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85章 第一八五章 宋嘉禾

第185章 第一八五章
  “夫人, 醒酒汤来了。”丫鬟端着托盘进来。
  许砚秋端起汝窑碗, 拿着勺子搅了两下,舀起一勺轻轻地吹了吹, 才送到季恪简嘴边:“喝一点解解酒, 要不明儿要头疼了。”声音不疾不徐,如同泉水滑过鹅卵石, 轻缓从容。一如她这个人, 永远淡然温润。
  歪在榻上的季恪简脸色潮红, 双眼微闭,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睫毛轻轻的颤了颤,季恪简睁开眼,望着近在咫尺的勺子,抬眼注目神色温柔的许砚秋。
  许砚秋微微一笑,让人想起了金秋时节的菊花,淡而优雅。
  季恪简也跟着笑了笑,接过醒酒汤,三两口灌了下去:“我没事儿。”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不知不觉就喝多了。
  他模模糊糊的记得自己似乎做过一个又长又复杂的梦,刻骨铭心。可像大多数梦境一样, 一开始还记得一些, 可转眼却忘得干干净净。只记得自己做过一个梦, 却不知道自己梦见了什么。
  想不起来, 季恪简便不再去想, 残留的情绪告诉他, 那并不是一个好梦,既然不是好梦,那又何必去追根究底。
  可就在今天,帝后缓缓登上高台祭拜天地那一刻,季恪简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含羞带怯,又娇又软的声音。
  那个声音说:“我才不要嫁给你,谁要嫁给你了。”
  似乎在哪里听过,可他绞尽脑汁都想不起来,那一刻,季恪简的心又酸又麻。
  不过那种情绪很快就在喧天的锣鼓声里消失,恭贺帝后喜结连理的呼声,将他从那种古怪的情绪中拉了回来。
  他压下那点莫名其妙的酸涩,却在喜宴上忍不住多喝了几杯。
  许砚秋笑了笑,递了一盏温水,给他漱口。
  温热的液体滑过口腔,季恪简清醒了不少,他揉了揉太阳穴,歉然道:“倒叫你受累了,怀着孕还要伺候我。”
  许砚秋已经怀了五个月的身孕。
  “哪有这么娇弱的。”许砚秋轻笑道。
  季恪简望了望她,温和一笑:“我去洗漱一下。”
  “热水已经备好了。”
  季恪简便起身去了净房。
  许砚秋突然间笑了笑,拿起剪子剪掉发黑的灯芯,登时屋子里更亮堂了。橘黄色的灯火映照在她脸上,衬得她雪白的肌肤格外莹润。
  许砚秋望一眼净房的方向,想起了季恪简今晚的失态,他向来是克己之人,从来都不会贪杯,可今儿却……
  许砚秋低头一笑,嫁给他也两年了,怎么可能毫无察觉,季恪简该是心有所属吧。
  发现这一点之后,许砚秋倒不曾吃味,她嫁给他,奉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个婚前都没正经说过几句话的人,谈何而来的感情。
  季恪简有心上人,她一点都不奇怪,谁还没个情窦初开的时候。就是她自个儿,年少的时候,也悄悄爱慕过隔壁风流倜傥的公子。
  不过爱慕,也仅限于爱慕罢了。这世上并非所有的爱慕都要付诸行动并得到结果。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同一类人。理智永远都驾在感情之上。
  所以许砚秋就从来都不会担心季恪简做出什么落他体面的事情来,季恪简做不来这种事。
  只是没想到那个人会是宋嘉禾。
  这两年她愣是没看出来,细一想,也就想明白了。也就只有宋嘉禾这样的情况,才能叫家世品貌都出色的季恪简,求而不得了。
  许砚秋轻轻一叹,人生在世,无论是谁,都没法事事都顺心如意。
  过了好一会儿,季恪简终于洗漱好回来了,乌发白衣,恍如谪仙。
  季恪简走过来,扶着许砚秋走向床榻。
  在诊出身孕之后,许砚秋便提出让季恪简去书房休息,并安排丫鬟伺候他,不过都被季恪简婉拒了。令一群丫鬟好不扼腕!
