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54章 宋嘉禾

第154章
  季恪简追着一头麋鹿进了密林, 忽感有异, 下意识拔剑一挥,‘叮’一声, 一枚暗箭撞在剑身上之后掉落在地。
  季恪简神色一凝。
  不待他细想, 接二连三的短箭从左边树梢上射出,季恪简与两名护卫提着剑左支右挡。其中一名护卫在百忙之中腾出手发射信号求援。
  信号刚刚发出, 这名护卫胸口就中了一枚暗箭,脸色瞬间发黑,一头栽倒在地,已是气绝身亡。
  季恪简大怒,带着护卫避到大树之后,眼神示意他绕到背后, 前后夹击,那护卫显然不放心季恪简在前面吸引注意力,可还是硬着头皮离开。
  恰在此时, 一道灰影突袭而至, 手中大刀寒光凛凛,来势汹汹,刀法大开大合,季恪简顿觉似有相识之感。
  眼见这灰衣蒙面人刀刀狠绝,完全不防守, 招招只为攻击,季恪简神情凝重,全神贯注抵挡。只看刀刃上冷光, 就知上面涂了剧毒。
  之前离开的侍卫去而复返,主仆联手,却因为对方手中涂了剧毒的武器,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应付,一时之间也占不到上风。
  十几个来回之后,那灰衣蒙面人开始着急,再这么拖下去,援兵就要来了,如此一想,他出招越发不要命,大有一命换一命的架势。
  ~
  “王爷?”听着隐隐约约的打斗声,关峒神色一紧看向魏阙。
  魏阙自然也留意到了,他对周围同僚道了一声:“各位自便,我暂且离开一下”
  话音未落,人已经拍马而去,留在原地的人茫然一瞬,面面相觑。
  靠近之后,刀剑交加的声音越来越明显。
  那灰衣蒙面人自然也留意到有人在靠近,余光一扫,骇然失色。
  季恪简抓住他这分神的空隙,一剑刺进他胳膊,再要去除他面上黑布。
  灰衣蒙面人已经回过神来,狠狠看一眼季恪简,夺路狂奔。
  坐骑中了之前的暗箭早已倒地身亡,季恪简只能徒步追击,不一会儿就被一道身影赶超,是骑着马的魏阙,季恪简心神稍定,魏阙身手他也是见识过的,想来那刺客绝无逃跑的可能。
  变故却就此发生,一只灰兔从旁边的林子里慌不择路的逃蹿出来。紧随其后冲出来的是骑着马的宋嘉禾,手里还提着箭,显然是追着这野兔而来。
  季恪简大惊失色。
  魏阙更是心惊肉跳,吓得浑身血液都在这一刻凝滞,厉声:“快走!”
  本是在追野兔的宋嘉禾,望着迎面而来的蒙面人呆住了,看清露在外面的那双眼之后,瞬间如坠冰窖,这双眼睛,她记得,就是他,他提着刀冲过来,他是不是又要杀她?
  宋嘉禾本能一般拉开弓弦,箭矢离弦而去,却是射了个空。
  险险避开的灰衣蒙面人神色一厉,冲向宋嘉禾,抓了她,也许自己还有机会逃生,固然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来,可若是可以,谁不想活。
  宋嘉禾再要搭第二支弓箭却是来不及了,不过她的护卫也及时赶到。上辈子死于非命,这辈子宋嘉禾长了心眼,出门必然前呼后拥,护卫肯定带够。
  原想冲上来挟持宋嘉禾做人质的刺客一看蜂拥而来的护卫,脚尖一拐,调转方向,可在他浪费的这点时间里,魏阙已经带人拍马赶到。
  前有狼后有虎,灰衣蒙面人自知插翅难逃,若是被生擒,大刑之下,只怕自己也禁不住酷刑会和盘托出。魏阙手段,他岂能不了解。一抹决绝之色自他眼底划过,他用力咬破口中毒囊,顷刻间栽倒在地,双目怒睁,直勾勾的盯着头顶蓝天。
  魏阙翻身下马,大步迈到宋嘉禾面前,将人从马背上抱下来:“有没有吓到?”
  宋嘉禾摇了摇头,直直看着那具尸体:“揭开蒙面。”一连说了两遍。
  魏阙眸色深了深。
  护卫长谨慎的提着刀靠近,恐他诈尸,直接用刀尖挑开脸上黑布,有惊无险,看来真的死了。
  “就是他,三表哥,就是他。”宋嘉禾睁大了双眼,就是这个人,前世就是他害的她掉下山崖:“他是谁?”他背后之后是谁。
  宋嘉禾抓紧了魏阙的手臂,是谁那么大费周章的要杀她?那种粉身碎骨的痛苦在这一刻又清晰起来,宋嘉禾控制不住的颤抖,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魏阙一惊,顾不得旁人还在场,揽宋嘉禾入怀,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慰,“莫怕,我在这儿,他已经死了,不会伤害你。”
  他一遍一遍在她耳边安慰。
  宋嘉禾渐渐镇定下来,脸色依旧难看,喃喃:“是谁派他来的?”
