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00章 宋嘉禾

第100章
  出了林子, 被白花花的太阳一照, 宋嘉禾不适的眯了眯眼。她使劲眨了眨眼,适应过来。
  不经意间瞥见远处有一群人,宋嘉禾随意一扫,第一眼就发现了人群中的季恪简, 颀长挺拔,鹤立鸡群一般。
  若有所觉似的,季恪简看了过来。
  两人目光在空中相撞, 宋嘉禾不闪也不避, 坦然与他对视, 还不忘略略屈膝,远远向他福了一礼。
  这一刻宋嘉禾发现自己是真的放下了。不期然的魏阙那张长眉斜飞,英武刚毅的面庞浮现在眼前,耳畔回响起他诚恳中带着些许卑微的声音。
  要相信他吗?
  宋嘉禾捏紧了帕子,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手里这团锦帕,皱巴巴的。
  季恪简朝她颔首微笑。
  如此旁人也都留意到了远处的宋嘉禾, 好些个不禁期盼,期盼着宋嘉禾能走过来。美人嘛, 谁不喜欢, 哪怕明知娶不到, 看一看,说说话那也是令人身心愉悦的一桩美事。
  然而注定是空欢喜一场,打过招呼,宋嘉禾便带着人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宋六姑娘怎么一个人?”其中一位公子随口道, 语气不无扼腕,竟然无缘近看美人。不由得心念一动,打量季恪简,差不多的人家都知道季家在为季恪简相人,也知道安乐郡主钦慕季恪简,只是万万想不到季恪简居然对安宁郡主不假辞色。
  安乐郡主那样家世,相貌,才情都拔尖的贵女,季恪简都看不上。眼下瞧着季恪简对他这位貌美如花的表妹也未另眼相看,真不知什么样的佳人能入他的法眼。酸溜溜之余,又有不可与人道的佩服,怪道长辈赞季恪简有君子之风。不为权势折腰,他自问是做不到的,因为做不到,所以格外钦佩能做到的人。
  季恪简眉峰不动,声音温润:“该是和人走散了。”他想起了宋嘉禾方才的眼神,平静清澈,没了曾经的含羞带怯,看来,她终于走出来了。
  这般就好,那是个好姑娘,不该在他身上浪费感情,她值得更好的。
  只不过,不知为何,心底突然涌出一种空旷之感,季恪简心下一哂,啧,男人啊,果然犯贱,他亦不能免俗。
  宋嘉禾无心玩耍,也不想这么快回府,回去后,宋老夫人必是要问她的,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和祖母说。
  祖母的态度显而易见,不喜欢自己和魏阙在一起。她一开始就发现了,知道她也不愿意之后,祖母松了一大口气。
  可现在她竟然有些犹豫了,祖母知道后一定会无比失望。
  宋嘉禾找了个安静的凉亭坐了,盯着凉亭外那一截树梢发呆。
  她若是嫁给三表哥,不可避免的要面对魏家那一大群人,梁王妃,魏歆瑶,甚至是庄氏,他们都是魏闳一派的,哪里容得下野心勃勃的魏阙。男人为了权利你争我夺,女人绝不可能一团和气。想想那样的日子,宋嘉禾就觉烦躁。
  可魏阙说他会替她撑腰,脑海中另一个声音如是对她说。
  但是人心易变,将来他若变心,她如何自处。然而旁人的心也是易变的,就是旁人若变了心,她还能仗宋家之势,不叫自己吃亏,可换做魏阙……
  宋嘉禾敲了敲脑袋,做人要理智些,祖母说了世道对女子不公,女子更要对自己好一些。
  恰在此时,一阵树叶簌簌作响之声传来,宋嘉禾疑惑抬头,就觉眼前一花,再看,一袭□□的无尘大师已经立在她五步之外。
  “宋施主,好久不见!”无尘大师打了一个稽首,慈眉善目的看着宋嘉禾。
  宋嘉禾懵了下,赶紧站起来还礼:“大师好!”他怎么会在这儿,宋嘉禾一头雾水。
  无尘大师笑的仿若普度众生的佛祖:“贫僧刚与我那师侄分开。”
  宋嘉禾脸色一僵,就听无尘大师慈悲的声音响起。“贫僧见他满目悲戚,黯然不已。”
  宋嘉禾瞪大了眼,似乎是不敢相信。
  迎着宋嘉禾难以置信的视线,无尘大师微微一笑:“贫僧也不敢相信,他四岁时,贫僧识得他,这些年来,从没在他身上见过这等表情。贫僧少不得过问了几句。”
  无尘大师的目光落到宋嘉禾脸上,明明温暖和煦如春风,然宋嘉禾忍不住的心虚,下意识扭过脸避开了。
  无尘大师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施主可否请贫僧喝一杯茶?”
