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48章 宋嘉禾

第148章
  戌时一刻, 庆功宴结束,魏琼华婉拒了宋太后留她在宫里歇息的好意, 乘车返回公主府。比起皇宫,她还是更喜欢呆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
  今儿她喝的酒有些多,上了马车便开始昏昏沉沉, 遂她歪在引枕上闭目养神,迷迷糊糊间睡了过去。
  直到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摇晃惊醒,脑袋磕到车窗上的魏琼华不悦的皱起眉, 轻斥:“怎么回事儿?”
  外头传来嬷嬷诚惶诚恐的声音:“回长公主, 车轮坏了。”
  “一群人干什么吃的。”魏琼华抱怨了一声, 话里带着被惊扰的怒气,任谁好好的睡着被弄醒了都要不高兴,还是以这种方式。
  她揉了揉额头, 不耐烦的问:“修好要多久?”
  这次回话的变成了车夫, 小心翼翼道:“回殿下, 大概要半个时辰。”
  魏琼华可没那功夫在这白等, 掀起车帘走出来:“本宫骑马回去?”
  “这可使不得, 殿下饮了不少酒。”丫鬟连忙劝阻, 忽见下了马车的魏琼华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魏琼华眯了眯眼, 目光定在不远处的轿子上。
  随从弯下腰,隔着门帘禀报:“公爷, 平阳长公主的车辇似乎出了问题,停在路中央。”
  “过不去?”宋铭淡淡道。
  随从打量一番,过倒是能过, 就是平阳长公主身份尊贵,对方出了状况,他觉得怎么着也该向主子报备一番,免得落下个不敬的印象。毕竟谁都知道,这位长公主在太后和皇帝面前十分有脸面。
  “倒是能过。”随从恭声道。
  宋铭:“那就走吧!”
  随从愣了下,就这样?他摸了摸脑袋,正要吩咐,忽见一青年驱马越过他们,直奔平阳长公主。
  这条路上除了魏琼华和宋铭,还有别人,对方见魏琼华遇上麻烦,哪好意思坐视不理。甚至将这作为一个示好魏琼华的机会,广结善缘,一般而言总是对的。
  这骑马的青年便是奉家中长辈的命令过来雪中送炭的,表示他们家可以匀一辆马车给魏琼华。
  魏琼华懒洋洋的一笑:“那本宫就不客气了。”再瞥一眼那顶纹丝不动的轿子,魏琼华轻轻一嗤,坐进刚刚赶过来的马车,扬长而去。
  坐在马车里醉眼迷离的魏琼华忽然哼起了小调,一边哼一边轻拍案几打节奏:“小和尚下山化缘去,老和尚有话要交待,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唱着唱着,她突然咯咯的笑起来,笑着笑着,魏琼倒在软枕上没了动静,大概是醉过去了。
  回到齐国公府,宋铭发现宋嘉禾竟然还没有睡。
  宋嘉禾睡不着,想着宋铭也快回来了,便让人煮了醒酒汤亲自等他回来,反正睡不着,做一回孝顺女儿也是极好的。
  一见宋铭模样,就知他喝了不少,这样大喜的日子,贪杯情有可原,宋嘉禾乖巧道:“父亲喝一碗醒酒汤,好好睡一觉。”
  宋铭笑:“果然女儿是贴心小棉袄。”
  宋嘉禾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鼻尖。
  “天色不早,早些回去,路上被着凉了。”宋铭含笑叮嘱。
  宋嘉禾点头:“父亲好生歇着,女儿便不打扰了。”
  宋铭颔首。
  宋嘉禾屈膝一福,旋身离开。
  “暖暖。”
  走到门口的宋嘉禾闻声转过身来,疑惑的望着宋铭。
  注目她片刻,宋铭温声道:“为父看的出来,靖王待你一片赤诚,好好珍惜。”
  宋嘉禾的脸微微泛红三月桃花,又纳闷莫名其妙的父亲怎么突然说这话了,不过,迎着父亲柔和的目光,宋嘉禾轻轻点了点头:“父亲放心我知道。”
  宋铭笑了:“早点回去歇着吧。”小女儿自幼就乖巧懂事,没让他操过心,是自己杞人忧天了,看来他果然喝多了。
  接下来的日子,京城变得十分热闹,盖因皇帝论功行赏,升官加爵者,不计其数。
  最耀眼的当属立下首功的魏阙,受封正一品武侯大将军,享亲王双俸。
  加官进爵了,自然要大摆宴席庆贺,故而这一阵每日里都有人家摆酒席,王孙贵胄文武大臣们忙得不亦乐乎。
  这等热闹,宋嘉禾却是无缘参加的,她还在母孝之中,不便参加这种热闹。
  宋老夫人倒是忙得很,她忙着想相看人家。之前前线在作战,好些事都是未知之数。故而宋老夫人没怎么挑人,眼下该该赏的都赏了,该罚的也都罚了。
  宋老夫人也就放心大胆的相看起来,最要紧的就是苏清月,既然认了人做干女儿,就得担起这份责任来。苏清月年岁不小了,不好继续耽搁。
  一开始,宋老夫人存了让宋铭纳苏清月的意思,可惜造化弄人,认了干亲,这就不方便了。相处久了,宋老夫人若有所觉,苏清月对老二有那么点心思。不过她并没有出格的行为,这种事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少完人。
  宋老夫人顾忌姑娘家颜面,不想戳破,就想赶紧给她寻个人家,如此也能了了自己一桩心事。
  同时也顺道帮孙辈掌掌眼,下头好几个孩子到了适婚年龄,不过都有父母把关,倒不用她来着急。
  这一天宋老夫人正在襄阳侯府做客,一众人说笑着,好不热闹。蓦然传来一个足可惊天动地的消息,皇帝在金銮殿上颁布了废太子的的圣旨。
  轰隆一下,把在场所有人都震住了。
  好半响才出现了悉悉索索的议论声,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宋家人。太子被废,谁会取而代之,十个人里面九个认为是魏阙,他正如日中天。
  未来靖王妃可是宋家人,岂能不让人对宋老夫人侧目。
  宋老夫人镇定自若,彷佛没听见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来了这么一个消息,谁还有心思做客,哪怕很多人其实对这个变故有了点心理准备,可真的发生了,还是懵了圈,故而今儿的宴会早早就结束了。
  四平八稳离开的宋老夫人一上马车,脸色就变了,吩咐下人赶紧回府。
  作者有话要说:  小和尚下山化缘去,老和尚有话要交待,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女人是老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