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92章 宋嘉禾

第92章
  魏阙的野心, 在他们这可谓是昭然若揭,若无野心, 他岂会派人监视魏闳, 进而救了撞见魏闳与弟媳米氏□□,差点被灭口的宋嘉禾与宋子谚姐弟俩。
  宋老爷子属意他, 可不就是看中他的野心, 老头子心大着呢!他在梁太妃身上尝到了甜头,就想再培养出一个梁太妃。
  宋家有今时今日, 男人们争气固然是关键,但是梁太妃的帮助也功不可没。这世上有本事的人多的去了,然而最后出人头地光耀门楣的也就那么几个。
  因着梁太妃这一层关系,宋家能抓住更多更好的机遇, 再是俊杰, 你也得有机会施展啊!
  大家子里头的子孙锦绣堆里长大, 锦衣玉食,仆妇环绕, 托的是长辈余泽。
  相应的,男子要习文练武, 以期光宗耀祖。女子亦要联姻豪门, 反哺家族。
  谁不是这样过来的,可换成自己养大的孙女, 宋老夫人就舍不得了,人都是自私的。
  梁太妃现在是风光,老佛爷一般, 人人捧着供着,可她当年的苦,谁受谁知道。刁钻的婆婆,难缠的妯娌,不讲理的大小姑子,还有风流多情的丈夫,都叫她给遇上了。
  宋老夫人是亲眼看着梁太妃这一路怎么走过来的,真真是踩着荆棘,咬着牙抗过来的。
  若是暖暖嫁给魏阙,她的处境不比梁太妃当年轻松多少,甚至更凶险!眼下的魏家早已今非昔比,魏家登顶指日可待,魏阙要争的是那至高之位。
  暖暖作为其他的妻子,少不得要面对那些阴谋诡计,尔虞我诈,一着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再进一步说,魏阙笑到了最后。现在他对暖暖上心,焉不知将来会不会变心。待他坐上那位置,什么样的绝色没有。红颜易老恩易断!届时,宋家想给暖暖撑腰都无能为力。
  但若暖暖嫁给了旁的门当户对的人家,不管怎么样,宋家总是能替她做主的。再不济,和离回家也有操作的余地。
  宋老夫人从没想过让孙女如何大富大贵,只想她平安顺遂,快快乐乐一辈子。
  “祖母也害怕啊!祖母怕日后护不住你,叫你受了委屈!”宋老夫人红了眼眶。
  宋嘉禾鼻子一酸,眼泪险些掉下来:“祖母,不会的,没人会欺负我的,没人能欺负我的。您担心的我都懂,我不会去趟魏家这摊子浑水的。”
  宋老夫人顿了顿,认真的看着宋嘉禾。
  宋嘉禾眼底氤氲着雾气,心头又酸又涩,她承认自己对魏阙有好感,搁谁在经历了她那些事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魏阙亦是个万里挑一的好男子,可和他在一起那条路太难走了。宋嘉禾没有勇气跟他走下去,她怕将来有一天会后悔莫及,互生怨恨。那么不如在感情还不深的时候,及时收手。
  她才发觉自己对魏阙有好感,可不过一晚就要劝着自己放弃,还不如不发现呢!
