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83章 宋嘉禾

第183章
  新旧交替进行得十分顺利, 纵然皇帝的心腹心有不甘,然而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
  皇帝已经日薄西山, 而魏阙却是如日中天。
  魏阙有前十年的战功为基础, 在皇帝躺下这几个月里,他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
  这三月正好给了双方缓冲的时间, 让魏阙逐步掌握政权, 也让朝臣们更加平和的接受了变天这个事实。
  且魏阙这三个月里的表现多多少少也让他们安心一些, 他没有急功近利的铲除异己,对老臣依旧礼遇有加。
  所以对于魏阙的上位, 一些老臣虽不至于乐见其成, 但也没有激烈反对。
  熙熙攘攘之中,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
  宗人府宗正恪王以及礼部尚书杨鹤年联袂拜访卫国公, 商议迎后大典。
  宋嘉禾已经搬了过去, 她是宋家二房之女,自然要在卫国公府出嫁。
  曲嬷嬷急的嘴上冒泡,之前太子妃喜服已经让她觉得时间紧了, 现在这皇后喜服前头还得加一个更字,满打满算也就只剩下二十五天了, 这不是要赶死个人嘛!
  亏得是皇家, 人才济济,要不准能得开天窗,商量好大概,曲嬷嬷一点都不耽搁, 立刻赶回去召集手下赶工。
  就是卫国公府里头也是忙得一团乱,嫁女儿和嫁皇后可是两码事儿,温氏不敢托大,亲自跑到承恩公府搬救兵。
  要不是宋嘉禾拦着,宋老夫人都要亲自上阵,老太太年纪大了,可经不起劳累。在宋嘉禾的相劝下,她老人家才歇了心思,只把小顾氏和曲氏派了过去帮着温氏一块筹备婚礼。
  宋嘉禾这个新娘子倒是最空最闲的,用温氏的话说,她只需要负责吃好睡好,养足了精神漂漂亮亮的出嫁就行。
  宋嘉禾十分不好意思,只好每天让小厨房做好吃的送过去让几人补身子。
  过了半个月吃吃喝喝养精神的日子之后,到了四月,宋嘉禾开始紧张,吃嘛嘛不香。
  到了初九前一晚,宋嘉禾还很不幸的失眠了。
  一大清早的青画就惊叫起来“姑娘这可怎么办啊?”一幅天塌下来的模样。
  宋嘉禾看着她幽幽道:“我相信以我们青画的本事,定然能够化腐朽为神奇。”
  青画瞪了瞪眼,她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上啊。
  亏得宋嘉禾底子好,又年轻,一夜没睡好除了眼底有些青痕,眼睛里有淡淡的血丝外,也没长出几个疙瘩来。
  眼底那一块拿脂粉盖一盖就成,可眼睛怎么办?青画愁的都要拔头发了。
  宋嘉禾倒是挺满意的,对着镜子左右看看,点头:“咱们青画手艺就是好,一点都看不出来了。”
  青画噎了噎,哪儿看不出来呀。算了天生丽质难自弃,就算有那么一点小瑕疵,也是个大美人。
  只是本来可以更美的,青画扼腕不已。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青画只能拿出自己的全部看家本事,使劲浑身解数,务必保证她家姑娘今儿,美美美!
