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67章 宋嘉禾

第167章
  宋太后做事向来雷厉风行, 刚说完过继,不出三天就把人送到了魏琼华面前。
  魏琼华被宋太后这效率给吓了一跳, 不禁怀疑,打一开始这就是宋太后做的一个局, 故意拿宋铭来吓她,事实上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可任她怎么怀疑,事已成定局, 也没了反悔的机会。
  宋太后挑中的是魏氏族里一个刚满周岁的小男孩,他娘生他时血崩而亡, 亲爹半年前出了意外, 遂养在他大伯家里。
  小娃娃白白嫩嫩,看着挺机灵,宋太后一眼就挑中了。这年纪也刚好, 正是最讨人喜欢的时候,容易养出感情来。
  奈何魏琼华打小就不是个喜欢孩子的,瞅着白嫩嫩汤圆似的小娃娃,也没生出点儿慈母之心来。
  不过既然过继了, 该尽的责任她肯定会尽到, 这娃娃在原先家里头,虽然没被虐待可也是个无人问津的小可怜,有什么好的都要排在堂兄弟后面。在她这起码锦衣玉食不缺, 偌大公主府里头就这么一个小主子,下人自然会众星捧月似的供着他。
  过继仪式之后,这孩子就正式成了魏琼华的嗣子, 改名魏德,皇帝大笔一挥,赏了一个长安伯的爵位给便宜外甥,以示自己对这外甥的重视。
  可把一干皇亲,尤其是魏家的公主们羡慕的不行,她们的孩子,正儿八经的魏家嫡亲外甥外孙都没爵位呢,倒是让个旁枝小崽子越了过去。
  然而再羡慕也没用,谁叫这孩子有个厉害的嗣母,皇帝可是说了,这爵位是褒奖魏琼华历年来养兵的功劳。这话说的,想厚着脸皮去讨个爵位的公主们只能无奈歇了心思,魏琼华是个搂钱的靶子,赚的钱大半都投在养兵上。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爵位是用金山银山买来的,她们出不起这钱,自然就没爵位。
  这圣旨一出,莫说皇家娇客们羡慕了,就是旁人也要羡慕下魏德的好运,这可是因祸得福,有这么一个养母在,日后前程不可期。
  只是,魏琼华难道要改邪归正,做慈母了?有此疑问的看客们立马就知道自己想太多。
  魏琼华身边依旧跟着一英俊男子,是张生面孔,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据说是江南带回来的才子。
  议论纷纷之中,除夕夜如期而至,爆竹声声直至天明,承德三年到了。
  初一,进宫朝贺。
  初二开始连轴转的做客。
  宋嘉禾忙得脚不沾地,母孝二十七个月,不过一旦过了周年祭,规矩便会松乏很多,除了不能婚嫁,衣裳首饰素淡一点外,并不妨碍做客。所以宋嘉禾也不能再偷懒,要跟着长辈四处拜年。
  一直到了初八,不用在出门了,因为轮到承恩公府宴客。
  这天一大早,宋铭和七老爷便携带家眷上门。
  女眷们聚在后院里陪着宋老夫人说话,苏清月赫然在座,她身子已经大好,面色红润的坐在那儿,透着股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劲头。
  温氏目光闪了闪,马上又若无其事的看着大伙儿逗弄龙凤胎,小家伙们六个月大,白白胖胖跟个糯米团子似的,格外招人疼爱。
  宋老夫人抱着大曾孙子,笑的满脸菊花开,眼里的疼爱几乎要满溢出来。
  小孩子禁不住困,玩了会儿就开始犯困。
  宋嘉禾怀里的小侄女儿也跟着闭上眼呼呼睡起来:“去我屋里睡会儿,出来前,我没让人熄了地龙。”
  宋老夫人点点头,小娃娃可经不得冷。
  反正客人没到,宋嘉禾便亲自抱着小侄女离开,温氏带着儿子跟上,安顿好两个小的,宋嘉禾让人上了一杯桂圆红枣茶,笑吟吟的看着温氏:“二嫂,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温氏笑了:“到底瞒不过你。”
  宋嘉禾笑了笑,那是她故意表现的明显了。
  “我就是想在妹妹这讨个准信,这几日在外头做客,我听到了一些流言。”
  听她这一说,宋嘉禾心里便有了数,果然就听温氏道:“我听人说,祖母有意为父亲聘娶苏姑姑?可是当真?”
