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64章 宋嘉禾

第164章
  受了伤的宋子谚格外娇气, 每天有一百零八个要求。
  看在他是伤患的份上,宋嘉禾不跟他一般见识,等他痊愈后, 再秋后算账。
  这会儿宋嘉禾奉了小祖宗的命令,在厨房里给他下面条。
  肥嫩的鲜虾在油锅里爆炒一遍, 炒到发红, 盛出来放到一边的碗里备用。在另一口咕咚咕咚叫的汤锅里下了汆过水的面条,随后加一点小青菜香菇, 最后把炒过的虾加进去, 略略闷一会儿, 起锅, 香喷喷的鲜虾面就做好了。
  让人装进食盒,宋嘉禾便要给宋子谚送去,走到门口遇上了回来的青画。
  宋嘉禾挑了挑眉头:“你这是怎么了?”眉头拧成了疙瘩。
  青画凑过来,小声道:“奴婢去净房的路上, 撞到两个小丫鬟在说小话。”
  宋嘉禾笑容微微收敛:“说什么了。”只怕不是什么好话,要不青画不会这模样。
  青画愤愤不平:“她们说苏姑娘为了救十少爷伤了身子骨, 不能生育,所以咱家国公爷为了报恩要娶苏姑娘为妻。”
  宋嘉禾瞬间沉了脸:“你把人给我叫过来, 我要问一问。”苏清月的伤势只有少部分知道详情, 两个小丫鬟从何得知。还有父亲娶她报恩,这话又是哪儿传出来的。虽然宋嘉禾暗地里也做过这个猜测,可长辈们没发话,她也就没确认过。
  青画应了一声, 连忙走了。
  面不能久放,要不坨了不好吃,宋嘉禾让青书先给宋子谚送过去。
  她自己则回了花厅。
  不一会儿两个小丫鬟战战兢兢的进了门,小脸煞白,宋嘉禾一问,两人就竹筒倒豆子一般,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宋嘉禾才知道这消息知道的人还不少,在一部分下人那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宋嘉禾脸色阴沉,想了想还是决定和宋老夫人说明白。
  宋老夫人闻言,脸色一沉到底,这消息是无意中透出去的,还是有人故意传出去?她眼中掠过一道锐利的光芒,宋老夫人缓了缓神色道:“此事我马上就让人去查一查。”
  宋嘉禾点了点头。
  斟酌片刻,宋老夫人温声道:“其实这些话也算是真的,我的确有让你父亲娶清月的打算,毕竟她身子伤成那样,嫁不了好人家了,暖暖,你怎么看?”宋老夫人望过来的眼神里带了几分小心和忐忑。
  宋嘉禾笑了笑:“父亲身边总是要有一个人照顾的,只要您和父亲喜欢,怎么样我都没意见。”宋铭四十都没到,难道要求他后半辈子打光棍,这未免太过不近人情。打林氏走了,她就做好了迎接继母的准备,反正以长辈的精明,总不至于娶一个搅家精进来。再说的凉薄一点,她与林氏母女情缘薄,实在生不出为她抱不平的心思来。
  宋老夫人松了一口气,虽然她觉得以孙女儿的通情达理的,肯定不会有意见的,可到底存了一份顾虑。眼下得了准话,她也就彻底放心了。
  这流言一查,不出三天就查出了有意思的事来,流言的源头是苏清月的大丫鬟柳条。
  朱嬷嬷小心翼翼的觑一眼脸色阴沉着脸的宋老夫人,心里暗暗摇头,这事给闹得。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原以为是个单纯,现在看来也是个心思多的。”宋老夫人淡淡道。
  朱嬷嬷干干一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宋老夫人扯了扯嘴角。“算了,本来我也要找个合适的机会把风声放出去的。”有了苏清月为救宋子谚受伤不孕的前提,宋家才能够名正言顺的娶了她,不至于落人口舌。只不过自己主动做,和别人谋划就是两回事儿了。
  宋老夫人这会儿沉吟起来,这么瞧着倒是个有心眼儿的。幸好不能生,为母则强,有了孩子,这女人想的就多了,眼下这样子挺好的,她就是心眼再多,没孩子也折腾不出什么风浪来。
  然而,很快,天降惊喜。
  诊脉过后,粱御医喜动于色:“恭喜苏姑娘,恢复情况良好,照这势头下去痊愈之日指日可待。”
  此言一出,整个屋子的人都懵了。
  宋老夫人一愣,不是说她这毛病治不好的,漫说御医,就是外头名医他们都请来看过,都表示无能为力。
  粱御医解释:“这一月来苏姑娘按时用药,每日针灸,况苏姑娘到底年轻,身子骨好,自然恢复的好。”
  苏清月刷的白了脸,那模样不像是被公布了喜讯,倒像是被公布了噩耗。
  瞬息之间宋老夫人已经恢复镇定,含笑道:“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如此我也能心安了。多亏了几位御医精心调养。”
  粱御医忙道不敢当,只道都是苏清月底子好,宋家照顾得当。
  苏清月耳畔嗡嗡作响,什么都听不到了,她又能当母亲了吗?来不及高兴,巨大的惶恐将她淹没,那么宋家之前说的话可还作数?
