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24章 宋嘉禾

第124章
  宋嘉禾语调轻飘飘, 却在宋嘉卉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她死死盯着宋嘉禾, 眼角几乎要龇开渗出血。
  宋嘉卉心悸如雷,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宋嘉禾骗她,父亲都说那针就是她的那一枚。可马上她又信了, 因为她想信, 她不想死,忽尔脸色立刻变得惨白。
  之前她觉得自己反正要死了,所以才会破罐子破摔将积压在心里的怨恨一泄而出, 她随心所欲的咒骂宋嘉禾,骂出了她只敢在心里偶尔想一想的话, 就连深埋在心里那件往事都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她甚至还对父亲说了恨。
  宋嘉卉开始发抖,越抖越厉害,她顾不得浑身剧痛, 像一条毛毛虫一般翻过身, 以头触地:“爹, 我错了, 我在胡说八道, 我都是胡言乱语, 我脂油蒙了心,您别跟我计较。”她怕宋铭恼羞成怒把她在庙里关一辈子。
  宋铭神色平静,望着宋嘉卉的目光近乎悲悯, 那针是他随手拿来吓唬宋嘉卉的。他怎么下得去手亲手毒杀自己的女儿,甚至连这种风险都不敢冒,万一不慎伤到人,追悔莫及。
  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宋嘉卉竟然会捡起来,还会声东击西,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再一次试图谋害宋嘉禾。
  不杀了她妹妹,她是不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那一瞬间,宋铭想了很多,前一刻她还在痛哭流涕着认错,后一刻就能盘算着趁机杀人。
  宋铭忍不住要想,有没有一种可能,青灯古佛没能化解她的戾气,反而助长了她的仇恨,她会不会无所不用极其的去谋害宋嘉禾。
  这个可能性并不小,血淋淋的例子就摆在眼前,一次又一次的惩罚使得宋嘉卉的行为越来越过分,甚至都想杀人了。
  他派了人监视她,可还是被钻了空子。宋铭不敢保证日后不会出现第二个空子,届时,如果宋嘉禾遇害,他一生难安。这孩子已经够委屈了,被害了一次又一次,她还好好的站在那儿,不是宋嘉卉手下留情,是她自己足够小心。
  各种念头在宋铭脑海中翻腾拉锯,恰在此时,林氏向他求证。
  宋铭顺势承认,因为他真的生出了杀心,在宋嘉卉第一次害宋嘉禾时,他只想送她进家庙了此残生。可在宋嘉卉第二次动手之后,宋铭开始犹豫,都要进家庙了,还要动手,可见她根本就不怕家庙。
  他在犹豫要不要顺水推舟就这么让宋嘉卉‘病故’,一切都是她自食恶果,怨不得人。只不过,犹豫终究还只是犹豫,虎毒不食子,宋铭到底下不了决心。
  结果,自以为时日无多的宋嘉卉帮他下定了决心,从小就根植在心里的仇恨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七岁的宋嘉卉就会故意把妹宋嘉禾弄丢,这么多年来他们愣是没在她身上发现一丁点愧疚和补偿的苗头,她反而希望妹妹就此沦落到最不堪的地步,生不如死。
  长大后,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甚至谋杀宋嘉禾。这样浓烈的仇恨,让宋铭都为之心惊肉跳。
  宋嘉卉经不住宋铭这样的目光,明明很平淡,却带着让她喘不上气来的压力,宋嘉卉磕的更用力,要不是双手骨折,她都想自打耳光,只求宋铭从轻发落。
  悔恨排山倒海的袭来,宋嘉卉不禁害怕的大哭起来,她不该冲动的,爹怎么可能忍心杀她,她似乎把局面弄得更加糟糕了。
  宋铭缓缓开口:“那针有没有毒,你比谁都清楚,不是吗?”
  宋嘉卉如遭雷劈,喉咙里发出一声尖利的呼号。死亡可怕,比死亡更可怕的是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际,忽然发现生机,却又在转瞬之间再一次被绝了生路。
  “你骗我!”宋嘉卉朝着怒吼宋嘉禾,眼球暴突充血,状若厉鬼。
  宋嘉禾心里一突,却不是因为宋嘉卉,而是宋铭的反应。她是真的觉得那针没毒,告诉宋嘉卉自然不是好心,反正她最后还是死不了,那就让她悔青肠子吧!
  可依着父亲的意思,那针是有毒的,可能吗?
  宋嘉禾捏了捏指尖,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来,这个想法太过匪夷所思了,以至于她双眼微微睁大,不敢置信的望着宋铭。
  “带她下去。”宋铭挥了挥手,声音疲惫的仿若老人。
  宋嘉卉喊叫嘶吼,这回两个婆子心里有数,不消吩咐,直接团了帕子堵住她的嘴,架着她快速离开。
  宋铭看一眼昏倒在地的林氏,倒是有点庆幸,她晕过去了。
  再看一眼宋嘉禾,宋铭转头对宋老爷子道:“父亲,林氏糊涂不辨是非,难当主母之位。所幸老二娶了媳妇,这家正好交给儿媳妇打理。至于林氏,在家里给她修个小佛堂,让她清心礼佛吧。”
  宋嘉禾怔了怔神,林氏终于把夫妻间仅剩的那点情分磨光了,这世上没谁会无底线的包容另一个人,可惜林氏不懂这个道理,她总以为别人会永远在乎她。
  宋老爷子点了点头,又轻轻一叹。宋嘉卉被养成这幅可怕的模样,林氏难辞其咎,这媳妇不算坏人,就是个糊涂心眼人,可糊涂有时候比坏更让人寒心。
  思及这儿媳妇是他做主娶进门的,宋老爷子老脸一红。当年宋老夫人就不满意林氏,觉得她被娇宠的太过天真,宋铭是她长子,对长媳宋老夫人自然要求颇高。
  可他承了林老爷子的恩,又已经答应林家,哪好毁约。当年那情况下,宋铭不定亲,他那外甥女不可能乖乖出嫁。宋老爷子不想闹出什么丑闻来,正好林家有意,他便顺水推舟应下婚事。宋老爷子了解自己儿子,一旦定亲,他也就认命了。
  最终两人的确如他们这些长辈所愿认了命,可一个年少守寡,夜夜笙歌,声名狼藉。另一个儿女成双,看似美满,可林氏却这脾性……
  宋老爷子摇了摇头,不愿多想,往事不可追,来日犹可待。
  清了清嗓子,宋老爷子背过手对宋嘉禾道:“夜深了,你歇着吧,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会处理。”
  宋嘉禾福了一福,恭送宋老爷子和宋铭到院门口,人事不省的林氏也被抬走。
  在门下伫立良久,宋嘉禾旋身返回。宋嘉卉和林氏都自食恶果了,她却并无多少欣喜之情,反而有一种不真实之感。
  宋嘉卉要死了?
  宋嘉禾表情有些一言难尽,进了屋,宋嘉禾打发青书青画去净房准备热水,闹了一场,她也出了一点汗,浑身不舒服。
  她趴在罗汉床上盯着壁上雕花发呆,忽觉手被人握住了。起初以为是青书或者青画,又觉不对劲了,这触感不对啊。
  宋嘉禾全身绷紧,正打算踹过去,就听见一声熟悉的轻笑。
  霍然回头,只见魏阙含笑立在床畔。
  宋嘉禾瞪圆了眼睛,把惊叫声咽了回去,愕然望着他:“你怎么进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  惊不惊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