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50章 宋嘉禾

第150章
  宋嘉禾十分知趣的寻了借口离开。
  魏阙目送她身影消失,随后与宋老爷子说起话来。半个时辰的话说下来, 魏阙不得不感慨, 姜还是老的辣。
  宋老爷子不只想让宋氏低调,也劝魏阙低调一些, 权大遭忌,功高震主。以他今时今日地位, 完全没必要去争那些风头,低头干实事才是上策。
  魏阙由衷道:“您老人家所言甚是!”
  宋老爷子见他听进去了, 欣慰一笑。
  “王爷难得来一趟,若是无事,不妨留下用膳, 待会儿我让老二过来作陪。”宋老爷子留客。
  魏阙欣然应允, 见宋老爷子隐隐透出疲乏之色,便提出告退。
  宋老爷子也不留他, 命人送他出去。
  出了院子,魏阙随手挑了一个丫鬟, 询问:“你们姑娘去哪儿了?”
  那丫鬟恭声道:“姑娘好像往湖边去了。”
  魏阙便迈腿走向湖边。
  盛夏时节,湖中接天莲叶无穷碧,翠绿之中点缀着几抹鲜艳, 时不时的还能看见几只白鸭在莲叶中出没,逸趣横生。
  再走近一些,便见宋嘉禾坐在湖心小亭的美人靠上,看样子是在喂鱼。
  “姑娘,王爷过来了?”青画提醒。
  宋嘉禾撒掉手里的鱼食, 引得群鱼汹涌,拍了拍手站了起来,笑吟吟看着走近的魏阙。
  他沿着曲曲弯弯的游廊走来,身后是灿烂阳光,碧叶红莲,宋嘉禾摸了摸下巴,突然间觉得他比以前要好看一点。
  越走越近的魏阙忽然顿足,伸手折了一枝半开的荷花,思及粗粝手感,又摘了一片荷叶包住有倒刺的茎秆。
  宋嘉禾挑了挑眉头。
  进入凉亭的魏阙微微弯下腰,递过荷花。
  宋嘉禾将手背在身后,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鲜花赠美人!”魏阙轻笑一声。
  这还差不多,宋嘉禾嘴角一翘,接了过来,摸着包在茎秆外的荷叶,又奉送一枚灿烂笑容,看在他这么细心嘴甜的份上。
  魏阙跟着笑起来,挪揄:“让你久等了。”
  宋嘉禾撇嘴:“少自作多情,谁等你了。”
  青画连忙低头忍笑,她们家姑娘啊,就是嘴硬。
  魏阙爱极她这娇娇软软的小脾气,牵着她的手坐下,眉眼都是笑:“我手上的事因处理的差不多,大概再个三五天整理下便有空闲。你有空吗?”
  宋嘉禾转着手里的荷花,点了点头。她就是个闲人。
  “那想好去哪儿玩了?”魏阙笑问,迎面一阵热风吹来,瞥见一边的团扇,魏阙捡了起来,对着宋嘉禾轻轻扇风。
  正在沉吟的宋嘉禾见他拿着一把仕女图团扇,这迥然不同的画风引得她一愣,继而发笑,一笑不可收拾。
  魏阙依旧气定神闲摇着团扇,还伸出空着那只手扶住笑的摇晃的宋嘉禾,挑眉:“这么好笑?”
  满面笑容的宋嘉禾点点头,煞有介事的端详他片刻,竖拇指:“这扇子和你太配了,简直绝了,青画你说是不是?”
