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熊孩子致敬 第十八章 苏崇礼

第十八章

18

他们俩在这暗中较着劲儿,你瞪我一眼,我啧你一句的,最后还是胡子拉碴的编剧大叔把脑袋探进来,问了句“老凯,扑克玩不玩?”,kevin才停下已经精修过无数遍刘海的剪刀,把苏崇礼和裴月半赶了出去。

在苏崇礼的强烈要求下,他的头发没短多少,大概的感觉,就是从小狮子的长度变成了小绵羊的长度,还是有点卷卷的,不过比起蓬蓬的可爱感,现在这样更帅气了。

因为剪头发花了不少时间,等他们出去以后,饭已经做到了一半。裴月半去晚了没分配到活,就一个坐在角落里烧茶喝。

苏崇礼刚开始蹲在她跟前,但是他总是不停朝火里面吹气,把火星吹得到处乱飞,裴月半就硬把他推去打扑克了。

苏崇礼加入没多久,编剧大叔叼着烟从扑克摊走出来,借着她烧茶的火点着了烟。

因为大家都很熟,裴月半边挥着蒲扇,边问他:“你组的牌局你不玩?”

编剧大叔猛抽了一口烟,慢慢吐着烟圈:“有苏崇礼在,玩扑克就没意思,反正每次都是他赢。”

“真的假的?”裴月半扭头去看苏崇礼。

正好这时他站起来把牌放下:“我赢了!给钱给钱!”

裴月半震惊:“……你们还玩赌钱的?”

编剧大叔笑着哼气:“一点小彩头。”

他拿开烟调侃她:“怎么,怕我们把好孩子教坏了?也是,不抽烟不喝酒,连一句脏话都不会说。娱乐圈这种地方,出来这么个人,也是少见。”

裴月半知道他说着玩,也用说着玩的语气回他:“你是收了苏崇礼的钱,来给他说好话的?”

“小女孩心思那么重,”大叔抖落烟蒂,一脸沧桑地感慨,“累的还是自己。”

“……?”

“过日子把自己绷得那么紧,”他吸了一口烟,边吐边摇头,“老得还快。”

“……”喂。

她还没弄明白编剧大叔为什么突然开始换了风格,第一次和苏崇礼打牌的场务小哥纳闷了:“你这对不对呀?怎么回回都是你赢?我这坐上家的牌还没出呢,你就已经决定好了?”

苏崇礼理所当然:“算出来的。”

……

……

等要吃饭了牌局中断,苏崇礼把钱全都还回去:“不跟你们玩了,好无聊。”

“……”

好欠揍哦。

~

就这么吃着饭、喝着茶,玩了一晚上的扑克牌,第二天剧组正式散场,各回各家。

苏崇礼跟着裴月半悄无声息回到b市,立刻就快马加鞭回到他住的小区,在小区警卫室把她的身份登记好以后,又不停地把各种密码告诉她。

最后,她在他身后进入电梯,输完密码,直达他15楼的房间。

电梯一打开,整层15楼都是他的家。

满目的绿色。

各种绿铺天盖地地映进眼睛里。

回过神,裴月半才发现,这层楼里种满了各种不知名的树。不是观赏性种在花盆里的植物,而是直接扎根在泥土里、真正生长着的大树。虽然已经美到了一种极致,但是完全不适合人类生存。

她跟在苏崇礼后面,参观。

走到靠阳的角落,她指着一大片水池问:“这是游泳池?”

他以前不是不会游泳吗?

“是浴池,可以泡温泉的。”

……浴池?

