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87章 宋嘉禾

第87章
  可算是想起来了, 挺不容易的。魏阙眉眼含笑, 静静的看着眼睛瞪圆了的宋嘉禾,她满脸的不敢置信。
  他没有否认, 所以真的是他!
  宋嘉禾拿开面具,望着魏阙清隽英俊的眉眼, 试图找出些熟悉的痕迹,当然是徒劳无功, 当年他带着面具,而且那会儿他也不过是个半大少年。
  宋嘉禾用力眨了眨眼,觉得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不可思议至极。
  好半响她才反应过来,她心心念念的大恩人,竟然是三表哥。十年前的上元节, 他救了被拐走的的她,十年后的上元节的, 她终于认出了他。
  世事是如此的玄妙。
  “三表哥为什么都不告诉我?”说完宋嘉禾就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看她蠢的,这种事情她自己都忘了,魏阙怎么会特特说出来,倒显得他挟恩求报似的。只怪自己没用, 记不住这么要紧的事。
  魏阙笑而不语,以前是觉得没必要,于他而言,救宋嘉禾不过是举手之劳。
  当年他偶然路过, 见两人鬼鬼祟祟的抱着个小丫头,一看就不怀好意。这种事,不遇见则罢,遇见了没有视而不见的道理。魏阙也无比庆幸,自己当年的多管闲事。
  救下后才他才发现自己救的是个小熟人,他去年在梁王府的宴会上见过宋嘉禾,小姑娘羞答答的塞给他一块糖,然后躲进了她祖母怀里,还悄悄偷看他,乐不可支的宋老夫人解释:“小丫头觉得你长得好,她啊,最喜欢长得俊俏的!”
  因着那块甜到倒牙的糖,魏阙亲自将她送回了宋府,不过得悄悄的。他奉师父之命去豫州办事,途径武都,魏家并不知道他在武都,他也不想让魏家知道。
  送她回去的路上,小姑娘一个劲捣乱,逮着机会就要扯他面具,还喋喋不休的问他姓名。他不肯说,她还抱着他的胳膊不许他走,十分的百折不挠。
  当年的自己肯定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他得想方设法的提醒被救的小姑娘,世事果然难料。不过,他喜欢这个意外。
  魏阙看着尚且处在震惊之中都得宋嘉禾,嘴角弧度略略上扬。
  震惊之后是巨大的欢喜,宋嘉禾感激不已:“三表哥,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被卖到哪去了。”若她被卖了,下场可想而知。
  魏阙笑:“当年你已经谢过我了。”
  宋嘉禾想了下,俏皮道:“我要请你枣泥山药糕谢谢你,可你没吃啊,所以不算。我们家糕点师父还是原来那一位,现在他的手艺越来越好了,改天三表哥有空,我再请你吃?”
  这一次魏阙没有拒绝,他含笑点了点头,乐意之至。
  宋嘉禾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她随手把玩着手上的昆仑奴面具:“他们都说这个面具吓人,可我最喜欢这个面具,觉得看着就踏实。”自然是因为魏阙当年救她时戴的就是这个面具,宋嘉禾还记得他身上淡淡的松香味。
  想到这儿,她轻轻闻了下,果然是没有的。时下贵族不分男女都爱熏香,魏阙偏是其中异类。宋嘉禾不禁想,要是他还熏着松香,自己也许会更早一点想起他来。不过现在认出来也不晚,就是该怎么感谢他呢!宋嘉禾犯了难,她突然发现自己实在是欠了她太多人情,之前的都还没还清呢,如今又加了一个大恩。
  宋嘉禾叹了一口气,有种自己可能这辈子都还不完了的感觉。算了,债多了不愁,宋嘉禾聊胜于无的自我安慰,顺手将面具扣在了自己脸上,额,尺寸好像不对!
  反应过来的宋嘉禾飞快摘下面具,一张脸窘红窘红的,这个面具是魏阙的,不是她的。
  这就尴尬了!
  望着脸颊微微泛红如桃花的宋嘉禾,魏阙忽觉得心尖有些微微发痒,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挠了下,他看一眼她拽在手里,想毁尸灭迹又十分不好意思下手的昆仑奴面具,眼底笑意更甚:“我的荣幸!”
  宋嘉禾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
  “笃笃笃”门外传来的敲门声让宋嘉禾偷偷松了一口气。
  “三爷,姑娘让我送一些水果过来招待客人。”柔和的女声宋嘉禾耳朵竖了起来,姑娘,她记得魏阙之前说过,这是他一个朋友的宅子。
  宋嘉禾眼珠子转起来,眼底浮现浓浓的好奇,他口中的朋友,就是这位‘姑娘’吗?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宋嘉禾尽量克制的看向魏阙。
  可她再克制,在魏阙那照样是一览无余,魏阙在心底轻轻一叹,看来还需要努力。
  “我给你引荐一下这里的主家?”魏阙询问宋嘉禾。
  宋嘉禾心里求之不得,面上还得妆模作样的问一下:“方便吗?”
