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熊孩子致敬 第十六章 苏崇礼

第十六章

16

毕竟是农家乐,照这里的规矩,想要吃饭,原材料得自己动手弄,想吃菜自己去摘,想吃海鲜自己去捕,想吃鸡也要自己去捉。裴月半看着一大群人声势浩大的去山坡捉鸡,默默地提着鱼竿和塑料桶到溪边钓鱼。

这里的溪水很清,不过往里看的话却也看不到什么鱼,裴月半姑且信着老板“俺们水里的鱼可多可肥,保证你能钓一筐”的话,坐在岸边放了竿。

苏崇礼当然也跟了过来,一起来的还有他养的饼干小公主,两个无忧无虑的家伙现在正满草地地到处跑,一点也不担心中午吃不到饭。

裴月半看着不停泛起波澜的溪水,特别想挥着鱼竿把他们赶走。就他们这个闹腾劲儿,就算水里的鱼再多,也都被他们给吓跑了,还钓什么钓!

但还没等她赶人,苏崇礼把饼干的牵引绳往她手里一塞,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没过多久,裴月半刚和饼干并排坐好,认认真真开始钓鱼,苏崇礼就又兴冲冲地跑了回来,手里捧着一大捧蓝莓,离得很远就朝她喊:“快来吃!看棚子的阿姨告诉我,棚子里面就这个最好吃!”

这里的蔬菜水果都是大棚种植,各种季节的蔬菜里面都有,见到蓝莓也不稀奇。

苏崇礼盘腿坐到她身边,捧着蓝莓放到水里洗了洗,然后捏一个就往她嘴里填。

被冰凉的蓝莓碰到嘴唇,裴月半下意识地张开嘴,咬住嚼了嚼。

蓝莓很新鲜,甜度也刚刚好,而且被溪水冲过后凉凉的口感也不错。

从她的表情里,苏崇礼就知道她喜欢吃了。

他顿时开心地仰起脸,又捏起一颗蓝莓想喂她。

裴月半伸出手:“我自己吃。”

“……哼。”

苏崇礼躲开转身,鼓着脸不肯把蓝莓给她。

偷偷地转头,见裴月半没有再要的意思,他扁了扁嘴,自己丢了一颗蓝莓到嘴里。

裴月半瞄了他一眼。

他的脸色在吃到蓝莓以后,很明显地僵了一下,费劲咽下去以后,还苦着脸吐吐舌头,露出被蓝莓染得发黑的舌尖。

她别开脸,笑得眼睛都弯起来,既然她觉得甜度合适,那他肯定觉得不够甜。

不过这下,他应该就会乖乖把蓝莓都交出来了吧?

她这么想着,收住笑回过头,却看到他已经端正地坐向了她,身体前倾着不断向她靠近。

凑到离她很近很近的时候,他盯着她的嘴唇,小声地问:“你吃的甜吗?”

“甜啊。”

“那我尝尝。”

噗。

见他还想再贴近点,裴月半双手捏住他的脸颊扯了扯。

“吃你自己的去。还有,鱼都被你吓跑了,去帮我要盒饵料过来。”

苏崇礼:.___________.

他被她扯着脸,想说点什么,但最后垂下眼睛乖乖任她扯。

等她松开手,他揉着脸,揉呀揉,突然伸出手,用力地捏了下她搭在草坪上的食指指尖,然后迅速地跑掉了。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

见他跑远,裴月半低下头,攥住那根手指摸了摸。

被他捏住指尖的瞬间,头皮都麻掉了。

搞什么突然袭击……

想到他刚才无赖地想借机亲他,明明又紧张又笨拙、却还强撑这要摆出一副很随意的样子,裴月半托起在旁边快睡着了的饼干小公主,用手指和它的小爪子击了个掌。

好可爱。

~

苏崇礼把饵料拿回来的时候,裴月半已经顺利地打上了两条青鱼。

她把小的那条放回水里,大的则放进盛着水的塑料桶里。

苏崇礼蹲在桶边,看着在桶里乱甩尾巴扑腾的活鱼,惊奇到不行,一惊一乍地不停叫:

“它在动!”

“它要跳出来了!”

“它的尾巴好厉害!”

裴月半按了按耳朵,看向他:“以前没见过活鱼吗?”

