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17章 宋嘉禾

第117章
  “那我们先走了, 表哥好好养伤。”宋嘉禾扶了扶耳畔金钗,佯装镇定。
  魏阙笑容里带出几分期许:“表弟表妹难得来一趟, 不用了膳再走。”
  模样看起来竟有几分楚楚可怜,宋子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宋嘉禾剧烈动摇起来, 偌大王府,只有他一个人,他还受了伤, 一个人孤零零的用膳, 怪可怜的。
  “王爷受了伤需要静养, 我们兄妹哪好继续叨扰。”宋子谏忍着糟心挤出一抹笑:“况且家中还有长辈等着,我们也该回去了。”他在长辈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魏阙垂了垂眼,周身萦绕着淡淡的失落。
  “过几天我再来看望表哥。”宋嘉禾不由自主道。
  宋子谏看着瞬间变脸的魏阙,磨了磨后槽牙。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出了靖王府,宋嘉禾就躲马车上去了,她觉得二哥看他的眼神十足的恨铁不成钢, 宋嘉禾有点心虚。
  关峒热情洋溢送二人出来, 还奉上一堆回礼, 比宋家兄妹拿来的还多。
  宋子谏有点心塞。
  宋嘉卉比宋子谏更心塞。打四月初被禁足在院子里起,她再没出过院门,就连新君登基这样的大热闹都没凑上。
  人都有得陇望蜀之心,被关在别庄里时,宋嘉卉想着只要能离开别庄,她就心满意足了。
  等离开了别庄,她又嫌弃只能在府里活动, 至多去去宋家林家给长辈请安,便想着要是能去木兰围场凑热闹多好。
  结果倒好,也不知怎么触怒了父亲,连府里自由行走的权利都没了。被禁足在这巴掌大的院子里,还不如别庄活动范围大呢,可让她回别庄,宋嘉卉又是万万不愿意的。
  别庄再大,那也只有她一个人,宋嘉卉总怕待着待着,家里人就忘了她,自己就要在别庄里孤独终老。
  宋嘉卉烦躁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弹丸大的地方,她连墙角长了几根杂草都一清二楚。每日里抄完佛经和女四书之后,她都是靠着这个院子打发时间。
  “……六姑娘及笄后,怕是马上就要出阁,毕竟靖王爷年岁也不小了。”小丫鬟边扫落了一地的紫藤花边道。
  “不能的吧,”身量略小的丫鬟抓着扫帚:“老夫人哪里舍得,六姑娘到底还小呢。”越是高门贵女,出嫁的越晚,十七八是常态,鲜少有十五六岁就出阁的。
  被反驳的丫鬟不高兴了:“可靖王爷年纪不小了啊,哪里等得了。”
  “靖王是谁?”骤然出现的喝问声吓得两个丫鬟手一抖,急忙转身,就见宋嘉卉一张脸青青白白,瞳孔微缩,像是听见了什么骇人听闻的大事。
  两个丫鬟被她这反应吓的噤若寒蝉,呆愣愣的看着她。
  “谁是靖王?”宋嘉卉推开要拉她的丫鬟婆子,大步冲到两个丫鬟面前,口水几乎喷到两人脸上。无名的恐惧牢牢抓着她的心脏,不详的预感使得她透不过气来,不可能,绝不是她想的那样。
  “是,是三皇子。”略年长的丫鬟战战兢兢的回话,说完就见宋嘉卉的脸唰的一下子惨白下去,一点血色都没有,着实有些骇人。
  宋嘉卉脸上肌肉不断抽搐着,显得份外狰狞,瞪出来的目光,像是要将眼前之人连皮带骨的吞下去。吓得两个丫鬟腿脚一软,扑通扑通跪倒在地。
  三皇子,三表哥,靖王,六姑娘,及笄,出阁!
  怎么可能,为什么?
