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63章 宋嘉禾

第163章
  历经半个月的调查, 宋铭也没有查到宋子谚坠马这一事件中的可疑之处。
  搜查无果之下,宋铭只能承认,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意外, 是儿子时运不齐,也是苏清月命运多舛。
  宋家将太医院里擅长妇科的御医都请了一遍, 都表示对苏清月的伤势无力回天。苏清月不只落下了不孕的后遗症, 身子上也要较常人虚弱几分。
  这个噩耗,身体略微好转的苏清月也知道了, 闻讯当场, 她就受不住打击晕了过去。
  醒过来之后, 苏清月泪如泉涌。双十年华的女子, 却被人下了无法生育的诊断结果,无异于被判了死刑,不敢说整个人生都失去了颜色,可一半是有的。
  苏清月哭的浑身颤抖, 她怎么也想不到,会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 她只是受了点伤,她甚至都已经不疼了, 还能勉强下床在屋子里走两圈, 怎么可能,就不能生育了呢?
  她不能做母亲了,苏清月捂着脸大哭出声。
  宋老夫人也跟着落泪:“好孩子,你莫要哭了, 你是为了咱家谚哥儿,才受的伤。这份大恩我们宋家铭记于心,万万不会委屈了你。
  若是你不嫌弃我家老二年龄大,有儿有女的,我盘算着让老二娶了你,将来让谚哥儿给你养老,万不能叫你孤苦无依。”
  啼哭不止的苏清月哭声一顿,捂在脸上的双手轻轻颤抖。嫁给宋铭!?
  宋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臂,诚恳道:“干娘句句都是肺腑之言,你好好考虑一下,进了我们宋家的门,我们老宋家绝不会让你受委屈。”落了这毛病,把她嫁出去,可不是害人吗!
  若是往常听到这句话,苏清月只怕要幸福的不能自己,可在档口听到,那真是百感交集,她想嫁给宋铭吗?当然想。
  自从十六岁以上偶然见过他一回。她就像是着了魔一般,英勇善战又专情的男子,哪个女子不向往。可她知道,他有妻有子,所以她把这份朦朦胧胧的好感一直藏在心里头。
  然而感情这回事,最是不受人控制的。她不敢做什么,却也不想随便嫁人,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大哥拗不过她,只能由着她胡闹。
  万不想大哥牺牲,还将她托付给了宋铭。那一刻,她离梦想那么近,然造化弄人。她进了宋府,成了她的义妹。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一年来,她费了多大的劲才能压抑住自己的感情,她不想让宋家人瞧不起她。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嫁给他的代价会是失去做母亲的权利。她这辈子都没法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苏清月只觉得心如刀绞,连呼吸都喘不过来。
  苏清月脸色惨白,胸膛的起伏,整个人像要窒息一般。
  宋老夫人大惊失色,一边让人把她平躺在床上,一边命人去传府医。
  好一通折腾,苏清月才算是缓过气来,两眼发直的躺在床上,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眼角滑落,没入枕头里,不一会儿枕巾就湿了一大片,瞧得让人于心不忍的很。
  宋老夫人擦着她眼泪,柔声道:“干娘的提议你好好考虑下,但凡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做得到,一定答应你。”
  泪流不止的苏清月悲声道:“干娘,我想静一静。”
  宋老夫人理解的点了点头,那么大的事,她的确需要时间与空间。
  “那你休息吧,我先走了。”宋老夫人站了起来。
  出了屋,宋老夫人脸上的悲戚之色便淡了几分,这事儿瞧着吧,有八成的把握了,他们家也只能做到这一步。
  出神的望了院子里青松片刻,宋老夫人幽幽叹了一声,带人离开。
  屋内的苏清月定定的望着床顶,目光茫然,毫无焦点。
  跟着她进了苏府,也是她带进来的唯一的丫鬟,柳条泣声道:“姑娘,您别吓奴婢。您还年轻,仔细调养也许还有转机。”
  苏清月黯淡的双眼骤然亮起来,彷佛被人注入了活水。是的了,她还这么年轻,宋家什么御医圣手请不来,她的病一定能治好的。
  柳条就发现主子的脸庞亮了起来,顿时松了一口气,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是苏清月受不住打击垮了,她这辈子也完了。眼下有了一个念想,人也就有奔头了。
  “我一定会好的。”苏清月捂着自己的肚子,声音越来越坚定:“我会好的!”
