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32章 宋嘉禾

第132章
  自走马上任,魏阙三五不时拜访承恩公府, 美名其曰父皇命他好生向宋老爷子请教。宋老爷子贵为尚书令, 领六部。
  请教完顺便再去园子里溜达一圈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十次有八次里还能遇上佳人。
  这一天也不例外, 魏阙辞别宋老爷子,出了书房后十分熟门熟路的前往花园,就跟在自家似的。走着走着, 渐渐听见清脆的说笑声。
  “六姐, 这个莲蓬大不大!”坐在船上的宋子谚, 献宝似的抓着一个比他脸还大的莲蓬问宋嘉禾。
  正在摘荷花的宋嘉禾回头一看:“大,不过太老了, 不好吃!”随手摘了一个莲蓬递给他:“这个好吃。”
  宋子谚鼓了鼓脸,不服气,没接, 低头剥自己的莲蓬。
  宋嘉禾挑了挑眉, 把莲蓬往船上箩筐里一扔, 继续摘。
  她过来时正遇上宋子谚闹腾着要摘莲蓬。丫鬟们怕有个万一,不敢答应。宋子谚这小霸王脾性, 哪里听得进去。正好宋嘉禾过来了, 丫鬟们如遇救星。
  宋嘉禾却没如他们所愿劝宋子谚消停, 她向来觉得, 孩子嘛,不用养的太精细了,这也不敢玩, 那也不敢玩的,养的胆小如鼠有什么好。
  遂一挥手,命人去开一条小船过来,自己还凑了一脚热闹,说来她也有很久没摘莲蓬了。
  宋子谚把剥好的莲子往嘴里一扔,果然不好吃,又干又老:“呸呸呸!”嫌弃的吐进湖里。
  “说了,你还不信!”宋嘉禾嘲笑他,指了指他后面:“那莲蓬应该甜。”
  宋子谚将信将疑,摘下一尝,果然是甜的,顿时眉开眼笑。
  嚼着莲子的宋子谚忽然兴奋挥手:“三表哥!”
  宋嘉禾回头,不觉笑起来,也朝他挥了挥手,吩咐摇船的婆子回去。
  魏阙已经等在岸边,先接了迫不及待冲过来的宋子谚,双手叉着小家伙的胳膊,将人提起来放在岸上。
  宋子谚激动的小脸红扑扑。
  轮到宋嘉禾,魏阙伸出右手,含笑望着她。
  宋嘉禾抿唇一笑,大大方方的伸手,借着他的力道跨上岸。
  上了岸,宋嘉禾就想抽手,岂料受阻,宋嘉禾白一眼便宜没占够的某人,又扫一眼瞪大了眼看过来的宋子谚。
  魏阙这才松手,看了看丫鬟们抬上来的箩筐:“摘了这么多!”
  “对啊,这些莲子又甜又嫩,你待会儿带一些回去。”宋嘉禾道。
  “我摘的,我摘的。”宋子谚不甘寂寞的凑过来邀功。
  魏阙便摸了摸宋子谚的头顶,夸道:“真厉害!”
  宋子谚脸更红了,双眼闪闪发光。
  “你的枪术练得如何了?”之前他过来时,顺手教了他一套新枪术。
  宋子谚登时挺了挺胸脯,声音里带着小小的骄傲:“我每天都在练,三表哥,你等等我,我去拿枪!”说着人就蹿了出去,又不放心的跑回来:“三表哥你一定要等我哦。”
  魏阙笑吟吟点头:“你放心,我就在这等你,你慢慢来!”
  宋子谚顿时放心的跑了。
  丫鬟们连忙跟上,觉得自家小少爷真是太天真了,这么容易就被打发,靖王爷分明是嫌弃他碍眼。一边追小主子一边琢磨,用个什么法子让宋子谚动作慢一点。
  魏阙微笑看着宋嘉禾。
  宋嘉禾微微一抬眉毛,这么欺负小孩子,他就不会觉良心不安吗?
  轰隆一声,突如其来的雷声吓了宋嘉禾一跳,抬头望着忽然暗下来的天,莫不是老天爷都看不过眼了。
  魏阙觉得宋嘉禾看向他的目光有些怪:“要下雨了,先避避。”
  宋嘉禾点头,一本正经道:“你说,这是不是老天惩罚某人欺负小孩。”
  魏阙微微一笑,十分自然的取过青画手里的油纸伞:“难道不是帮我?”
  青画瞪着空空的双手,再抬头就见魏阙已经撑着伞走到宋嘉禾身旁,面孔扭曲了下。
  夏天的气候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了,魏阙刚打开伞,雨花就飘了下来,还越来越大。
  宋嘉禾抬眼看看头顶的油纸伞,又看看大半个肩膀露在外面的魏阙,往他的方向移了一步:“前头有个凉亭。”
  魏阙勾了勾嘴角,尽职做护花使者。
  雨越下越大,还没到凉亭,毛毛细雨变成淅淅沥沥的小雨,幸好没有变成瓢泼大雨。
  魏阙的半边肩膀都湿了,头上脸上染着一层薄薄的水汽。
  宋嘉禾掏出帕子递给他:“擦一下。”
  魏阙弓下腰,平视她:“你帮我擦一擦。”
  回应他的是一方迎面而来的锦帕,夹杂着淡淡的荷花香,沁人心脾。
  宋嘉禾觉得这人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接住帕子的魏阙低低一笑,爱极了她这恼羞成怒的模样,倒也知道见好就收,柔声道:“这一阵我刚到户部颇为忙碌,眼下已经理顺,你有没有想去玩的地方,我陪你去?”
