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11章 宋嘉禾

第111章
  “大哥, 母后身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出了清宁宫,魏闻迫不及待的追问魏闳。
  母亲的好似油尽灯枯一般, 令魏闻心惊肉跳。明明他去上阳那会儿, 母亲虽然有些体弱, 但精神还不错。可他不过是离开三个多月而已,母亲竟然衰败至此。
  魏闳沉默了一瞬, 发现不只魏闻看着他,魏阙也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神情颇为紧张。
  “太医说了母后身体极弱, 千万不要让她老人家大悲大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魏闳拍了拍魏闻的肩膀:“小九, 你日后懂事些, 知道吗?“
  魏闻一怔,喃喃:“我走前好好的, 我才离开多久, 母后身体怎么就差成这样了。”
  魏阙脸色僵了僵,短短三个月里,他遭父亲训斥,吕姨娘的儿子变成了女儿, 母亲本就郁结于心, 更雪上加霜的是,吕嬷嬷事泄,引得父亲和祖母雷霆震怒,被关进家庙, 在里头的待遇也说不上好。
  一桩接着一桩的打击纷纷而至,任是铁打的身子都熬不住,更何况母亲身体原就有些弱。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魏阙道,“九弟莫要太过担心,你若愁眉不展,反倒令母亲不得开怀。”
  魏闳附和了两声:“母后最疼你,你以后多去陪陪她,她见了你就高兴,有利于养病。你也老大不小了,收收玩心,见你出长进,母后更高兴。”
  魏闻干巴巴一笑,悻悻然摸了摸鼻子。
  魏闳摇了摇头:“我们走吧。”
  不想片刻后,一宫人快步追上来,行礼后道:“三爷,皇后娘娘请您回去一趟。”
  “母后找三哥干嘛?”魏闻纳闷,他们不是刚离开。
  那宫人摇头:“奴婢也不知。”
  魏闳便对魏阙道:“三弟快去。”
  魏阙朝他抬手一拱,旋身返回。
  望着他的背影,魏闻自言自语:“母后找三哥到底干嘛?”
  魏闳眼神微微一闪:“总是有要事,我们先走吧。”
  魏闻摸了摸脑袋,放下此事,随着魏闳离开。
  且说随着宫人回走的魏阙,行至半路,就觉身体里涌现炙热烧灼之感,这感觉来势汹汹,瞬息之间涌遍全身,随之而来的还有筋骨酸软的无力感觉。
  饶是魏阙也不禁踉跄了一下。
  “三爷?”宫人大退几步,目光闪烁的看着摇摇欲坠的魏阙。
  魏阙赤红着双眼,怒目而视。
  宫人骇了一跳,脸上又浮现抑制不住的欢喜,见魏阙终于支撑不住摔倒在地,双手一击,便有四个侍卫打扮之人从暗处出现,奔向魏阙。
  打头之人抓住魏阙的肩膀,正想招呼其他人赶紧抬上魏阙离开,不想眼前一花,脖颈一凉,彷佛听见了谷底山风呼啸的声音。
  他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魏阙击退另外三人,掠墙头而逃。
  之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死了!
  巡视的侍卫忽见墙头掠过黑影,大惊失色,提脚想追,却发现拍马都不及。不由鸣锣,传讯四方。
  “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坐在凉亭里躲清闲的宋嘉禾问青书。
  青书凝神一听,只听见远处绮罗殿捏隐隐约约的鼓乐声,她摇了摇头:“奴婢听着只有大殿里的奏乐。”
  宋嘉禾笑了笑:“可能是我听岔了,出来也有一会儿了,咱们回去吧。”
  她站了起来,低头理了理裙摆,忽尔听见青书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叫。
  还没来得及抬头,腰间一紧,人就落进一个滚烫的怀抱里,手脚被轻而易举的制住。
  悚然一惊宋嘉禾要叫。
  “暖暖,是我,别怕。”魏阙紧紧抱着宋嘉禾,声音沙哑低沉,彷佛竭力忍耐着什么,灼热的呼吸喷在宋嘉禾白皙的肩颈上,那一片白嫩看的魏阙两眼发直,喘息声加剧。
  也不知她穿的是什么料子,又滑又凉,使得备受折磨的魏阙舒服不少,可这一阵舒适转瞬即逝,另一种难以言说的痛苦更加汹涌,令他虫钻蚁噬般的难受起来。这药的凶歹超他想象,魏阙第一次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那么脆弱。
  宋嘉禾悚然一惊,定睛一看,只见他英俊的面容发红发赤,额角沁着细汗,触及他灼热的目光,宋嘉禾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三表哥,你怎么会?”
  魏阙这模样让她想起了木兰行宫里遇上的季恪简。
  花瓣一样的红唇开开合合,落在魏阙眼里犹如无声的邀请,他眸光晦暗复杂,忍不住低下头。
  宋嘉禾大惊,唰的扭过头。
  滚烫的唇角划过她幼嫩的脸颊,温凉细腻的触感让他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终究抵不过凶猛的**,魏阙张嘴含住她的耳垂咬噬吮吸。他紧紧抱着她,力道逐渐加大,恨不能将她嵌进自己骨肉的模样。
  宋嘉禾如遭雷击,又惊又恐还有说不出羞耻,她想躲,奈何受制于人,便是脑袋都被他的大掌按着,眼泪就这么滚了下来:“三表哥,三表哥。”
  魏阙浑身一僵,抬起了头,望着她泪光盈盈的脸蛋,眼底是无尽的懊恼和怜惜,深吸一口气:“对不起,回头你想怎么罚我都行。”
  魏阙深她一眼,抬手抹掉脸颊上的泪水,压着汹涌欲/火:“我先走一步,稍后向你解释。”
  语毕,人已经消失在错眼间。
  宋嘉禾怔怔的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心口砰砰直跳,谁给他下的药?他要怎么办?他没事吧?
