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52章 宋嘉禾

第152章
  宋嘉禾眨巴眨巴眼睛, 满脸的不敢置信, 下意识抓住魏阙的手,
  她这模样,逗得魏阙忍俊不禁,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细想想这两人的关系,又有些明白了。毕竟韩劭原曾经与她大姐有过婚约, 而舒惠然又是她好友, 这两人走在一块儿了,有些诧异也是人之常情。
  让宋嘉禾如此震惊的正是韩劭原以及舒惠然。
  舒家在西山有一座避暑山庄,舒惠然随着母亲以及几个侄儿来这儿避暑。见这日天气好,便出来游玩, 只不想行经此处,却遇上了韩劭原。
  一见他, 舒惠然旋身就要走。然韩劭原专程为她而来, 岂能让她离开, 三步并作两步,绕到她前头拦了路。
  韩劭原过来只想讨一个具体的理由, 他去年就向舒家提亲, 可被拒绝了, 他看得出来, 舒家二老颇为满意他, 症结出在舒惠然身上。
  一开始,他以为舒惠然对他无心,那么他也不会死缠烂打, 可后来他发现,舒惠然未必无心,而是有其他理由拒绝。思来想去,他便想到了当初与宋家那门婚事,她和宋家姐妹交情颇好。本想说个明白,奈何要征吴,只得放下这事。
  这一出征,就是一年,他因为要在吴地处理一些杂事,昨儿才回到京城,一回来就寻过来了。
  “他欺负惠然。”见舒惠然想走走不了,只能恼怒的扭过头。宋嘉禾顿时怒了,她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姐妹被人欺负吗?绝对不能啊,正想出声喝止。
  魏阙伸手捂住她的嘴,声音无奈:“傻姑娘,人家小两口闹别扭,你掺和什么劲!”
  宋嘉禾瞪圆了眼睛,嘴巴也张大了些,小两口?
  掌心有些痒有些烫,魏阙眸色深了深,将人往怀里压了压。
  宋嘉禾毫无所觉,魏阙的话在她脑子里炸开了,她正仔细盯着下面两人,试图找出哪里像小两口。
  猝不及防之下与韩劭原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如此炙热的目光以及动静,韩劭原要是一无所觉,他早在战场上死了七八回。
  宋嘉禾发窘,悻悻然收回目光,可心里好像有二十五只耗子在爬,简直百爪挠心。两人到底怎么回事?
  循着韩劭原视线看过来的舒惠然也发现了上头的宋嘉禾,先是涨红了脸,顷刻间又变成了惨白。
  她攥紧了手帕,只觉得四肢冰凉,嘉禾怎么会在这儿?
  既然被发现了,一走了之好像也不妥当,宋嘉禾拧着魏阙的腰:“还不放开我。”
  魏阙轻笑一声,从善如流放开佳人,扶着她抄了小路下去。
  对上舒惠然苍白的脸,宋嘉禾登时不尴尬转而开始担忧。
  “正好我有些事儿想跟你商量下,韩将军可方便?”魏阙含笑询问。
  韩劭原看一眼宋嘉禾,又看一夜脸色发白的舒惠然,抬脚随着魏阙离开。
  两人离开,给宋嘉禾她们腾出空间。
  魏阙笑谑:“原来韩将军的意中人是舒姑娘。”他与韩劭原合作过,两人年纪相仿,都是年轻将领中的翘楚,倒也说得上几句话。
  “让王爷见笑了。”韩劭原略有些不自在。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魏阙笑了笑。
  ~
  “惠然,你和韩世子?”宋嘉禾纳闷极了,这明明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舒惠然手足无措,慌得红了眼眶,眼底水光涌动。
  吓了宋嘉禾一跳,赶紧拿了帕子给她擦眼泪:“你干什么哭呀?是不是他欺负你了,我帮你教训他。”她虽然打不过,可有魏阙在呀,宋嘉禾底气十足。
  舒惠然一愣,闻言越发愧疚得无以复加,眼泪就这儿落了下来。
  宋嘉禾急了:“你别哭,你这是怎么了?”
  这话教她如何开口,舒惠然只觉得五脏俱焚。
  “宋姑娘!”冰露‘噗通’一下跪在宋嘉禾面前。
  “冰露!”舒惠然着急,要过去阻止。
  宋嘉禾一把拉住舒惠然,对冰露道:“你家姑娘不肯说,你来说,这是要急死我不成?”没遇上还罢,遇上了,她哪能袖手旁观。
  冰露连忙道:“宋姑娘,韩世子想求娶我家,可我家姑娘不肯答应 。”
  “为什么?”宋嘉禾下意识反问。
  “因为韩世子与宋大姑娘有过婚约,我家姑娘觉得这不仗义。”
  宋嘉禾眨了眨眼,望着泪水涟涟的舒惠然,突然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感情是这么回事。你也说了,是有过婚约,我大姐和韩世子早八百年前就解除婚约了。难不成退过婚的人都不能再成亲了,没这样的道理。”
  宋嘉禾拉着舒惠然的手,摇了摇头头:“你这心思也太重了,解除婚约是因为我大姐病重,又不是因为旁的原因。你要是觉得韩世子好,大可不必为了我大姐的缘故拒绝。”
  舒惠然和韩劭原,想想两人还挺般配的,都是正派人!韩劭原为人也好,能力也强,舒惠然嫁给他不吃亏。
  说来,还是他们宋家对不起韩劭原,把人家给耽误了。如果他能喜得良缘,他们宋家心里也能好受一些。再退一步说,韩劭原这边不定下来,她大姐宋嘉音就不好还俗。当然她也不会为了让宋嘉音还俗就劝舒惠然同意韩劭原。一切还是得看舒惠然自己的意愿。
  宋嘉禾八卦起来,凑过去:“你觉得韩世子怎么样?”