  一听出门,宋嘉禾便觉得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他一般见识,沉吟片刻后道:“我听说木兰山里有一道瀑布十分壮丽。”
  “那我明天下午来接你?”魏阙询问。
  “好啊。”宋嘉禾笑弯了眉眼。
  魏阙在宋家用了晚膳才走的,避避雨,再调/教下未来小舅子,一晃几个时辰就过去了。想着明天就要出游,魏阙心情愉悦的离开。
  可惜天不遂人愿,翌日出了衙门正打算前往承恩公府的魏阙被急召入宫。
  河间八百里加急,魏闳被那位‘天圣大帝’所俘,更糟糕的是,这位前无古人的‘女帝’封魏闳为皇夫,还向朝廷要十万两黄金做嫁妆。
  奇耻大辱,皇帝气得当场砸了茶盏。
  上书房里,皇帝一张脸阴郁晦暗,就像雷阵雨来临之际的天空,被急召而来的几位大臣个个大气都不敢出。堂堂太子被个乡野村妇抢了去,大臣们的脸扭了下。
  最扭曲的当数魏闳岳丈庄天桥,不敢暗骂魏闳,他把跟着魏闳一道出征的长子庄少游大骂了一顿,然这于事无补,当务之急是赶紧把魏闳营救出来。早一点救出就少一分危险,还可以避免这桩丑闻传的更广。
  庄天桥下拜请求前往河间,讨伐游素。
  皇帝的目光在一众人身上慢慢掠过,魏闳当然要救,只不过这个人选?
  “儿臣请战!”魏阙越众而出,一撂衣摆,下拜。
  皇帝立刻道:“准!” 魏家人丢的脸,还得魏家人自己找回来。虽然如此一来,对魏闳更不利,可在皇帝眼里,魏闳的颜面如何能与魏家颜面相提并论。
  要怪只怪他自己不争气,给了他一万人马,加上当地三万兵马,居然还赢不了一个只拥有两万乌合之众的弱质女流。输了就算了,还被虏了去!丢人现眼!
  然而,纵使恨魏闳不争气,皇帝也不想他死,遂又点了黄茂达为副将,黄茂达乃魏闳拥趸。
  最后,皇帝双目直视魏阙:“朕在京城等你们兄弟凯旋归来!”既是祝福也是敲打。
  “儿臣定不负所望!”魏阙掷地有声。
  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魏闳,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的模样委实狼狈,手脚被敷在床柱上,身上还□□,连床遮丑的被子都没有,就这么被大剌剌袒露着,如同禁脔。魏闳活了二十五年,从来不曾受过此等屈辱。他必要将这淫/荡贱女五马分尸,千刀万剐。
  天圣皇帝游素饶有兴致的看着闭着眼的魏闳,她年三十,生得颇为宝相庄严,若非如此也不能令河间百姓对她深信不疑。
  “皇夫手下可真是好本事,这才多久啊,就把十万两的嫁妆凑齐了。”她笑盈盈从刚送来的十万两黄金里拿起一个金元宝把玩。
  魏闳面皮涨红,羞愤欲死。
  见他额角青筋暴跳,游素咯咯咯的笑起来:“来人啊,把黄金拿下去给众将军们分了。”亏待谁都不能亏待了手下,游素深谙此理。
  “听说南边的绸缎极好,皇夫说,朕若是要十万匹绸缎做嫁妆,你的手下肯不肯给?”
  “你莫要欺人太甚!”魏闳历喝。
  游素笑容骤敛,抬手一巴掌甩在魏闳脸上:“欺人太甚的是你们朝廷,河间上谷百姓流离失所,饿殍千里,你们却不闻不问,任由此地成为人间炼狱。”
  被打的偏过头的魏闳深吸了几口气,压下心底暴虐之气:“苏武吉隐瞒灾情,朝廷并不知,我父勤政爱民,若是知道定然会赈灾。我知你亦是不得已之下才如此,只要你愿意归降,我保你无忧,还会上书父皇厚赏你。”
  “其实你应该清楚,哪怕你占领河间,拥有二万兵马,可一旦朝廷大军来征讨,你必败无疑。”
  “不是还有你吗?”游素掐住魏闳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他们要是该攻城,我就先在你脸上划一刀,啧啧啧,这么漂亮的脸蛋,划了真是太可惜了。算了,还是从手开始吧!”
  游素慢条斯理的在魏闳手背上比划了下:“他们攻一下城,我就斩断你一根手指头,攻两下,就两根,手指头割完了,就割手臂,省着点割,割上一百次总是可以的。”
  魏闳四肢忍不住的痉挛,觉得被游素触碰到地方泛起一阵阴寒,就像被毒蛇滑过。
  游素恶劣一笑,拍拍他的脸:“所以你最好祈祷你的援兵不要冲动行事,我的太子殿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