  柳条忙不迭点头应和,又忐忑的问她:“那姑娘,老夫人的提议,您怎么看?”
  苏清月垂了垂眼,这是她面前最好的出路,也是她最想要的一条出路,只是,她不能这么痛快的答应下来,会落人话柄的。
  ~
  “不能生了?”宋太后皱了皱眉头,承恩公府的事她听了一耳朵,正好今御医过来请平安脉,她顺口问了一句宋子谚的情况,问完又想起那救了宋子谚的姑娘,不妨问出这么个结果。
  宋太后确认:“真的真不能生了?”御医谨小慎微的风格,她也是了解的,板了脸:“哀家要听实话?”
  粱御医嘴里发苦,宋家要求他保守秘密,可太后垂问,他哪敢撒谎啊:“苏姑娘的身子,将来不易受孕,便是受孕了,怕也是坐不稳胎。”
  宋太后若有所思,摩挲着杯沿,好好的姑娘家不能生了,还是为了救谚哥儿造成的。
  这姑娘只怕嫁不了好人家,嫁过去日子也不容易。不过娘家总不会亏待她的。
  宋太后脸色微微一变,娘家会怎么补偿她?
  以她对娘家人的了解,说不得就要让她给侄儿当填房。眸色微微一沉,宋太后划了划杯盖,抿了一口茶,这可就与她的打算有出入了。
  林氏走了之后,一个念头就在她脑子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她想让宋铭与魏琼华再续前缘。
  她这辈子生了三儿一女,三个儿子不用她担心,一个比一个活得好,事业有成,妻妾成群,儿女绕膝。唯独小女儿让她操碎了心,自己这女儿,看着日子是过得潇洒自在,那是她年纪还没到,等她再长几岁,再好风景也要看腻,开始想家了。这人生在世,过日子还是跟家人过的。
  这么些年,她一直盼着魏琼华能找个人定下来,不拘出身背景,哪怕就是个男宠,她也能捏着鼻子认了,只要她愿意跟人家好好过日子。再不济生个一儿半女,老来有个慰藉也成。
  可魏琼华那反应能气死个人,什么叫没男人配让她给他生孩子,想起她说话的模样,宋太后就来气。
  然而再气,那也是亲生的,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还不是要替她筹划。
  打林氏没了,宋太后就开始琢磨起宋铭来。女儿这模样,归根究底还是因为宋铭,曾经沧海难为水。两人青梅竹马长大,要不是死老头棒打鸳鸯,指不定她女儿都抱上孙子了。每每想起来,宋太后都想挖了老头子的坟,让他害了女儿一辈子。
  别人魏琼华看不上,宋铭总行了吧。
  只是娘家会不会答应,宋太后心里也没底。魏琼华的风评,就是她这个当娘也得说一声狼藉了,宋铭能不计前嫌?
  宋太后觉得有点儿悬,要是旁人家,还能以权压人,可那是她娘家,她还能撕破脸强人所难不成。况宋铭功劳威望摆在那,也不是她可以随意掌控的。
  所以这事拖到现在,宋太后也没跟娘家张口,实在是张不开口啊!
  思来想去,宋太后觉得这事不能直接说破,得找机会让宋铭和魏琼华私下见见面,要是两人旧情复燃,再好不过。
  便是不成,也不伤情分。
  哪想她这边盘算的好,魏琼华就给跑青州玩去了,简直气死个人,她倒是逍遥自在的很,可怜她这老母亲替她操碎了心。
  现在倒好,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宋太后合上茶盖:“给长公主传信,就说哀家病了,病的要不行了,速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