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22章 宋嘉禾

第122章
  林嬷嬷瞪圆了眼睛, 难以置信的望着不断磕头乞求的林氏, 这世上哪有做母亲的向儿女下跪的道理, 她这般将宋嘉禾置于何地。
  “夫人,这万万使不得,您快起来。”林嬷嬷快步上前握着林氏的肩膀, 想将她扶起来。
  林氏推开林嬷嬷, 哀绝又无助的看着宋嘉禾, 泣不成声:“暖暖,娘求求了, 放过卉儿这一回好不好?”
  那针上怕是沾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甚至是要命的东西。若是被公婆和丈夫知道了, 林氏打了一个寒噤, 冷汗直流。卉儿已经惹得他们不喜,他们肯定不会轻饶宋嘉卉,说不得卉儿这辈子都完了, 彻底完了。
  她知道这样对不起宋嘉禾, 可她没有办法, 她别无选择。
  指尖不受控制的痉挛,宋嘉禾握紧拳头,不想让人发现。她面无表情的望着泪流满面的林氏,只觉得无比滑稽。
  伤心,却是没多少的,类似的一幕,前世她早就经历过了, 不是吗?
  当年宋嘉卉对她下媚药,那事闹的大,马上就惊动了宋铭。在父亲决定将宋嘉卉送到庵堂出家时,林氏也是这么求她帮宋嘉卉求情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嘛!
  这辈子更厉害了,竟然求她帮宋嘉卉隐瞒,宋嘉卉想杀她,林氏却要让包庇宋嘉卉。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吗?
  宋嘉禾突然有点想笑。
  泪雨朦胧中,林氏就见宋嘉禾脸部肌肉抽动了下,似哭非笑。她心神剧颤,愧疚,难堪,无助种种情绪山呼海啸一般袭来,搅得她脑子里一团乱麻,她跪伏在地,凄声恸哭。
  她不想这样,她真的不想,可她真的别无他法,林氏痛哭流涕:“暖暖,娘以后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你就答应娘这一次好不好?”
  “不好!”宋嘉禾定定的望着林氏,一双眼冷冰冰寒沁沁,不带丝毫感情。
  林氏悲声一顿,睁大了眼了敢置信的看着宋嘉禾,触及她凉丝丝的目光之后,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寒战,彷佛被人按着头沉进数九寒天的冰湖里,那股阴冷席卷全身,便是骨头缝里都没有放过。
  “你的补偿,我不稀罕,我只想宋嘉卉罪有应得。”宋嘉禾直勾勾地盯着全身都在微微颤抖的林氏,声音低缓,一字一句却像响雷打在林氏脑门上:“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宋嘉卉想害我,就该承受事泄之后的恶果。你将她惯得这般无法无天,眼下的痛苦与恐惧也都是你应得的。凭什么要我吞下这枚苦果,就因为你生了我,父不慈则子不孝,兄不友则弟不恭,你非慈母,她非良姊,凭什么要我做孝女贤妹,我非圣人也不想做圣人!”
  林氏耳畔轰然炸响,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受不住一般栽倒在地。
  浑身散了架一般剧痛不休的宋嘉卉骇的心跳都差点停了,娘都下跪求她了,宋嘉禾竟然还无动于衷,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冷血无情之人,只恨那一针没有扎到她。倘若宋嘉禾死了,自己说不得还能代替她嫁过去,魏阙想和宋家联姻,她也是宋氏女。
  “娘,娘,救我,救我……”宋嘉卉气若游丝的呻/吟,她想告诉林氏绝不能让父亲和祖父祖母知道,可她疼得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含含糊糊的发出一些音节。
  宋嘉卉觉得自己的骨头都碎了,甚至内脏都可以破了,如是一想,宋嘉卉整个人都抖起来,她不想死,她还这么年轻。
  听得宋嘉卉的求救,瘫软在地的林氏一个骨碌爬起来,紧张万分的看向宋嘉卉。
  “青画,去请祖父和父亲。”宋嘉禾沉声吩咐。
  青画连忙应了一声,直冲门口,视门口林氏如无物,她都快气炸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平日里就知夫人偏心,可万万想不到能偏到这地步。二姑娘都要害她家姑娘了,夫人竟然要求她家姑娘包庇二姑娘,居然还不惜下跪求饶,这不是把她家姑娘放在火架子上烤。
  青画真怕姑娘碍于孝道不得不屈服,幸好她家姑娘不是愚孝之辈。
  “不要!”林氏张开手臂要挡住青画,吓得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一张脸白的几乎透明,牙齿忍不住打颤。
  青书见状,赶忙上来帮忙。
  林氏脑中那根弦彻底断了,尖叫着撕打青书:“不许去,拦住她,你们快拦住她。”
  跟着林氏一道进来的敛秋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林嬷嬷大步冲过去,在青书戒备的目光中一把抱住了歇斯底里的林氏:“夫人,您别闹了!”
