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20章 宋嘉禾

第120章
  宋嘉禾的及笄礼并未如宋老夫人设想的那般隆重, 宫里头柯皇后病入膏肓, 宋嘉禾作为未过门的儿媳妇, 肆意庆贺,不免有些不合适。
  不过便是如此, 当日的排场也不小了。宋家正炙手可热,宋嘉禾是未来靖王妃, 送礼之人络绎不绝。
  盛装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宋嘉禾, 冰雪姿容花月貌,美的叫人目眩神迷, 应邀前来宾客惊叹之余,不由拿眼去看旁边的魏阙, 靖王艳福不浅。
  魏阙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不掩眼底温情。又是惊了一片人,万不想铮铮铁骨的靖王还有此面目。
  百炼钢成绕指柔, 诚不欺人也!
  宋嘉禾朝魏阙微微一弯嘴角,又飞快转过脸,一脸凝重的端坐。
  魏阙不觉一笑。
  繁冗复杂的仪程过后,及笄礼成, 观礼的宾客四散而开。
  魏阙走向宋嘉禾,才跨出去一步,就被宋子谏拉住了,宋子谏十分热情邀请魏阙去看他新驯服的一匹烈马。
  几个大家子弟忙不迭应和,正好可以拉拢拉拢关系,起了风, 一些人的立场自然也要随之而变。
  魏阙注目宋子谏。
  宋子谏一本正经回望他。
  魏阙微微一笑:“能让表弟如此欢喜,怕是一匹好马。”
  “可不是。”宋子谏抬手一引:“王爷这边请。”
  魏阙对宋嘉禾无奈一笑。
  宋嘉禾忍俊不禁,二哥平日挺正经一个人,偏偏就是防贼一样的防着魏阙。
  宋嘉淇幸灾乐祸:“三表哥真可怜,想过来说句话都不成。”
  宋嘉禾溜她一眼。
  宋嘉淇嘻嘻一笑。
  “这儿有些乱,咱们去水榭那吧,今年荷花开得早。”宋嘉禾含笑对一众闺秀道。
  诸人自然无不答应。
  “咦,怎么不见二姑娘?”一姑娘诧异出声,妹妹及笄礼,做姐姐的却缺席了。
  宋嘉禾微笑道:“我二姐身体不适,需要静养。”反正宋嘉卉身体不好的消息,几乎人尽皆知了,谁叫她三天两头的被禁足,总不能把她那点事据实以告,她不嫌丢人,宋嘉禾还觉没脸说呢。
  问话的姑娘哦了一声,还在不适啊,月前宋老爷子被赐爵的宴会上,宋嘉卉也因病缺席了,看来这位宋二姑娘身子弱得很。怕是不利子嗣,这姑娘是奉了她母亲之名来结识宋嘉卉的。
  宋家蒸蒸日上,自然有的是人家想联姻,尤其宋家最有出息的二房。宋嘉禾名花有主,剩下的人只得把目光都在宋嘉卉身上,可惜这位宋二姑娘,神龙见尾不见首,常年深居简出。
  宋嘉禾看她一眼,发现她对宋嘉卉似乎格外在意,心里头狐疑,隐约猜到几分。不由好笑,宋嘉卉眼光高着呢。
  招呼一圈,宋嘉禾便去找自己的好友玩,一过去就听见她们在议论宫里的消息。
  宫里头柯皇后命悬一线,据传最牵挂的就是魏歆瑶的婚事,毕竟三个儿子都已经定下,唯独魏歆瑶还未许人家。
  故而柯皇后病中哭求皇帝为魏歆瑶择一驸马,好让她走的安心。
  宫外高门大户闻讯,无不心惊肉跳。魏歆瑶钦慕季恪简,闹出的动静可不小,知道的人更不少。
  鉴于魏琼华的彪悍前科,不禁心里打鼓,恐魏歆瑶是魏琼华第二。
  尚主益处多多,可他们这些人家都是一路跟着皇帝打拼下来的开国功臣,便是不尚主,也不愁权柄富贵。
  于是不想尚主的,家有适龄儿郎的人家都动了起来,忙着给儿孙定亲,免得被尚主。
  王博雅轻声抱怨:“那位那脾气,迎进门可不是迎了一尊菩萨。”她娘这阵子头发都愁白了,后悔自己之前太挑剔,耽搁了儿子的婚事,眼下这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我看啊,轮不着你家发愁,我听说柯皇后中意的是安国公世子。”
  安国公世子,韩劭原。韩家因为战功已从侯府晋为国公府。
  自从与宋嘉音退婚之后,韩劭原再没定亲,闺秀不少,但是想挑一个满意的哪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加上韩劭原一直在边关,这不就耽搁住了。
  韩家百年将门,叔伯兄弟都在军营里身居要职,怪不得柯皇后能看中。
  宋嘉禾不可自抑的想起了宋嘉音。
  晚间,宋嘉禾便问宋老夫人:“祖母,大姐何时能还俗?”算一算,大姐出家也快两年了。
  “阿音来信央你替她说情了?”宋老夫人反问。
  宋嘉禾道:“没有,我就是想着突然想到了,随口一问,毕竟也有两年了。”宋嘉音还真没跟她提过这一茬。
  宋老夫人道:“前几日,我也恰巧和你祖父提起阿音。总要等韩家小子定了亲再说的。”当年宋嘉音因为‘病重’入空门保命而退婚。
  若是眼下还俗,韩家就有些为难了。宋嘉音已经病愈,要不要重修婚约呢!
