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07章 宋嘉禾

第107章
  月色葱茏下, 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 身姿曼妙的舞娘翩翩起舞。
  行宫外的空地被篝火映照的亮如白昼, 堆堆篝火前是一张张笑意融融的脸庞,金钗曜日,环佩叮当。
  宋嘉禾熟练的刷着油,一举一动之间颇有大厨风范,面前那只焦黄的狍子散发出阵阵勾人喷香,令人垂涎欲滴。
  “好了吗,能吃了吗,我可不可以先吃一块?”宋子谚眼巴巴的盯着香喷喷的狍子,两只大眼睛闪闪发光。要不是宋嘉禾盯着,早就上手抓了。
  “再等等,马上就好!”
  宋子谚咽了咽口水:“马上是多久?”
  宋嘉禾好笑捏了捏他的鼻子,“背三遍三字经那么久!”
  宋子谚想也不想,张嘴就开始背,语速飞快。
  逗得宋嘉禾乐不可支。
  漫说宋子谚,就是旁边都有不少人被这香味勾的忍不住看过来,几个与宋嘉禾相熟的更是笑嘻嘻的凑了上来。
  “这狍子好大!”
  “嘉禾手艺真好!”
  “要不要我们帮帮忙啊!”
  ……
  宋嘉禾哪不知道她们打的什么主意,一翻白眼:“排队排队。”
  话音才落, 一个赛一个的笑颜如花。
  片刻后吃上了肉的姑娘还不忘拍马屁:“一阵没吃想不到嘉禾厨艺见长。”
  分着肉的宋嘉禾动作一顿,哪是她的手艺好, 都是调料好。和魏阙摊牌之后,头一个好处就是再也不用担心调料不够吃了,现在她可以理直气壮的跟他要。
  一个狍子分量不小, 可姑娘们食量更大,好几个还吃的意犹未尽,撺掇着宋嘉禾再烤一只,宋嘉禾才懒得伺候她们,把调料一给,挑眉道:“要吃自己弄去。”
  不等一群只想吃不想动手的惨叫完,她就遁了。
  从净房回来的路上,宋嘉禾遇上了脸色不好的季夫人,忙上前道,“姨母不舒服?”
  见了她,季夫人温和一笑:“有些头疼,回去歇一歇。”大概是赶了一路,又吹了点风喝了点酒,她这头就疼了起来。
  季夫人脸色有些白,眉心微微皱着,宋嘉禾担心:“要不寻御医瞧瞧?”
  纵然她和季恪简此生无缘,但她忘不了季夫人待她的好,无论前世今生,季夫人待她都颇为亲厚。
  季夫人笑了下:“不过是累着了,不值当如此兴师动众,回去歇一歇就好。”
  “那我送您回去。”宋嘉禾顺手扶住了季夫人的胳膊。
  姨甥俩说着话回屋。此次来了不少人,行宫地方有限,故而只有少数人家能在行宫里得一院落,以季家的地位自然也有一落脚处,其余的人就没这运气了,只能在行宫附近安一帐篷勉强对付几日。
  一路,季夫人一字不提林氏。半年下来足够季夫人发现林氏和宋嘉禾之间的问题。
  季夫人不是没劝过林氏,十根手指头有长短是人之常情,只偏颇太过就伤人心了。可她妹妹那性子,有时候让人无话可说的很。劝不过,季夫人也懒得管了,只不免格外疼惜宋嘉禾一些。
  越是接触,季夫人就越是不明白林氏,若给她一个这么漂亮又活泼懂事的闺女,她可不得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摔了。
  #
  听闻母亲不适,季恪简不敢怠慢,立刻随着报信的丫鬟前往西苑。
  眼下时辰尚早,人们都还在外头寻乐子,西苑便显得有些空荡荡。
  长廊空荡荡,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墙下花架上开着不知名的红花,香味馥郁到甜腻。
  季恪简剑眉微皱,脚步忽而一滞,一股灼热自腹中升起,彷佛一团火在烧。
  季恪简心头一凛,停下脚步。
  带路的丫鬟回头,正对上季恪简阴郁晦暗的目光,骇了一跳,下意识往后退了好几步,目光闪烁不定的看着他,试探着唤了一声:“世子!”
  季恪简眼底掠过浓重的阴霾,抬脚要往回走,方走出两步,便觉一阵头晕目眩。
  恰在此时,一丈外紧闭的房门从里面豁然打开,从屋里掠出一人,袭向季恪简。
  季恪简一惊,抬手要挡,然浑身无力连抬手都是咬牙在坚持。
  不过两个来回,季恪简便被人拉进了房门,‘咔哒’落锁声响起。
  屋内只点了一盏豆大的灯,有些昏暗,橘黄色的灯火中,一女子缓缓走向季恪简。
  薄薄红纱下的玉体肤玲珑有致,只消一眼就能令人血脉膨胀,□□在外的雪臂玉足白皙胜雪,犹如最上等的羊脂白玉。
  季恪简背抵着门,抵抗着与体内那股蔓延到四肢百骸内几乎就要喷薄而出的的炙热。豆大的汗水沿着他的面颊不住往下淌。
  魏歆瑶抓着薄纱的手在抖,再是大胆,她也未经人事,哪能不胆怯。
  望着浑身都在打颤的季恪简,魏歆瑶突然觉得有些悲哀,即使中了媚药,她都这样了,他依旧看不都不看她一眼。
  他就那么看不上她!