  温氏望着宋嘉禾。
  在她的目光下,宋嘉禾轻轻点了点头。
  温氏笑了笑:“这般我心里也有数了。”这两年卫国公府只有她一个女主人,什么事儿都是她一人做主,也不用伺候婆婆,说句心里话,她真不想打破这种宁静。冷不丁的公公要续弦了,新婆婆与她年岁相仿,虽然早知有这一日,可真来了,她这心里头难免有些不自在。
  怎么和苏清月相处就成了一门学问,她当家做主惯了,万不想在别人手下听候号令。然苏清月这么年轻,她难道就愿意退居幕后做老封君。
  想想,温氏就一阵头疼。
  温氏的担心,宋嘉禾能猜到几分,不是有句话,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日后温氏与新妇少不得要磨合下,不过就算不是苏清月,也会是旁人,总不能叫他爹打光棍的。
  “客人差不多该来了,咱们过去吧。”宋嘉禾提醒。
  温氏唉了一声。
  客人陆陆续续的到来,气氛也越来越热闹。
  正在垂花门前迎客的小顾氏骤然听见魏琼华来了,吓了一大跳,连忙赶向大门口。帖子自然是发了的,只是没想到这位娇客会来,谁不知道这位不喜欢来这种正儿八经的宴会。
  魏琼华不只自己来了,还把新鲜出炉的儿子带上了,小小男孩,穿着一件簇新的大红锦袍,脖子上带了一个金项圈,富贵又喜庆。
  他乖乖巧巧的揪着魏琼华的衣摆,见了小顾氏,羞怯一笑,往魏琼华裙子后面躲了躲。
  这腼腆的小模样哄得小顾氏心肝一颤,笑容不知不觉加深。
  “小孩子怕生。”魏琼华笑道,这娃娃胆小的跟个姑娘似的。
  小顾氏笑:“长大一些就好了。”心里却道,还不是没爹没娘闹得。
  小顾氏迎着魏琼华母子俩到了大堂,宋老夫人起身要见礼,被魏琼华一把拦住了,虽然高了半级,可宋老夫人是舅母,魏琼华虽然爱玩,这点礼数还是有的。
  “德哥儿,还不向舅婆请安。”
  魏德蹒跚着往前走了几步,奶声奶气道:“阿德见过舅婆。”
  “乖!”宋老夫人笑逐颜开,接过朱嬷嬷递来的红包,塞给他:“拿去买糖吃。”
  魏德没接,怯生生的看向魏琼华,在魏琼华点头之后,才伸手接了:“谢谢舅婆。”
  宋老夫人笑眯了眼,爱怜的摸了摸他的脑袋,又抓了一块糖给他:“真是个好孩子!”
  此时此刻,宋老夫人心头是安慰的,魏琼华也是在她眼皮子底下长大的,眼下她终于有了个孩子,这孩子看起来还不错,哪能不为她高兴。
  宋老夫人逗弄了小娃娃几句,旁人也跟着凑趣,然后没口子的夸,夸得小娃娃脸蛋红的像个苹果。
  宋老夫人见他羞的不行,不免好笑,见宋子记过来了,便道:“德哥儿要不要和哥哥去外面玩,那里有好多小哥哥小姐姐?”
  魏德有些怕生,期期艾艾看向魏琼华。
  魏琼华对他鼓励一笑:“去玩吧!”玩着玩着胆子也就大了,她魏琼华的儿子哪能是个胆小鬼。
  胖乎乎的宋子记笑嘻嘻:“我们去玩藏猫猫。”不由分说就把人拉走了。
  到了园子里,聚着十几个男孩女孩,大爷就八/九岁,小的三四岁,一群人开始捉迷藏,最小的几个就是来凑数的,谁也没当真,都有下人寸步不离的跟着。
  见别人跑,魏德也跑,跑了两圈茫然起来,迈着小短腿在院子里乱转,转着转着开始要上茅房。
  跟着他的小太监赶紧抱着他往净房跑,惟恐小主子尿了裤子哭鼻子。
  好不容易伺候好了,他自个儿肚子一疼,哎呦叫唤了一声。
  “主子,您在这等等小的,小的马上回来。”人有三急。
  魏德点点头。
  小太监连忙冲回去。
  魏德乖巧的站在原地等,东张西望时就见一只雪白的哈巴狗从他面前跑过,登时眼前一亮。
  解决好三急的小太监出来一看,小主子不见了,找了一圈,险些软了腿。不敢再抱有侥幸之心,连忙抓了个人去通知魏琼华。
  找了个地方透气的宋铭,听见假山里面传出一道细细的哭声,伴随着狗叫,起初没在意,可走了几步也没听见有大人哄。
  不禁皱了皱眉头,脚尖一转走了过去,就见山洞里面蹲着个小娃娃,小娃娃怀里抱着一条雪白的哈巴狗,娃娃哭两声,小狗叫一声。
  听到动静的魏德抬起来头,重心后仰,一个屁股蹲儿坐在了地上。
  宋铭失笑,想着这该是个迷路的小家伙:“跟我来,我带你出去。”
  坐在地上的魏德没动,啪嗒啪嗒的往下掉金豆子,嘴里嘟嘟囔囔的叫着:“母亲,母亲。”
  宋铭无法,上前抱起他出了山洞。
  魏德一边拿着小胖手抹眼泪,一边怯生生的望着宋铭。
  这孩子可真能哭!
  左右看了看没有下人在,宋铭只能认命,打算抱他去人多的地方。
  “母亲!”魏德惊喜的叫起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