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75章 宋嘉禾

第175章
  紫檀座掐丝珐琅兽耳炉里, 升起袅袅轻烟,散发着淡淡的桂花香。
  华贤妃静静的看着魏廷, 年初的时候, 皇帝到底看在二十多年的情分上,终于把她从昭仪的位置上晋升到了贤妃之位,没让她继续被宫里那群嫔妃嘲笑。可也就这么多了, 新人一茬接着一茬的往外冒,一年到尾她们这些老人也难得见几次天颜。
  魏廷被他看得不甚自在,挪了挪屁股:“母妃这么看着儿子做什么?”把他唤了过来, 却又不说话,魏廷心里毛毛的。
  “外头那些流言蜚语,是你做的?”疑问的语句,华贤妃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魏廷目光轻轻一闪,纳闷儿:“什么流言?”
  华贤妃心里就有了数, 她果然没有猜错, 神色一厉:“还在这儿跟我装模作样,你是我生的,我还不知道你。”
  魏廷脸色僵了僵。
  华贤妃嘴里发苦,包御史一番话在朝堂上引起轩然大波, 这一波还没平静下去, 坊间就出现了一些流言。
  都是夸魏阙的,称赞他如何英明神武,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继太子位乃顺应天意。一时之间魏阙声望直冲云霄
  随着这些流言的越演越烈, 朝堂上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这些流言刚刚出来的时候,华贤妃就有些担心了,眼看着的事态发展方向逐渐诡异,华贤妃越发怀疑是不是儿子捣的鬼。
  找来一问,果不其然,真是他做的。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华贤妃无奈的看着魏廷。
  话说到这份上魏廷也不再遮遮掩掩,那些流言,的确是他在背后推波助澜。他这么做自然不是帮魏阙,要知道捧杀也是杀。
  这两年他痛定思痛,发现自己之前太过冒进莽撞,这才失了父皇的欢心。这两年里,他卧薪尝胆,小心翼翼,再不敢轻举妄动,皇帝的态度终于和缓,慢慢的交给他一些事。
  可这与魏廷的期望远远还不够,皇帝最重视的还是老三。虽然不想承认,可魏廷不得不承认,再怎么样,他都比不上魏阙。
  不能爬到他那样的高度,那么只能把她拉下来。
  “天无二日,国无二主。”魏廷双眼闪烁着异样的神采:“父皇再喜欢老三,可要是老三的威望超过了他,父皇能乐意。朝上不少文臣武将都对老三推崇备至,他身边围绕了一群能臣干将,一呼百应。就算他无心结党营私,可事实上,靖王党已成。
  我就不信父皇一点都忌惮,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老大都被废了两年了,可母妃您看,父皇可有意立太子。那□□堂上包御史那番话一出,父皇的脸色,您是没瞧见。”
  魏廷哼笑一声:“我再添柴加火下,老三遭厌弃那是早晚的事。老三下去了,父皇可不就得把我提上来。要是老三心有不甘,私下串联,只会会父皇更生气,届时,就是儿子的机会。”
  魏廷眼神狂热,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一天。
  华贤妃望着双眼放光的儿子,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就算皇帝对魏阙生了隔阂,有意打压,可她觉得也不可能一竿子把魏阙打到底,除非魏阙造反,毕竟他的功绩、威望还有能力摆在那。皇帝再糊涂,总不至于拿江山社稷开玩笑,去舍了魏阙。
  若是魏闳还是太子,她会争,一定会争,除了一个嫡长子的身份,魏闳还有什么,漫说她儿子不甘心,就是她也不甘心。
  何况她和柯皇后,那是结了死仇的,两人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一旦魏闳上位,他们娘三只有死路一条。
  可柯皇后死了,魏闳也被废了。魏阙和柯皇后不亲近,他们母子又和魏阙没什么深仇大恨,已经没了性命之忧。
  再说这些年她也看明白了,儿子与魏阙之间的差距,不是靠阴谋诡计能拉小的,所以她也歇了心思,这几年都安安分分的。
  见儿子也消停下来,像是认了命,华贤妃心疼之余也放了心,就这样吧,日后当个亲王,也不错。
  哪像他魏廷居然都是装的,他依旧野心勃勃。
  “你父皇纵然对他有些不满,会打压他,可也不可能放弃他啊,这几年,你父皇花了多少心血培养他。”单单一个尚书令的位置就能看出皇帝对魏阙的期望了。
  魏廷不以为然:“老大还是父皇花了二十年心血培养出来的呢,还不是照样说废就废了。不试试看,谁知道结果会是什么?难道母妃就不想进宗庙,享万世香火。”只有皇后或者太后才有资格入宗庙。
  华贤妃静默了一瞬:“我只想你们兄弟几个平平安安。”
  “平平安安的卑躬屈膝?若要儿子一辈子屈居人下,儿子宁可死。”魏廷神色冷厉:“母妃,您从小就要儿子跟老大争,要从他手里把魏家继承人的位置抢回来,您现在却让儿子别争了,认命。儿子做不到,儿子也不想认命。”
  魏廷站了起来,本来还想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让母妃把把关,可现在看来没必要了。没了柯皇后这个死对头,母亲的好胜之心也跟着没了
  望着华贤妃头上藏不住的白发,魏廷想他母亲老了,失去了当年的雄心壮志,只想安稳度日。
  “母妃好生歇着,儿子先行告退。”魏廷弯腰行礼,大步离开。
  “回来 ,你给我回来。”华贤妃在后面喊。
  魏廷充耳不闻,大步离去,脚步坚定。
  ~
  立太子一事闹闹哄哄十几日,皇帝依旧没有反应,这档口,又有人上书请皇帝立后。
  眼看着柯皇后去了两年多,后位一直空悬。
  立后这事牵扯到嫡子,可不是把立太子这潭水搅得更混了。此言一出,文武百官脸色都变了,不由看向上首的皇帝。
  “孝昭皇后十七嫁与朕,勤勉柔顺,克娴内则,淑德含章……”皇帝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追忆夫妻当年点点滴滴,动情之处,眼中水光浮动,末了表示:“朕不忍辜负孝昭皇后,众卿家勿要再提立后之事。”
  大臣们还能说什么,只能表示陛下重情念旧啊!
  更让众大臣想象不到的是,幽禁在咸阳宫里的废太子魏闳,有感于孝昭皇后养育之恩,让人送出来一份用血抄就的往生经。
  据说皇帝收到之后,当场摆驾咸阳宫。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更23点左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