裴月半左右看看,这整个家就没有一个独立的房间隔断,全部敞开,唯一能产生隔断用途的就是有树。这个水池的四面确实被树包围了,但那几棵树,根本什么都挡不住。但这个池子里,冒着的却是一年四季都冒着热气的天然温泉水,微微的硫磺味道让整个房间都变得湿润温暖。

而浴池的旁边,就是一整片的榻榻米。那是真正的“一整片”,宽度大概够苏崇礼在上面连续滚上二三十圈,榻榻米上铺着种非常柔软的厚羊毛,赤着脚踩进去,有种整只脚都陷在里面的感觉。

……

整间房子,到处都写满了两个字。

奢靡。

苏崇礼还在开心地补充:“我这里是顶楼,所以晚上还可以打开天窗看星星。”

……

说实话,这种程度已经超出了裴月半的想象。

她虽然也很有钱,但因为一直在校园里读书,所以几乎没时间享受金钱带来的生活,为了能安静地学习,她连开的车都是旧货市场淘来的的二手车。但就算她一直用她所有能挥霍的金钱去享受,她也没有资本做到苏崇礼这样。

突然地,她就又想起以前听到的那些话了。

“裴家竟然能和苏家联姻。”

“裴家那小女孩可真有福气。”

“就算有那个原因在,这门亲事也是裴家高攀了。”

……

即使后来裴家已经到了让他们无法比肩的高度,在那些人的眼里,裴家也依旧是那个“沾了苏家的光”的裴家,而她,也依旧是那个“有福气”的女孩。

她从来都不服气。

从第一次听到这种言论开始,她就很不服气。

但今天,她却觉得很憋屈。

像她脚底踩着的这种羊毛,她也买的起,买得起一块当垫子,买得起一块当毯子,但她绝对买不起这样大的一片、毫无顾忌地铺在地上随便踩。

说到底,她只是裴家的一个女儿,就算年纪最小最受宠,但她有五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每个都比她大上二三十岁,她的六个侄子年纪也都比她年纪大、都比她有能力,这种情况下,她最后能从裴家得到什么?

她甚至都觉得,她现在能得到的这一切,多少也很她跟苏崇礼的联姻有关,如果她没有苏崇礼未婚妻的身份,她连现在这样的待遇都未必会有。

裴家的小女儿?谁知道那是谁?

她的存在感,是苏崇礼给她的。

可就算这样,就算她已经很清楚这些了,可是,她还是好不服气啊。

她明明那么努力那么拼命,明明就不比他们任何人差……

“这个送给你!”

苏崇礼跑去阳台,捧回了一盆草莓。

花盆里的是观赏性的植物,枝上一共就只有两颗草莓,但是非常地饱满漂亮。

因为太过恼火,裴月半毫不留情地把草莓一把全摘下来,一口一个地痛快地吃掉,然后扬着下巴看向苏崇礼:“本来就给我的,我可以吃掉吧?”

但苏崇礼完全没有心疼的样子,又立马跑出去搬回一盆小桔子。

“这个也给你吃!”

裴月半看着他,突然就下不去手了。

苏崇礼见状,主动把几个小桔子都摘下来塞进裴月半手里。

裴月半坐进厚羊毛里,剥好桔子,掰了一大半给苏崇礼。

苏崇礼没有接桔子:“都给你吃吧。我觉得你不开心……””

裴月半看着手里的桔子:“吃了桔子我也不开心。”

苏崇礼坐到她身边,把手伸到她眼前:“那你咬我一口吧。”

裴月半轻笑了笑:“我真的咬了?”

苏崇礼很认真地点头:“嗯。”

裴月半突然没了表情,按着他的肩膀猛地把他推倒,紧接着俯下身,用力地咬在了他脖颈的动脉上。

狠狠的,一点也没留情地,拼命咬着他。

苏崇礼一声都没吭。

发泄完,裴月半坐起来,看了一眼还躺在那里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苏崇礼,伸手戳了戳他的肚子。

“我刚刚咬了你,你现在咬回来吧。”

苏崇礼回过神,眼睛突然变得亮晶晶。

“我才舍不得咬你!”

他突然把脸埋进他放在床上的抱枕里,咕噜噜地朝另一侧滚了好几圈,然后又重新滚回来,停在她身边。

“要不你再咬我一口吧?”

