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56章 宋嘉禾

第156章
  “姑娘吃点葡萄。”青画端着一盘饱满晶莹的绿葡萄过来, 摆在宋嘉禾手边。
  宋嘉禾心不在焉的拿了一颗。
  青画知道姑娘一直托王爷在找一个人, 而这人就是刚才那刺客,听姑娘和关峒副将的话, 姑娘怀疑这人是王爷属下, 如此说来,王爷一直在骗姑娘。
  青画生怕姑娘钻牛角尖伤了与靖王之间的情分, 遂劝了一句:“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姑娘先莫要胡思乱想,等王爷来了再细细问一问。”
  宋嘉禾抬眼看望了望她:“我明白的。”她慢慢的剥了葡萄皮塞到嘴里,这葡萄真甜,丰盈甜腻的汁水顺着喉管流下,宋嘉禾觉得她的心情略略好了一些。
  三表哥瞒着他, 该是有原因的。若是早几年发现这个刺客是三表哥的人,她可能会有所怀疑,怀疑他是不是帮魏歆瑶出头, 毕竟他们兄妹感情看着还不错。
  不过这辈子她对魏阙的了解, 加深不少,她觉得以他为人应该不至于做这种事儿。
  那刺客之事应该另有□□,只是他为什么要瞒着她?
  宋嘉禾轻轻地咬了咬唇,也许待会儿他还会问自己为什么要骗他,之前她说了, 她找的那人是家贼来着。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在骗他,可他没有戳破,为什么啊!
  宋嘉禾觉得脑子里一团乱麻, 她只能束手无策的揉了揉太阳穴。
  “王爷!”门外响起请安声。
  宋嘉禾吃了一惊,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魏阙一把掀起门帘,灿烂的阳光随着他一同涌入。
  宋嘉禾不适的眯了眯眼,讷讷的唤了一声:“三表哥。”
  瞧她紧张的模样,魏阙安抚一笑,摆了摆手:“你们都退下!”
  宋嘉禾这才留意到他只身一人进来,并没有带护卫。
  营帐内的青书与青画看向宋嘉禾,眼底带着忧色。
  宋嘉禾朝她们点了点头。
  二女最好带着担忧躬身退下。
  宋嘉禾望着魏阙,魏阙也望着她,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
  最后魏阙笑了笑,他走过去,拉着宋嘉禾的手,在边上的椅子上坐了。
  手没有被甩开,魏阙脸上笑意加深了一份。
  不待宋嘉禾先问,魏阙先解释起来:“那刺客名唤李石。 ”魏阙留意着宋嘉禾的脸色:“他是我手下一名斥候。”
  宋嘉禾垂了垂眼,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片浅浅阴影:“他为什么要刺杀季表哥?”
  “我也不知道,”魏阙道:“父皇已经将此事交给赵统领查办。不过……”
  宋嘉禾抬眼。
  魏阙笑了下,复又说道:“早前,我调查过他,他似乎爱慕我七妹。”
  宋嘉禾浑身一震:“魏歆瑶!”又喃喃:“果然是她!”
  声音很低,可魏阙哪能没听见:“你早就知道是她指使的?”
  宋嘉禾抿紧双唇。
  魏阙好脾气的笑了下,捏了捏她的手:“我先向你赔个不是,我早就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是看你模样对他十分憎恶,还说是家贼。”魏阙顿了顿。
  宋嘉禾双唇抿得更紧,神色也绷起来。
  “我担心其中有什么蹊跷,也存了私心,怕你知道我与他的关系,进而与我生分了。遂我想着我先彻查一番,也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可一直都没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本打算直接和你坦白了,不巧碰上出征,事情一桩接着一桩,就给耽搁住了。以至于闹了这么一出,是我疏忽大意,幸好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他原本派人监视着李石,大抵是时间久了,监视的人开始懈怠,无知无觉的让李石脱离了监控。
  宋嘉禾垂下眼眸,盯着手里的帕子,如果早一些知道那刺客的身份,又没说开的话,她对魏阙应该会留一个疙瘩。
  “我都说完了,暖暖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找李石吗?”魏阙包住宋嘉禾的双手,他的手很宽阔,轻而易举的将宋嘉禾的手包在掌心里。
  该来的果然逃不了。虽然早有准备,宋嘉禾的心神还是忍不住乱了一瞬。
  魏阙耐心的望着她,不曾出言催促。
  半响,宋嘉禾轻缓的声音响了起来:“几年前我做了一个噩梦,在梦里那个李石,他带着一群人来追杀我,慌乱之中,我被他逼的掉落悬崖。
  那个梦真实到可怕,犹如亲身经历,我至今也忘不了。
  去年上元节,在街头偶遇他,他和梦里的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我很害怕,我怕那不仅仅是一个梦,是老天爷给我的警示。”
  半真半假,宋嘉禾只能说到这儿了,总不能说她死而复生了一回。
  魏阙望着眼帘轻垂的宋嘉禾,伸手将她揽到怀里,爱怜地轻拍着她的后背:“暖暖别怕,那只是一个梦,何况他已经死了,有我在,这种梦绝不会发生的。”
  宋嘉禾乖顺的伏在他胸口,轻轻点了点头。
  冷不丁又听见魏阙问她:“在梦里,是七妹派他追杀你?”
