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19章 宋嘉禾

第119章
  刺鼻的药味在清宁宫里萦绕不散, 柯老夫人心疼的握着柯皇后枯瘦如柴的手, 眼眶发酸, 她的女儿,不过四十出头。思及此, 就有眼泪在眶内打转,摇摇欲滴。
  柯老夫人别过眼, 擦了擦眼泪, 缓声道,“勿要操心, 你好好养着,会好的, 你还要抱孙子呢!”
  一旁的柯夫人讥讽的一勾嘴角,目光定在柯皇后枯槁的面容上,心里头就像是灌了一瓶蜜。老天有眼, 报应终于来了。柯夫人想起当下局势,手足相残,魏闳的地位岌岌可危,喜悦就打从心底冒出来。
  “臣妾听闻民间有冲喜一说, 反正靖王爷年岁也不小了,不如让靖王早些迎娶宋姑娘进门,喜气一冲,说不得娘娘病情就好转了。娘娘,母亲,你们说是不是?”柯夫人笑眯眯的开口, 望着柯皇后的目光又硬又亮。
  躺在床上的柯皇后剧烈咳嗽起来。
  柯老夫人心急如焚,瞪一眼柯夫人。这哪是冲喜,这分明是要催命。她难道不知道皇后对靖王有心结。
  柯夫人冷笑一声,她当然知道,她和柯皇后不仅是姑嫂还是手帕交,哪能看不穿她的小心思,当年她还好声好气劝过她呢。手心手背都是肉,就是有所亲疏,也别太过分了,兄弟姐妹不睦往往起于父母偏心。奈何柯皇后听不进去,听不进去好,听进去了,她哪能看到今天这一幕。她最心爱的长子被她最厌恶的次子压得喘不过气来。
  望着儿媳嘴角冰冷的讥笑,柯老夫人心头一堵。本来不想带她进宫的,可柯夫人说无论如何,她和柯皇后相识几十年,往日种种在生死面前也没了计较的意义,她说的情真意切,柯老夫人这才信了她,哪想她会突然发难。
  柯老夫人想呵斥她,可话到了嘴边又变了:“你出去吧。”长房一双儿女分别折在魏闳和魏歆瑶手里,柯夫人心中有怨说到底也是人之常情。
  便是她自己也是怨的,外孙外孙女哪里有孙子孙女亲近,何况无论柯世勋还是柯玉洁都是孝顺孩子,可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着。
  柯夫人冷冷一笑,阴沉沉的盯着几乎要把心肝脾肺肾咳出来的柯皇后。
  柯皇后挨不住那样的目光,淬了毒一般,让人不寒而栗,柯皇后不禁抓住柯老夫人的手臂。
  眼见柯皇后几乎要咳断气,柯老夫人心如刀割,不由喝道:“你快出去。”
  柯夫人冷冰冰的看一眼柯皇后,旋身离开,知道她真的快死了,她也就安心了。
  “她,娘看着她,小心她,她会害阿闳和瑶瑶。”柯皇后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她在柯夫人眼底看见了刻骨的怨毒。母亲的直觉告诉她,柯夫人会报仇,她会想方设法报仇的。
  柯老夫人胡乱点头:“你别胡思乱想,她不敢的,你放心,我会看着她的。”女儿果然病糊涂了,诚然柯夫人恨魏闳和魏歆瑶,可为了大孙儿一家,她绝不敢轻举妄动,那是她的命根子。
  可柯皇后哪里能放心,浓浓的不安笼罩着她,她恨啊,恨自己身子不争气,不能再庇护儿女。又惶恐,自己走后,魏闳,魏闻和魏歆瑶在这虎狼环视环境下要怎么办?
