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68章 宋嘉禾

第168章
  高大挺拔的男子抱着稚嫩的孩童, 这一幕落入魏琼华眼底,触动隐藏在心底最深的一根弦,泛起浅浅涟漪, 然而很快又归于平静。
  魏琼华轻轻笑着走过去:“德哥儿。”
  “母亲!”魏德破涕为笑,奶声奶气叫了一声, 在宋铭怀里扭来扭去要下地。
  宋铭放他下地,一着地, 小家伙就飞奔到魏琼华身边,眷恋的拉着她裙摆。
  寄人篱下的生活, 让这个孩子过早的学会了察言观色, 他分得清谁真心对他好。
  魏琼华弯下腰用帕子给他擦了擦眼泪,她以为她不喜欢小孩,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养了两天,就发现养小孩其实挺有趣,当然,前提这小东西不哭不闹, 乖巧的很。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魏琼华问。
  “狗狗,狗狗,”魏德一边嘟囔,一边四处张望,终于发现蹲在假山脚下舔爪子的小白狗,兴奋的指了指:“狗狗!”
  魏琼华大约也明白了, 想来是这小家伙追着狗跑,跑丢了,结果遇上了宋铭,还真是有缘分。
  “倒是麻烦表兄照顾德哥儿了。”魏琼华笑吟吟道。
  宋铭平声道:“举手之劳罢了。出来太久,我要回去招呼客人,公主随意。”
  “等一下。”魏琼华喊住意欲离开的宋铭,弯下腰对懵懵懂懂的魏德道:“瞧你这小脸脏的,跟花猫似的,去洗洗。”
  魏德捂了捂脸,羞答答的看着魏琼华,像是不好意思,他乖巧的点了点头。
  翡翠便上前牵了他的手。
  魏德抬头看看含笑的魏琼华,又扭头看向不远处的宋铭,忽然抬手朝他挥了挥肉乎乎的胖爪子。
  宋铭温和的笑了笑。
  翡翠带着魏德离开,剩下的宫人俱是有眼色的往后面退了退。
  魏琼华缓缓的走向笔直站立的宋铭,好整以暇道:“年前母后问我想不想嫁给你,再续前缘,你猜我怎么回答的?”
  见他神色平静,没有一丝一毫惊讶之色,魏琼华自己先笑了起来:“看来你早就知道了,听说你马上就要娶美娇娘了,这么着急,是为了躲我不成?”
  “不是,我知道你不会答应的。”这么着急定下,老爷子的确怕宋太后用强,不过宋铭知道,这都是宋太后的一厢情愿。
  魏琼华嗯了一声,眉梢抬高:“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答应,毕竟我当年可是那么喜欢你。”
  当年她一气之下废了李坚那个贱人,千辛万苦逃回了梁州。回来后,她便去找宋铭,问他,他们还有没有可能。
  他却对她说,对不起。
  其实这结果在她预料之中,彼时他已经娶了林氏,以他性格,万不能停妻再娶。然而饶是有了心理准备,那一刻还是如坠冰窖。
  当时的她恨不得一剑捅死林氏,再一剑劈了宋铭,可最后她什么都没有做。
  她醉生梦死,纵情声色,以此来麻痹自己,何尝又不是一种报复,报复父亲,报复宋铭。
  父亲死的时候拉着她的手说对不起她,让她找个人安安生生过日子。
  她嘴上答应了,出了孝,依然如故。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声色犬马的生活,一开始是为了报复,后来却是为了取悦自己。
  权势、地位、财富,她应有尽有,那又何必嫁人,给自己找个枷锁套在脖子上。
  “你也说了是当年。”宋铭沉声道,他们都是四十的人了,不再是十几岁的少年。以为感情是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东西,他们都很清楚,怎么样对自己最好。
  他需要一个贤内助为他照顾子女打点人情往来,潇洒了二十年的魏琼华过不来这种日子。何况哪怕魏琼华愿意,他也做不到对她丰富多彩的私生活视而不见,他非圣贤,他就是个俗人。
  强行在一块,只会破坏最后那点子情分,眼下这般好歹还有个念想。
  魏琼华轻轻啧了一声,扶了扶头上金钗,倒打一耙:“可不是,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谁让你当年拒绝我来着。”
