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31章 宋嘉禾

第131章
  宋嘉卉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响, 双眼骤然放大,嘴巴无力的张了张,放在被上的手开始抽搐, 忽然没了动静。那双占据了小半边脸的眼睛依旧大睁着,直勾勾的望着泥塑木雕一般的林氏, 渐渐的瞳孔泛起灰色。
  宋子谏骇然,抢步上前一探鼻息,勃然色变。忍着悲意, 他缓缓合上宋嘉卉的双眼。
  宋老夫人身形微微一晃,勉强站稳了身子。
  宋铭双肩一颤,放在身侧的双手握成拳, 越握越紧。
  宋嘉禾垂下眼,发现自己竟然还是有那么一丝难过的, 大抵是因为宋嘉卉临终悔悟了吧。只不过这悔悟只能算一半, 她还是喜欢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她落得今时今日的下场, 林氏难辞其咎,可她自己才是根本原因。
  轻轻叹了一口气, 宋嘉禾抬眼看向林氏, 她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彷佛三魂六魄都已出窍, 只剩下一个躯壳,哪怕鼻尖还在流血,也不觉疼似的, 任鲜血一滴一滴往下淌。
  对林氏而言,宋嘉卉的怨恨,才是最大的惩罚吧!那么宠爱的女儿,甚至为了她而众叛亲离,可女儿却怨她的宠,恨她的爱。
  这一番话对林氏的打击足以毁天灭地。
  “啊”一声悲啸自林氏口中发出,就像劈开了胸膛一般,惊在场众人心跳徒然漏了一拍。
  林氏手脚并用着扑到宋嘉卉身上,抖着手捧起宋嘉卉的头:“卉儿,卉儿,你醒醒,你快醒醒,娘错了,娘知道错了,娘会好好教你的,以后娘一定会好好教你的,你快醒醒啊,你睁开眼看看娘啊!卉儿!”鲜血自她鼻尖滴落在宋嘉卉灰白的面孔上。
  林氏赶紧拿袖子去擦,血迹晕染开,糊了满脸,其状恐怖。
  林氏恍若未觉,还在一个劲的擦着她的脸,眼泪活着鲜血落在宋嘉卉脸上,林氏焦急,颤声道:“卉儿别哭,你是最好看的小姑娘,在娘眼里,你是最美的小姑娘。”
  宋嘉禾怔怔的看着神色颠乱的林氏,指尖轻颤,倏尔握成拳。
  “母亲!”骇然失色的宋子谏上前一步。
  林氏抱着宋嘉卉的头,不断擦着上面血泪,轻声哄道:“卉儿乖,卉儿别哭,你是最好看的小姑娘。”
  宋子谏双手不受控制的痉挛了下,忽尔一咬牙,一记手刀劈在林氏后颈。
  林氏两眼一翻向下栽,宋子谏忙伸手接住。
  ~
  宋嘉卉死了,大受打击的林氏神智时而清醒时而混乱,清醒时泪流不止,混乱时自言自语,仿若宋嘉卉还在世。
  介于她的情况,宋嘉卉的丧礼并没有让她参加。
  未出室的女子,丧礼要简略的多,即便宋铭尽量隆重置办,却也不好过火。
  宋嘉卉的丧礼前前后后都是温氏在忙,宋嘉禾觉得挺对不起这位新嫂子的,新婚燕尔,头一件办的大事就是丧事。
  幸而温氏是和善之辈,并未露出不悦之态。
  相处一阵下来,宋嘉禾觉得温氏颇为善解人意,知书达理,管家手腕亦不俗,由衷替宋子谏高兴。虽然不孝,可宋嘉禾也得说妻贤乃福,看她父亲就知道了。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酷暑难热,唯有树上的夏蝉不知疲倦的叫着,叫的宋嘉禾心烦意乱,她怎么觉得武都的蝉没这么多,更没这么吵!
  宋嘉禾生无可恋的躺在罗汉床上,烦躁的皱着眉头,琢磨着要不要让人去粘知了。
  这时候,青画进来了,提着一个红漆食盒,看她模样,份量颇重。
  宋嘉禾支颐看她,视她打趣的视线如无物,她的脸皮已经在这一阵被迅速磨厚。
  “姑娘,这是靖王命人送来的红毛果。”说话间,青画打开食盒,一丝寒气冒了出来。
  被红毛果三字唤起好奇心的宋嘉禾探头,只见那果子,比鸡蛋略小一些,浑身长满了红毛,尖端透着淡淡的绿色。这名儿倒是应景的很。
  宋嘉禾坐起来,伸出食指和大拇指捏着一根毛挑起一个果子,评价:“真丑!哪来的东西?”
