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36章 宋嘉禾

第136章
  “殿下, 殿下!”
  帐幔之中的魏闳一无所觉,还陷在沉沉的睡梦中,白天那媚药差点脱了他半层皮,折磨的魏闳整个人都虚脱了。
  来人穿着一身宫女装, 轻轻推着沉睡的魏闳,一触之下, 发现他身体烫的厉害,一摸额头, 竟然在发热,不由着急。又唤了两声, 见他还是不醒, 她壮着胆子掐了下魏闳人中。
  吃痛之下,魏闳惊醒,眼神茫然了一瞬,下意识就要推开她, 一抬手,猛然发现自己双手得了自由,不禁一愣。
  “殿下,属下等奉庄将军之名前来迎接您。”
  魏闳大喜过望,不禁双手紧握,他终于可以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待他回去,必带人屠了河间,还要将游素那贱/人挫骨扬灰。
  那宫女赶紧扶他起身, 小声道:“还请殿下暂且委屈下。”
  魏闳一怔,待那宫女拿出一套女装之后,面庞扭曲了下。不堪的回忆争先恐后袭来,被囚禁期间,他被下了药,浑身无力,只能任游素摆弄,这个女人就拿女装侮辱过他。
  魏闳儿童欧青筋毕露,双眼赤红。
  那宫女低垂着眼,不敢细看,她也是别无他法。
  魏闳咬了咬牙,知道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沉声道:“帮我换上。”大丈夫能屈能伸,今日之耻,百倍报之。
  穿衣时,那宫女眼观鼻鼻观口,丁点不敢多看,可还是看到了一些不该看见的东西。
  魏闳垂眼望着脸色紧绷强装镇定为他更衣的人,想到的是有多少人知道他的遭遇,垂在身侧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攥紧,指甲深深陷阱手心。
  方更衣完,外头就传来兵戈碰撞之声,伴随着呼啸惨叫。想起白天游素说,魏阙来了,魏闳神情变得极为复杂:“靖王打进来了?”可游素不是说一旦秦军攻城,便断他四肢,魏闳忍不住一个寒噤,当时的游素绝对不是在说笑。
  “应该不是。”她三言两语的解释了庄少游收买徐矿,让他趁机制造混乱,以便他们营救魏闳的事。
  ~
  游素拼荆斩棘,好不容易杀过来,看见的就是一片火海,目眦欲裂,拉过一个兵卒厉喝:“人呢!”
  “不知道!”兵卒哆嗦着道,他过来这里时就起火了,火势太旺,想进去救人都不成。
  望着那漫天大火,游素心肝都在滴血,也不知心疼护身符没了,还是美人香消玉殒。挥刀将杀过来的士兵拦腰砍成两节,游素双目染血,暴喝:“霍老匹夫,老娘扒了你的皮!”
  提刀冲进乱局,来一个劈一个,来两个劈一双,鲜血溅了她满脸,月色下显得格外狰狞,犹如厉鬼。骇得周遭将士为之出了一身冷汗,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秦军攻城了!”
  一声惊呼由远及近,喊杀冲天的战场倏尔一惊,勃然色变。
  杀红了眼的游素长啸一声,她早该料到的。只怕魏阙白天叫破她的身份就是为了制造矛盾让他们内斗,只怪她之前心神都在苏家堡上,脑子里一团乱麻,没有想到这一点,眼下说什么都晚了。
  没了魏闳这枚护身符,她如何击退秦军,她虽不擅长行军作战,可也知道正面对抗,他们绝不是秦军对手。
  “都住手。”游素用刀重重一击地面:“吾等加起来都不是秦军对手,抵抗只会造成无谓伤亡,投降吧,所有罪责我一力承担,我会要求朝廷放过你们。”
  其实之前她就在考虑投降,要杀要剐,她悉听尊便,只求不伤害家人和这群跟着她揭竿而起的百姓,都是可怜人罢了,若非官逼,岂会民反。
  厮杀震天的将士面面相觑,鸦雀无声,渐渐漏出犹疑之色,几个月前,这里大多数人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百姓,若非家园被毁,走投无路,哪里会提起锄头造反。
  “放屁,你家里人落在他们手上,你就想投降了,之前你怎么不投降!大家别被她蛊惑了,咱们这可是造反,十恶不赦的大罪,就算不死也得被流放。朝廷的鬼话,你们也信,那群贪官还说仓里没粮食呢!大家莫怕,秦太子在我们手上,只要有秦太子在,还怕秦军不就范。”有人厌倦这样打打杀杀的日子想回归正常生活,可也有些人在这种日子里如鱼得水。
  “秦太子在哪?”游素精神大振,双眼如炬。魏闳在手,她就有与秦军谈条件的筹码。
  被她目光锁住之人眼皮一跳,气势就弱了一分,待游素提刀,勉强才没拔腿就跑,不过三招就败下阵来,被游素的金丝五环大刀抵住喉咙:“说人在哪儿。”
  对方噤若寒蝉,哆哆嗦嗦道:“我不知道,我乱说的。”见游素脸色巨变,他惊叫:“在霍丞相那儿,肯定……”
  未完的话语随着他的脑袋一起滚到一旁,再没了出口的机会,砍了脑袋的游素犹不解气。魏闳还真有可能落在霍亮这老奸贼手里,这枚护身符谁不想用,不管是投降还是顽抗都能派上大用场。
  可当下游素却没时间去找霍亮,而是跑向了城门。近前一看,骇然失色,只见城门轰然倒塌,秦军如潮水般涌来,声若滚雷,挟雷霆万钧之势。
  秦军破城了!