  宋铭笑了笑。
  “听说你要续弦了,你喜欢她吗?你的新夫人?”魏琼华漫不经心的询问。
  宋铭沉默。
  魏琼华了然的嗤了一声:“你就不觉得累?半辈子都在为宋家为别人而活,你就不能为自己活一回。”
  当年私奔不成,宋铭被她父亲抽的遍体鳞伤,就在他养伤的档口。宋老爷子迅速和林家定下婚约,婚期就在三个月之后。
  宋家以情相逼,魏家以权相压,为了宋家的前程,为了林氏的名声,宋铭终究是屈服了。
  再后来,她从雍州逃了回来,她去找他,他眼里的挣扎,她看的一清二楚。可他还是拒绝了她,为了林氏。
  这会儿又为了恩情,为了名声,要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
  他这辈子唯一的自私,大概就是当年跑到她面前说要带着她走那一次了。一辈子也就疯狂了那么一回,可惜了,还是无疾而终。现在想想,幸好无疾而终了,若当年他们真的跑了,经年之后他会后悔的吧,后悔抛下了宋氏。
  前头兄长资质愚钝,顽劣不堪,七岁起他就是被舅舅当继承人培养的,从小就被灌输要挑起宋氏重担。
  这么想想,魏琼华还有点儿小骄傲,能让这么个人为她疯狂一回,没白喜欢他一场。
  回应她的依然是宋铭的沉默。
  魏琼华不以为然,她早就习惯了他这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沉闷,眼波轻转,扬起一抹轻笑,问出了困扰她十几年想问又不敢问的疑惑:“这些年来你为何不沾二色?”就是平民百姓,手里宽松点,养不起二房也得去秦楼楚馆找找乐子。她身边也就宋铭这么一个异类了。
  “我对这些无甚兴趣。”宋铭淡淡道。
  魏琼华欺近一步:“是为了我吗?”
  宋铭眉峰轻轻一动。
  魏琼华咯咯咯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
  这么些年,虽然早就知道两人不可能重归于好,可见着他,尤其是他严肃着一张脸,好像看见了无关紧要的人。她就压不住心里的火,好像只有她还记得曾经似的。世间男子多薄幸,诚不虚言!
  她这心气一不顺吧,就不想让别人也好过。现在她这口气终于顺了,再也不用愤愤不平,他们扯平了。
  心情大好的魏琼华扶平轻颤的步摇,懒洋洋的说了一声:“我走了。”随后风姿摇曳的离开。水红色的石榴裙漾起层层波浪,逶迤而去,留下一阵袅袅暗香。
  宋铭在原地伫立片刻,转身大步离开。
  远处假山背后的宋嘉禾久久回不过神来,隔得太远,她听不见两人在说什么,可看得清两个人的神态。一直以来的猜测原来真不是她在胡思乱想。
  想想也有道理,宋铭和魏琼华年龄相仿,有宋太后在,想来小时候没少见面。青梅竹马,郎才女貌的,日久生情实在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了。
  就是不知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成了这幅情形,远远瞧着两人的神情,她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
  宋嘉禾摇了摇头,不想再多想,正要离开,忽然听见“咯吱”一声。
  是树枝断裂的声音。
  难道还有人在附近,宋嘉禾心神一紧,心头擂鼓,要是传出去到底麻烦,探身一看,就见一道湖绿色的背影踉踉跄跄的消失在石林里。
  宋嘉禾抿紧双唇,苏清月,她怎么也在!?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13点更新~
  存稿文《回到七零年代》11月开
  许清嘉怎么也想不通
  不过是睡了一觉
  再睁开眼,她竟然成了七零年代贫苦农村里的一个小姑娘
  这是一个回到七零年代发家致富过上好日子的故事。苏爽文,各位看官里面请。
  网页地址:
  地址:
  APP地址:右上角戳作者专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