“那倒不是,我家有一屋子的热带鱼。”

裴月半了然。

她早就听说苏家在南方的老宅里,有一整栋的玻璃花园温室,里面的每一株花草都有价无市,珍惜的动物也有很多,按她二侄子的话讲,“就差把大熊猫养进去了”。但能进到里面去参观的人,掰着手指都能数出来。

苏崇礼说起这个,情绪也很高。

“你喜欢孔雀吗?我家有两只白色的孔雀,养的很大很漂亮,不过最近都不爱开屏了。”

“我家还有金刚鹦鹉,会说好多话,不过就是飙高音老破音。”

“小白狮也有,不过它现在长胖了,我想抱都抱不动。”

……

把所有可爱的、好玩的动物说完,苏崇礼最后不忘自己的目的:“你要不要跟我回家去玩?”

居然用动物诱惑她……

裴月半把新钓上来的两条鲫鱼处理好,拎着小桶站起来往外走。

苏崇礼立马忘了他刚才还在诱惑她,立马跟着她站起来:“你要去哪儿?”

“这儿的石头多,水也急,我打算换个地方钓鱼。”

“不用那么麻烦!”

苏崇礼二话不说挽起裤腿,脱了鞋就迈进小溪里。

那速度让裴月半觉得,他绝对是图谋已久。

但是现在又不是夏天!

水那么凉会感冒的!

裴月半倒吸一口气跑回岸边,急到不行地朝他喊:“你上来!再感冒了怎么办!”

苏崇礼看到裴月半那么关心自己,顿时超级开心,跑得离岸边更远了。

眼看水都快没到他的膝盖,裴月半叹了口气,把桶一放、鞋一脱、裤腿一撸,脚一深一浅地也踩进了水里。

“苏、崇、礼,你给我出来!”

……

姜锦绣好几天没见到儿子,正在边散步边和他通着电话。刚听到儿子说他在幼儿园学了新的儿歌,果树林前面就传来了叫喊声,而且声音的主人,她还都很熟。

不得已挂断电话,姜锦绣穿过果林,一眼就看了坐在溪里的苏崇礼。

他正两手一起拖着站在跟前的裴月半的手,死活不肯被她拉起来,边负隅顽抗,还边偷偷地往裴月半身上撩水。

裴月半一时不查,被他猛地拽了一把,“扑通”一声也摔进水里。

浑身都湿透了不说,水还溅得她满头满脸全都是。

她刚想说话,咯吱……

嘴里有沙子……

裴月半看着还在开开心心往她身上撩水的苏崇礼,慢吞吞地站了起来,转身回到岸边,拎起塑料桶。

她连鱼也不要了,用塑料桶盛满了水,拖着桶就要往苏崇礼身上泼。

苏崇礼见状,起身就跑,边跑还边哈哈哈地大笑。眼看就要被裴月半追上,他突然转身,一下把裴月半抱了个满怀。

但裴月半动作也就顿了一下,然后很是不为所动地挣开他,慢动作着举起水桶,哗啦把他浇了个透心凉。

……

……

一分钟后,姜锦绣押着浑身湿透的两个人,来到岸边的大牌子前。

“上面写的什么?”她像中学教导主任一样板着脸,问那两个人。

苏崇礼:“严禁戏水”。

裴月半:“……”

好丢脸……

如果是在一个月前,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这辈子会有一天在溪里和人打水仗。

她才没有那么幼稚,都怪苏崇礼,把她都变幼稚了!

“是我的错!”苏崇礼也意识到不对了。他还记得裴月半以前经常说会被开除的事,所以一本正经地跟锦绣姐解释:“是我要下水捉鱼,她怕我感冒才跟下去的。”

边说着,还边侧过身,把裴月半挡到身后。

裴月半在他身后看着他。

好像……长高了一点。

她这边走着神,身前,苏崇礼已经挨完了姜锦绣的训,摆着手把人送走了。

等姜锦绣一不见,苏崇礼立马转身,对裴月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见她在走神,他学着她之前做的,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很轻很轻地捏了一下她的脸颊,接着心满意足地摸摸她的头发,摘下一片湿树叶。

裴月半看向他,没动作。

他拿着树叶,黏到了她的脸上。

……

……

裴月半正想打人,苏崇礼突然张开手臂把她圈住。

他侧了侧头,隔着树叶,嘟着嘴巴亲了她一下,然后,很心虚地看向她的眼睛。

裴月半举起来的手又放下了。

对着可怜巴巴的小斑鸠,她果然下不了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