“不咬了,口感不好。”

裴月半伸出手把刚滚回来的苏崇礼一推,又让他滚到另一边了。

接着她深吸一口气,收拾好情绪,开始说工作:“下星期就要去照顾小雪花了,趁着这几天你学校开的假条还管用,要做紧急特训。你家的亲戚里,有几个月大的婴儿吗?”

“没有。”苏崇礼再次重新滚回来,抱着抱枕坐起来。“我姐姐肚子里倒是有一个三个月大的……”

“恭喜你啊。”

“……qaq”

“……?”

“顾深是个王八蛋!他还没跟我姐姐结婚呢!还没结婚呢!……”

裴月半边听着苏崇礼对亲姐夫的控诉,边开始查自己身边有没有6个月大的孩子。

非常凑巧的,她在微信朋友圈里发现了一张照片。

捂着苏崇礼的嘴让他安静,裴月半迅速地给她最贴心的医生小侄子打电话。

虽然这个最小的这个年纪侄子也比她大。

“小九?”她直接说事,“我在你朋友圈看到了一张婴儿的照片,那孩子现在多大?”

……

“刚好6个月是吗?那是谁家的?”

……

“找到了。”挂断电话,裴月半看向在旁边晃呀晃的苏崇礼,“说起来也相当的有缘分,是孙嘉树姐姐的小儿子,孙嘉树的亲外甥,刚刚满6个月。”

孙嘉树的姐姐孙嘉卉是小有名气的刑事律师,办过好几个漂亮的案子,最近听说正在忙着合伙开办自己的事务所。

“我才不要去照顾孙嘉树的外甥!”

“时间紧迫。去哪儿找正好6个月的婴儿?再说了,对方还不一定同意让你帮着照顾呢。”

一听到对方会不同意,苏崇礼的态度顿时就改变了。

他拿出手机:“我去问问我姐姐。”

“你姐姐不是才刚怀孕三个月吗?”

“……qaq”

“……我不提这个了。”

“不是我姐的孩子。你说的不就是嘉卉姐的小儿子吗?我姐姐和嘉卉姐是大学舍友,她小儿子满百天的时候还是我替我姐去送的礼。”

“嗯,那就交给你。”

既然已经决定了,苏崇礼立马就开始给他姐打电话。裴月半趁着这段时间,也给她二侄子去了电话,很是直截了当:“你什么时间有空,我想去接尼诺回来。”

她已经好久都没看到尼诺了,每次看到苏崇礼的饼干傻白甜,她都会想起她的猫,今天一定要摸到他水润光滑的毛才能睡得着。

“哦……你的猫啊……”

一听二侄子的这种语调,裴月半顿时急了:“尼诺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毛都没掉几根,就是它最近失恋了,情绪比较低落。”

“……失、恋、了?”

她一下子想起上次二侄子跟她说给尼诺找了个女朋友的事。

“那只猫呢?”

“没了呀。我跟那只猫的女主人分了,它自然也就没有女朋友了……”

“不用说了,把我的猫还给我!”

她这边刚挂断电话,苏崇礼也结束了通话。

他汇报:“我姐说会帮我问问嘉卉姐。她还说嘉卉姐最近正好在找人帮她看孩子,应该会答应。”

看到裴月半忧心忡忡,他凑近问:“你怎么了?”

“我要去抱猫。”

“嗯?”

裴月半突然看向他:“你之前说让我住在这里,还算数吗?”

“……算!”

“那我今晚就搬进来可以吗?”

“可以!”

“我去拿行李,你在家继续联系孩子的事。”说完她就朝外跑。

出门前,她看了看在树顶到处飞的饼干。

有只老鼠给它玩的话,尼诺应该会很快恢复精神吧。

:)

19

打车到了二侄子家,眼前尼诺的样子已经不能用“情绪低落”来形容了,根本就是憔悴得非常厉害。

她找到正翘着二郎腿坐在阳台喝下午茶的二侄子。

“这真的是失恋导致的吗?”她指着蔫头蔫脑的尼诺,“你是不是喂它吃什么奇怪的东西了?体检有按时进行吗?”

