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78章 宋嘉禾

第178章
  变故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沉浸在吾家有子初长成之中的皇帝完全没有防备, 只觉得胸口一凉, 随即剧痛之感席卷全身,皇帝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偷袭得手的女刺客正要转动匕首, 以期造成更致命的效果, 可惜不等他动手,就被皇帝拼尽全力一脚踹开, 到底是亲手打江山的戎马皇帝, 哪怕受了重伤,也不会束手待毙。
  这一脚已经耗尽了皇帝最后那点力气, 他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晕过去之前听到夹杂在惊恐尖叫中的那一声:“魏廷, 你个畜生!”
  就在扮成新娘的刺客暴起刺杀皇帝之际,另有两个潜伏在宾客之中的刺客同时袭向魏闳与魏阙,不过并没有像皇帝那般成功。
  被场上变故吓得魂飞魄散的宾客见此情形,不禁看向了旁边安然无恙的魏廷, 就连魏廷的妻子尚氏和亲弟弟魏建都看了过去。
  魏廷是茫然的,他下意识的要去看皇帝情况。
  却被反应过来的几个御林军拦住了,且还想拿下他。正在与御林军缠斗的刺客连忙回身阻拦。
  “你们想干嘛?”魏廷大惊失色。
  “魏廷,你个畜生!”魏闳终于脱开身, 提着从侍卫手里抢来的佩刀冲向魏廷。
  魏廷更懵了,他娘的到底怎么回事儿?
  眼见着皇帝心腹赵飞龙都冲了过来,魏廷扭头就跑, 他手上可没武器,站着不是让人当木桩劈吗?
  “畜生,你站住!”魏闳目眦欲裂,在门口与赵飞龙撞了一下,赵飞龙顾不得他,提脚带人就去追魏廷。
  魏闳扶着门框站稳身子,扭头对魏阙道:“三弟,你在这保护父皇。我去把那个畜生抓回来。”
  不等魏阙回答,魏闳连忙跑了出去。尚氏和魏建想跑,可惜晚了,才一动就被御林军拿下。
  魏阙看一眼门口,继续处理皇帝胸口的伤势,随着刺客伏诛,刚才还乱作一团的大堂安静下来,心惊胆战的看着平躺在地上的皇帝,陛下,这是?
  有几个胆子大的想也不想的往外冲,刚踏出去一只脚,就见墙头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弓箭手,霎时箭如雨下。
  冲在最前头的人来不及撤退,就被射成了刺猬。落后几步的几个人赶紧退回来:“关门,关门,是火箭!”
  一支接着一支的火箭射过来,射在门窗上发出笃笃笃的闷响,就像冰雹一般。
  好不容易稍稍平静下来的大堂内再次乱成一锅粥,女人的哭泣声,男人的愤怒声交杂在一块。
  突然有人想起了魏阙,彷佛找打了主心骨:“靖王,靖王这可怎么办啊!”
  魏阙面色凝重,似乎也被眼前的情况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各位稍安勿躁,相信援兵马上就来。”
  可在这种情况下,谁能安静下来,绝望的哭声越来响亮。
  宋嘉淇紧张地拉着宋嘉禾的手,几乎要哭出来,再一次后悔自己不该拉着六姐来凑热闹。
  宋嘉禾她捏了捏手心。
  宋嘉淇一愣,见她六姐神色平静,不知怎么的突然不那么害怕了。
  宋嘉禾之所以这么平静,那是因为刚刚魏阙给她打了一个眼色,也是出于对魏阙的信任,她相信,眼下这局面肯定困不住他的。比起担心自己,她更担心家人,不知道他们那边是不是也乱了起来。
  且说魏廷在赵飞龙的追击之下,仓皇逃窜,忽然听见后头传来打斗之声,不敢回头看,他夺路狂奔。
  沿途都是抱头鼠窜之人,忽见远处乌压压的队伍奔来,魏廷大惊,扭头就要跑。
  “王爷。”
  魏廷定睛一看,竟然是姜寨,大喜过望:“你怎么来了?”问完惊觉不对劲,目瞪口呆的指着他:“你,你……”
  姜寨躬身作揖:“王爷息怒末将这也是不得已为之。”
  “咕咚”一声,魏廷咽下一大口唾沫,手抖起来:“都是你干的,那些刺客!”魏廷勃然大怒,一把揪住姜寨的衣襟,将人拉过来,双眼赤红的瞪着他:“你做了什么!”
  姜寨沉声:“王爷,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末将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您啊,皇上向来看重靖王,近来又屡屡恩典废太子,大有复立之意。横竖这太子之位都落不到您身上,既如此,咱们不如放手一搏。王爷若是不愿。”
  姜寨神色凛然,慨然奉上佩刀:“王爷便砍了末将的头颅去向陛下请功。”
  魏廷愣然,揪着姜寨的手开始发抖,面色几番变化。
  “末将知道王爷宅心仁厚,下不了手,那些事交给末将来做,末将愿为王爷手中利刃,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姜寨语气铿锵。
  魏廷为之一颤,忍不住心生动摇。剩下的事还能是什么,皇帝生死未卜,魏闳和魏阙还活的好好的,他想上位,这两人非死不可。还有三人的心腹,也得趁机铲除。
  “王爷,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魏廷眼底光芒闪烁,他咬了咬牙,松开姜寨的衣襟。
  “王爷放心,末将定然不辱使命。”姜寨拱手。
  魏廷看了看他 ,没说话。
  “王爷,此地危险,末将派人送您先行离开。”
  魏廷点了点头,终于想起了被自己抛在脑后的家人:“我的家眷还在府中。”
  “王爷尽管放心。”姜寨保证:“末将一定会保护好他们。”
  魏廷便放了心,随着他给的护卫离开,脚步沉重却又带着奇异的松快,走着走着,他忽然笑了起来。
  在他身后的姜寨也在笑,他眯眼看了看前方,抬刀一挥:“兄弟们,高官厚禄就在那里等着咱们。”
  身后将士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
  走远的魏廷听到那气势昂然的欢呼声,神采更加飞扬。
  他们没有选择从大门离开,而是翻墙到了旁边的小巷子里,刚刚落地,就听见整齐划一的马蹄声,似有千军万马:“谁的人马?”
  魏廷大惊失色,话音刚落,惊觉心口一凉。
  魏廷骇然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护卫。
  握着匕首的护卫用力一绞,阴森森道:“王爷,一路走好。”说着扬手拔出匕首,带出一阵血花。
  双眼怒睁的魏廷轰然倒地,满脸的痛苦,更多的是愤怒,愤怒之中又带着茫然,吃力的追问:“你们是谁的人?”每说一个字,都有血从他嘴里涌出来。
  他明白了,他终于明白了,这就是一个局。那么多人看见他跑了,姜寨还是他的人,弑父杀君的罪名,他背定了。他会在青史上留下骂名,遗臭万年。
  而真正的幕后黑手却是拨乱反正的英雄,名利双收。
  到底是谁,是谁害他!老大,老三,到底老大还是老三?
  那护卫只冷冷的看着他,上前补了两刀:“王爷自己下去问阎王爷吧!”
  地上的魏廷抽搐了几下,瞪大的眼珠变成死灰色。
  伸手一摸颈间动脉,确认他死亡,这一伙人连忙消失。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更23点左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