  九龙四凤冠,朱罗縠褾,舄加金饰,典雅端庄。
  刚刚进门的宋嘉淇夸张地捧着脸:“哎呀呀,这是谁家美人啊,我都不认识了。”
  宋嘉禾斜睨她一眼。
  宋嘉淇捂住心口:“不要勾引我,我会忍不住扑过来的。”
  宜安县主轻轻拍了她一下,嗔道:“没个正行。”大秦建立之后,宜安县主的爵位依然保留了下来。她的父亲王敦敏郡王早年受排挤被贬谪到梁州,机缘巧合之下便投靠了魏家,待魏家进入洛阳之后,帮着安抚了不少前朝宗亲,故而一家子爵位都保留了下来。
  挨了打的宋嘉淇不以为然的耸耸肩,跑过来东摸摸西瞅瞅:“六姐,你今儿真美。”
  “你穿上嫁衣会更漂亮。”宋嘉禾揶揄。
  说的宋嘉淇跺脚“干嘛呢?又说我。”
  娇憨的模样,引得大伙都笑了起来。
  ~
  “陛下,这般不妥。”担任正副婚使的恪王与安纪元躬身劝阻,哪有皇帝亲自迎亲的,历朝历代都没这先例。
  魏阙笑了笑:“朕的妻子,自然该由朕亲自迎回宫。”旁的女子都是由丈夫亲自迎娶回去的,便是远嫁,男子也得到城外活码头上等着。轮到暖暖,自然也不能例外,否则岂不遗憾。
  安纪元耿直道:“可万没有这样的规矩。”
  “规矩都是人定的,今儿起加上这条规矩。”魏阙含笑道:“自古民间娶妻,皆要亲迎于户,朕为万民之表率,更该以身作则。”
  安纪元愣了愣。
  边上的恪王悄悄拉拉他衣袖,劝过一回就行了,再劝下去就是没眼色,反正是迎娶原配嫡妻,又不是姬妾,没必要在这儿上纲上线的,好歹是大婚日。
  思及此,恪王心道,皇帝真够狡猾的,要是前几天说出来,少不得还有大臣要据理力争了,可这节骨眼上,谁也没这么傻,上来触霉头,也就安纪元这个直肠子。
  不过安纪元是直肠子,却不代表他傻,要不也不能做到尚书令。
  魏阙笑看一圈众人:“既然众卿家都无异议,那么咱们出发吧。”
  祭拜过天地与祖宗之后,一干人乘车前往卫国公府。此时天天才大昕,时下婚礼都在黄昏时分举行,可皇家是例外,因为之后的仪式太多复杂,黄昏迎接亲时间上赶不及。
  卫国公府里,宋老夫人握着宋嘉禾的手隐隐嘱托,说的动情处,眼底有水光浮现。哪怕嫁得近,可宫闱深深,祖孙想时常见面也不容易。就是到今天,宋老夫人也是不大满意魏阙的,谁叫他是皇帝,害得她不能给孙女撑腰,也没法三五不时的见孙女儿。
  “祖母,我会常常回来看您的。”宋嘉禾柔声安慰,她可是和魏阙事先说好的。
  宋老夫相信孙女有这份心,可规矩摆在那儿,孙女儿想出宫哪那么容易。
  看出宋老夫人不信,宋嘉禾也不多说,说得再多也不如行动来得实在。
  “老夫人,姑娘,陛下亲自来迎亲了。”青画喜出望外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宋老夫人一惊,不敢相信:“皇帝来了?”
  满脸喜悦的青画欢快道:“来了,来了。”皇帝亲迎,足可见对她家姑娘的重视,也给了宋家莫大体面,青画岂能不高兴。
  宋老夫人喜形于色,欣慰地拍了拍宋嘉禾的手。
  宋嘉禾嘴角微微上扬,眼神明亮,仿若发着光。
  喜气洋洋的卫国公府因为魏阙的到来,寂静了一瞬,等他们反应过来,再看宋家人的目光不由多带上几分羡慕和尊敬,能让陛下亲自过来迎接,陛下对宋家姑娘的珍爱可见一斑。
  这一回是没人敢闹新姑爷的,谁也不觉得自己脖子上有两个脑袋。
  魏阙十分顺利地跨过卫国公府大门,进入内院,来到降舒院门前。
  这还是魏阙第一次靠近降舒院,女子的闺房,哪怕他是未婚夫也不得靠近。
  他觉得这院里的树格外绿,花格外红,草格外青,一切看起来都十分美妙,美妙地让人心旷神怡。
  就连壮着胆子在门后要求他作‘催妆诗’的宋嘉淇,魏阙看来也格外可爱。之前他做了准备,可惜那些人还不如个小姑娘胆子大。
  魏阙含笑道:“……催铺百子帐,待障七香车。借问妆成未,东方欲晓霞。”
  宋嘉淇这才勉勉强强的给他开了门。
  宋嘉禾紧张的捏了捏手心,微微抬眼望着越走越近的魏阙,看清他眼底喜悦与惊艳之后,宋嘉禾突然间镇定下来。
  凤冠华服,国色天香。
  “暖暖,我来接你了。”魏阙看着她的眼睛,目光里漾着细细密密的情意,笼罩着宋嘉禾。金色阳光洒在他身上,衬得他俊美非凡。
  宋嘉禾轻轻弯起嘴角。
  作者有话要说:  PS 前一章做个时间上的更改,婚事宣布是在出孝之后
  这是完结章,之后还有些番外,交代后续
  欢颜公主贵,出嫁武侯家。天母亲调粉,日兄怜赐花。催铺百子帐,待障七香车。借问妆成未,东方欲晓霞——唐顺宗的女儿云安公主出嫁时的催妆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