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02章 宋嘉禾

第102章
  新赐的齐国公府很大, 可有时候也很小。
  望着迎面走来的魏阙, 宋嘉禾脚步顿在原地。
  这还是自上次见面之后头一次碰面, 她听说他去了宛平县公干。
  这几天宋嘉禾不是没设想过,再一次见到他, 会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 她又该用哪种表情应对。
  然事到临头, 宋嘉禾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竟是有些手足无措。
  眼见得魏阙越来越近,宋嘉禾如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 伸手扶了扶金钗,虽然忙了一天, 不过天生丽质难自弃, 宋嘉禾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还是可以见人的,就是这么自信!
  扶好金钗,宋嘉禾瞬间淡定下来, 轻轻一整衣袖,款步上前, 屈膝行礼:“二哥, 三表哥。”
  将她小动作尽收眼底的魏阙眼底都是融融笑意,还礼:“禾表妹好。”
  一旁的宋子谏看了他一眼,有些狐疑,好像哪里不对劲。
  “今日三表哥要留下用膳,麻烦妹妹叮嘱厨房多做几道菜?”宋子谏对宋嘉禾道。
  宋嘉禾乖巧的点了点头,蝶翼般的睫羽轻轻一颤, 抬眸看着魏阙:“三表哥喜欢吃什么?”
  迎着她询问的目光,魏阙嘴角的弧度不自觉扩大,玩笑一般道:“有肉就行。”
  宋嘉禾点点头,练武之人似乎都是肉食主义,宋铭和宋子谏也偏好肉食还得味重,为了二人身体健康,她压着厨房做了不少有肉味的蔬菜,待会儿可以让她们做些。
  “最喜欢哪种肉?”猪肉牛肉羊肉鹿肉狍子肉獐子肉,能吃的肉多的去了。
  魏阙笑意加深:“鹿肉。”
  她猜也是,毕竟他烤的鹿肉那么好吃,简直是人间美味,不想还好,想想,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宋嘉禾忽然眼前一亮,喜滋滋的盯着魏阙,那她以后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要求他烤鹿肉给她吃了,想想就觉好幸福。
  魏阙笑看宋嘉禾。
  陷于美食中的宋嘉禾被他看的有点脸热,暗自唾骂一声没出息,定了定心神,十分矜持的颔首,“我这就让厨房去安排。”
  “有劳表妹。”魏阙抬手一拱,随即他十分自然的掏出一枚雨花石:“此去宛平,偶然所得,还望表妹不要嫌弃。”
  宋嘉禾展颜一笑,大大方方的行了一礼,然后双手接过:“多谢表哥。”
  这笑落在魏阙眼里,犹如烟花绽放一般绚丽,他喜欢这样明媚娇俏的宋嘉禾,更喜欢她隐在眼底的羞怯。不同于以往她看他眼神,纯粹,清透,欢喜却独独少了女儿家的娇羞。
  宋嘉禾心满意足的走了,留下喜上眉梢的魏阙以及呆若木鸡的宋子谏。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人落落大方,大方的宋子谏都觉得自己要是怀疑二人有私情是他太过龌龊,可他们这样分明不合常理啊。
  更不同寻常的魏阙,这样喜形于色的魏阙,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宋子谏望一眼娉娉袅袅离去的宋嘉禾,警报终于慢了一拍的拉响。去年他就有所猜测,可看魏阙又无后续反应,宋子谏只当自己胡思乱想。
  他果然太天真了!魏阙到底做了什么,看妹妹那反应分明是中意他,长辈知道吗?
  汹涌而出的疑问使得宋子谏勃然面色,再看魏阙,目光已从相见恨晚变成审视,之前看他哪哪都好,如今再看,哪哪都有毛病。
  年纪太大,比他还大!
  武将太危险!
  聚少离多!
  魏家乱!
  还抠!
  竟然只送一块石头!!!
  离开的宋嘉禾忍俊不禁,二哥现在肯定愁肠满结,其实她不是故意要刺激他的,她就是想过去打个招呼嘛,哪知道会演变成那个局面。
  他都递过来了,她哪好意思不收,对吧!
  宋嘉禾低头端详那块雨花石,这块石头有什么特别的,大老远的带回来。
  研究了一路,好像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宋嘉禾鼓着脸瞪着那块雨花石,虽然说礼轻情意重,可他也不能送一块破石头给她吧!太没诚意了也!