  宋嘉卉摇了摇头,幅度越来越大:“不可能,不可能的,他们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对我!”宋嘉卉嘶喊一声,冲向门口,她要找母亲问个明白,她怎么可以同意这门婚事,她明知道自己喜欢三表哥的。
  才迈出去两步,宋嘉卉就被丫鬟们七手八脚拦住。
  “放开我!”宋嘉卉气急败坏的推打她们,连推带踹,就像一头发狂的牛,横冲直撞:“你们这群混蛋放开我,我要去找我娘。”
  奉宋铭之命前来看守宋嘉卉的陈婆子被宋嘉卉一爪子打到眼里,登时眼泪直流,也怒了,硬邦邦道:“国公爷有令,二姑娘没有他的允许不许出这个院门,二姑娘想见夫人,老奴给您去请。”宋嘉卉不能出去,林氏倒能每隔三天进来看一次宋嘉卉。
  不过盛怒之下的宋嘉卉哪里听得进去,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宋嘉禾要嫁给魏阙,又惊又怒又恐,只想去质问林氏,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宋嘉禾嫁给魏阙,她想逼死她是不是。
  林氏正在和管事婆子商量二十八日宋子谏的婚礼,只不过林氏有些心不在焉,娶媳妇自然是大喜事。然那道赐婚的圣旨为这件大喜事蒙上了一层阴影。
  至今林氏都不敢告诉宋嘉卉,她怕啊,卉儿对魏阙的执念深的超乎她的想象,当初卉儿只因为捕风捉影就把自己病的起不了身。她要是知道皇帝赐婚了,林氏一个哆嗦,不敢再想下去。
  “夫人。”敛秋急促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林氏眼皮重重一跳。
  敛秋一脸凝重的掀帘而入:“夫人,二姑娘知道了。”
  林氏如坠冰窖,霎时四肢冰凉。
  愤怒与不甘几乎要逼疯宋嘉卉,她砸烂了眼前所有能拿起来的东西,玉器首饰,花瓶杯盏,棋盘字画的碎片铺满了整个屋子。
  丫鬟婆子俱是心惊肉跳的拿眼看陈婆子,不无心疼之色。
  陈婆子眼观鼻鼻观口,如同老僧入定,忽尔耳朵动了动,抬眸一看,就见林氏飞快走来。
  “卉儿!”
  举着白玉花瓶的宋嘉卉见了林氏,把花瓶往边上一甩,奔向林氏。不妨一脚踩在珍珠上,当即一个趔趄。
  宋嘉卉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重重摔在满地狼藉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刺痛在场所有人的鼓膜。
  当场就有两个年纪小一点的丫鬟绷不住翘了嘴角,伺候宋嘉卉以来,她们可没少受委屈。被陈婆子横了一眼,赶紧低眉敛目绷紧神情。
  但见女儿双手染血,疼得一张脸扭曲变形,林氏目眦欲裂,赶忙冲过去。要不是敛秋扶了一把,差一点林氏就要步宋嘉卉后尘,摔在这碎片堆里。
  “卉儿,你怎么样?”
  疼痛以及发自内心的郁愤让宋嘉卉嚎啕大哭。
  哭的林氏也跟着落起泪来。
  林嬷嬷皱了皱眉:“夫人,当务之急是给二姑娘包扎伤口。”
  林氏一愣:“对对对。”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宋嘉卉满身的小伤口,还有一些碎片嵌进了肉里。也是她自作自受,砸了满地的玉器瓷具,时下天气又热,穿的单薄,这一摔,可不就不得了了。
  林氏晕眩了一下,险些栽倒,眼泪扑簌簌往下掉。
  宋嘉卉更是疼得死去活来,趴在床上哭的泪雨滂沱。
  敛秋不敢直接给她脱衣,怕扯到伤口,只得拿了一把剪子,再拿镊子把一些嵌进肉里的碎片夹出来。期间宋嘉卉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人按着就要满床打滚。等清理伤口,上药等一系列动作做完,身下的床单已经湿了大半。
  无奈之下只能抬她起来,重新换了被褥,又是遭了一通罪。
  等这些事干完,宋嘉卉已是面如白纸,连哭都哭不出来,只能拿着一双眼,可怜又无助的看着林氏。
  林氏也不比她好到哪儿去,双眼肿如核桃,虚虚握着她包满纱布的手,泪流不止。
  “娘,三表哥和宋嘉禾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宋嘉卉开口第一句就是这话。
  林氏神情一滞。
  “你说啊,你还想瞒着我到什么时候?”宋嘉卉激动的大喊。
  林嬷嬷眉头皱的更紧,二姑娘有必要如此激动吗?忽尔一道亮光划过林嬷嬷脑际,她惊疑不定的看着怒不可遏的宋嘉卉,联系往事,那个念头越来越清晰。
  “卉儿,你别激动,小心牵动伤口。”林氏慌乱抚慰她。
  宋嘉卉打开林氏的手,不妨碰到伤口,痛的她一个哆嗦,泪花又飞了出来,呼喝:“你快说啊!”