  苏清月扭头看向宋老夫人,宋老夫人满面笑容。笑的她一颗心直往下坠,悔意一点一点的填满心脏,早知道,早知道她就早一点答应了。
  屋子里的气氛一度变得十分微妙,微妙的众人想忽视都不成。
  “还请御医为苏姑姑开药方。”宋嘉禾出声打破了平静。
  正不自在的粱御医顺势退下去开药方。
  宋嘉禾让人奉上一个红封,然后命人送了御医离开。
  “姑娘,这事?”青画欲言又止的看着宋嘉禾。
  宋嘉禾朝她摇了摇头,示意她别多嘴,到底在苏清月院子里头。想起苏清月,宋嘉禾眉心蹙了起来。她那反应,想让人不留意都难,看来,受到的惊吓不小。原本想娶她,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她无法生育,嫁给别人日子不好过,可眼下她有了治愈的希望。可偏偏已经朝她透过话,但是她又没答应,这不上不下,不尴不尬的,想想的就头疼。
  再回到屋子里,苏清月虽然不再白着脸,可脸上的笑容里带出了几分勉强。
  宋老夫人似无所觉,乐呵呵道:“可见是菩萨显灵了,改天我得去皇觉寺还愿。”宋老夫人双手合了合,笑道:“御医的话,你也听见了,好生休养,要不了多久就能痊愈了,我这一颗心也算是落回肚子里。”
  苏清月嘴里发苦,比吞了黄莲还苦。
  宋老夫人与宋嘉禾一走,苏清月就瘫软在床,彷佛被人抽走脊椎一样,她木木的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宋老夫人是不是改变主意了,反正她也没答应,完全可以当没说过这话的。
  柳条看她模样,把屋里伺候的人打发了,随后走到床边柔声劝慰:“姑娘莫急,御医只说你照这样下去能痊愈,可没说你现在已经痊愈了。”柳条咬了咬牙道:“奴婢想着,姑娘这一阵的药最好别吃了,等您出嫁后,咱们再好好调养也来得及。”只要姑娘这毛病不好,宋家就得为她负责到底。
  苏清月颤了颤,犹豫:“万一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以后治不好了怎么办?”
  柳条垂了垂眼,没吭声。治不好,也比嫁不了的好。如何取舍,她想自家姑娘心里肯定有数。
  苏清月咬着下唇,眼底浮现剧烈的挣扎。
  宋嘉禾扶着宋老夫人回到温安院,端了一杯热茶给她。
  宋老夫人抿了一口热茶,摇头一叹:“这事给闹的?”又恨:“那几个御医可真够行的!”
  宋嘉禾也觉得这事乱七八糟了。
  宋老夫人看向宋嘉禾:“若是依着你,你会怎么处理此事?”
  宋嘉禾迟疑了下,慢慢道:“咱们这样的人家一口唾沫一口钉,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万万收不回来的。”把人给架起来了,再放下去,这事太不地道。
  宋老夫人又是一叹,可不是这儿理吗?
  “只是啊,我有些担心,都说为母则强。”
  宋嘉禾笑了笑:“若是担心我们几个,祖母大可不必如此,我们兄妹几个又不是逆来顺受的傻子。我觉得吧,这到底是父亲后半辈子的事,还是得以父亲的意愿为主。只要他高兴就成,日后给我们添几个弟弟妹妹也挺热闹的。”辛苦操劳这么多年,宋铭也该享享福了。
  这话,宋老夫人听了熨帖:“你们都是好孩子。回头我和你爹商量下吧。”也是她急了,哪好和宋嘉禾说这些话的。
  宋嘉禾笑吟吟的:“我爹这么大个人了,您啊,就别操心了,让他自己愁去,您只管享福。你这样我心疼。”女人都有出嫁从夫二嫁从己的说法。
  宋老夫人笑骂她:“你倒是不心疼你爹。”
  “谁让我更心疼你呢!”宋嘉禾理直气壮。
  宋老夫人虚虚点她,心里比喝了蜜还甜。
  祖孙俩闲话两句,宋嘉禾告辞离开。
  约莫半个时辰后,朱嬷嬷进来,低声说了什么。
  随着朱嬷嬷的转述,宋老夫人脸色逐渐难看,自打存了让苏清月嫁给老二的心思,她就在苏清月那院里插了人。
  眼下朱嬷嬷说的就是那人传过来的消息,苏清月不想把病治好。为的是什么宋老夫人心知肚明,看来她倒是铁了心的想嫁老二,可这手段……
  宋老夫人拿起桌上的佛珠慢慢转着,一出又一出的,苏清月在她这的印象直线下降。不管怎么样,苏清月身边那个叫柳条的丫头不能留了,哪哪都有她,不是个安份的。
  正思索着,小丫鬟进来报,靖王来了。
  宋老夫人心情好转了几分,算算有两天没过来,是该过来了,小两口正如胶似漆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让暖暖过来。”
  宋嘉禾去而复返,不过魏阙还未到,他要先去向宋老爷子请安。
  两人习惯性的讨论了今日朝中动向,说完正事,魏阙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声:“祖母近来有些不适,传信召姑姑回京。”
  宋老爷子神色一整:“太后哪儿不舒服?”若是不严重,何至于将千里之外的魏琼华召回来,宋老爷子越想越担忧。忽然反应过来,若是情况严重,他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老毛病了,就是为了姑姑的事郁结于心。粱御医给开了几服药,略有好转。”魏阙微笑道。
  宋老爷子眯了眯眼,慢慢道:“那就好,明儿我让老婆子进宫请个安。”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13点左右更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