  凉凉的夜风吹得宋嘉禾忍不住一个哆嗦,她才发现自己出了一层细汗,黏答答的难受。
  宋嘉禾掐了掐手心,让自己稳下心神,不断安慰自己,三表哥那么厉害,肯定不会有事的。
  宋嘉禾走到晕倒在地的青书面上,掐着她的人中将她弄醒。
  幽幽转醒的青书眼神有一瞬间的茫然,忽尔她猛地拉住宋嘉禾:“姑娘,姑娘你没事吧?”留意到宋嘉禾衣裳发皱,青书脸色大变。
  宋嘉禾:“我没事,什么都别问,回头细说。”三言两语安抚下青书。
  主仆二人若无其事的回到殿内,殿内歌舞升平,热闹如初。
  宋嘉禾却是无心欣赏,三表哥现在如何了?她动了动脖子,觉得那儿似乎还残留着那种异样的灼热。
  宋嘉禾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烫,肯定是喝酒喝多了的缘故。
  魏阙颇为狼狈,他被人找到时正飘在湖里,救上来时已经气绝。
  闻讯而来的皇帝惊怒交加,勒令御医一定要将人救回来,否则让他们殉葬。
  几位御医如丧考妣,穷尽手段,总算是将人从阎王爷手里抢了回来。只是魏阙还十分虚弱,吐出腹中积水之后,又晕了过去。
  儿子活过来了,皇帝如释重负,但见历来生龙活虎,威风凛凛的魏阙惨白着脸躺在床上,差点就一命呜呼,想想就一阵后怕。
  慈父之心顿时涌上心头,皇帝脸色铁青。
  柯皇后站在一旁,要不是柯妈妈扶着她,她马上就能瘫倒在地。再是厌恶魏阙,但是,她从来没冒出过让他去死的念头,听闻魏阙溺亡那一刻,柯皇后自己都说不上她是什么感觉。
  眼下他活过来了,柯皇后松了一口气之余,又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失落。
  柯皇后垂了垂眼,压下千头万绪,再抬头时泪光闪烁,完全是一位担忧儿子的慈母。
  “陛下,赵统领求见。”张公公太监细声道。
  皇帝嘱咐御医仔细照顾魏阙,抬脚要走。
  “陛下,臣妾可否随同前去,臣妾想知道是谁害了老三。”柯皇后恳求地望着皇帝,她心头惴惴不安,无名的恐惧牢牢跟着她。
  皇帝定定看她一眼。
  看的柯皇后没来由的心慌气短。
  最后,皇帝对她点了点头。
  外头,御林军统领赵飞龙躬身汇报情况。
  “御林军在清和园里发现两具尸体,分别是一名宫女和一名侍卫,那宫女是清宁宫之人。”
  “不可能!”柯皇后矢口否认,她亟不可待要向皇帝解释,因为过于着急,却剧烈咳嗽起来。
  皇帝冷声道:“你继续说。”
  赵飞龙接着道:“发现时那宫女胸口插着一把匕首,那侍卫则是被割喉而亡。另三名侍卫在追击中见逃脱不得,纷纷服毒自尽。
  此外,就在刚才,清宁宫茶水间的大宫女素月被发现死在水井里,自杀还是他杀,目前尚在调查之中。属下在她屋里搜到了这包药粉,具体效果,还未验证。”
  “交给太医。”皇帝的的脸阴沉的滴下水来。
  便有宫人上前接过赵飞龙手里的木盒。
  好不容易有点停下咳嗽的柯皇后闻言,急的胸膛剧烈起伏,咳得越发激烈。
  “娘娘!”柯妈妈惊恐大叫,骇然盯着手帕上的大块血迹。
  柯皇后面白如纸,衬得嘴角那摩鲜血越发刺眼。迎着皇帝暗沉沉的目光,柯皇后四肢发凉,皇帝在怀疑她:“陛下,这和我无关,不是我做的。肯定有人,有人陷害我,是华氏,一定是她。”
  皇帝一瞬不瞬的看着柯皇后,似乎在研判她话中真假。
  柯皇后仓皇失措,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声嘶力竭道:“虎毒不食子,我怎么会害老三,陛下明鉴。”说罢,终于支撑不住,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柯妈妈大急。
  皇帝无动于衷的看着哭天抢地的柯妈妈,殿内宫娥见他一言不发,也不敢上前。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皇帝的吩咐:“带下去。”如此,宫娥们才敢上前。
  被打断了的赵飞龙再次接上自己汇报:“梅姨娘的尸首在含香斋内发现。当时……”后宫里除了太后以及皇后外,旁人都还未册封。
  赵飞龙踌躇了下,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皇帝眼角微张,梅姨娘是他新宠,年前刚为他诞下一对龙凤胎。
  “当时如何,你说。”
  赵飞龙低了低头:“当时衣不蔽体,经检查梅姨娘是被扭断脖子而亡,生前还遭过□□。”
  皇帝脸皮抽搐,眉头立了起来,只觉得一股恶气在胸口乱窜。
  太医诊脉时发现魏阙脉象急疾,来盛去衰,阳气亢奋,可能服食了□□所致。
  梅姨娘又正好被□□,死在清和园旁的含香斋里。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有人想让魏阙□□梅姨娘,为了以防万一还特意把梅姨娘提前处置了,届时魏阙跳进黄河都说不清。
  只不过中途出了什么岔子,让魏阙逃了。
  好险恶的用心,哪怕他明知道魏阙是被陷害,可他淫了父妾是事实,岂能不介怀。
  这份登基大礼,可真是煞费苦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