  游素大惊,掉头就跑。
  己方精兵悍将,上下一心。对方乌合之众,人心涣散,结局可想而知,交锋不久,河间城内守军就溃散而逃。不待天亮,这一场鏖战便结束。
  魏阙命人善后,自己则去找魏闳。也不知他这好大哥现在如何了,游素在江湖上的名声,他略有耳闻,性喜渔色,好美男,据说有些怪癖,譬如好用药。
  ~
  月黑风高夜,城内又乱成一团,一路有惊无险,魏闳成功避到徐矿安排的落脚处。待城门大开,庄少游不是忙着去杀敌,而是前去寻找魏闳。
  彼时,魏闳正烧的天昏地暗,不间断的药物和折磨令他虚弱无比,一路就靠着一股劲趁着,暂时安全之后,这股劲散了,顿时病来如山倒。外头那局面又能去哪里找大夫,幸好有人找来一瓶烈酒,可以用来擦身散热。
  庄少游进来时,正见女下属在为魏闳擦身,但见他浑身痕迹,庄少游眼皮重重一跳,抖着声音道:“这是怎么了?”
  那女下属便是之前那宫女,她早前就趁机混进行宫,故而知道些魏闳的遭遇,当下支吾着把自己知道的说了。
  庄少游一张脸红了青,青了白,白了又红,十分精彩。游素大言不惭说什么皇夫,嫁妆,他只当这女人在挑衅,万万想不到,她居然来真的,世上竟然有此等不知廉耻的女子。
  再看魏闳,他眼里不由带上了几分同情。从前只见他采花,不想有朝一日被人当花给采了,庄少游神情顿时有些微妙。又头疼起来,这事知道的人有多少,万一传出去,庄少游眼角抽了抽。
  正头疼,错眼间对上魏闳双目,他终于醒了。
  庄少游登时心头一毁,他正想多出去,假装什么都没看见。魏闳性骄傲,如此狼狈的一幕被他看了去,少不得要难堪。然为时已晚,他连忙收敛异色,若无其事一般走近:“太子,您哪里不舒服?”
  浑身都不舒服,四肢酸软,犹如被车碾过一般。魏闳咽了一口唾沫,感觉到喉咙口一阵刺痛,他看向那女下属:“扶我起来。”
  那女下属给他罩了一件外衣,随即小心翼翼扶起他。
  “老三进城了?”魏闳冷凝着脸问道。
  庄少游不让自己脸上露出一丝多余的情绪,微微有一点头。
  “情况如何?”
  庄少游犹豫了下,才道:“胜局已定。”
  魏闳一扯嘴角:“一群乌合之众岂能抵挡了他。”话音未落,他突然发难,一刀划过那女下属喉咙,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处的惊呼便栽倒在地。
  她躺在地上,捂着血如泉涌的喉咙,一双漂亮的杏眼大睁,不敢置信的望着魏闳,像是在问为什么?
  魏闳冷冷的望着他,目光冷漠就像在看一样物件,而不是不久之前营救他的属下。
  抽搐痉挛了几下,那女子便没了动静,只一双眼依旧大睁着,死气沉沉。
  庄少游心头一凛。
  被喷了满脸血魏闳没事人一般抹了一把脸:“游素呢!”
  “面前还无下落,末将已经下令捉拿。”庄少游恭声道。
  魏闳咬着牙,眼底燃起两簇火苗:“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庄少□□礼:“属下遵命。”
  说完,魏闳便觉热度一阵一阵上来,神智又开始迷糊,他撑着最后一点劲道:“不许让人知道孤的情况,尤其是老三。”
  说罢,人便撅了过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