  话音刚落,魏阙便感觉到!怀里的宋嘉禾身体僵了僵。
  她没梦见,她也只是猜测,因为魏歆瑶有这个动机,魏阙方才说那个李石爱慕魏歆瑶,原先的五分猜测成了九分,最后一分只等证据了。
  只是,她若说猜测,万一魏阙问她,她为什么猜是魏歆瑶,她要怎么回答?难道说,魏歆瑶喜欢季恪简,所以要杀了她这个情敌。
  宋嘉禾有点儿不敢想届时魏阙的脸色,于是她淡淡的嗯了一声。
  魏阙眸色沉了沉,下巴轻轻蹭着她的头顶,放柔了声音道:“梦都是反着来的,你看,现在和你的梦不是反了。”
  宋嘉禾如释重负一笑,是啊,这一世和上一世已经完全不同了,很多人的命运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恩,那终究只是个梦罢了。”
  听出他语气中的轻松,魏阙笑了下,笑问:“那在你梦里,你有没有梦见我?”
  宋嘉禾眼神飘了飘:“梦见了,你可严肃可严肃了,看见我都不带正眼瞧,吓得我都不敢跟你说话。”
  前世,他俩也就是普通亲戚,见面请个安的关系,宋嘉禾再一次感慨世事之玄妙。
  “这种噩梦还是快点忘掉的好。”魏阙一本正经地揉了揉宋嘉禾的头顶。
  宋嘉禾噗嗤一声乐了。
  这厢宋嘉禾终于了了一桩心事,心情愉悦,魏阙看起来心情也不错的模样。
  季恪简那边却是出了麻烦,他一直昏迷不醒。过了一天还未醒,可把季夫人急坏了,随驾的御医都被她喊了过来,各施手段,然而季恪简还是未见醒来的迹象。
  吓得季夫人险些晕过去。
  几位御医也是急得不行,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皇帝可是下了令,让他们务必治好季恪简。可问题是,季恪简他没毛病啊,一没受伤二没中毒,可他就是昏睡不醒,奇了怪了!
  营地就这么点大,如此大的动静,第二天季恪简昏迷的消息已是人尽皆知。
  宋嘉禾自然也知道了消息,宋季两家是亲戚,她知道了没有不过去探望的道理。再说了,这么多年的交情,做不了夫妻,兄妹之谊也是有的。
  宋嘉禾让青画备了一些药材,带着人过去探病。
  途中遇到魏阙,听闻她要去探望季恪简。
  魏阙道:“那我和你一道去。”
  宋嘉禾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进了营帐,见到憔悴不堪,彷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不止的季夫人,宋嘉禾心头一刺,姨母只剩下季恪简这么一滴骨血,若是季恪简有个三长两短,只怕姨母也熬不过去。
  “姨母。”
  季夫人扯了扯嘴角,挤出一抹微笑:“你们来了。”
  宋嘉禾心头酸涩:“姨母莫要担心,季表哥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逢凶化吉的,倒是您,若是伤心过度,坏了身子,等季表哥醒来,他还不得心疼愧疚坏了。”
  类似的话季夫人已经听了一箩筐,理她自然知道,可作为母亲哪能不担忧。
  “世子?”许砚秋惊喜的叫起来,一脸狂喜的看着床上睁开了眼的季恪简,望进他黑漆漆的眼底,忽尔心头一悸,乱了心跳。
  季夫人迅速扑到床头,又惊又喜的望着季恪简,哆哆嗦嗦的摸着他的脸:“承礼,承礼你终于醒了。”紧绷了一天一夜的心终于放松下来,季夫人喜极而泣:“你担心死为娘了。”
  “儿子不孝,让娘担忧了。”季恪简眨了眨眼,哑着嗓子道,一转眼瞬间呼吸一滞。
  见季恪简终于醒了,宋嘉禾满脸欢喜,见他看过来,回以明媚笑容。
  季恪简直勾勾的看着她。
  宋嘉禾愣住了。
  魏阙跨了一步,挡在宋嘉禾面前,关切:“季世子可有不适之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