  舒惠然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儿,似乎没法适应宋嘉禾这态度。
  宋嘉禾轻轻杵了杵她:“你倒是说啊,喜欢不喜欢,两个字还是三个字?”
  “他毕竟与你大姐。”舒惠然抿了抿唇。
  宋嘉禾无奈:“你想什么呢,他和我大姐那一茬都过去多少年了。你们的事肯定是在韩世子和我大姐解除婚约之后发生的吧,男未婚女未嫁,天经地义。”握着她的手抓了抓,看她模样,宋嘉禾也琢磨过味来了:“做人不要想太多,为了那些微不足道东西错过幸福才是最傻的。”
  舒惠然嘴唇轻颤。
  宋嘉禾适时提出告辞:“你们好好说啊,我们先走了。”眼珠子一转,她凑到舒惠然耳边,压低了声音道:“趁这会儿他追着你,赶紧定规矩,比方说不许他纳妾什么的。”
  舒惠然怔住了。
  宋嘉禾拍了怕她的肩膀,笑起来,然后对远处的魏阙招了招手。
  魏阙并韩劭原大步走来,韩劭原的目光一直落在泪盈盈的舒惠然身上,眼底带着温柔。
  看在眼里的宋嘉禾暗暗点了点头。
  “你们玩,我们先行一步。”宋嘉禾俏皮一笑,拉着魏阙的袖子就走。
  离得远了,宋嘉禾才停了下来,摸着下巴,喃喃自语:“没想到他们两个会在一块,想都没想过,都没问问他们怎么好上的。”
  “你不想他们在一起?”魏阙问。
  “怎么可能。”宋嘉禾毫不犹豫的反驳:“惠然是个好姑娘,韩世子我瞧着也不错,两人挺般配。”
  “你瞧着不错?”魏阙挑眉,尾音上扬。
  宋嘉禾好笑,轻轻打了他一下:“你想什么呢?”又问他:“你和韩世子熟吗?你觉他人怎么样?”毕竟她的了解流于表面,哪怕韩劭原做过她的姐夫,可满打满算两人都没说过几句。还不如魏阙,两人好歹共事过,况宋嘉禾对魏阙的眼光十分有信心。
  魏阙沉吟。
  见他久久不说话,宋嘉禾急了:“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稳重可靠,责任心强,是个值得托付终身之人。”魏阙评价。
  宋嘉禾笑逐颜开:“那我就放心了。”
  “今天是出来陪你散心的,别人的事暂且放一边。”魏阙捏了捏宋嘉禾的手心,佯装不悦 ,他不喜欢让别人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宋嘉禾瞅他一眼,反握住他的手,欢快道:“我们去抓鱼吧!”她已经忘了来这里的初衷,只想着抓鱼了。
  魏阙自然只有好的。
  也不知关峒哪里找来的木桶,两人抓了一大桶鱼,魏阙负责抓,宋嘉禾负责指挥。
  满满的收获让宋嘉禾喜笑颜开,一高兴就邀请人留下用晚膳。
  魏阙欣然应允。
  回程,宋嘉禾坐了马车,不得不说魏阙细心,玩了一天,她委实累了,马车比马更合她心意。
  摇摇晃晃间回到承恩公府,魏阙正要过来扶她下来,就见她已经掀开车帘,跳了下来。
  魏阙失笑,看得出来她今天挺高兴,也许还有舒惠然的原因在里头。
  刚站稳,就见一明显是别府派来的小厮小跑过来,似乎没想到会遇见宋嘉禾与魏阙,他急忙停下,跪下请安。
  魏阙摆了摆手。
  “谁家要办喜事儿?”宋嘉禾随意扫了一眼,看到他手里拿着一张喜帖。
  那小厮眉开眼笑:“我家世子八月初一要迎娶许大姑娘。”
  宋嘉禾愣了下,反应过来他口中世子乃季恪简。季恪简与许砚秋年岁都不小,是该成亲了。她笑了笑:“倒是桩大喜事!”前世的未婚夫要和别人成亲了,说实话那感觉真有些奇怪,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情绪,宋嘉禾还是挺为他高兴的,他们二人各自有了自己的归宿。
  思及此,宋嘉禾抬眸看向魏阙。
  魏阙神色如常,眉眼间带着微微的笑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