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86章 第一八六章 宋嘉禾

第186章 第一八六章
  九九重阳佳节, 菊花漫烂。魏紫姚黄,赵粉豆绿, 铺满了整个御花园, 白似雪, 粉似霞。
  “昨儿个,我娘带着我们去向祖母请安, 正好庄子上送来了一筐螃蟹, 我们就坐在花园里一边赏桂菊花,一边吃螃蟹。”宋嘉淇意犹未尽的回忆了下:“这螃蟹又肥又鲜,一勺子下去能捞出那么一大块蟹黄, 可好吃了。祖母还让人包了蟹黄饺子, 一口咬下去,又滑又弹。”
  宋嘉禾没好气地瞪她一眼:“故意的,你故意的是不是?”明明知道她喜欢吃螃蟹, 可又不能吃。
  宋嘉淇眼珠子一转,瞅着她微微凸出的肚皮看了看,嘴上还要假模假样:“我是那样的人嘛!”
  宋嘉禾语气肯定:“你就是这样的人!本来吧,下面上贡了一些砂糖蜜桔, 我记得你爱吃, 还想让人送一筐过去,可现在看来……”
  “别啊,六姐, 我的亲姐。”一听有蜜桔, 宋嘉淇立马没了骨气, 这贡品味道就是不一样,又水又甜,一点都不酸,她一次都吃一大盘。
  “晚了。”宋嘉禾冷酷无情地拂开她攀上来的手。
  宋嘉淇就狗皮膏药似的往上黏。
  姐妹俩正闹着,一个宫人走了过来,温声禀报:“娘娘,宁国公府喜得千金。”
  宋嘉淇笑容一敛,季家几代单传,怎么就生了女孩呢,不由为许砚秋担忧起来。
  宋嘉禾倒是笑容不改:“女孩儿贴心。”转头对青书道:“你去拟一份礼单来,添些小姑娘得用的东西。”
  青书应了一声,躬身退下。
  想着宋嘉禾还怀着孕,宋嘉淇忙道:“是啊,女孩子香香软软,乖乖巧巧,可比臭小子可爱多了。”
  昨儿吃螃蟹的时候,祖母还和她娘说起六姐这一胎,自然是求着一举得男,好巩固六姐地位,朝里那些人可没歇了把女儿送进宫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心思。
  宋嘉禾笑了笑:“听听,说的头头是道,莫不是早就盘算好了。”
  闹得宋嘉淇羞红了脸,跺脚不依:“六姐说什么呢!”
  宋嘉禾笑眯眯地看着她,也不说破。不经意一抬眼,发现魏阙竟然来了。
  宋嘉淇也看见了魏阙,登时变得不大自在,时至今日,她还是有些畏惧这个皇帝姐夫。
  请过安,宋嘉淇便乖乖站在一旁不说话,宋嘉禾无奈的摇了摇头,让她去园子里摘朵菊花过来。
  宋嘉淇如蒙大赦,行过礼旋身就走,好似背后有狼在追。
  宋嘉禾摇头失笑:“小时候倒还好,越大倒是越怕你了。”
  魏阙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怕我不碍事,只要不怕阿飞就成。”
  宋嘉禾听出他意有所指,抬眼瞅着他:“这是有情况?”
  魏阙牵着她进了凉亭,待宫人在美人靠上铺了软垫,才扶着她坐下:“刚才,阿飞求我下旨赐婚。”
  宋嘉禾一愣:“他和嘉淇说好了?”这丫头藏得可真够好的。
  她是知道宋嘉淇与丁飞早两年就有点那个苗头,可一直都觉得两人还没戳破那层窗户纸,都是玩心重的,只怕还不大懂。
  感情这回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故而她也没有去戳破,反正都还年轻。可眼看着嘉淇都十七了,还迷迷瞪瞪,宋嘉禾有些坐不住了,正琢磨着怎么提醒下。万万没想到两人暗地里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还没。”魏阙笑起来:“所以我让他自己去问你妹妹。”
  宋嘉禾无奈,真够可以的,还没问清楚呢,就求赐婚的旨意去了,还好魏阙不糊涂。
  这时候青书拿着拟好的礼单来给宋嘉禾过目。
  “哪家有喜事?”瞄了一眼,魏阙随口问道。
  “宁国公府,表嫂生了个小姑娘。”宋嘉禾头也不抬的回道。
  魏阙神色微不可见的顿了下,见她专注的看着礼单,复又笑了:“倒是桩喜事。”
  “可不是,姨母肯定高兴坏了。”宋嘉禾含笑道,觉得这礼单没有问题后,递给青书:“就这样吧,让人赶紧送过去。”
  接过礼单的青书福了福身,下去安排。
  宋嘉禾毫无预兆的伸出双手捧住魏阙的脸。
  魏阙轻轻一挑眉梢。
  “我要是生个女儿,你高兴不?”
  魏阙失笑,刮了下她的鼻头:“要是你能生一个像你一样漂漂亮亮的小公主,我做梦都能笑出声来。”
  “真的,假的?”宋嘉禾拖长了语调。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魏阙含笑道。
  宋嘉禾哼哼唧唧,无理取闹:“那你到时候是不是喜欢她不喜欢我了?”
  魏阙低笑出声,胸腔微微震动,伸手将她揽到怀里:“我还怕有了她之后,我要失宠呢。”他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附在她耳边,低语:“我最喜欢的永远只有你。”
  宋嘉禾嘴角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
  ~
  去摘菊花的宋嘉淇看中了一盆魏紫,和她娘前几天被她打翻的那盆十分像,宋嘉淇打算待会儿跟她六姐要了,带回去哄她娘。
  “你喜欢这种菊花?”
  一抬头,宋嘉淇就见丁飞站在她面前,纳闷的看了看他的脚,也不知属什么的,走路都没有声音。
  宋嘉淇道:“之前,我把我娘那盆宝贝给弄死了,拿一盆回去赔罪。”又问:“你进宫见皇上。”
  丁飞点头,紧张的握了握拳头。
  宋嘉淇狐疑的看着他,戒备的往后退了两步,眯着眼盯着她:“你又藏了什么坏水?”这个混蛋,上个月一脚踢在桂花树上,淋了她一身的桂花。冷冰冰的落在领子里,还滑进衣服里,冷得她打了好几个冷哆嗦。
  丁飞顿时一脸被雷劈。
  宋嘉淇只当自己猜中了,得意的挑了挑眉头:“丁小飞,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捣鬼,信不信我一花盆砸死你。”说着她还霸气的举起了一个花盆比划了下。
  丁飞半张着嘴,像是被雷彻底劈傻了。
  宋嘉淇一翻白眼,以为他被自己震慑住了,心满意足地指挥小宫女抱起她挑中的那盆魏紫就要走,今儿她心情好,不和丁小飞一般见识。
  “你等一下。”丁飞终于从打击中回过神来。
  宋嘉淇不耐烦的回头:“有什么事儿?”
  丁飞爬了爬头发,一咬牙一跺脚,一幅豁出去的模样:“我喜欢你,你嫁给我好不好?”
  风水轮流转,这下子轮到宋嘉淇被雷劈了。
  宋嘉淇呆若木鸡,突然暴跳如雷:“好你个丁小飞,你长能耐了,能想出这么缺德的新点子。”左顾右看,宋嘉淇操起一花盆气势汹汹的砸了过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