“好久不见,你就知道关心猫。”他晃着翘起来的小腿想踢她。

“我不关心猫,难道关心你?你有什么可关心的?”她对准他的小腿就踹了一脚,抱起尼诺朝外走。走到门口,她回头:“你借辆车给我,不起眼的那种就行。”

裴二懒懒地站起来,到屋子里随手拉开一个抽屉,里面摆满了车钥匙。

“我哪有什么不起眼的车?你看中什么自己挑。”

“这辆怎么样?”见她没动,他拎起一个车钥匙就朝她丢,“这辆你小未婚夫有个一模一样的,送你当情侣款开了。”

看着手里的小型汽车模型,随手放到一边:“不用了,我自己走路回去。”

万恶的资本家……

们!

她又在心里把苏崇礼给算上了。

最后,二侄子还是找出辆mini给她开走了。

她把尼诺放在身边,到酒店办理退房,然后把行李打包带走。

往苏崇礼家开的途中,她边等着绿灯,边摸了摸尼诺垂着的脑袋:“我给你找了新朋友,一会儿就带你去找它玩。”

尼诺:“瞄……”有气无力。

裴月半更担心了。

不过好在当她把尼诺抱进苏崇礼家里以后,尼诺在看到饼干的瞬间,就“喵!”地一声抬起了头,什么失恋呀颓废呀通通都没有了。

她把尼诺放到地上,安心地摸了摸它的脑袋:“去玩吧。”

走到床那边,苏崇礼已经把床上铺得满满的了,衣服裤子、被子枕头,反正堆了一大堆。

看到她回来,他开始拉着她指:“那个柜子是给你的。”

他又把一堆的被子枕头划拉给她:“这些也都是给你的。”

裴月半抱起一床被子,摸起来很舒服,闻起来也很舒服。

苏崇礼还在兴奋地继续:“你还需要买什么?我陪你一起去买。你还没去过小区的超市吧,我带你去呀……”

感觉像是小时候在玩过家家。

我给你一片树叶做床,再用泥团当做被子,要不要再去找点石子当锅碗瓢盆呢?

……锅碗瓢盆?

裴月半想起来:“你自己做饭吗?”

“偶尔会做。”

“你会做什么菜?”

“菜谱上有的都会。”

苏崇礼没注意到裴月半意外的神情,抱住被子蹭了蹭:“做菜很简单啊,按照步骤做就可以了。”

“我们去买菜吧。”裴月半突然站起来。

苏三岁居然会做饭,好想看!

“好呀。”苏崇礼赶紧跟上,结果在中途就撞到了从树上飞扑而下的尼诺。

“猫!!!”

裴月半拉着他往前走:“我养的。以前跟你说过呀,叫尼诺。”

“我讨厌……”

“什么?”

看着裴月半带着梨涡的笑脸,苏崇礼重新说:“饼干是老鼠,它肯定会害怕猫……”

“我看它们玩的挺好的。”

裴月半继续拉着他走:“尼诺吃的可是最高级的猫粮,才不会吃老鼠呢。”

“我养的猫我清楚,不会伤到饼干。”

“它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好容易把苏崇礼拖出了家门,他们两个边商量着菜谱边往超市走。

裴月半看着手机:“这个蒜蓉西兰花会做吗?”

苏崇礼看看菜谱:“嗯。”

“清炒藕片呢?”

再看看菜谱:“很简单。”

“山药胡萝卜排骨汤?“

“……不会。”

她重新试探:“山药排骨汤?”

“好。”

“不吃胡萝卜,晚上还是会看不见的。我晚上开着灯可睡不着。”

“那就关着灯好了。”他把她的手握住,塞进棒球服口袋里。

发现裴月半在盯着他看,苏崇礼板着脸解释:“这里你不熟,容易走丢,我牵着你走。”

“哦。”

裴月半点头。

有人脸红了呢。

她坏心眼地又勾勾他的手心。

这次,苏崇礼直接站住都不动了,侧头直直看着她。

她拉下口罩,甜甜地朝他笑着问:“干嘛?”