  魏阙一时之间也不知敢如何接话,这蒙面人正是李石,他明明派了人盯着他,可他怎么会出现在围场,还和季恪简打了起来。
  魏阙现在也是一脑门疑惑,可他不能表现出来。季恪简身份特殊,他手下的兵却要刺杀他,一个处理不好,可能会生出是非,他想把来龙去脉查清楚之后再向宋嘉禾解释。
  稍晚一步赶到的季恪简望着李石的尸体,脸色有些古怪,他情不自禁上前几步,死死盯着那具尸体。
  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季恪简剑眉紧紧皱成一团,顿时觉得有什么在脑子里搅拌,搅得他头疼欲裂。
  “世子?”他的护卫忍不住唤了一声,瞧他脸色难看,不由担心。
  季恪简置若罔闻,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具尸体,英俊的面庞一片苍白,额上渗出细细的汗水。
  宋嘉禾亦被他这奇怪的模样吸引过来,蹙眉望着他,神情有些奇怪,难道他也记得李石?忽然手上一紧。
  魏阙握着她的手捏了捏:“事情我会查清楚,你先回营帐休息。”
  宋嘉禾抿了抿唇,轻轻点了点头,事已至此,水落石出是早晚的事,这人终于被揪了出来,她心中一块大石悄然落地,只等揪出他背后黑手。
  那厢,季恪简揉了揉太阳穴,压下脑中莫名而来的万千思绪,他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强忍着不适对宋嘉禾道:“是我的不是,惊扰了表妹,这人本是冲着我来。”
  “你?”宋嘉禾又是一惊,他要杀的人居然变成季恪简了。
  魏阙嘴角沉了沉,他不喜欢宋嘉禾这模样,彷佛她和季恪简之间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隐秘。就像李石,他一直都觉得宋嘉禾在李石身上藏着一个大秘密,一个不想让他知道的秘密,这种感觉很不好。
  他定了定心神,沉声吩咐人将李石尸体抬走,又对季恪简道:“季世子且放心,此事稍后定然给你一个答复。”
  季恪简更想自己去查,不过被魏阙遇上了,又是发生在皇家围场,魏阙想接手也在情理之中,遂他朝魏阙拱了拱手:“如此,便有劳王爷。”
  魏阙略一颔首,这事想来皇帝那马上就有召见,故而他命关峒护送宋嘉禾回营帐:“回去后别胡思乱想,好好休息。”
  宋嘉禾弯了弯嘴角:“你放心吧,你去忙正事吧,我没事。”
  魏阙望着她的目光带着不放心,宋嘉禾便轻轻推了推她:“我真的没事儿。”
  魏阙只能笑了笑,目送关峒护着她先行离开。
  望着宋嘉禾离去的背影,季恪简低头掐了掐眉心,忽然察觉到一道不容忽视的视线。
  抬眼便撞进魏阙黑漆漆的眼底,季恪简心头微微一凛,复又若无其事的笑了下。
  魏阙扯了扯嘴角。
  ~
  护送宋嘉禾回营帐的关峒背上冒了冷汗,盖因宋嘉禾问他:“那个刺客你们认识是不是?”
  关峒眉峰微微一跳动,瞬息之间惊讶的望着宋嘉禾:“宋姑娘何出此言?”在魏阙没有坦白之前,他怎么会拆自家主子的台。
  宋嘉禾注视他片刻,缓缓道:“刚才我留意到,好几位侍卫看见那刺客的脸后,露出了震惊之色。若是一个陌生人,何必惊讶。”
  关峒一愣,顿觉棘手,眼睛怎么这么尖啊,这一刻他特别想把魏阙拉回来,谁惹的麻烦谁处理。
  “姑娘想多了。”关峒硬着头皮道。
  宋嘉禾扯了扯嘴角:“这人是什么身份?”
  关峒沉默不语。
  舌尖转了转,宋嘉禾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是王爷手下的兵?”
  关峒眉头又是一跳。三表哥都变成王爷了,可见着实生气了。
  宋嘉禾心里有了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关峒头皮发麻:“这里头肯定有误会,王爷待姑娘如何,姑娘难道还不清楚。”
  宋嘉禾抿了抿嘴角,魏阙待她如何,她自然知道。可就是因为他明明待她那么好了,他却能如此若无其事的欺骗她。
  他早就知道这个人的下落,可他竟然一直瞒着她,在她几次三番的询问之后,依旧瞒着她。宋嘉禾觉得自己就是个傻瓜!
  他为什么要骗她?宋嘉禾神色一僵,其实她也骗了他。所以他们两个人在互相欺骗?
  宋嘉禾咬着下唇,觉得心里乱糟糟一团。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孤月山人(X15)、我还是蛮乖的吧(X2)、雨丝纷飞72(X2)、叫我小仙女!、阡痕难寻丶茗中倒影似、窝窝头配可乐、小仙女儿、20948344、22148167、蜗牛满满、胡汉三、洛伦卡、上善若水的的地雷(づ ̄3 ̄)づ
————————————————————–
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小说资源免费获取~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