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86章 宋嘉禾

第86章
  “六姐, 这个面具怎么样?”宋嘉淇抓了一个嫦娥面具戴在自己脸上, 摇头晃脑的显摆。
  宋嘉禾认真看了两眼,拿了一个狰狞的昆仑奴面具递给他:“我觉得这个更好看!”所有面具中, 她最钟爱的只有昆仑奴。
  宋嘉淇瞪她,愤愤不平:“什么眼光嘛, ”她拉着宋嘉晨来评理:“七姐,你看六姐眼光是不是有问题?”
  宋嘉晨目光在两个面具上来回转了转, 支吾:“六姐的面具更威风,八妹的面具更柔和一些。”
  宋嘉淇切了一声,不满宋嘉晨和稀泥的行为。
  宋嘉禾见不得老实孩子被为难,转移话题:“咱们也去瀛水边放莲灯吧!”这是京城特有的习俗,上元节,放莲灯, 祈平安。
  宋嘉淇果然很快就被转移了注意力,三人便去旁边的摊子上挑了几盏荷花灯。
  “六姐六姐, ”宋嘉淇突然用力拉扯宋嘉禾的胳膊。
  蝎蝎螫螫的, 都是大姑娘,宋嘉禾无奈的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什么事叫她激动成这样。
  看清之后,宋嘉禾目光霎时一凝。
  季恪简站在灜水河畔, 身姿挺拔,犹如翠竹,不自觉的吸引着周遭人的目光。
  季恪简对灯会并无兴趣,只季夫人觉得儿子身上缺了些活泛气, 遂勒令他出来赏灯,还警告不许他找个地方坐下打发时间。
  灯会上,贵女云集,说不得儿子就遇上可心人了,虽然机会渺茫,可总也是个机会
  季恪简无法,便在街头游荡起来。不知不觉间走到了瀛水河边。
  疏疏密密的莲灯点缀在河面上,远远看过来,犹如星河,季恪简驻足,望着飘荡在湖面上,渐渐出了神。
  穿着白狐裘的少女蹲在河边,提笔神神秘秘的在莲灯上写着什么,一边写一边说:“你不许过来看,不许过来啊!”自言自语,乐在其中:“这一盏灯是你的,这一盏是我的。额,飘着飘着要是分开了怎么办?“
  也不知她从哪儿寻来一根绳子,将两盏灯给绑在了一块:“这样就好了!”
  声音里是满满的雀跃,彷佛完成了一件十分了不得的大事。季恪简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两盏被系在一块的莲灯被放入河中,顺流而下。
  “好了,你猜我写了……”少女一边说着话一边转过头来。
  季恪简目光如炬。
  “季世子!”突如其来的欢喜之声犹如一阵风,吹散了眼前的景象。那少女如同一阵烟,消散在天地之间。
  季恪简握了握拳头,压下了心中的失望和烦躁:“安宁郡主。”
  满心欢喜的魏歆瑶望着他冰冷的面孔,指尖发凉。她使人盯着季恪简的一举一动,一路追寻过来,远远就看见他,灯火阑珊中,他的身影显得格外寂寥。魏歆瑶的心猝不及防的疼了一下。
  季恪简垂了垂眼,似乎没发现她一脸的受伤,他拱了拱手,意欲离去。
  远处的宋嘉淇趴在宋嘉禾肩膀上,咬耳朵:“季表哥好不怜香惜玉!”
  他向来不给别人幻想的余地,如今她也是这个别人之一了。宋嘉禾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当初想的那么美,可现实却变成了这个样子。因为她不是原来那个她了,所以他也不是他了吗?
  过年期间,姨母格外活跃,季家放出了选媳的风声,魏歆瑶坐不住了吧!
  不过她越是努力,越不可能靠近季恪简,季恪简最讨厌死缠烂打不知进退的女子。
  宋嘉禾轻轻喟叹一声,不经意间在人群中瞄到了一张陌生之中透着熟悉的面庞。
  宋嘉禾身体剧烈一颤,双眼不受控制的睁大。
  “六姐?”宋嘉淇被宋嘉禾那一脸见了鬼的神情吓到了。
  “抓住那个灰衣服的人!”宋嘉禾一指前方。
  护卫们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一脸茫然。
  宋嘉禾面色大变,那个人不见了,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不见了,不甘心的宋嘉禾奔向他消失不见的地方。
  她刚刚看见那个人了,那个害她坠入悬崖的罪魁祸首。
  在她坠落的那一瞬间,她看见一个男人立在悬崖边,骤然激烈起来的山风吹掉了他脸上的黑布。
  那是一张平淡无奇的脸,太平凡了,平凡的丢在人群里都不会有人发现。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以至于那张脸在宋嘉禾眼里有些模糊不清。可这一刻突然变得无比清晰。
  是他,不会错的!
  宋嘉淇大惊失色,她从来没见这样的宋嘉禾:“六姐!”说着也追了上去,宋嘉晨也不甘示弱。
  这里的动静,引起了季恪简的注意,一眼,他就发现了一道逆着人流的白色背影。
  看了一眼,他就收回了目光,往另一个方向离开。
  只留下满心酸楚的魏歆瑶。
  人潮涌动中,宋嘉禾艰难的前进着。
  “会不会走路,”被宋嘉禾撞了的青年不满的回过神:“眼瞎–”在看清宋嘉禾容貌那一瞬,声音徒然降了十八度,变得和风细雨:“这位小娘子,有没有撞疼哪儿?”
  “对不住!”宋嘉禾道了一声歉,想要继续赶过去,她不会走远的,肯定在这附近,在哪呢,宋嘉禾边跑边左顾右盼。
  被撞那人抢步拦住宋嘉禾的路,着迷的盯着宋嘉禾的脸,那眼神恨不得当场剥了宋嘉禾的衣裳,他向前跨了一步,故作斯文:“小娘子可是遇上麻烦事了?在下愿助一臂之力!”