  夫妻上榻,一夜好眠。
  次日天才微微亮,二人便起来了。
  帝后还要祭宗庙,皇帝要在文武百官面前授皇后金印,内外命妇皆要参拜皇后。
  这一天注定是忙碌的,季夫人还建议许砚秋告假,他们季家好不容易才求来这个孩子,哪怕是个孙女,那也是宝贝疙瘩,万万不敢出纰漏。
  只是,许砚秋没同意,她若是头三个月或者后三个月,都不会勉强自己,可她现在是五个月,怀相十分稳。
  季家在大秦身份特殊,比皇室宗亲都要体面,可也透着若有若无的尴尬。
  皇室虽然历来厚待季家,然季家却不能持宠而娇。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般才能相安无事。
  道理,季夫人哪能不明白,她这不是护孙心切嘛!
  既然许砚秋自己都这么说了,丈夫儿子也同意,季夫人还能如何,只能答应啊,就是一直提着一颗心。
  皇家的仪式,永远都是复杂而又冗长的,尤其是皇帝格外重视他这位皇后,下头人哪敢偷懒,自然是按着最高标准行事。
  这可就苦坏了一干人等。
  不过这些人里并不包括许砚秋,没多久,她就被人请到了偏殿,好茶好点心的伺候着。同处一个屋的还有一些老弱孕妇,互相看看,面上都带着舒心的笑容。
  “娘娘仁慈,不忍见我等辛苦。”坐在许砚秋边上的老夫人笑眯眯道。
  许砚秋也跟着道:“娘娘慈悲。”宋嘉禾一直都是体贴细心的性子,百忙之中,都记着这一茬,可见她已经适应了身份的改变。
  这样就好,她与宋嘉禾颇合得来,哪怕知道了季恪简那点小心思,也不会影响这份感情,人生能交上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是极为难得的事情。
  仪式过后,她们这些人被邀请到翊坤宫内。
  主座上的宋嘉禾着深领广袖凤袍,端庄雍容。
  这还是许砚秋头一次见她这般华丽尊贵的打扮,不禁生出了几分敬畏之心。果然佛要金装,人靠衣装。。
  四目相对,宋嘉禾对她轻轻一笑,瞬间又变得熟悉起来。
  重阳节那天,许砚秋诞下一女,季夫人惟恐许砚秋有负担,一叠声哄道:“女儿好啊,女儿是贴心小棉袄。我盼了一辈子都没盼来个姑娘,还是你运道好,以后啊,咱们娘俩天天给她做漂亮衣裳,打精致首饰。”孙子孙女都是他们季家骨肉,再说了能开花,自然能结果,急什么,两口子还年轻。
  满头虚汗的许砚秋笑起来:“嗯,咱们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
  季夫人笑逐颜开,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一天。
  季恪简带着一头汗赶回来,他一得到消息就赶回来,不想许砚秋生得十分顺利,他没到,孩子已经生下来。
  望着襁褓里皱巴巴的女儿,季恪简那张俊秀脸上的表情十分奇怪,像是不敢置信又像是喜出望外,还有一点不知所措。
  他小心翼翼的伸手想摸女儿红彤彤的脸蛋,不防小姑娘动了动嘴,吓得季恪简迅速抽回手。
  许砚秋忍俊不禁,万万想不到,温润优雅的季恪简还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季恪简尴尬的清咳一声,终于再一次壮着胆子摸了摸女儿的小脸蛋,这一回小姑娘终于没再吓她爹,十分配合的给摸了。
  许砚秋发现季恪简的手竟然在微微颤抖,不禁怔了怔。
  “世子,夫人,皇后娘娘的赏赐到了。”门外响起丫鬟的通报声。
  季家是世袭罔替的公府,季夫人是宋嘉禾嫡亲姨母,许砚秋是她闺中密友,这样的关系,宋嘉禾自然要有所表示。
  许砚秋看向季恪简。
  察觉到她眼神有些怪,季恪简疑惑的回望她:“怎么了?”
  在他眼底没有发现一丝阴霾,彷佛这只是一道再普通不过的圣旨,许砚秋笑了笑:“世子还不快出去接旨。”
  季恪简恋恋不舍地看一眼新鲜出炉的女儿,叮嘱:“你好生歇着,我马上回来。”
  许砚秋笑着道了一声好,目送他迈着大步离开,似乎想早去早回。
  待她走了,许砚秋低头看着睡得香喷喷的女儿,轻轻戳了戳她的小脸蛋:“看啊,你一出现就把你父亲给迷得神魂颠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