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76章 宋嘉禾

第176章
  早年咸阳宫是一处草木凋敝的冷宫, 后来废太子魏闳一家搬进去之后, 咸阳宫被内务府略略修缮过。
  不过哪怕修缮过, 比起奢华典雅的东宫依旧相去甚远,处处透着萧瑟冷清。
  皇帝还是第一次踏足咸阳宫, 自从魏闳被废, 父子二人就没有再见过,偶尔皇帝想起他来, 便会派人送些赏赐到咸阳宫。
  近半年来, 他想起魏闳的频率有些高,约莫着是人老了, 开始怀旧。年初他晋封了一批在潜坻时伺候的老人。越老越是容易想起当年年轻时候的事儿,想起曾经的好。
  其中魏闳占据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是他精心培养, 寄予厚望的继承人。
  可惜这儿子一次又一次让他失望了。
  皇帝一边回忆,一边举步走入咸阳宫。抬眼就见两人从殿内迎面走来。
  看清之后,皇帝脚步顿住,不敢置信的看着越走越近的魏闳和庄氏。
  魏闳身着一件灰色长袍, 头梳圆髻,单单用一根木簪固定。昔年意气风发的太子,此刻衣着简陋,面容憔悴, 神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安宁。
  “儿臣参见父皇!”魏闳撩起衣摆下跪叩迎。
  落后半步的庄氏随之跪下,她神色激动,泪水忍不住顺着眼角滑下, 身体也随着哭泣而微微颤抖,哽咽:“儿媳参见父皇。”
  皇帝留意到魏闳右手的食指上包着纱布,目光凝了凝:“平身。”
  诸多情绪在他心头涌动,以至于他的声音十分复杂。
  魏闳与庄氏缓缓起身。
  皇帝的目光落在魏闳略显粗糙的面容上,忽然发现他鬓间居然生出了几丝白发,一时心头恻然。
  恰在此时,魏闳抬眼,眼底蓄满眼泪,嘴唇轻轻颤抖。
  父子二人相对而视,默默无言,顷刻后,两行眼泪从魏闳眼眶中滑落。
  ~
  庄氏心急如焚的站在院子里,半个时辰前,皇帝和魏闳进了屋,屋内时不时有呜咽说话的声音传出,庄氏不敢上前倾听,只能竖起耳朵,可依旧什么都听不见。
  她觉得心里有一只兔子在跳,扑通扑通,越来越厉害。
  庄氏捏了捏手心,摸到了一手黏黏腻腻的热汗。
  “吱呀”一声,房门大开。
  神情瑟然的皇帝和双眼红肿不堪的魏闳出现在门口。
  一愣之后,庄氏连忙屈膝。
  皇帝没有停留,在宫人的簇拥下离开了咸阳宫。
  望着那道明黄色的背影,庄氏心头空落落的,又觉得心头被压着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时隔两年,皇帝终于驾临咸阳宫,是魏闳那份血书起作用了吗?他们能不能出去,皇帝有没有原谅魏闳。
  庄氏扭头看向魏闳,魏闳神色平和,看她一眼之后,旋身离开。
  庄氏怔忪了一瞬,急忙抬脚跟上。
  随着魏闳进了屋,左右无人,庄氏才开了口:“殿下,父皇,父皇可有说,我们能不能……”剩下的话语消失在庄氏的口舌之间。
  她睁大双眼,震惊的看着眼睛亮的吓人的魏闳,一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
  九月初二这一天,皇子公主除服,孝昭皇后二十七个月的孝满了。
  皇帝将除服礼定在皇陵,当天不只亲自前往,还命皇亲国戚也要到场。
  宋嘉禾便随着宋老夫人去了皇陵,到了之后,才发现魏闳与庄氏竟然也在。
  据小道消息所说,皇帝有意解除魏闳的圈禁,这么看来倒是真有可能的很。
  不经意间撞上庄氏看过来的目光,宋嘉禾略略福了福,不是太子妃,她也还是皇子妃,当年皇帝只废了魏闳太子之位,并没有将他贬为庶人。
  庄氏轻轻一颔首,随即转过脸。犹记得她还一团孩子气,可这才多久,都已经是明艳动人的的大姑娘了。而她也不再是魏家的世子妃,也许要不了多久,自己还得向她跪拜。
  还真是讽刺!
  在庄氏转过脸之后,宋嘉禾也收回了目光,见魏阙看过来,下意识想笑一笑,幸好她反应过来这是哪儿,遂她赶紧压了下去,只是点头示意了下。
  魏阙也对她点了点头,便移开目光,余光瞥了一眼身边的魏闳,可真有趣儿!
