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熊孩子致敬 第十四章 苏崇礼

第十四章

14

抱完她以后,苏崇礼什么都没说,就又迷迷糊糊地缩回被窝里睡着了。

裴月半戳了几下他的脸颊,他都只是哼唧一声,睡得很安稳。她没办法,正好帮他把被子盖严,盯着他的睡脸看。

被抱了呢……

但刚刚那种感觉,与其说是被男人抱住,倒更像是被小孩子抱。

确切说,和她三侄子两岁半的小女儿抱上她的感觉一模一样。

那还是她回国后第一次见小甜包,穿着小裙子的小女孩走路还不稳,见她蹲在她跟前和她说话,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还是很自然地伸手搂住了她的脖子,贴到她怀里。

在那以前,裴月半一直觉得小孩子是种很麻烦的生物,平时是能离多远就离多远,但是被小甜包香香地一抱,她却完全抗拒不了,好想把她偷偷抱走。

当然,如果没有被她那几个侄子撺掇、口齿不清地喊她“姑奶奶”,那小甜包就更可爱了。

想到小甜包,裴月半的心里顿时甜到不行。

再看看睡到“噗”地吐气的苏崇礼……

啧。

真的就只有三岁。

~

苏崇礼睡了一整天,裴月半也继续守了他一整天。在天擦黑的时候,她终于是扛不过去,趴在床边闭了一会儿眼。

等她醒过来,睁开眼,一下子就看到了贴到她眼前的苏崇礼。

他的脸颊就枕在枕头的边缘,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距离近到她能看清他眼睛里微荡着的光晕,是种很漂亮的颜色。

见她睁开眼、睫毛微颤着,苏崇礼伸出手,用手指的指节蹭了蹭她的睫毛,好奇的眼神就像在看新玩具。

裴月半下意识闭了眼,但立马就察觉出了不对,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看看时间,她也就睡了不到一个小时,但是精神恢复了很多。

拿出体温计让苏崇礼夹上,裴月半打开药盒,拿出小手电和压舌棒,声音还带着点睡腔的说:“我看看你的扁桃体。张嘴哦。”

“啊。”

苏崇礼看着她,乖乖地张开了嘴。

好乖~

裴月半仔细地看了看,然后才笑着伸了下懒腰。

“没、发、炎。”

太好了!

她把压舌棒丢进垃圾桶,起身去冲了包退烧冲剂给他。

苏崇礼又是乖乖地就接过去,仰头一口气喝光,一句苦都没有喊。

裴月半见他喝完了药,就从糖罐里拿出了一颗他最喜欢的太妃糖,放到了他的手里。

但苏崇礼把糖纸剥开,紧接着却把糖送回到她手里。

她看看糖,不解地看向他,然后就对上了他小鹿一样的眼睛。

“……体温计拿出来。”

握着糖,裴月半更不放心了。苏崇礼什么时候还给别人剥过东西?他最常干的可是装着大爷让别人给他剥这剥那,别人剥完以后,他还要撇着嘴哼一声“剥的不好”才舒服,幼稚到不行,可是现在……

“嗯。”苏崇礼听话地把温度计拿出来,交给裴月半。

同时,他盯着她手心里的糖,脸颊稍微得鼓了一下:“你不吃吗?”

“……”

看他抿着嘴角期待的样子,裴月半慢慢把糖放进嘴里。

他立刻就开心起来,躺回床上用被子蒙住脑袋。

停了停,他又露出眼睛:“晚安!”

说完,又猛地把被子盖过头顶。

“……晚安。”

可能是因为生病,所以格外脆弱?

她嚼着糖看了看温度计。

37.8。

终于退烧了!

看到这个温度,连嘴里的糖都没有那么齁了。

裴月半浑身都松了一口气,刚低头想把苏崇礼的被子往下盖一盖、免得他喘不过气,就清地楚听到……

咕噜……

……

咕噜……

是苏崇礼肚子饿了的声音。

她弯着嘴角掀开被子:“你先别睡,起来吃点东西。”

想了想,她补充:“白糖糕还能吃呢。”