  “说是王爷的朋友从洱海那边带回来的。”
  洱海,宋嘉禾唯一的印象那边民族众多,小国林立,十分混乱,游商偶尔会带来一些新奇的东西,这果子倒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秉承着对魏阙的信任,他送来的就没有不好吃的,宋嘉禾端详片刻,捏了捏发现还挺软的,应该可以直接剥开。
  去了皮,露出晶莹剔透的白肉,咬了一口,汁水丰盈,甘甜可口,有点儿像荔枝。
  “装一盘,我带去给祖母尝尝。”宋老夫人爱食荔枝,这个红毛果,她应该喜欢。
  借花献佛,要是能让祖母对借出花的人多一分好感就更好了。宋嘉禾觉得祖母对魏阙不是很热情,大抵是辛辛苦苦养大的孙女竟然便宜了外人的郁愤作祟。
  想想也是心累,旁人家都是岳父看女婿不对眼,搁她这,倒成老祖母看孙女婿不得劲了。
  外头艳阳高照,青画打了一把伞,撑着宋嘉禾前往正屋。
  见了她,宋老夫人就笑:“这大热天的,难得你肯过来。”
  宋嘉禾笑嘻嘻的凑过去:“我给祖母送好吃的来了。”
  宋老夫人溜她一眼。
  宋嘉禾殷勤的打开食盒,献宝:“祖母尝尝,看喜不喜欢?”
  宋老夫人眯着眼端详:“什么东西,长得跟个毛栗子似的。”
  不说想不到,一说还真是,宋嘉禾笑起来:“这是红毛果,我尝着味道不错。”
  “靖王送来的?”宋老夫人看着剥果子的宋嘉禾问道。
  宋嘉禾点了点头,把剥好的果子讨好的递到宋老夫人嘴边:“祖母尝尝看,我吃着像荔枝。”
  宋老夫人给面子吃了:“有点儿像。”
  吐了核,宋老夫人看一眼那盘子难得一见的红毛果,再看一眼宋嘉禾:“他倒是个有心的。”
  宋嘉禾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鼻尖。
  宋老夫人拉过她的手拍了拍:“只要你高兴,祖母也就高兴了。”
  宋嘉禾笑了起来,笑容漫烂如花:“祖母放心,我会一直这么高兴的。”
  宋老夫人欣慰的笑了,忽然想起了一桩事儿:“靖王可曾和你提过他要出征?”
  “出征?”宋嘉禾惊了。
  见她瞪圆了眼睛,宋老夫人便简单将朝中近日动向说了一遍。
  冀州河间、上谷等地遭遇百年不遇的洪涝。当地官员却因为河堤偷工减料不敢据实上报,把十分严重的情况说成了三分,遂朝廷也没当回事,当做一般天灾处理了。
  得不到赈济,流离失所的百姓愤然揭竿而起,短短一个月内聚集了两万人马,攻下河间郡,开仓放粮。起义首领游素自称九天玄女转世,奉玉皇大帝之命下凡解救苍生,自封天圣皇帝,百姓深信不疑。
  九天玄女?居然是位女壮士!
  宋嘉禾扶了扶下巴,觉得不可思议极了:“有人信?”国孝家孝,以至于她这一阵都没出门,对外头风起云涌一无所知,竟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大事。
  “人被逼到绝路上,就会抓住一切可能活命的希望。”宋老夫人沉声道。
  宋嘉禾想了想,莫名心酸。
  “三表哥没和我提过,难道陛下要派他去平乱?”宋嘉禾心头一紧。
  宋老夫人道:“听人说他主动请缨了,陛下有没有准许尚未可知。”理了理她鬓角碎发:“以他身份,不是这次,也是下次,出征是少不了的事。”
  天下三分,皇帝绝不可能安于现状。休养生息将近一年,只怕离天下再兴战火那一日也不远了。届时,魏阙必然要带兵出征,他的地位是靠战功堆出来的,战争与他而言是建立威望巩固地位的捷径。
  宋嘉禾抿了抿唇,复又弯了弯嘴角:“祖母,我明白!”答应嫁给他前,她就考虑过这情况了。只不过真的遇上了,依旧忍不住的担心,刀剑无眼,他再是身怀绝技也做不到刀枪不入。
  ~
  上书房内,魏闳跪在皇帝面前,就在刚才,他主动请缨平乱。
  魏闳需要战功巩固自己的太子之位,在他看来,区区一女流之辈和一群乌合之众,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
  魏闳的用意,皇帝自然明白。
  皇帝静静看着魏闳,不知怎么的想起了已经去世的柯皇后。
  她活着时,只觉得她蠢不可及,见之心烦。待她死了,不免想起她的好来,二十六年的夫妻,哪能没有一点美好的回忆。
  正是因为如此,他虽怀疑魏歆瑶利用宋嘉卉害宋嘉禾之事背后有魏闳的手笔,却没有深究,只是敲打了魏闳一番。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阴谋诡计都是笑话。计谋可能带来一时的胜利,但绝不可能带来最后的胜利。
  眼下魏闳主动请战,倒也没白废他的一番苦心。他的太子之位要靠政绩功劳来稳固,而不是旁门左道。
  沉吟片刻后,皇帝准了。
  魏闳喜动于色,连忙谢恩,神采飞扬的回到东宫,兴奋劲还未过去,马上一个惊雷就打了下来。
  皇帝任命魏阙为吏部侍郎,吏部乃六部之首,掌官员考核与任命。
  魏闳握着茶杯的手指咯咯作响,前脚父皇给了他立战功的机会,后脚就给老三安排了一个如此举足轻重的位置。父皇对老三还真是‘寄予厚望’!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孤月山人、妫、20948344、我爱你、沙萨、wewe1123的地雷(づ ̄3 ̄)づ
  PS下一更23点左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