  “方便!”魏阙回道。
  于是宋嘉禾便随着魏阙去见那位姑娘了,一路上宋嘉禾都在不住猜测,这位姑娘是不是那位声名赫赫的大美人。
  跟着宋嘉禾而来的护卫表情一言难尽,今晚发生的一切都透着匪夷所思。先是他家姑娘莫名其妙的追着一个人跑,然后神奇的遇见了魏三爷。
  好像他家姑娘遇上麻烦事,总能遇上魏三爷,护卫长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不由去看宋嘉禾,不忍再看。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哪天要是魏三爷把她卖了,搞不好姑娘真会帮着数钱。可他家姑娘真不是个好骗的人啊!
  宋嘉禾完全不知道自己护卫长的愁肠百结,她现在全副身心都在马上就要见到的‘姑娘’上,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楼上的骊姬听见了脚步声,不只一道,她缓缓站了起来,目光越过走在前面的魏阙,落在了他身后的宋嘉禾身上,云鬓乌丽,步摇缀玉,好一个冰雪姿花月貌的绝代佳人。
  宋嘉禾也在打量骊姬,果然不出所料,这姑娘就是她所想的那位姑娘,那位让魏阙心心念念非卿不娶的骊姬姑娘。
  宋嘉禾有幸见过一回,至此再难相忘。娥眉淡扫,双眸似水,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她是宋嘉禾平生所见之间最仙的一人。
  “宋六姑娘。”娄金愉悦的声音响起来,意味深长的瞥一眼魏阙。今晚的魏阙从一开始就透着古怪,从答应他来找骊姬,到路过小摊时买了一张昆仑奴面具,以及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哪哪都透着不对劲。
  宋嘉禾才发现娄金也在,实在是他完全被美人儿的光辉给遮挡住了,宋嘉禾根本无暇留意到他:“娄将军。”随即看了一眼骊姬,又看向魏阙魏阙,意思是你不给介绍下。
  “这是骊姬。”魏阙又对骊姬介绍:“我表妹宋嘉禾。”
  表妹,情妹妹吧,百般滋味在骊姬心头沉浮,他是故意把人带来给她看的,是不是!怪不得他今天肯过来了。
  “宋姑娘!”纵然心绪起伏,骊姬淡然出尘的面容依旧波澜不惊,她款款向宋嘉禾行礼。
  宋嘉禾还礼,虽然骊姬身份不高,可冲着魏阙,宋嘉禾这一礼行的毫无压力。这可是三表哥的心上人,为了她那么多年不娶。
  说来也是令人唏嘘,据闻骊姬本是世家贵女,然家族在战乱之中湮灭,她便沦落风尘,因书画精妙,诗词皆通,加上绝色倾城,气质出众而扬名天下。
  魏阙留意着宋嘉禾的神情,呵了呵气。要不是宋老爷子他都不知道,自己有一个求而不得非卿不娶的心上人,更荒谬的是,消息来源是宋嘉禾,宋嘉禾说她无意之中亲耳听见无尘师叔教训他。
  绝对的无稽之谈,师叔根本不知道骊姬这个人,所以宋嘉禾在撒谎,这谎撒的还有些蹊跷,她怎么知道骊姬?她又为什么要说这种谎?
  可眼下魏阙发现,宋嘉禾并非故意撒谎,她的神情告诉他,她是真的觉得他和骊姬之间有私情。
  那么她这想法是从哪来的?
  不过这都不是当务之急,目下最重要的是澄清这个误会。
  魏阙扫一眼娄金,领着宋嘉禾入座,给她倒了一杯温酒:“这是果酒,有些甜,你喝一点无妨。”
  宋嘉禾下意识粲然一笑想要道谢,笑到一半忽然凝住了,偷偷去看对面的骊姬。
  骊姬神色寡淡,面前的酒杯是空的。
  娄金端起酒壶给她斟满。
  宋嘉禾眨了眨眼,扭头看魏阙。
  “不喝酒,那喝点汤暖暖身子?”魏阙温声问她。
  宋嘉禾飞快端起了碗:“我喝点乌鸡汤就行!”生怕晚一步就被人抢走碗的样子。
  手伸了一半的魏阙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宋嘉禾端着半碗鸡汤,喝的满腹纠结,连味道都没尝出来。不该这样的啊,三表哥不是喜欢骊姬姑娘吗?怎么一点都不照顾人家,他不是这样粗心大意的人啊,难道是在伪装,可要伪装的话,不带她来不是更好。还有娄金,他可真殷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