  千头万绪搅得的呼吸急促又凌乱,柯皇后就觉喉间一甜,噗的一声,大口鲜血喷出,一些溅在柯老夫人脸上,骇得柯老夫人失声尖叫。
  柯夫人冷眼听着内殿隐约的混乱,冷笑一声。
  魏歆瑶闻讯赶来时,冷不丁撞见柯夫人,脚步一顿。
  柯夫人直勾勾的盯着门口的魏歆瑶,看的魏歆瑶心跳没来由的漏了一拍。
  魏歆瑶别过脸,不再看柯夫人,匆匆进了内殿。
  太医很快就来了,不一会儿住在宫里的魏闳和太子妃庄氏也赶到。
  在太医的金针之下,柯皇后的脸色终于不再惨白的可怕,她迷迷糊糊的喃喃:“不能冲喜,绝对不能冲喜。”越早成亲对魏闳就越不利。
  魏闳脸色微变,挥手让宫人退下,他才贴近柯皇后,轻声道:“不会冲喜的,母后放心。”
  柯皇后十分勉强地扯了扯嘴角,眼神逐渐清明,突然一把抓住魏闳的胳膊,嘶声:“不要让他娶宋氏女,你纳,你纳……拉拢太后。”
  庄氏脸皮不受控制的抽了下,她掐了掐手心,让自己镇定下来。
  魏闳点头,眼睛发热,喉咙发堵:“母后,儿子明白,您放心,儿子都明白。”宋太后不插手政务,但是她对皇帝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且宋家人才济济,拉拢他们百利无一害。
  柯皇后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影,毫无预兆的合上眼皮,抓着魏闳手随之垂下。
  “母后!”魏歆瑶骇然失色,扑了过去。
  魏闳脸色骤变,飞快在柯皇后鼻口一探。
  魏歆瑶哆嗦着嘴唇看着魏闳,连呼吸都屏住了。
  “没事!”魏闳颤声道,随即脱力一般跌坐在床畔。
  魏歆瑶终于忍不住,趴在床上痛哭起来,都是三哥和宋嘉禾,母后就是因为听说了他们的婚事才会病情加重的。
  从清宁宫出来,回到东宫,魏闳第一件事就是安抚庄氏,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庄氏柔柔一笑:“臣妾都明白。”
  魏闳抬手抚了庄氏细腻的脸庞:“阿玥,我定不会负你。”
  庄氏动容,慢慢偎依进魏闳怀里。
  “殿下,安阳公主求见。”门口传来小太监的声音打破室内一片温情。
  魏闳纳闷,不是刚分开。
  庄氏离开他的怀抱,柔声道:“殿下去看看,妹妹这会儿过来,怕是有要紧事。”
  魏闳倾身吻了吻她的脸颊。
  羞的庄氏脸一红。
  魏闳轻笑一声:“我去去就回,你等我。”按下要起身恭送的庄氏。
  庄氏温情脉脉的看着他:“殿下慢走。”
  ‘吱’一声,房门关上了。
  庄氏脸上的笑容一寸一寸凉下来。
  单单纳宋氏女岂能打动宋家,哪怕是仅次于太子妃之位的良娣也不能。宋嘉禾可是魏阙正妻,她的儿子是魏阙天经地义的继承人。
  除非魏闳还保证日后的太孙出自宋家,庄氏轻轻抚上自己的腹部,她多年无子,怕是很多人都以为她这个太子妃这辈子都不能生了,魏闳也概莫除外。
  孩子,庄氏嘴角掀起一抹悲凉的笑容。
  魏闳一进客厅就发现魏歆瑶的脸色不同寻常,不由也郑重起来。
  “大哥,绝不能让三哥娶宋嘉禾。”魏歆瑶开门见山。
  魏闳注视她片刻。
  魏歆瑶直视他:“大哥,三哥战功彪炳,再得宋家相助,如虎添翼,你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
  魏闳两颊肌肉抖动,线条紧绷。他焉不知,可圣旨已下,想坏了这门亲事谈何容易。
  暗杀魏阙和宋嘉禾的想法,他都冒出来过,然而一来太难,二来两人一出事,只怕父皇头一个就是怀疑他。
  “你莫操心,此事大哥我自有主张。”那些难处和魏歆瑶说了也于事无补,况他一个做兄长也不好意思对着妹妹示弱。
  “大哥,我有一计。”魏歆瑶眼底亮起奇异的光彩。
  她无法容忍宋嘉禾爬到她头上,打小宋嘉禾就爱跟她抢风头,只要宋嘉禾在,别人就不会只关注她。偏偏宋嘉禾还样样不比她差,后来略长几岁,宋嘉禾终于识相了,不再跟她抢注意力。
  其实她知道,有时候宋嘉禾故意让着她,但是那又如何。身份尊贵也是本事,只要她永远比宋嘉禾高贵,宋嘉禾这辈子都别想越过她。
  魏歆瑶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直到父皇赐婚,宋嘉禾居然要嫁给三哥,甚至有可能登上那至高之位。
  一想将来自己要对她卑躬屈膝,魏歆瑶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
  魏闳愣了一瞬,心念一动:“你说说看?”
  “宋嘉卉。”魏歆瑶抬头,一字一字道。
  魏闳不解其意。宋嘉卉?宋铭长女?
  魏歆瑶面露讥色:“宋嘉卉爱慕三哥。”这是她无意中发现的,当时她还在心里嘲笑癞□□想吃天鹅肉,丑八怪也想肖想她三哥。
  魏闳若有所思的望着魏歆瑶,猜到几分她的意思。
  “大哥怕是不知,宋嘉卉容貌丑陋,故而十分嫉恨宋嘉禾,她打小就与宋嘉禾不对付,屡次三番的针对宋嘉禾。现下,心上人居然要娶她最讨厌的妹妹,大哥觉得宋嘉卉会不会气得想杀人。”
  魏歆瑶换冷笑一声:“我们可以利用她的手除掉宋嘉禾,宋嘉禾死了,三哥必然要讨一个说法。宋家若是杀了宋嘉卉给宋嘉禾偿命,他们难道会不迁怒三哥,因为他的缘故,折损两个女儿。若是宋家舍不得杀宋嘉卉。”魏歆瑶眼底迸射出凶光:“那我们动手,嫁祸给三哥。”这一刻,魏歆瑶想到了李石,多好的刀!
  “我就不信这样了,宋家还能毫无芥蒂的扶持三哥。”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更新傍晚18点左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