苏崇礼立刻眼巴巴地坐起来,等她拿来白糖糕。

但拿到手里,他却没有立马吃,而是把白糖糕掰成两半,大的一半留下来给裴月半,然后才开始吃自己手里那半小的。吃得很快很满足,看起来是真的饿了。

而他吃的这段时间,裴月半又回了厨房,把锅里煮的红枣桂圆小米粥盛出来,端到他跟前。

盛的时候她有点担心,因为苏崇礼很讨厌桂圆的味道,讨厌到连荔枝都不想见。

但这锅粥是老陈医生让她煮的,连材料都是老陈医生亲自带来的,她又不敢不放。

想了想,她最后盛了两碗粥,打算陪着苏崇礼一起喝光。

果然,苏崇礼看到粥上面的桂圆干,脸色顿时难看得不得了。但出乎裴月半意料的,他皱着眉头接过碗,把红枣全都舀到了她的碗里,然后自己苦巴巴地嚼着桂圆干,嚼了好半天,才费劲地咽下去一个。

看看自己碗里冒着尖的红枣,裴月半隐约地猜想,该不会是因为他觉得红枣好吃,所以就把所有的红枣都给了她,留下了他觉得难吃的桂圆干自己吃?

但为什么突然就乖成这样?

她会很想抱住他揉脸的!

……

等他吃完,裴月半的眼睛又沉得睁不开。

她想着他已经退烧,就跟他说:“我回去睡一会儿,等中午再来看你。”

苏崇礼立马拉紧被子打了个滚,把自己像寿司一样卷起来,让出大半张床的位置。

见裴月半没明白自己的意思,苏崇礼看着她,大方地拍了拍床上的空地。

但拍完以后,他突然挪开了和她对视的目光,把脸往被子里缩了缩,只露出一双眼睛。

好可爱。

裴月半在心里表扬了一下苏崇礼,然后回自己房间补觉去了。

~

中午,裴月半睡醒,蹑手蹑脚地回到了苏崇礼的房间。见他还在睡,就轻轻地去厨房调了杯蜂蜜柠檬茶,坐到床边慢慢喝。

这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来。

她看了一眼,是二侄子发来的微信。

裴月半本来是想先忽略的,但是当她看清二侄子发了什么,就迅速拿起了手机。

排行第二的:我给尼诺找了个女朋友。[图片]

……

她就是知道尼诺在他手里会很危险,说什么女朋友,肯定又是哪个大胸美女抱着尼诺乱蹭的照片!

越想越担心,裴月半赶紧点开微信,但照片却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画面里,两只白色的猫团在竹子编织的柔软小窝里,尾巴互相搭着,看起来很惬意的样子。

好意外……

尼诺的自我意识很强,平时如果她抱了其他的猫,哪怕只是摸了几把,它都会很优雅地甩着尾巴从她腿边走过,坚决不准她碰。

跟别的猫相处就更别想了,要是有别的猫想凑过来亲近,能躲过去的尼诺一定会躲,要是躲不过去……它的爪子可不是吃素用的。

所以很快的,它威名远扬,周围的所有猫都不敢靠近它。

但是现在,居然有一只猫可以和它分享同一个猫窝。这简直就跟苏崇礼愿意跟她分享同一张床一样让她惊讶。

嗯……

那只猫肯定超级漂亮!

这么想着,裴月半开始放大着照片看猫,但突然间对方发起了视频申请。

裴月半一时没留神,手滑地点了同意,紧接着,屏幕上就显示出了她二侄子的……

胸肌?

等对面把手里拿的远了点,裴月半才看清楚,他是刚从庭院的游泳池里上岸,坐到了举重器械前。

把手机固定摆好,二侄子伸出手,把头发凌乱地撩上去,同时帅气地朝她打了招呼,嘴角斜挑着问候道:“哟。”

“……”

30多岁的男人了,每天还是一脸的“老子全世界最有魅力”,骗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还行,像她这种行从小看着他那副德行长大、无比清楚他有多花心多放荡的,对那张脸简直有生理性的嫌弃。

裴月半面无表情点了下手机,结束了视频。

跟他这种换女人比换衣裳还勤的男人比,苏崇礼简直就是小天使。

她把手机放回桌子上。

还是来看看我们的小天使吧。虽然已经退烧了,但毕竟病去如抽丝,他现在肯定还是很虚……

弱……

完全不虚弱了。

她刚回头,就看到刚才还躺着的小天使已经坐了起来,手臂圈住曲起来的小腿,下巴搁在膝盖上,整个人团成了球,正一脸不开心地看着她,小眼神还不停朝她的手机上瞟。

见被发现了,他干脆理直气壮地仰起脸:“谁啊?”

“嗯?”

“就……‘哟’的那个。”

裴月半观察着他的表情,梨涡再次冒出来。

她很随意地回答:“我朋友。”

……

……

“哼。“

苏崇礼抱着腿歪倒,开始在大床上滚来滚去,把被子和床单弄得乱七八糟,就像只在雪地里翻腾的小北极熊,精神气十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