉整了整脸色:“没事,重新画一幅便是。”
  林五娘无措的看一眼林四娘。
  林四娘对她安抚一笑,柔声道:“幸好才开始画,要不就更可惜了。”
  话音刚落,一一个小丫鬟跑过来禀报,季夫人来了,林老夫人请各位姑娘过去见人。
  林四娘喜形于色,显见得很喜欢这位姑母,还对宋嘉禾与宋嘉卉道:“大姑姑最是喜欢女孩的,两位妹妹见了就知道。”
  于这,宋嘉禾自然也是知道的,姨母没有女儿,所以格外稀罕亲戚家的姑娘。
  想起能见到季夫人,宋嘉禾心情雀跃起来。
  正在和林氏说话的季夫人听得珠帘一响,便抬头看过去,见两个面生的小姑娘,知道这就是外甥女了。
  宋嘉卉毕竟见过,虽然五年未见,不过大概轮廓还是在的,季夫人不免多看宋嘉禾几眼,暗道一声好个标致的丫头。神色上却是如常,落在两个侄女身上的目光并无差别,更无暗暗比较可惜之意。
  宋嘉卉肩膀微微放松,心中生疏之意去了五分,见礼时甜甜唤了一声:“姨母好!”
  宋嘉禾笑容明媚的屈膝行礼:“嘉禾见过姨母!”
  “乖,” 季夫人一手拉着一个,爱不释手的模样:“这一眨眼不见都是大姑娘了。”
  宋嘉禾腼腆一笑。
  宋嘉卉笑道:“姨母风采也一如当年。”
  “瞧瞧这小嘴甜的。”季夫人笑吟吟道:“可不能白听了你们的好话。”
  便有两个秀丽的丫鬟手捧一个大锦盒从她身后走出来。
  季夫人道:“这是姨母给你们准备的见面礼。”
  看着那锦盒大小,林氏道:“又让大姐破费了。”
  季夫人笑眯眯道:“我又没姑娘,这些东西留着也是积灰,正好给了两个外甥女,看她们打扮的漂漂亮亮,我看着就高兴。”
  如此林氏也不再客套。
  季夫人又问两人一路走来累不累,读了什么书。好半响才道:“你们继续去画画的,来日方长,咱们娘几个有的是机会亲香。”
  宋嘉禾姐妹俩便告退,与林家姐妹一块回了园子里。
  林大夫人借口准备晚宴离开,林二夫人紧随其后,很快屋子里只剩下母女三人。见了好久不见的妹妹,季夫人自然有一番契阔要说。
  等着等着,都没等季夫人问到两个女儿的婚事,林氏不由着急起来,拿眼去看林老夫人。
  林老夫人颇为无奈,都这把年纪了,还担不起事来,也是亲家厚道,女婿人品好,她才能这么几十年如一日。林老夫人再一次由衷感谢老头子,要不是他当年对宋老爷子有恩,女儿哪有这好命。
  季夫人看了看,直截了当的问:“娘和小妹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林氏支支吾吾。
  林老夫人不指望她了,径直道:“她呢替禾丫头的婚事担心,正好上个月见了承礼,就想着亲上加亲,以后禾丫头能不受委屈。”
  林氏眼巴巴看着季夫人。
  “我当什么事,原来这事。”季夫人笑:“我先问下,这事小妹问过外甥女想法没?过日子的到底是她自个儿,哪能不问问他们自己的意思?”
  林氏抓了抓帕子:“这,这……” 以季恪简风仪,想来宋嘉禾会喜欢的,若季家愿意结亲,林氏觉得家里万没有不应的道理。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季夫人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是为两个孩子好,只婚姻大事,攸关一辈子的事。我觉得妹妹还是先和外甥女好好谈谈。我呢,也得回去问下承礼。总教两厢情愿了才是美事,否则岂不作孽!”又怕林氏误会,遂补了一句:“嘉禾是个好姑娘,我一眼见了就喜欢,不过婚姻大事还是得慎重点。”
  和宋家结亲,季夫人乐见其成,丈夫也必是同意的,然儿子那还真不一定,她这儿子主意大得很,要不也不会拖到这把年纪还不成亲了。
  林氏讪讪的按了按嘴角:“大姐说的是,是我心急了。”
  季夫人笑笑,转开了话题,问起宋子谏婚事来,他早就订了亲,只不过碍着双方父亲都忙着东征西讨,故而一直未完婚,眼下倒是可以提上日程了。
  季恪简到的时候,林老夫人等正在点评姑娘们的画作,季夫人看了看手上的画,心里一动:“让他到这儿来吧,一家人也不必避讳。”
  季恪简便直接来了后院,互相厮见过,季夫人就让季恪简评评几位表妹的画作。
  闻言,几位姑娘不由紧张,季恪简在书画上造诣颇高,若得他指点几句,受益匪浅。
  季恪简认真的看着每一幅画,不时点评几句,用词温和却是字字切中要害,听得人心悦诚服,暗道怪不得他在士林中如此受推崇。
  宋嘉禾起先还仔细听着,忽然变了色,她忘了一件要命的事。季恪简指点过她两年的画艺,难免的一些习惯和技法上有些学了他,旁人也许看不出来,可季恪简自己会看不出来吗。
  宋嘉禾一颗心扑通乱跳,他会怎么想,是不是觉得自己偷偷临摹他的作品。宋嘉禾抿了抿唇,都想把自己的画夺回来了,她一点都不想让他这么认为。
  季恪简目光一凝,想起了去年在梁王府看见的那副《麻姑献寿图》,当时隔着一段距离,看的不大分明,季恪简不敢确定,眼下满纸的似曾相识之感。
  季恪简不动声色的看一眼微垂着眼睑的宋嘉禾,脑中浮现的是梦里那一幕,他极尽耐心的教着一女子作画。这件事越来越古怪了,世上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这是哪位表妹所作?”季恪简含笑询问。
  宋嘉禾没有说话,不过在场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宋嘉禾。
  “禾表妹如此年纪有此画功,实在令人钦佩。”季恪简赞道。
  宋嘉禾低头一笑,似乎是不好意思:“表哥谬赞了。”
  季夫人看了看儿子,又看一眼宋嘉禾,若有所思。
  季恪简笑了笑,细心的指出了不足之处,又提出改进方法。
  宋嘉禾福身道谢。
  季恪简看了看她,岂能没发现其中的客套。临州城初见时,他还能察觉到小姑娘见到她的欢喜。可在她将将摔倒之时他避嫌后,小姑娘的态度就变了,该是伤心了吧!
  待说完画,时辰也不早了,宋铭和宋子谏以及季父宁国公也陆陆续续到来,三家人聚在一块热热闹闹的用了午膳,赶在宵禁前各自回了府。
  回到宁国公府,季夫人朝宁国公使了一个眼色。
  宁国公笑眯眯的:“你们娘儿俩有什么体己话,不能让我知道?”话是这么说,人已经很识趣的加快了脚步:“我先回去泡个汤,今儿酒喝多了有点上头。”
  季恪简恭送了父亲,然后扶住了季夫人的手。
  季夫人指了指凉亭:“去那儿陪我坐坐。”
  季恪简含笑应是,扶着她走入凉亭。
  丫鬟婆子机灵的退出凉亭,不知名的虫鸣声若隐如现的传来。
  季夫人望着对面剑眉星目的儿子,轻轻开了口:“你觉得你禾表妹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孤月山人(X3)、22664288、兰色回忆的地雷 (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