  打死青画也不敢说是啊,为了防止自己笑出声,她死命低着头咬着唇,惟恐笑场。
  “幽王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美人一笑。”魏阙笑道:“今我轻摇团扇,取悦暖暖。”
  宋嘉禾瞪瞪他,觉得这人真是越来越没个正行,她赶紧转移话题,免得他继续说胡话:“要不就去西山看瀑布吧,大夏天,那里凉快。”
  魏阙自然无不答应,本就是为了让她高兴。之前他一走就是小一年,让她担惊受怕。好不容易回来了,也没机会好好相处就又离京。这次总算是能喘一口气,魏阙打定主意了要好好补偿她。
  宋嘉禾拿着荷花轻轻戳他脸:“可别到时候我都准备好了,你又有急事儿。”
  魏阙也不躲,想起去年自己食言而肥,顿时愧疚:“是我的不是。”
  宋嘉禾本是逗他玩,见他一本正经,忙道:“我和你闹着玩呢,当然是正事要紧。”
  “暖暖的事也要紧。”魏阙捏了捏她的手心:“这次定不叫你失望。”
  “你可别,心意我领了,还是以正事为重。”宋嘉禾真怕自己无意中坏了事,都后悔自己嘴快了。
  见状,魏阙便道了一声好,笑笑谑:“暖暖如此善解人意,实在是我之幸。”
  宋嘉禾被他说得脸红了红,扭头掩饰不自在。
  余光中忽见一人走来,那人似乎也发现凉亭中有人,遂屈膝一福,旋即离开。
  来了又走之人真是苏清月,万没想到会遇见宋嘉禾和靖王,更是想不到堂堂靖王竟然纡尊降贵亲自给宋嘉禾打扇子。
  哪怕隔得老远,也能感觉到凉亭里和谐温馨的气氛。苏清月眼底浮现淡淡的羡慕。
  魏阙收回目光,这人有些脸生。
  宋嘉禾便道:“这是我干姑姑。”
  “就是去年在木兰围场牺牲的那位副将的妹妹?”魏阙还有点印象,毕竟当时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人托付给宋铭,为此还引发了一些香艳的猜想。不想宋家直接将人认作义女,绝了流言蜚语。
  宋嘉禾笑着点了点头:“倒是我给忘了,苏姑姑喜欢花花草草,夏天喜欢来这儿赏荷。”
  魏阙笑了笑,对这位苏姑姑并无兴趣,转而问起宋嘉禾这一阵的事情来。
  日头渐渐偏西,下人报宋铭回来了,两人便一起过去相迎。
  晚膳宾主尽欢,魏阙直到戌时一刻才恋恋不舍地告辞。
  日子按部就班的过,每天都有络绎不绝上门探望宋老爷子的客人。
  只不过这些人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宋铭。
  眼瞅着宋铭妻孝过了一半,宋家也该在暗地里准备续弦这件事了,相看怎么着也得一年半载不是。
  目下宋氏正是烈火烹油,鲜花著锦之时,想结亲的人家不胜枚举。就是宋嘉禾这也有人来走门路。她去外祖家请安时就遇上过一位正在做客的夫人,论关系她也得换一身姑外祖母。
  这位姑外祖母对她十分热情,话里话外都是关切担忧,担忧他爹娶个厉害的后娘磋磨他们兄妹四人,然后不着痕的推荐自己的女儿。宋嘉禾啼笑皆非。
  宋老夫人也颇有点啼笑皆非,这一波又一波的,还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齐国公夫人这个位置到底是还有点吸引力的,她儿子虽然年纪不小了,可也没到四十,正是官场上的黄金年龄。何况宋铭风评又好,单单不纳妾这一条就能打动不少人了。
  宋老夫人犯了难,这人选还真不好定,选了这个少不得要得罪其他人。幸好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
  一晃眼,就到了休沐日。魏阙依约上门,来接宋嘉禾出门。
  “早去早回!”宋老夫人瞅一眼喜不自禁的孙女儿,对魏阙道。二人已经定亲,出去玩一玩也不是事儿,时下风气尚算开明。多多相处也有利于培养感情,小两口感情好,这是宋老夫人乐见的。
  魏阙对宋老夫人的:“申时半前一定赶回来。”
  宋老夫人脸上笑容更明显了一些:“那就好,出去玩注意安全。”
  “舅婆放心,我会照顾好暖暖的。”
  宋老夫人笑的满脸欣慰:“有王爷在,老婆子再放心不过的。就是这丫头被我宠坏了,有些调皮任性,还请王爷多担待。”
  “暖暖活泼可爱,很好。”
  宋老夫人笑眯眯的点点头。
  宋嘉禾摸了摸鼻子。
  “好了,出门吧,再晚就没时间玩耍了。”
  如此,二人拜别,便是魏阙行的也是晚辈礼。
  “出去玩这么高兴?”望着宋嘉禾神采飞扬的笑脸,魏阙笑问。
  宋嘉禾大大方方一点头:“我已经好久没有出门了。”
  “那我以后有空就带你出来玩。”
  宋嘉禾唰的一下打开折扇,扬了扬下巴:“我可记着的啊!”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更23点左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