  “闪开!”宋嘉禾登时大怒,伸手推开那拦路的男子。
  对方见宋嘉禾手伸过来,不避反迎,还故意张开了双臂。万不想预想中的柔若无骨变成了大力金刚掌,青年只觉得胸口剧烈一疼,自个儿柔若无骨的飞了出去。
  青年:“……”
  那青年的下属愣了下,一拥而上。
  宋嘉禾一脚踹飞两个,怒不可遏:“滚开!”若是平时,她不介意教训下登徒子,可今天她哪有功夫。
  那气势把所有人都给唬住了,这姑娘长得怎么那么欺骗人啊!
  这一愣神,宋嘉禾就跑了,
  恰在此时,护卫们追了上来。
  “姑娘?”护卫已经追赶上来,惊疑不定的看着神情复杂的宋嘉禾:“那人长什么样?”
  “灰衣服,中等身材,长脸,眼睛……”宋嘉禾的声音越来越低,太普通了,普通到一抓一大把。
  失望布满了宋嘉禾整个脸庞,看了就让人于心不忍。
  护卫长硬着头皮让人分开去找,虽然他知道凭这些特征根本抓不到人。
  宋嘉禾何尝不知道,她逡巡一圈周围,入眼,起码有十个人符合她的这个描述。
  然即便如此,宋嘉禾也不甘就此放弃,她随意找了一个方向找过去,一直到进了死胡同才停下脚步。
  宋嘉禾挫败地瞪着眼前的墙壁,愤愤的踢了一脚石子,石子击在墙壁上发出一声脆响,在寂静的胡同里格外响亮。
  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好不容易有了线索居然丢了,下一次不知又要等到猴年马月,难道上辈子她就白死了。
  宋嘉禾郁闷的用力跺脚,气死她了!
  “莫急!”熟悉的低沉嗓音让几乎要把地面跺穿的宋嘉禾怔了怔。
  循声回头,宋嘉禾就见一人带着昆仑奴面具站在他面前。
  宋嘉禾不由自主的盯着他的面具看了一会儿,小声确认,“三表哥?”
  魏阙摘下面具笑了下,走向宋嘉禾:“跟丢人了!“
  宋嘉禾懊恼的点了点头,突然觉得委屈极了。
  “我帮你找!”魏阙淡笑道。
  宋嘉禾歪头打量她,确认:“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魏阙反问。
  宋嘉禾心情徒然好转,有了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之感,三表哥愿意帮她的话,是不是很快就能水落石出。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这么觉得的。
  “怎么找?”宋嘉禾期待的看着他。
  魏阙问她:“能不能画出个大概样貌?“
  宋嘉禾点了点头,之前她可能画不出来,眼下应该可以,不敢说十成十像,六七成该是有的。
  找人这一路,她就在想回去把画像画了,然后找个什么借口请家里帮她悄悄找人。虽然靠着一张画像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可好歹是个方法。
  三表哥主动帮忙,那就再好不过了,毕竟他路子广,尤其如果那人真是魏家那边的话,他更有可能发现。
  “那我带你去画像,越早越好。”
  宋嘉禾赶紧点头,随后就见魏阙敲了敲边上边上不起眼的小门,吱呀一声,小门应声而开。
  看着惊讶的宋嘉禾,魏阙声音带笑,解释:“一个朋友的宅子,我刚在里面。”透过窗户看见了没头苍蝇一般乱转的她。
  宋嘉禾挠了挠鼻尖,怪不得出现的那么巧了。
  魏阙带着宋嘉禾穿过一片精巧的园林,进了屋子,屋里已经摆好了文房四宝。
  两套?宋嘉禾纳闷的看着魏阙。
  “你边说边画,我也一块画,看看画出来的像不像?”
  敢这么说,可见他对自己的画技颇为自信,可宋嘉禾从来都没听说过,他还真是深藏不漏。
  等画出来后,宋嘉禾才发现魏阙也藏的太深了:“就是这人,一模一样!”宋嘉禾差点激动坏了。
  魏阙眸色微不可见的沉了沉:“我这就吩咐人拓印几份,让人去找。“
  宋嘉禾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谢才好,她双手合十,诚心实意道:“三表哥,你真是个大好人!”
  魏阙看着她,笑了笑,笑容颇深,状似不经意的询问:“我能问下,你为何要找此人?”
  宋嘉禾笑容僵了僵,她不想欺骗魏阙,可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若你不方便,不说也无妨!”魏阙用帕子擦拭着双手,善解人意道。
  宋嘉禾更愧疚了,愧疚几乎要把她整个人都淹没,她低头咬着唇,犹豫着要怎么办。冷不丁的她看见了魏阙手上那道淡淡的伤疤,宋嘉禾眉头紧皱,忽然靠近,一把抓起书桌上的昆仑奴面具,这是魏阙刚刚戴的那张。
  “禾表妹?”魏阙疑惑出声,眼底带着无人察觉的期待。
  在周围人震惊的目光下,宋嘉禾将面具扣在了魏阙脸上。而魏阙竟然也避也不避,隔着面具,含笑看着宋嘉禾,面具下的嘴角漾起浓浓笑意。
  看一眼面具,再看一眼他左手那道伤疤,宋嘉禾倒抽一凉气,不敢置信的看着魏阙。
  看清他眼底笑意,宋嘉禾眼睛睁的更大,掩藏在时间深处的记忆瞬间苏醒复活:“当年是你把我从拐子手里救回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雨丝纷飞72的□□,谢谢Dommy(X3)、孤月山人、ludwigprince的地雷(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