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第189章 第一八|九章 宋嘉禾

第189章 第一八|九章
  辞官之后, 宋铭便摆出一幅要颐养天年的模样,搬到了郊外别庄。他没带任何人人, 不过临行前,宋子谏怕父亲一个人孤单,遂把长子清哥儿强行塞了过去,美名其曰请父亲抽空指点下。
  别庄里的日子起初真有几分逍遥,每日早起打一套拳,沐浴更衣出来,清哥儿也醒了, 祖孙俩一起用了膳,一个去书房,一个去学堂。清哥儿的文武师父也一道来了。
  这么过了几日, 宋铭开始觉得无所事事,浑身不得劲。于是清哥儿倒了霉,他的教育工作被祖父接了过去。
  这待遇, 可是他父亲叔叔和姑姑都没有过的。哪怕是最重视的嫡长子宋子谏,宋铭也没有手把手教导过,哪有这功夫, 至多也就是隔三差五考查一下。
  宋清小朋友为此殊荣表示受宠若惊,可三天之后,只觉得生不如死。
  宋铭惯来高标准严要求,哪怕在隔代亲的作用下, 自觉已经对大孙子降低要求了, 可架不住宋小朋友才四岁。
  发现大孙子不高兴之后, 宋铭没有继续降低自己的标准,只是允许他完成功课后可以去别庄外面玩一个时辰。
  别庄外有山,有河,还有千亩良田。
  清哥儿终于败在玩的诱惑下,咬着牙努力学习。
  宋铭笑了笑,这一点倒是随了他爹。
  每天下午那一个时辰,就是清哥儿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他会和附近佃户家的孩子一块儿上树掏鸟蛋,下水抓螃蟹,宋铭从来都不阻止,只是多给他安排了几个身手敏捷的护卫。
  这一天,清哥儿把自己玩得最好的小伙伴领了回来。
  这个小伙伴身份有些特殊,他是魏琼华的嗣子魏德。
  宋铭看着眼前有些怯生生的小男孩,放柔了神情:“去玩吧。”
  清哥儿便欢快的带着小伙伴去看他的小马驹了,前儿他大字描得好,祖父奖励他一头小马驹,和他一样高,可神气了。
  ~
  小太子坐在他爹脖子上,把他爹当马骑,笑得见牙不见眼。
  宋嘉禾笑眯眯的看着魏阙驾着儿子在屋子里来回绕圈子,刚刚小家伙走得快,不小心摔了一跤,把额头磕红了,哭哭唧唧怎么也哄不好,魏阙只能拿出杀手锏来,小太子果然瞬间破涕为笑。
  若是叫外人见了这一幕,少不得把眼珠子瞪出来。就是宋嘉禾也想不到魏阙会这么疼孩子,细想想又开始心疼。大抵是幼年缺憾,让他格外重视血脉。
  “好了,要玩疯了。”宋嘉禾拍拍手:“歇一会儿。”
  小太子扭着胖身子闹脾气,很快就被新端上来的糖糕安抚了,抱着一块糕点啃得满脸都是,估摸着是饿了。
  “我想着出一趟宫,去看看祖母和父亲。”算算也有一个月没见了。
  魏阙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低头给小太子擦脸的宋嘉禾没有看见。
  “是好久没出去了,顺道还能出去散散心。”
  魏阙是个行动派,第二天下了朝,就带着娘儿俩出发。
  一家三口换了寻常装扮,宫人侍卫也随之一变,看起来就像是普通富贵人家带着家丁出门。
  小太子趴在车窗上,惊叹连连的望着沿街景象,他话说的还不利落,一激动就只能咿咿呀呀了。
  其实他也不是第一次出宫,可谁叫年纪太小,记性不好,先头见过的他早忘光了,眼下看什么都新奇,恨不得从窗口爬出去才好。
  扶着他的魏阙一个眼色下去,就有人去买东西,一路走来,凡是色彩鲜艳被小太子指过的都被买了回来,糖葫芦,小泥人,大风车,小陀螺……
  小太子看花了眼,简直玩哪一个都不知道,明明做工比宫廷内造不知差了多少,他却稀罕的不得了。自己玩不够,还要拉着魏阙和宋嘉禾陪他玩,不陪,他还要不高兴地拍手蹬腿。
  在小太子清脆的笑声中,一家人抵达西郊。
  来之前他们并没有通知宋铭,宋嘉禾想给宋铭一个惊喜。
  结果宋嘉禾发现,惊喜没有,只有惊吓,被惊吓的那个人还是她。
  碧波荡漾,绿树成荫,芳草萋萋
  男子英武俊朗,女子妩媚风情,不远处是两个蹲在地上玩泥巴的小孩。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岁月静好。
  宋嘉禾眨了眨眼,又使劲眨了眨眼,怀疑自己眼睛花了,父亲和长公主?
