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29章 宋嘉禾

第129章
  魏歆瑶跌跌撞撞跑到床前, 支撑不住一般跪倒在床榻上。
  “母后, 娘,”魏歆瑶慌乱的抓住柯皇后的手,冷, 就像摸到一块冰似的,那种冰凉顺着她的掌心沿着胳膊袭向心头, 魏歆瑶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一个冰窖之中, 浑身的血液都随之凝结。
  柯皇后无比眷恋的望着她,仿佛看不够似的,又像是想永远将她记在心里, 她慢慢抬起手,描绘着魏歆瑶的脸庞, 她的手消瘦的可怕,皮包骨头,骨节嶙峋, 青筋毕露。
  滚烫的泪水一滴滴洒落在柯皇后手上, 烫的柯皇后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她走后, 她的女儿要怎么办?
  她的女儿被宠坏了, 唯我独尊,骄傲又任性, 还有些冲动,她不在了,以后谁来护着她。
  柯皇后眼泪夺眶而出:“瑶瑶, 以后你要听你大哥的话,知道吗,不要再任性再胡闹了。”柯皇后吃力的换了一口气:“季恪简非你良人,你莫要再执迷不悟。”
  她的女儿她清楚,长这么大,第一次动心,偏偏又求而不得,柯皇后怕她难以自拔。季家并非普通人家,她若是走火入魔做的过分了,皇帝也不会保她的。对皇帝而言,没有什么比他的江山更重要。
  “你好好找个人嫁了,生儿育女好好过日子,你是公主,没有人敢怠慢你的。”字字句句,尽是慈母心肠。
  “娘,我都听你的,我全听你的,你一定要好起来,你要看着我出嫁的。”魏歆瑶哽咽着点头。
  柯皇后眼泪又如决堤之江水,滔滔不绝,她也想,可她真的不行了,柯皇后能明显的感觉到身体里的力量在流逝。
  “皇上驾到。”
  柯皇后眼神骤亮,抬头看向门口,片刻后,终于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循声望去,便见见皇帝出现在视野之中。
  明黄色的龙袍,尊贵不凡,她的丈夫来了,来送她最后一程,到底二十多年的夫妻呢。
  “陛下,陛下。”柯皇后望着渐走渐近的皇帝,眼神明亮,脸色红润,她伸出手在空中胡乱的抓着。
  魏歆瑶哭的几乎失声,赶紧起身让出位子。
  皇帝走到床前,握住柯皇后的手,望着憔悴不堪的柯皇后,神情不知不觉温和下来。
  柯皇后紧紧抓着皇帝的手,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陛下,臣妾不能再伺候您了。”
  皇帝静静的看着她,神色之间透出几许萧瑟与悲哀。陪伴他二十多年,为他生儿育女的发妻,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这一刻皇帝涌出几分不舍和难忍,还有一种难言的危机,他怕自己终有一天也将这样,自古美人叹迟暮,不许英雄见白头。
  “陛下,日后几个孩子就交给您了!”柯皇后哀哀的望着皇帝:“瑶瑶年岁不小了,您一定要帮她择一个好驸马。”
  皇帝望一眼泪雨滂沱的魏歆瑶,拍了拍柯皇后的手背:“你放心,她是朕的女儿。”
  柯皇后微微一笑,十分放心的模样。
  这时候宫人报魏闳来了。
  魏闳满头细汗,闻讯之后,他便狂奔而来,惟恐迟了一步。魏闳飞奔至床前跪下,颤声:“母后!”
  柯皇后哆哆嗦嗦的伸出另一只手。
  魏闳连忙双手捧住。
  柯皇后握了握魏闳的手:“日后你要听你父皇的话,做一个好孝顺儿子。为你父皇分忧解难,做一个优秀的太子。还要照顾好下面弟妹,做一个称职的兄长。”
  魏闳连连点头:“母后放心,儿子会的。”
  柯皇后欣慰一笑,将魏闳的手慢慢的给放在皇帝手上,托孤一般:“陛下,阿闳便交给您了,他要是哪里做的不好,您只管打他发他,玉不琢不成器,只求您千万不要不管他。”不管意味着放弃,被放弃的太子还有活路吗?