  不都说男人愿意给女人花钱,不一定是喜欢她,可不愿意花钱,肯定是不喜欢。
  宋嘉禾拒绝接受这个可能,不死心的继续研究这块石头,试图研究出一朵花来。
  青画心里拔凉拔凉的,以前好歹送过一整套红宝石头面呢,这会儿怎么就变成石头,这待遇也降的太快了吧。
  正当她为主子抱不平之时忽尔听见咔哒一声,只见宋嘉禾不知怎么操作的,那块巴掌大的雨花石应声而开。
  姑娘莫不是恼羞成怒,捏碎了石头,这是青画第一个反应,定睛一看才发现,这石头竟是空的,里头还掉出一块翡翠。
  宋嘉禾眨了眨眼,拿起凹凸不平的翡翠,上好的老坑种翡翠,明亮浓郁,只这形状好像有些怪。
  心念一动,宋嘉禾将这块玉平放在手心,举远了一看,双眼不由自主的睁大。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那块玉就像一块生机勃勃的水田,凸出的是禾苗,凹陷的是水沟。
  低头再看分成两半的雨花石,宋嘉禾的脸突然烫了起来,粉色从脖颈一直蔓延到脸上,脸儿瞬间变得红扑扑的,嘴角也不受控制的上扬。
  看的青画莫名其妙,只好扭头向青书求救。
  瞧着满脸茫然的青画,青书恨铁不成钢的瞪她两眼,让她不爱读书。
  那片禾苗田指代的自然是姑娘无疑,应了姑娘名里那一个禾字。
  如无意外,雨花石隐喻魏三爷,她偶然间听别人唤过魏三爷的字,鸿磐,一意为高高的山石。
  这份礼物着实用心了,尤其是这寓意更好。
  宋嘉禾拍了拍脸,矜持,要矜持一点,她把嘴角弧度往下拉了一点,欢声吩咐:“给我找个盒子来。”
  青书翻出一个精致的紫檀木锦盒,宋嘉禾将翡翠和雨花石一同放了进去,还落了锁。
  “我要去厨房看看。”
  且说宋子谏,到了书房就迫不及待的追问。
  魏阙十分配合的‘招了’末了还朝他作揖,一脸诚恳:“日后还请表弟多家指教。”
  他不想指教,只想揍人!
  宋子谏的心情是悲愤的,他那么乖巧,那么体贴,那么漂亮……的妹妹竟然就这么被叼走了。
  对于宋子谏的悲愤,魏阙有心里准备。之所以告诉宋子谏,因为他不想宋子谏继续为宋嘉禾挑人,宋子谏倒是个好兄长,一直都在为宋嘉禾留意适龄儿郎。
  稍晚一些,宋铭回府,几人在书房待了约莫小半个时辰,也不知说了些什么,说着说着便到了晚膳时分。
  三人便前往宴厅,待菜上来后,从宋铭到宋子谏再到魏阙俱是如出一辙的沉默。
  宋嘉禾准备了一桌石头宴石锅烤鹿肉,石头炒鸡蛋,石头桂鱼,石头鳝鱼,石头肥肠,石鼓肉……
  宋子谏头一次知道自家竟然还有这么多石头菜,他努力压了压,还是压不住上翘的嘴角。
  干的漂亮,他送一块石头,妹妹还他一桌石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魏嘴勾唇一笑,老神在在的坐在那,并没有宋子谏设想中的尴尬,心想,她应该发现其中机关了。
  宋铭目光从宋子谏身上转到魏阙脸上,道了一声:“家常小菜,不要嫌弃。”
  魏阙亲自端酒壶为宋铭斟酒:“还是头一次见到这般别出心裁的菜式,今日我有口福了。”说话间替宋子谏也倒了酒。
  说实话,宋子谏有些不自在,毕竟在卫所里,魏阙是他上司。可再想想,又觉底气十足。端看父亲对他的态度,显然长辈已经默认他和小妹之事,也就他还蒙在鼓里。
  石头宴味道还不错,酒足饭饱,闲话几句后,宋铭无视魏隐含深意的目光,吩咐宋子谏送客。
  魏阙默默收回视线,还是得赶紧定下名分,如此他才能光明正大的见她,就是宋家人也不好阻拦。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孤月山人(X3) 、好懒、日光、语乐、 22664288的地雷(づ ̄3 ̄)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