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81章 宋嘉禾

第181章
  “您接旨吧。”宣读完圣旨的李公公语调不急不缓, 带着太监特有的阴柔。
  在刚刚宣读完的圣旨里,皇帝已经将魏闳贬为庶人, 他已经当不得一句殿下。
  然落地的凤凰哪怕不如鸡了,他照样是天家血脉, 李公公也不敢直呼其姓名, 便含糊的带了过去。
  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魏闳咯咯咯地笑起来,笑容讽刺。
  李公公面不改色。
  “儿子魏闳接旨。”魏闳拜也不拜,一把扯过圣旨,死死盯着上面的文字,一个字又一个字地看过去,似乎要用目光在上面戳出一个洞来。
  他的双手渐渐的抖了起来, 父皇可真够念父子亲情的, 居然还给他留了一个全尸了。
  跪在魏闳身旁的庄氏, 终于忍不住捂着脸低低地哭起来, 越哭越大声,哭声悲怆凄凉,大颗大颗的眼泪砸落在地上。
  李公公同情的看她一眼, 这位太子妃, 才是真正的可怜人!
  丈夫与娘家串通谋反,自个儿却被彻头彻尾的被蒙在骨子里, 还差一点被丈夫烧死了。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要被丈夫和娘家株连,谁叫她是庄家的女儿, 魏闳的妻子呢,这一切都是命啊,半点不由人。
  魏闳抓着圣旨的手指发白,嘶声道:“我要见父皇。”
  “陛下不想见您。”李公公回道,。
  魏闳双眼逐渐泛红:“我要见父皇,你去传话,我想见父皇最后一面,儿子要死了,想见一眼父亲都不行吗?”
  “奴婢出来前,陛下就说过了,他与您已经无话可说。”李公公平静道。大概是早有预料,出来前,皇帝就说了。
  之前因为的皇帝心慈手软,被魏闳的痛哭流涕哭得软了心肠,以致于还被他骗进了庆郡王府,差点就丢了性命。
  现在虽然没死,可也是半死不活,就连大权都旁落。要不是魏闳是亲生儿子,只怕早被凌迟了。
  皇帝哪愿意来见他,就是李公公也不愿意的。眼下,皇帝可虚弱着呢,万一魏闳说了几句不中听,把皇帝给气出个好歹来怎么办?
  “父皇真的,这么说?”魏闳嘴唇发颤。
  李公公轻轻地点了点头,微微一抬手,端着托盘的小太监往前走了两步,上面放着两只酒杯和一壶酒,青色的花纹宁静又安详。
  魏闳瞳孔缩了缩,突然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父皇,我是不孝,可你以为老三就是大孝子吗。”
  魏闳目眦欲裂:“援兵赶到的时机多巧啊,该死的都死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就是那只黄雀,我们都被他耍了,耍了。他早就知道我的算盘,就是等着我杀了您,然后他来做这儿平乱的英雄。
  哈哈哈,他多厉害啊,老二死了,我也要死了,只有他毫发无伤,还成了大英雄。咱们兄弟里最阴险毒辣的那个就是他。”
  魏闳一把端起托盘中的酒杯,黑黝黝的目光落在李公公身上,彷佛透过他看见了皇帝:“我死了,你说,下一个会是谁?”
  魏闳朝李公公敬了敬,仰头一口灌下杯中毒酒,笑容诡异:“父皇,儿子在在黄泉路上等着您。”他知道,这番话一定能传到皇帝耳里,甚至魏阙耳目之中,至于能不能起作用,他就管不着了,反正他已经死了。
  话音刚落,人就抽了两下,魏闳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殷虹的血从他七窍之中缓缓流出。
  李公公低头看着他,直到他停止了抽搐,蹲下去探了探,最后轻轻吁出一口气来。当年是何等天之骄子,可才几年的光景,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抽泣不止的庄氏面无表情的看一眼魏闳,颤颤巍巍的端起另一杯酒。
  “公公,罪妇庄氏临死之前只有一个要求,请不要将我与他葬在一块儿。”这个男人毁了她一辈子。
  李公公怜悯的看着她:“奴婢会将您的话带到圣前。”
  庄氏惨然一笑,仰头将被中毒酒一饮而尽。
  魏闳的葬礼远不及魏廷来的隆重,魏廷虽然也有谋逆之心,可他到底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也没有弑君,最后还赔上了性命。所以皇帝以亲王礼安葬了他,遗体也顺利进了皇陵。
  尚氏感激涕零,办完丧事立刻紧闭肃郡王府的大门,谢绝一切访客,专心守孝。
  轮到魏闳,皇帝就没这慈父心,宋太后做主让宗人府给他办了一个勉强还能看的葬礼,最后在荒郊给他找了一块墓地。到底是宠爱二十年的孙儿。在皇帝出事后,恨他恨得要死,等真的死了,那恨也淡了不少。
  至于庄氏,葬在了另一块地方,离魏闳远远的,宋太后一直都十分喜欢这孙媳妇,可惜了,可惜了。
  魏闳留下的其他姬妾,被送进了庵堂。两个女儿交由宗人府抚养。
  一切就此尘埃落地。
  皇帝静静地躺在床上,这么些日子了,他还是只能躺着,想坐都坐不起来。
  床前的魏阙不疾不徐地汇报着公务。
  皇帝听得心不在焉,
  “父皇意下如何?”魏阙沉声询问
  皇帝淡淡道:“照你说的办吧,你做事朕放心。”
  “那儿臣这就着人办理。”
  皇帝点了点头,目光在他沉毅的脸上绕了绕:“魏闳谋反之事,你事前知道多少?”
  魏阙静默了一瞬。
  皇帝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儿臣有所察觉,然而并没有确凿的证据。儿臣想找到证据后再禀告父王!万万没想到大哥竟然会……”
  魏阙撩起衣摆跪下:“儿臣该死,请父皇降罪。”
  皇帝注目他的头顶,微不可见地扯了下嘴角,他轻轻的叹了一声:“这也怪不得你,无凭无据,你若是说了,难免要落得一个挑拨离间的罪名。”
  “怪朕,朕年纪大了,不免更看中骨肉天伦,原是看他可怜,以为他知道错了,不想纵得他生出了不切实际的野心。”皇帝苦笑一声:“幸好有你在,才没有酿成大祸。”
  “这江山若是落在他手里,只怕没几年就丢了,朕知道,众多儿子里,只有你有济世安邦之才,咱们魏家的江山交给你才能发放广大。”
  “儿臣惶恐。”魏阙连忙道。
  皇帝笑了笑:“惶恐好啊,心怀惶恐才会认真做事。朕当年从你祖父手里接过这副重担时,也惶恐。在惶恐中才慢慢地挑起了魏家这副担子,现在这担子该交给你了,莫要让朕失望。”
  “儿臣定不负父王厚望。”魏阙语气铿锵,声音坚定而又有力。
  “好好好。”皇帝欣慰地点了点头,对李公公道:“传恪王,□□,丁拓元……”一串名字不是皇室贵亲就是朝中重臣。
  一群人连忙赶来,以为是有什么要事,到了才发现竟然是立太子,这事,倒也够大了。
  皇帝口述,大学士兼吏部尚书□□亲笔写下了立魏阙为太子的诏书。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更新14点左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