  宋嘉禾觉得自己这辈子的情路走的委实坎坷,大抵一个人的福气是有限的,她死而复生已经把她的好运都用的差不多了。
  “祖母,找个机会,我就和三表哥说明白了。”免得他继续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和感情。
  宋老夫人眸色一深,说明白他就能放弃吗?宋老夫人没有孙女这么乐观,魏阙在暖暖面前收起了锋芒与棱角,所以孙女觉得他温和无害甚至是良善可亲。
  然而宋老夫人不是宋嘉禾,她活到这把年纪,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魏阙可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还有宋老爷子这个拖后腿的。
  昨天她差点就想把老爷子喊过来骂一顿,可想了想终是按下了,吵架于事无补。老爷子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就算跟他打一架,他也不可能回心转意,反倒会打草惊蛇,让他防着她把暖暖尽快嫁出去。既如此,宋老夫人不得不按捺下跟他算账的心思。
  昨晚宋嘉禾没睡好,宋老夫人也没睡好,她搜肠刮肚的在想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把暖暖嫁了,他魏阙还能抢亲不成。
  可想了一宿都没想出一个满意的人选,总不能病急乱投医随便嫁了,那无异于跳出一个火坑又跳进另一个火坑,这种蠢事她可不干。
  如此一来,局面就僵持住了,束手无策的宋老夫人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宋老夫人摩了摩宋嘉禾的脸,道了一声好,先看看魏阙的反应再随机应变。
  恰在此时,门口传来朱嬷嬷的声音。以朱嬷嬷之谨慎,若非要紧事,她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打扰。
  祖孙俩擦了擦眼,收敛神色,宋老夫人才扬声让她进来。
  进来的朱嬷嬷一脸肃容,行过礼后道:“梁王世子那位吕姨娘的弟弟今早没了,吕家,”朱嬷嬷看了一眼宋嘉禾。
  宋嘉禾心头一跳,拿眼看朱嬷嬷。
  “吕家抬着尸首告到了顺天府,道是咱们六姑娘害的。”朱嬷嬷接着道。
  “我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宋嘉禾满头雾水,吕姨娘她知道,大珠宝商之女,魏闳新宠,正怀着七个月的身孕,据说是男胎,若真是儿子,那就是魏闳的庶长子。这么些年下来,魏闳姨娘通房不少,然而除了一个庶女外,颗粒无收。
  之前去梁王府做客时,她就听见梁太妃对宋老夫人满脸欣慰的感慨,魏闳可算是有后了。
  吕姨娘这一胎,虽是庶子,可在魏家那,意义完全不亚于嫡子,吕姨娘这一胎有多金贵,可想而知。
  “等一下,是不是昨晚被我揍的那人!”宋嘉禾突然想起了一桩事,对宋老夫人解释道:“昨晚我追那个凶手时,不慎撞到了人,不想那人竟是色胆包天,嘴里不干不净的,气急之下,我就用力把他推了出去。”
  宋嘉禾面色微变,喃喃:“恍惚记得,他摔倒了,至于伤势如何?”宋嘉禾眉头紧锁:“我没留意,可以传护卫来问问,我急着追人,就没管他。”
  朱嬷嬷领命而去。
  宋老夫人见她神色凝重,握着她的手安慰:“莫要胡思乱想,你虽然劲比别人大,可哪至于随随便便就把人打死了。”自己的孙女自己了解,宋嘉禾向来有分寸,就是揍人也掌握着尺度。
  宋嘉禾扯了扯嘴角,眉峰却是没有疏散开。那到底是一条人命,还和她牵扯上了关系,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片刻后,护卫长来了。昨晚宋嘉禾特意吩咐护卫长去调查那登徒子有没有作奸犯科,不过因为时间有限,遂护卫长只把那人的身份查清了。
  本想一早告诉宋嘉禾,奈何宋嘉禾还在睡,就耽搁了下来,结果就被通知了这个坏消息。
  然而护卫长也没留意那人的伤得如何,他忙着带人去追宋嘉禾:“不过那位吕少爷很快就去了醉月楼,还在大堂里喝了会儿酒,并且留宿了。跟过去的人打听了一圈,他好色成性,还……”护卫长支吾起来。
  瞧着护卫长暗红的脸色,宋嘉禾便明白醉月楼是什么地方了,倒是符合他的长相,不都说相由心生吗?只不过还有什么,以至于护卫长这么难以启齿,宋嘉禾纳闷的看着他。
  宋老夫人到底见多识广,从护卫长的危难中猜到几分,怕是有些不可告人的怪癖,轻咳两声,正想糊弄过去。
  “以虐人为乐。”护卫长尽量用了一个委婉的说法。真相是,吕明伦喜好在床笫之间凌虐女子,手段残忍,令人发指。在众多青楼楚馆里臭名昭著,本已经被列入拒绝招待的名单上。毕竟吕家虽然有钱,可也只是个商户罢了,能在京城开妓馆的,哪个背后没大树罩着,岂会怕区区一商人。
  可架不住吕家攀上了魏闳的大腿,还把女儿送了进去,那么争气的一进门就怀孕,怀的还是魏家求而不得的男嗣。吕姨娘可不就上天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吕明伦便再一次大摇大摆的进出青楼楚馆,还变本加厉起来。
  宋嘉禾厌恶的皱了皱眉头:“吕家凭什么认定是我害死他的?就算我那一掌把他推的内伤了,可既然能死,就绝不是轻伤,他怎么可能还有精力去妓馆寻欢作乐。“
  宋老夫人沉了脸,觉这事情没这么简单,冷声道:“给老爷子和老二传个话,让他们去查个清楚明白。”
  “老夫人,顺天府来人,说要问六姑娘话。”珍珠匆忙而入。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更新18点左右,晚安(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