  望着站在一块的魏闳和魏阙,宋嘉禾隐隐有些不安,这一阵魏阙一过来,就会和祖父进书房,总是要很久才出来,有时候父亲也会过来。
  她问他,他只说没事。
  哪能没事啊,她又不是笼子,听不见外头的流言蜚语。
  外头把魏阙抬得高高的,将他架在了火上烤。
  魏廷被皇帝褒奖。
  皇帝当朝追忆故去的孝昭皇后,破天荒的去看望囚禁在咸阳宫的太子,还频频赏赐,这一次更是允许魏闳离开咸阳宫祭拜先皇后。
  桩桩件件都透着蹊跷,用意耐人寻味。
  除服礼繁冗而又复杂,历时一个半时辰才结束。
  “父皇,儿臣想去探望下七妹。”魏闳犹豫了下,低声恳求。
  皇帝看了看他:“去吧!”自己倒没有去看看的意思,也许几年后他会消气,放女儿出来,可目前,他还没有这个打算,想起魏歆瑶做的事,他就觉丢人,求而不得,居然派人去刺杀季恪简。
  魏闳面露感激,躬身告退。
  过去后,魏闳的看见的就是一堵高约两尺的灰黑色墙壁,压抑之感扑面而来。他是不是该感恩,皇帝只是将他圈禁在咸阳宫内,让妻妾两个女儿陪着他,还有几个丫鬟宫女伺候,而不是筑高墙为逼仄的囚笼,孤零零的被关在里面。
  四面都是墙,没有门,只有一个一寸见方的窗口,以供送食水。
  守在洞口的侍卫上前行礼,随后摇了摇挂在墙壁上的铜铃。
  “叮铃铃,叮铃铃。”不知怎么的,魏闳想起了以前庄氏养的一条小狗,双唇忍不住抿紧。
  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出现在窗后面。
  麻木的神情在看见窗外的魏闳那一瞬,掀起了惊涛骇浪。
  “大哥,”魏歆瑶冲到窗前,激动的伸出双手:“大哥你终于来救我了,大哥,大哥!”魏歆瑶兴奋的语无伦次,忍不住嚎啕大哭:“大哥,快放我出去,让我出去,我不想待在这,我一刻也不想待,我要疯了,我要死了!”
  魏歆瑶哭的撕心裂肺,鼻涕眼泪流了一脸。她真的要疯了,不,她已经疯了,她觉得自己已经被关疯了。
  整日里被关在这方寸之地内,有吃有喝,甚至还有书可看,可是没有人陪她说话,她都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魏闳握住魏歆瑶伸过来的双手,摸到了一手的骨头,再看她瘦骨嶙峋的脸,眼眶发酸,他的妹妹,本是何等千娇万宠,美艳无双,此时此刻却像个乞儿,甚至连乞儿都不如,乞儿还有自由。
  他想起了母后临终前的嘱托,母后让他照顾弟妹,可他什么都做不了。
  “大哥,大哥!”激动过后的魏歆瑶稍稍冷静下来,察觉到不同,她脸色变得惨白,死死握着魏闳的双手,长时间没有修剪的长指甲陷阱他的皮肉里:“大哥,你快放我出去啊。”
  魏闳疼得忍不住白了白脸,却没有收回手,他直直的望着魏歆瑶:“七妹,你铸下大错,父皇让你在此反省,只要你悔改了,父皇总会放你出去的。父皇宠爱你。”
  可是魏歆瑶丁点听不进魏闳的安慰,她只知道自己的希望落空,她不能出去,不能出去了。
  魏歆瑶扑到床前,脑袋几乎要从窗口伸出来,声嘶力竭的大叫:“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大哥,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快告诉父皇,快告诉父皇啊,我要出去。”
  “我会告诉父皇的,七妹你放心。”魏闳哄着她,他们的对话一定会有人传到父皇耳里,若是知道七妹的此刻的惨状,也许父皇会于心不忍,就算不能马上出来,起码也会把囚禁的环境改善一下。
  隔着窗户,魏闳清晰的看见了魏歆瑶的脏乱,头发打结枯槁,脸上身上都脏兮兮的,那衣物也不知多久没有换过。
  魏歆剧烈摇头,泪如雨下的乞求:“大哥,你快放我出去,我求求你了,我不行了,我在待不下去了。”她嘴里反反复复的这几句话。
  魏闳心头又酸又涩,知道她精神状况不好,跟她说不明白,遂再一次道:“我会告诉父皇的,我给你带了一些衣物还有吃食。”说着往回抽手。
  魏歆瑶紧紧住着不放,歇斯底里的咆哮:“你骗我,你们都骗我。父皇偏心,他偏心,为什么你能出来,我不能。季恪简又没死,现在要死的人是我,是我!”
  魏歆瑶突然撞向墙壁,几滴血溅到魏闳脸上,他瞳孔一缩,惊叫:“七妹!”
  “去传御医。”此时已经有两名侍卫熟练的拉着悬挂在墙壁上的绳索,蹬着墙壁,越过墙头,跳进去。
  这种情形隔一阵就会发生一次,他们也从一开始的紧张到习惯。
  魏闳直愣愣的看着跳进去的两个护卫抬起魏歆瑶离开,只觉得浑身冰冷。也不知过了多久,其中一人走到窗口,恭声道:“并无大碍,请大皇子放心。”比之魏闳好歹还有皇子的身份,魏歆瑶连公主都不是,所以侍卫只好含糊过去。
  “她以前也这样过?”魏闳声音干涩。
  “这是第四次。”
  “父皇知道吗?”
  “一旦出事,属下等都会立刻上报。”不过那边除了送一名御医长期驻扎之外,并没有多余的吩咐。
  魏闳喉结动了动,片刻后才道:“烦请诸位好生照顾她。”
  那侍卫忙道不敢当,都是分内之事。
  魏闳魂不守舍的离开,遇见了匆匆赶来的御医。他想等魏阙上位自己大概就是七妹这下场,生不如死。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18点左右更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