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熊孩子致敬 第十七章 苏崇礼

第十七章

17

被苏崇礼亲了以后,裴月半一言不发地转身回了房间,半路上不停地打喷嚏。

回到房间,她关上门就开始往浴缸里热水,打算好好泡个热水澡。

结果她刚调好水温,衣服还没来得及脱,就听见苏崇礼在外面高声喊:“我房间的热水器坏了!”声音特别雀跃。

她走出浴室,突然吸到冷空气,又打了好几个喷嚏。她只好转回去,找到口罩戴上,等把鼻子捂严实了,才解着头发打开门。

门外,苏崇礼正披着浴衣,门没开就喊:“我要在你这里泡澡!”

但在看到她戴着口罩的瞬间,他的情绪唰地就down下来,连点缓冲都没有。

裴月半正在极力克制自己打喷嚏的冲动,完全没注意到他情绪的变化,揉着鼻子挥挥手:“水放好了,你先去泡。”

苏崇礼没动。

他盯着裴月半刚刚被他隔着树叶亲了一下的脸,重新鼓了鼓勇气,小声问:“你讨厌我亲你吗?”

裴月半吸着鼻子没听清:“嗯?”

“没事!”

苏崇礼生气地跑进浴室,脱掉浴衣就扑进水里。

他刚亲完她,她立刻就戴上口罩把脸遮住了!

就这么讨厌被他亲到吗?

(t▽t)

苏崇礼在里面闷闷不乐拍着水的时候,裴月半在外面喷嚏打得天昏地暗。等他出来,她立马就冲进浴室,泡了好久的热水澡才出来。

泡完澡,擦着头发,浑身都暖洋洋的裴月半心情也很好。看到苏崇礼趴在她的梳妆台前、头发还湿哒哒的滴着水,她拆开条新毛巾披到他脑袋上:“怎么不擦头发?”

!!!

苏崇礼吓了一跳,嗖地把一支口红藏到口袋里。

裴月半:“拿出来。”

苏崇礼不愿意地使劲摇头:“我给你买新的。”

“那你先让我看看是哪一支。”

看她的手伸在眼前不肯收回去,苏崇礼不情不愿从口袋里把口红拿出来。

裴月半一看都气笑了。都不用打开口红看了,光是看他满手的“口红酱”,她都能想到口红里面的惨状。

又不是真的三岁,怎么会把口红弄得满手都是……

她想了想,伸出手指从他手里蘸了一抹,点到了他的鼻梁上。

“不准动哦。”

她本来只是想欺负苏崇礼一下,在他脸上随便画两笔,但是苏崇作为模特的条件太优越,完全激发出她当年学人体彩绘的灵感,让她画着画着就有点停不下手,线条顺着他的鼻尖滑到他的嘴唇,慢慢顺延过他的下巴、喉结,来回打着圈地向下延伸。

啪嗒。

啪嗒。

头发上的水滴砸在她的脸上,她才意识到自己靠苏崇礼太近了。

仰起头,苏崇礼正睁大着眼,眼睛里湿乎乎的,手紧紧地攥成拳,拼命不让自己变重的呼吸声被听到。

裴月半抿嘴笑了下,梨涡圆圆地冒出来。

她停下手,用纸巾蹭干净指尖,然后用卸妆棉沾了卸妆水。

“口红不用你赔了。”

她把卸妆棉覆盖到苏崇礼的嘴唇上,轻轻来回擦着上面的口红。

“我原谅你了。”

等她把留下的痕迹都擦掉,苏崇礼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了。

她捏捏他的脸:“我帮你吹头发吧。”

他不吭声,她就继续问:“好不好?”

“……好。”

声音都哑了。

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呢。

裴月半边转身拿吹风机,边在心里做自我反省。

虽然一开始不是故意的,不过这种程度对苏崇礼来说,好像是有点过分了。

从箱子里取出吹风机,她的手机正好响了。

她打开短信,是酒店的续住确认。

她前阵子回国以后,一直住着酒店,但这次她打算回国长住,总住在酒店也不合适,还是该先租个房子。

她边拿着吹风机到梳妆台,边用手机查着b市的租房信息。

苏崇礼看她站着不动,忍不住扯了她的衣摆:“你在看什么?”

“租房信息。”裴月半眼睛还盯在手机上,“我刚从国外回来,还没决定在b市住的地方。”

苏崇礼突然盖住她的手机。

“住到我家吧。”他的气势低到不能再低,软软地出着声音,“我家特别大……”

裴月半顿住。

仔细想想,如果当时那场订婚他到场的话,她现在说不定已经住进他那间“特别大”的房子里了。

“让我再想想。”

她拨了拨他的刘海,打开吹风机揉着他的头发,没再说房子的事情,而是开始和他商量:“你过几天还要拍真人秀,得把头发剪短点才行。锦绣姐说她已经和kevin说好了,一会儿3点就来给你做发型。”

kevin是这次跟组的发型师,获得过很多大奖,平时想请都请不到,连锦绣姐都不知道这次他为什么会来跟组,所以平时根本不好意思麻烦他。现在电影杀青,眼看再见不到人了,就赶紧去预约了一次。

不过苏崇礼也确实该剪头发了。满头蓬松松的卷毛跟只小狮子似的,看起来一点都不成熟可靠,要是就这样去照顾婴儿,说不准会把小雪花吓到哭出来。

苏崇礼:“不想剪……”

裴月半继续揉着他的头发:“我喜欢头发短一点的男孩子。”

他仰脸看向她:“那你给我剪吗?”

“当然是kevin给你剪了。”

他低头:“那我不剪。”

……

好说好歹,苏崇礼终于同意让kevin给他剪头发,但是裴月半必须全程都陪着他。

裴月半坐在旁边,托着腮看苏崇礼。

他穿上理发围布,下巴被勒得嘟嘟的,碎头发渣落到脸上还不能伸手拍掉,难受得直眨眼睛,可怜地不得了。

她趁kevin转身换剪刀,就笑着伸手帮他拍了怕脸上的碎头发,把头发渣顺着他穿在身前的围布,一点点拍到地上。

但她的手刚滑到椅子边,他突然从围布里伸出手,一把拽住她的,死死地把她的手拖了进去。

这时kevin转身回来,她连忙铺开报纸盖住她被他扯住的胳膊,然后使劲想把手伸回来。

结果她一使劲,苏崇礼也被她带着晃了一下。

严肃的kevin:“别动!”

裴月半:“……”

苏崇礼是一点都不在意被别人看到,但她不能不在意。

好歹也是个明星,没人的时候就算了,现在房间的门都是开着的……

她正烦恼呢,苏崇礼把另一只也伸了过去,一只手抓着她的手,另一只开始捏。捏捏她的拇指、捏捏她的食指、捏捏她的中指,捏捏她的无名指。

跟个小学生一样。

裴月半伸出小拇指挠了一下他的手心,他顿时浑身都抖了一下。

但就算这样,他还是不肯放手,反而更加使劲攥住她的手,还生气地看了她一眼,不准她乱动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