  小太子跟着他娘眨了眨眼,当即咯咯笑了起来,笑得宋嘉禾回了神。
  宋嘉禾发现魏阙一脸的平静:“你早知道?”
  魏阙点点头。
  “你怎不早说啊?”
  “没什么可说的。”两人恰巧做了邻居,两个小孩玩到了一块,长辈偶尔遇上说几句话,又没住到一个屋去,他能说什么。
  宋嘉禾张了张嘴,调整了下情绪:“咱们还是走吧。”她现在有点儿懵,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状况,怕这么过去让宋铭尴尬。
  “岳父看过来了。”
  宋嘉禾僵住了。
  魏琼华顺着宋铭的视线看过去,也看见了那辆不起眼的马车,同时看见了拱卫着马车的人,认出几张眼熟的面孔,自然也就猜到里面的人是帝后。
  视线一偏,目光落在身旁的宋铭身上,他的神色镇定又从容。
  魏琼华笑了笑,就是她自己也说不清怎么会变成这状况。
  她来别庄前并不知道宋铭也在这儿,她过来是因为魏德。
  那天,魏德指着她身旁的男子问她:“这是父亲吗?”
  她问他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魏德睁着一双漆黑的大眼睛,懵懵懂懂道:“别人都有父亲,我是不是也有父亲?”
  她竟无言以对,之后他召集魏德身边伺候的人询问一番,才知道,魏德在外因为她的缘故被嘲笑过。
  大人不敢对她说三道四,可初生牛犊不怕虎,无知所以无畏。
  她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她,反正没人敢在她面前大放厥词,上一个敢冒犯她的人已经滚去西北吃风沙了。
  可她在乎魏德,一开始过继她只是为了安宋太后的心,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养着养着,慢慢的就上了心。
  所以她带着魏德来了别庄,她想自己需要考虑下将来,毕竟她也是当娘的人了。
  只是没想到会遇见宋铭,两家中间隔了一里地,也不知道两个小家伙是怎么玩到一块的,还挺投契。
  偶尔他们会在外头遇上,遇见了会很自然的打招呼,有时候还会心平气和的说上几句话。二人只字不提从前,就像老友一般寒暄客套。
  这一阵,他们遇到的次数有些多。
  既然看见了,宋嘉禾当然不好再离开,遂带着魏阙和小太子下了马车。
  宋铭和魏琼华要上来行礼,被宋嘉禾和魏阙一人一个扶住了。
  纵然满腹狐疑,可宋嘉禾只是若无其事的看着旁边的鱼篓道:“父亲今儿收获不错。”
  宋铭笑了笑:“要是不急着回去,可以用了晚膳再走。”
  “是我们没口福了,”宋嘉禾遗憾道:“我们还要去看望祖父祖母。”用了膳就没时间去承恩公府,离宫太久终归不好。
  宋铭也没强留。
  “你们父女好生叙旧,我先走了。”魏琼华浅笑自若,扬声喊魏德。
  魏德依依不舍的拉着清哥儿的手:“明儿下午我再来找你。”
  清哥儿一本正经地点头:“我肯定上午就把功课都做完。”
  宋嘉禾左看看右看看,这叔侄俩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