  “大师请!”宋嘉禾赶忙抬手一引。
  “施主也请坐。”说着无尘大师走入凉亭,在宋嘉禾对面的石凳上落座,宋嘉禾才随之坐了回去。
  宋嘉禾有些紧张的看着无尘大师,拿起石桌上的茶壶亲自为无尘大师斟了一杯:“茶有些凉,还请大师不要嫌弃。”
  “温也把凉也罢,能解渴便是好茶。”无尘大师淡淡一笑,拿起茶杯饮了一口。
  宋嘉禾莫名觉得好有道理,大师不愧是大师。突然间,她留意到无尘大师的目光定在她手腕上。
  宋嘉禾低头看着腕上那条紫檀佛珠。
  “这佛珠可是明惠师太所赠?”
  宋嘉禾诧异,不想无尘大师连这也知道:“正是师太所赠。”宋嘉禾有些好奇的看着他:“大师如何知道?”
  “施主可想听一个故事?”无尘大师不答反问。
  宋嘉禾愣了下,摩着佛珠,这故事和佛珠有关吗?望一眼笑容温暖如春风的无尘大师,宋嘉禾点了点头。
  “四十多年前,有一刀客,少年成名,威震江湖,他立志要做天下第一刀,他游走江湖,四处历练。
  有一天他遇见一伙土匪在打劫,于是提刀相助,结果却大开眼界。那被打劫的队伍里一位貌若倾城,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一手鞭法使得出神入化,将觊觎她美貌的匪徒打得落花流水。到头来刀客发现根本不用自己帮忙,对方就能打退匪徒。
  不过那姑娘依旧十分感谢刀客仗义相助,见刀客衣着简陋,风尘仆仆,便给了他一袋碎银子以示感谢。”
  听故事的宋嘉禾捏着佛珠转了转,这故事没按套路来啊,不该是英雄救美吗?
  宋嘉禾看着无尘大师,他的眉眼含笑,眼底流转不同寻常的光彩。
  宋嘉禾心念一动,忽然冒出了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不禁仔细看他,想从他脸上找出蛛丝马迹。
  “刀客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女子,动如脱兔,娴静如花,还生得如此貌美。刀客鬼迷心窍一般,跟着队伍去了姑娘的家乡。一年过后,刀客终于打动了姑娘。”
  宋嘉禾发现无尘大师的眼睛亮了起来,打从心底透出来的明亮,可很快又暗淡下去:“姑娘想让刀客去从军,这般家中长辈也能放心。
  然刀客习惯了无拘无束的生活,那样按部就班的日子逼得他想发疯。姑娘发现了刀客的痛苦,她知道刀客不快乐。她想鸟儿终究要在空中飞,而不是住在笼子里,况且她也想飞出去看看。于是有一天姑娘对刀客说,她愿意陪他四海为家。”
  然后呢!半响不见无尘大师继续说下去,他彷佛定格在某一瞬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等了又等无尘大师还是没有开口,宋嘉禾终于忍不住了,追问:“后来怎么样了?”总觉得没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无尘大师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收起来:“刀客拒绝了,他觉得姑娘在锦绣堆里长大,合该金尊玉贵,享受锦衣玉食。而他这种人注定要浪迹江湖,刀尖舔血。他突然间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大错特错。姑娘是冠上明珠,而他只是乡野顽石,一开始就不该有所交集。
  可姑娘说,她不怕吃苦,只要跟他在一起,身苦心也甘。然而刀客不这么觉得,他怕姑娘吃苦受罪,也怕姑娘哪天就守了寡,更怕有朝一日姑娘后悔。之后,刀客留下一封信,消失无影无踪。”
  宋嘉禾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愤怒心疼难过种种情绪交织在一块:“那刀客怎么可以这样,招惹了人最后一走了之,人姑娘都不嫌弃他,都愿意陪他受苦了,他却把人抛弃了,让那姑娘以后怎么办?”