  “放肆!这就是你对长辈的态度。”门外的宋子谏忍无可忍,推门而入,古铜色脸上一派阴沉。他一回府就被告知宋嘉卉闹了起来,林氏赶了过去,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宋嘉卉知道婚事开始折腾了。他过来是放心不下林氏,怕林氏被宋嘉卉撺掇着找父亲说些不着四六的话。
  如今父母相敬如冰的局面,大半纷争都是因为宋嘉卉而起,有时候宋子谏都怕这个家散了,父亲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突如其来的厉喝吓得宋嘉卉一个瑟缩,望着脸色铁青的宋子谏,宋嘉卉不由自主的往里面挪了挪。
  “你们都下去。”宋子谏挥了挥手。
  屋内众人连忙鱼贯而出。
  林氏不安的看着神色难看的宋子谏:“你妹妹她受了伤,她无心的。”
  “无心就可以对长辈大呼小喝,”宋子谏走近:“娘,您到底想把她惯成什么样,惯子如杀子。二妹都这样了,您还要继续惯着她,是不是真要等她捅破了天,您才能醒悟过来。”
  林氏嘴唇抖了抖,丈夫怪她,母亲怪她,连儿子都怪她,可卉儿已经这么可怜了,她心疼她又有什么错!
  宋子谏失望的闭了闭眼,体会到了父亲的那种无奈和疲倦,敛了敛心绪,宋子谏凌厉的目光射向趴在床上的宋嘉卉。
  宋嘉卉心头一怯,别过脸。
  “你不是想知道怎么回事吗?我告诉你,陛下为三表哥和六妹赐婚。”宋子谏冷声道:“就算你再怎么闹腾,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都来一遍,也拆不掉这门婚事。更别打着逼母亲给你出头的主意,这婚是陛下亲赐,漫说母亲,就是父亲,祖父都阻止不得。
  你逼母亲给你出头,只会加深父亲和母亲的隔阂。这两年母亲为了你,几次三番惹恼父亲,伤了多少夫妻情分。你睁大眼睛看看,这两年母亲老了多少,都是因为你。宋嘉卉,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该消停下来。”
  宋嘉卉面色更白,逐渐泛红又泛出青色,她把头埋进枕头里,似乎这样就能躲开宋子谏针一样的目光。
  林氏五内俱焚,嗓子眼里仿若堵了一团棉花。
  宋子谏心里也堵得慌,摊上一个溺爱成性的母亲和冥顽不灵的妹妹,谁受谁知道。他缓了缓语气循循善诱:“二妹,你年纪不小,该懂事了。你懂事些,我也好向父亲求情,还你自由,你难道想一辈子待在屋子里。”
  埋在枕上的宋嘉卉若有所触,呜呜咽咽的哭声传了出来,伤心之至,听的人眼眶发酸。
  宋子谏喟叹一声,望她能想明白了,她不过十七,将来的路还很长,委实没必要钻了牛角尖。
  #
  问询过宫里,宋嘉禾在宋老夫人的陪同下进宫谢恩。
  这门婚事是皇帝下旨赐的,故而宋嘉禾要先去太极殿向皇帝谢恩。
  宋老夫人不便跟着一道去太极殿,遂在岔路口握了握宋嘉禾的手,温声道:“祖母在太后娘娘那儿等你。”
  望着祖母眼底担忧,宋嘉禾笑起来,本想说祖母放心,可在皇宫说这话显得倒有些不敬,遂只道:“祖母先过去,我请过安就来。”
  宋老夫人点了点头,虽然知道自己杞人忧天了,以两家关系,这婚又是皇帝亲自赐的,怎么着也是不可能为难暖暖。可想着她第一次面圣,哪能不牵肠挂肚。
  与宋老夫人分别之后,宋嘉禾便随着宫人前往太极殿。
  重檐庑殿顶上的琉璃瓦在阳光下烨烨生辉,逼得人不敢直视。
  宋嘉禾低眉敛目,经准许之后,提着裙摆跨过门槛,趋步上前,下拜:“臣女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这声音是宋嘉禾熟悉的。两家交情摆在那,宋嘉禾一年到头也能遇上这位表叔几回。
  只不过做了皇帝之后,还真是头一次近距离见面。
  宋嘉禾觉得皇帝的声音较之从前似乎更有威仪,也不知是不是她心理作用。
  虽然没头没脑的想着事,一点也不妨碍宋嘉禾一丝不苟的谢恩。
  谢过恩,宋嘉禾缓缓抬头,余光发现视野中多了一双腿,心念一动,略微抬了抬眼,双眼忍不住微微睁了睁,他怎么在?宋嘉禾忍不住去看他的肩膀,伤,没大碍了?