  林氏哪里听得进去,她整个人都乱了,脑子里只剩下保住宋嘉卉这个念头。奈何她那点力气在林嬷嬷这里微不足道,林嬷嬷都不用费什么力气就制住了胡乱挣扎的林氏。
  青画一愣,立刻打开门冲了出去。
  一跨出去,就见屋子里聚了不少人,显然都是听到动静出来的。青画心里嗤笑一声,真不知道该不该说夫人蠢,说着想保住秘密,却在那大闹。
  青画拉了一个丫鬟吩咐她们不许乱传,立刻跑去前院寻宋老爷子和宋铭。女眷们散的早,男宾却还有一部分在前头宴饮。
  屋里头林嬷嬷紧紧箍着林氏,苦口婆心的劝:“夫人,有错当罚,你这样不是在帮二姑娘,您这是在害她啊。”
  每一次犯错都有林氏兜着,哪怕被送到别庄,林氏病一场又把她捞了回来。回来之后宋嘉卉的确有所收敛,但是只怕并不深刻,反而会觉得有林氏在,天塌了也砸不到她。
  要不然她哪里敢做下这等骇人听闻之事,林嬷嬷觉得那针上的东西,十有八/九是能要人命的。
  事实上宋嘉卉有一点的确没有料错,为了她,没有什么是林氏不愿做的。都被当场拿获了,林氏都能为了保她不顾一个母亲的尊严向宋嘉禾跪地求饶。
  然而宋嘉卉高估了林氏在宋家的地位,低估了宋嘉禾的地位。林氏不得公婆看重,自从林氏割腕不遂之后,林氏连宋铭的面都不怎么能见到,只怕夫妻情分已经所剩无几。
  宋嘉禾却是宋老爷子和宋老夫人一手养大,宋嘉禾还是未过门的靖王妃,关系到宋氏一族日后的前程。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这次,宋嘉卉怕是在劫难逃,而林氏只怕也自身难保。林嬷嬷只想求的她别对着宋铭再不依不饶的求饶,弄得宋铭彻底厌弃了她。
  林嬷嬷附在林氏耳边不断低语。
  满目绝望的林氏也不知是听了进去还是没了力气,渐渐停止了挣扎,忽然又想起了宋嘉卉。
  “卉儿,卉儿,你怎么样了?”
  “娘,我好疼,我要死了,宋嘉禾想杀我。”从剧痛中稍微缓过神来的宋嘉卉口齿终于清晰了些。
  宋嘉禾轻呵一声,杀她,她还怕脏了自己的手呢!
  林嬷嬷的脸扭曲了下,委实想不通宋嘉卉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府医,快传府医。”林氏冲敛秋怒吼。
  敛秋下意识看向宋嘉禾。
  宋嘉禾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立在一旁。
  “你快去啊,卉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拿你是问。”林氏不敢看宋嘉禾,朝着敛秋怒喝。
  敛秋咬了咬牙,蒙头冲了出去。
  宋嘉禾依然静默,没必然拦着不许请大夫,反倒落了下乘。
  宋嘉卉被小心翼翼的抬到耳间,依着林氏,她更想把宋嘉卉抬离这里,恐惧让她只想插翅而飞,可惜她不能,林嬷嬷也不会允许,逃避只会让事情更糟糕。
  呜呜咽咽的哭泣声与呻/吟声从耳间传来,宋嘉禾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听着。
  她的思绪飞到了白天,她遇见了三表哥,三表哥提醒她当心,魏歆瑶想对她下手,只不过具体行动,他尚未查清。
  今天,宋嘉卉态度反常,别人觉得她是幡然醒悟洗心革面想重新做人了。宋嘉禾可没这么乐观,人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那就太蠢了!
  幸好她有所防范,之前不觉怕,现在回想起来,宋嘉禾背上出了一层毛汗。她侧目望着那枚银针,暗色的针尖透着不详的锋芒。稍有不慎,不堪设想。
  宋嘉禾闭了闭眼,心想,这世上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
  宋老爷子年纪到底大了,交代宋铭好生招待客人,便要下去休息。
  宋铭对一众客人告了一声罪,送宋老爷子出来:“天色已晚,父亲不若歇在这儿,屋子都是早备好的。”他专门辟了一座院落留给二老小住。
  喝的有些晕乎的宋老爷子笑纳了儿子好意,说来他还没在儿子的府里留宿过来着。
  “你回去招待客人吧,让下人送我过去就行。”宋老爷子含笑道。
  宋铭应了一声,招来一个小厮吩咐,话音刚落,就见青画急急忙忙赶来,神色严峻。
  宋铭神色一凝,眼里醉意瞬间淡了几分。
  “奴婢有要事禀告。”青画焦急的望一眼周围小厮。
  宋铭挥手,诸人便散开。
  青画压低声音,悲愤道:“刚才二姑娘拿着一根不知抹了什么东西的针要刺我们姑娘,幸好姑娘警觉识破了她的诡计。姑娘命奴婢来禀报老公爷和国公爷,夫人,夫人竟然跪下求姑娘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随着青画的叙述,宋老爷子与宋铭脸色逐渐铁青,最后都是阴沉似水。
  青画虽然知道不是冲着自己而来,也忍不住为之瑟缩了下,心里头又暗暗解气,让她们欺人太甚,真以为她家姑娘好欺负。
  父子二人对视一眼,抬脚就走,青画连忙跟上。
  在他们走后,魏阙从远处的树林后缓缓走出,平静的面容之下裹挟着常人难以察觉的惊涛骇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