  强烈的不甘涌上她的心头,魏歆瑶咬了咬唇,手一松,薄纱落地,少女完美无瑕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之中,艳色淋漓。
  宋嘉禾送季夫人回了屋,略坐一会便告辞。不经意间就见一丫鬟躲在花架后面探头探脑的张望,专心致志的连她们靠近了都没发现,不禁狐疑了下。
  一时之间也不知该留是该走,正踟蹰着,就见砰一声异响,只见季恪简打那扇被踢开的门内走出来,他双目赤红,左手不断往下淌着鲜血,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宋嘉禾骇然失色。
  躲在花架后的丫鬟亦是大吃一惊,郡主命她听得动静之后大喊来人,可这会儿季世子才进去那么一会儿工夫,她到底要不要喊。
  正当她打算豁出去大叫时,就觉脖颈一麻,两眼一翻栽倒在地。
  “季表哥!”宋嘉禾小心翼翼的看着不远处的季恪简,不敢靠近,季恪简这模样着实有些骇人,眼珠子红的充血,原本白皙清俊的脸上一片潮红,额上青筋毕露。
  “别过来!”季恪简的声音有些走调,他往后退了一步,靠在墙壁上。
  血液在血管中轰隆作响,一波又一波的炙热排山倒海袭来。季恪简举得眼前的景象出现了重影,唯独不远处的宋嘉禾,格外明亮清晰,她焦急的看着自己,红唇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腹下那团火越烧越旺,几乎要燃尽最后一丝理智。季恪简用力一撕手臂伤口,登时血流如注。
  宋嘉禾腿脚有些软,隐隐约约的有些明白过来,她慌道:“前面左拐有一池塘。”扭头对青画道:“快去找姨母。”
  剧痛使得季恪简脑子有一瞬间的清明,他踉跄着往前走,周走了两步就是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宋嘉禾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前走了几步。
  “别靠近我!”季恪简厉声呵斥。
  宋嘉禾僵在原地,骇然看着他抓起玉簪刺向手臂,顿时血花飞溅。
  随着青画而来的季夫人赶来时,就见季恪简坐在池塘里,露出水上的面庞惨白如纸,嘴唇上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季夫人当下目眦欲裂,险些落下泪来。
  见季夫人来了,宋嘉禾松了一口气,一路她都提心吊胆,既怕季恪简失血过多出了意外,又怕他滑进池塘里窒息,大气都不敢出,就怕一眨眼出个好歹。
  蔓延到水边的血迹,空气中的血腥,泡在水中的儿子,无不令季夫人肝胆俱颤,她颤着声道:“快把承礼扶出来!”这样泡下去,万一泡坏了身子可怎么办。
  几个膀大腰圆的婆子应声下水。
  “暖暖,暖暖,这次多亏有你!”季夫人握着宋嘉禾的手,感激涕零。
  宋嘉禾忙道:“姨母,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给表哥请个大夫看看。”
  季夫人点头,她抹了一把泪,“这儿有我,你先走。”这样的场合,宋嘉禾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待着也是尴尬。
  对此宋嘉禾求之不得,那边季恪简快要从水里出来了,宋嘉禾对季夫人福了一福,低着头就走,一眼都不敢乱瞄。
  将将出了走廊,便听见一阵繁乱脚步声,听动静人还不少。
  抬头一看,就见梁王以及宁国公迎面而来。
  宋嘉禾有些尴尬,想也知道两人为何而来。
  宋嘉禾向二人行礼,两人脚步略缓,对她点了点头,继续阔步前行。
  宋嘉禾留在原地,果见一侍卫脱离队伍走向她。
  来人见过礼后客客气气的询问当时情况,宋嘉禾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末了来人又含笑道:“此事还请宋姑娘代为保守。”
  宋嘉禾笑了笑:“原也不是什么大事,没什么可对人说的。”
  对方笑容更明显了一些,暗忖,到底是世家贵女,晓得轻重厉害。
  说过话,宋嘉禾快步出了行宫,离了这是非地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
  季恪简那情况该是中了媚药吧,有一阵她喜欢看话本子,其中不乏几本禁/书。
  宋嘉禾头一个怀疑的,就是魏歆瑶,想想这还真是她能做得出来的事。只不过并不敢百分百确定,当时那情况下,虽然好奇可她并未去那屋子里多看一眼,知道太多未必是好事。
  前世,她不记得有类似的事,或者说可能发生了,但是季恪简没有告诉她,毕竟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