  迎着宋嘉禾惊讶中带着担忧的目光,立在皇帝下首的魏阙微微一笑。
  本有些紧张的宋嘉禾在他安抚的目光下,渐渐放松下来。却不再看他,规规矩矩的看着前方桌脚,既不显得冒犯也不畏缩。
  皇帝瞥一眼魏阙不加掩饰的温情,心里啧了一声。之前还真是一点都没看出来。
  再看宋嘉禾,皇帝目光中带上几分打量,宋家这丫头倒是出落的越来越标致了,怪不得不近女色的老三,会栽在她身上。
  自古英雄爱美人,倒也登对。
  不过老三是只爱美人还是更爱美人背后的势力?皇帝笑了下,既然他已经赐下这门婚事,何必深究。
  皇帝训勉魏阙和宋嘉禾几句,无外乎让他们日后相互扶持,因只是赐婚还未成亲,故而也没说的太深。
  语毕,皇帝对魏阙道:“你去给太后请个安吧。”
  想想这儿子遭的罪,皇帝也有几分心疼,倒也乐得成人之美。
  魏阙被柯皇后刺伤的事情,皇帝当天就知道了,他自有耳目。
  对于柯皇后的行为,皇帝只有一个字可做评价。蠢!
  早些年还算明白一人,越老越糊涂,尤其是在魏阙的事上。当年就劝过她,真为魏闳好,就好好收拢魏阙,让他死心塌地帮助魏闳。
  她倒好,无所不用其极的要把人往魏闳的对立面推。
  这回更荒唐了,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就想带着魏阙陪葬,简直不可理喻。
  然再是生气,皇帝也莫可奈何。柯皇后命不久矣,他还能把她怎么着,总不能废了她的皇后之位。
  只能说幸好,她活不久了。要不日后还不知要干出多少荒唐事,今非昔比,她不再是梁王妃,而是一国之母,一举一动都是天下女子表率。
  魏阙欣然。
  皇帝笑了笑,倒是极少在他身上见到这样纯粹的欢喜。
  宋嘉禾再次下拜,恭声告退。
  出了太极殿,宋嘉禾就迫不及待的追问:“你的伤没事了?”方才在屋子里头她不敢细看,眼下一看,丁点没有那一天探望时的虚弱,恢复力可真好。
  魏阙笑了笑:“没事了。”
  宋嘉禾回以微笑:“那就好。”
  目光在她发间的桃花簪顿了顿,魏阙笑容更深。
  触到她别有深意的目光,宋嘉禾耳尖发红,有点后悔自己戴了这只玉簪,都怪青画,宋嘉禾绝不承认是因为自己一直瞄着这玉簪,所以青画以为她喜欢才给她戴上的。
  宋嘉禾扭了扭脸,躲开他的目光。
  魏阙幽幽道:“暖暖说了过几天来看我的,可我等了三天,你都没来。”
  三天说的好像三年似的,宋嘉禾瞅着魏阙,没赐婚前觉得他可靠又稳重,可赐了婚之后,宋嘉禾觉得这人根本不像面上看起来那么正人君子。那天回去宋嘉禾才琢磨过味来,自己分明是中了美人计。
  宋嘉禾翻了个白眼,睁着眼睛说瞎话:“本来打算谢恩过后就去探望表哥的,哪想在宫里遇见了表哥。”
  魏阙轻笑一声,语调拉长:“那真是太巧了。”
  “可不是!”宋嘉禾睁大了眼看她,黑漆漆的眼睛,看起来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
  魏阙忍俊不禁,突然转过头。
  循着他的视线,宋嘉禾看见了假山边的魏歆瑶。
  魏歆瑶微微一笑,从容走向二人。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孤月山人、雨丝纷飞72的地雷(づ ̄3 ̄)づ
  PS明天更新中午12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