  皇帝的目光从满眼期盼的柯皇后身上挪到了伤心不已的魏闳身上,罢了,让她走的安心点吧,皇帝慢慢点了点头。
  柯皇后面上绽放出一抹微笑。
  她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事儿,她神智就有些涣散了,说的话有一句没一句,风马牛不相及。说着说着,宫外的魏阙魏闻兄弟几个也到了。
  强忍了一路的魏闻见了柯皇后,眼泪再是控制不住,扑在床头失声痛哭。
  看着哀恸不已的小儿子,柯皇后悲不自胜,她走了,这孩子可怎么办啊。百般不放心的柯皇后拉着魏闻殷殷叮嘱,嘱咐他不要再胡闹。
  魏闻含泪点头,哭的像个孩子。
  柯皇后脸上爬满眼泪,却没有时间安慰他了,她很清晰的感觉到眼皮越来越重。
  她咬了咬舌尖,打起最后一点精神,目光挪到旁边的魏阙身上。
  魏阙跪在不远处,满面哀戚。
  柯皇后不知道这哀戚里有几分是装的,不过她希望都是真的,若是他多在乎自己几分,想来对他大哥也有多几分顾虑。
  柯皇后满心的遗憾,遗憾那一次没能成功杀了他,他一死,就没人能威胁到魏闳地位了。魏廷有勇无谋,就是个跳梁小丑,不可能威胁到长子地位。
  她高估了自己,小看了魏阙,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柯皇后甚至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太过冲动,她怎么就忘了他师出名门,身怀绝技。没杀了他,反而把局势弄到了更糟糕的地步。不知道还能不能挽救,不管能不能,总要尽可能的弥补。
  “阿阙!”柯皇后声音虚弱的彷佛在飘,朝他伸出了手。
  魏阙膝行上前。
  “阿阙,”柯皇后眼里滚下泪来,语气卑微又可怜:“对不起,是年对不起你,娘病糊涂了,才会那样,你可不可以原谅娘?”
  魏阙温声道:“您是儿臣母后,何来对不起原谅之说,母后且放宽心,好生保重自己。”
  柯皇后的眼泪流得更急,似是欣慰:“好孩子,好孩子!下辈子,下辈子娘一定好好补偿你。”
  “阿闳,阿闳!”
  魏闳急忙过来。
  柯皇后抓着他的手放在魏阙手背上,紧紧握在一块:“这一生我最对不起你三弟,你一定要替我好好补偿他。”
  魏闳含泪道:“母后放心,儿子会好好待三弟的。”
  “好,那就好,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你们兄弟俩好好的,为娘我便是死也安心了。你是兄长要好好照顾弟妹,阿阙日后也要好生辅佐你大哥,为你们父亲分忧。”柯皇后盯着魏阙,双手不自觉的用力:“要不然我死不瞑目!”
  皇帝心下微微一哂,皇后还真是慈母心肠,若是她早有这觉悟,也许还有点用,现在,晚了!
  “大哥是太子是储君,儿臣自当尽心辅佐。”魏阙沉声道,他从来不曾主动去陷害过魏闳,不屑也犯不着。但是魏闳犯错还留下把柄给人抓,也怪不得别人不愿装瞎子。
  皇后喉间一甜,抓着他的手背上青筋毕露,她忙去看皇帝,希望在皇帝脸上看到几分震怒,没有,什么都没有!
  皇帝神色平静如水,彷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他果然默许甚至纵容魏阙和魏闳争夺大位。
  明明是六月天,柯皇后突然觉得冷的可怕,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忽尔眼前发黑,呼吸一窒,柯皇后张开嘴剧烈喘息,就像一个被抛到岸上的鱼。
  “娘!”
  “母后!”
  柯皇后双手在空中胡乱抓了两把,忽然,无力下垂。
  魏歆瑶接住柯皇后垂下来的手臂,喉咙里发出撕心裂肺一般的悲鸣:“娘!”
  “皇后娘娘薨了!”
  礼部第一时间发出皇后薨的讣告,皇帝缀朝三日,文武百官循以日易月之制服丧二十七日,百姓三日,全国一月内禁嫁娶作乐。
  承恩公府上所有鲜艳的东西都赶紧收了起来,最忙乱是齐国公府,宋子谏大婚不过半月,彩旗锦缎便被收了起来,不见丁点喜气。幸好温氏不以为意,出嫁时就知道柯皇后时日无多,她早有心理准备。
  次日,皇亲国戚,王公大臣,内外命妇进宫哭灵,宋家人也在其中。
  宋家地位高,故而哭灵时位置颇为靠前,不巧,宋嘉禾与魏歆瑶跪了个斜对角,以至于宋嘉禾的目光不经意间与魏歆瑶撞了个正着。
  四目双对,一个淡然,一个怨毒。
  双眼红肿不堪的魏歆瑶胸中恨意滔天,魏阙与宋嘉禾的婚讯令母后的病雪上加霜,若不是受此刺激,母后不会去的这般急。
  迎着她怨恨的目光,宋嘉禾只觉可笑,她已经从父亲那知道,宋嘉卉下毒之事背后就是魏歆瑶在兴风作浪。这人见了她不觉愧疚,反而还理直气壮地恨她,怪不得能和宋嘉卉联手,果然物以类聚,都是心黑脸厚之辈。
  魏歆瑶转过脸望着面前的棺椁,闭了闭眼,这次是她看走了眼,竟然相信宋嘉卉这个蠢货,也怪她太过心慈手软。。这个跟头,她认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定有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