  “可不是吗,那就是个混蛋,活该他孤独终老,后悔一生。”无尘大师闭上眼,打了一个稽首,复又睁开,声音恢复了平静:“若是两情相悦,那些风风雨雨又算得了什么,夫妻同心,终将渡过风雨迎来彩虹!”
  宋嘉禾趁着他闭眼的时候,偷偷擦了下眼角,瓮声道:“那姑娘日后如何了?”
  无尘大师望着宋嘉禾,目光悠长,似乎透过她看到了另外一个人:“一年后刀客回去找姑娘,一年的时间他终于明白什么是自己最想要的,比起成为天下第一刀客,他更想和姑娘在一块。可为时已晚,姑娘已经被他伤透了心,任刀客如何乞求都不愿回心转意。”
  无尘大师幽幽一叹,“有些事,错过了,就是永远。”
  宋嘉禾心头紧了紧,她希望这故事里的姑娘能忘记刀客,重新开始,可直觉又让她知道这都是自己的妄想。
  她想起了从祖母口中听来的只言片语,年轻时遇人不淑,看破红尘出家为尼。明惠师太年轻时也玩鞭子。
  宋嘉禾摸了摸手上佛珠,这串佛珠陪了明惠师太几十年,因为她当年病重险些醒不过来,师太大发慈悲与了她,无尘大师一眼就认出来了。
  那位姑娘就是师太吧,而大师就是那个不负责任的刀客,是不是。
  宋嘉禾心绪翻涌。
  #
  年纪大了,就不怎么爱凑热闹了。如这次青龙节,宋老夫人便没有参加。她正和朱嬷嬷对着账本儿,就听见丫鬟报宋嘉禾回来了。
  宋老夫人心里咯噔一下,望一眼更漏,这么早就回来了。
  宋老夫人合上账册,对朱嬷嬷道:“明儿再看吧!”
  朱嬷嬷应了一声抱起账册,躬身告退。
  宋嘉禾一进门,宋老夫人就发现她神态中的与众不同,她神色郑重,又透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彷佛从一个枷锁中逃了出来。这是遇上什么事儿了?宋老夫人心下打鼓,招手让她过来,不动声色的问:“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祖母,我今天遇见三表哥了?”宋嘉禾开门见山。
  宋老夫人心沉了沉:“那你和他说了吗?”
  宋嘉禾睫毛轻颤,抬眼看着宋老夫人,一鼓作气道:“我和他说了,可是,祖母,他跟我说他日后不纳二色。我知道,男人的誓言未必靠得住,但是比起其他人誓言,我倒更愿意相信他说的话。”
  宋老夫人眉心跳了跳,他倒是厉害,一下子就找到了暖暖的软肋。
  受父母影响,暖暖这孩子,见不得人三妻四妾。就是宋老夫人也是看不惯的,她和宋老爷子看着是好,也就是看看。年轻的时候没少背地里落泪,直到后来才看开了,更多的是无奈,不看开又能如何。
  这点上,宋老夫人也是羡慕林氏的,她也想暖暖有林氏这好运,甭管宋铭对林氏有几分真心,至少,从来没在这方面让林氏受过委屈。
  “那将来他要是变卦了怎么办?”凡事都得做好最好的打算。换成别人起码宋家将来可以为暖暖撑腰,魏阙那可就说不准了。
  “他要是变心了,那我就不喜欢他了。”宋嘉禾认真道:“只要我自己想得开,我照样能过的快活。”
  见她睁大一双眼睛看着自己,宋老夫人五味陈杂:“那魏家呢?”
  “我不喜欢跟人勾心斗角,可不表示我一定斗不过她们啊,我可是祖母您一手一脚教出来的。再说了,到时候我就使劲抱姑祖母的大腿。”宋嘉禾严肃考虑过这个问题,梁王妃,魏歆瑶,庄氏什么的,在梁太妃面前都是纸老虎。她觉得梁太妃还是有可能拉拢过来的。
  这都想到了,可见她着实有决心,宋老夫人嘴里发苦,还是舍不得:“这条路不好走,明明更平坦的路,你为何偏偏要挑这一条路?”
  宋嘉禾顿了一瞬,静静的凝视宋老夫人:“因为我喜欢他啊。”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Dommy(X2)孤月山人、顾村长和白小媳妇儿、wewe1123扔的地雷(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