  宋嘉禾点点头,托着下巴问:“我听人说皇后想招韩世子为安阳公主的驸马?”
  “除非韩家主动要求尚主,否则陛下绝不会赐婚。”当今皇帝可不是昏君,魏家江山初定,天下尚未一统,他岂会去寒功臣之心。
  宋嘉禾想想也是,听祖母这一说就更放心了。
  转眼,宋子谏的婚期就到了跟前。宋嘉卉抱着林氏一番痛哭流涕,承认以前自己太过任性,让长辈失望,她不求长辈们马上原谅她,只求能允许她参加宋子谏的婚礼,婚礼过后把她继续关起来也可以的。
  “……二哥那么疼我,他大婚之日我却不在场。”宋嘉卉泣不成声:“娘,我就想看着二哥娶妻。”
  林氏被她哭的心酸软成一片,宋子谏的婚礼上,宋嘉卉缺席,她何尝不遗憾。
  思来想去,林氏终于忍不住心里那个念头,只不过她却是不敢直接求宋铭的。
  自从那回她割腕之后,林氏说不上来宋铭哪里变了,可她确确实感觉宋铭变了,林氏不敢再去求他,怕一不小心又惹怒他。
  林氏去找了宋子谏,宋铭向来重视嫡长子。
  宋子谏哪里禁得住林氏苦苦哀求,且林氏所求还是宋嘉卉想参加他的婚礼。
  若是林氏求了,宋铭许不会答应,只宋子谏提了,宋铭鲜少会驳长子颜面,遂微微点头。
  末了,幽幽道:“为人父母总是盼儿女好的,我关着她,是因为她屡教不改,只能出此下策。她若是不想被禁足,那就好生悔改,难道我就想关她一辈子。”
  宋子谏将这话原封不传回去,宋嘉卉失声痛哭:“二哥,二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
  望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宋嘉卉,宋子谏不无欣慰。
  二十八这一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
  宋嘉禾一大早就随着宋老夫人抵达齐国公府,见到宋嘉卉时,宋嘉禾微微一愣,瞬息之间就恢复如常。
  “祖母,大伯母好。”宋嘉卉上前行礼。
  林氏不安的看着宋老夫人,生怕宋老夫人一句话就把宋嘉卉赶走了。
  宋老夫人淡淡看她一眼,点了点头,在主位上坐了。
  小顾氏缓和气氛,和颜悦色的看着宋嘉卉:“嘉卉的病都好了?”
  “多谢大伯母关心,我都好全了,让您担心了。”宋嘉卉屈了屈膝。
  小顾氏笑道:“好了就好。”
  宋嘉卉笑了笑。
  宋嘉禾掠一眼宋嘉卉,总是感觉怪怪的。
  宋老夫人又问了林氏一些事,眼看时辰差不多了,便道,”客人该来了,你们去垂花门那迎一迎。”
  林氏应了一声,带着两个女儿出去了。既然已经分了家,小顾氏在里头帮帮忙还可,迎客却是不方便了。二房人口不多,少不得宋嘉禾与宋嘉卉顶上,免得怠慢了客人。
  林氏看一眼宋嘉卉,好不容易这孩子想通了,她就想着一鼓作气,让两个女儿化干戈为玉帛。若是宋嘉禾都不怪宋嘉卉了,丈夫和公婆想来也不会再计较。
  宋嘉卉暗暗吸了一口气,挤出一抹微笑:“六妹及笄礼我都没参加,实在失礼。”
  宋嘉禾微微一挑眉,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宋嘉禾不由打起了十二万分戒备,她不可信宋嘉卉迷途知返,前世这人挨了多少惩罚都积习难改,这辈子才到哪儿啊,怎么可能突然就想通回头是岸了。何况,她还和三表哥定亲了,宋嘉卉只有更恨她的。
  “不及二姐身体要紧。”宋嘉禾微微一笑,事出反常必有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