苏崇礼低下头就要亲她,被她很有预见性地躲开了,嘴唇蹭着她的脸颊滑开,连她嘴唇的边缘都没碰到。

裴月半抿抿嘴唇,偷笑着把口罩又拉了上去。

好单纯哦。

她看看又开始自己生自己气的苏崇礼,拉着他的手朝前走。

“走了走了,我饿了。”

“不过还是山药胡萝卜排骨汤比较好喝。”

“加胡萝卜的话你就让我亲吗?”

“先加了再说。”

……

心满意足喝完一大碗山药胡萝卜排骨汤,裴月半摸了摸肚子。

超级好吃!

她以前可是一点都没发现苏崇礼还有这个技能,虽然做饭跟做实验似的,各种量杯量勺天平秤都用上了,但是味道真的都能没的说,鲜得舌头都要吞掉了。

苏崇礼见她吃完,把碗筷收拾好,仔仔细细地洗刷好,放进消毒柜里。

裴月半捧着热茶站在厨房门口,看完了全程。

这孩子不得了了。

见苏崇礼湿着手转身,裴月半拿起毛巾,慢慢地给他擦手。

他乖乖伸着手任她擦,然后突然的低下头又想亲她,被裴月半举起毛巾挡住了。

“我都吃胡萝卜了!”苏崇礼抗议。

“嗯。”裴月半单手捏捏他的脸,“真乖。”

捏完扭头就走。

被留下的苏崇礼一脸不可置信:“你耍赖!!!”

裴月半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没有笑出声。

太好骗也太可爱了。

~

但很快,裴月半又遇到了问题。

洗澡怎么办?浴池连个磨砂玻璃都没有,四面八方哪个角度都能看到池子里的人,这样一想,别说是洗澡,就是换衣服也没地方……

想到这,她才发现,她一直忘了一件事。

“苏崇礼,厕所在哪儿?”

“那边。”

根据苏崇礼的交代,裴月半好容易找到了厕所——两个在角落里并排放着的、装饰成公共电话亭的独立厕所间。

打开标着female的门,里面只有一个抽水马桶和洗手池。

她好奇地又打开了male,哦,比刚刚那个多了个小便池。

这样的话,至少换衣服的地方是有了,但是澡还是没办法洗。

“要不要来泡澡?是温泉水~”

苏崇礼的声音又冒出来。

温泉啊……

裴月半到电话亭卫生间里换了条泳裙,在外面扎紧了浴衣,然后向温泉池走去。

奢靡的生活……

就这样吧……

在池子里跑了一会儿,浑身的筋肉的放松了。苏崇礼也偷偷地溜了进来。他就像只上了弦的机械小鸭子一样,在她的周围转来转去,转来转去,而且只在腰上围了一条浴巾。

见裴月半闭上眼睛不理他,他就跑到一边,往池子里倒进了一大堆的泡泡剂。等裴月半再睁开眼的时候,水里面已经全都是泡沫,把池底都遮住了。

而苏崇礼正在对面,摆弄着不知道从哪儿弄出来的自动泡泡机。

“噗噗噗。”

泡泡机突然对着他开始不停吐着泡泡,他吓了一跳,光顾得把泡泡挥开,泡泡机就仰面倒在了池边的平台上。

顿时,所有的泡泡全部飞向了空中,一抬头就是满天的泡泡球。

裴月半仰面看着那些透明的泡泡,顺便吹走几个。

当她把快黏到她鼻尖上的泡泡吹走时,泡泡正吹到了迎面走来的苏崇礼的眼前。

他兴冲冲地捧着一大堆的泡泡,踩着水跑到她前面,把泡泡全都堆到她身上:“第一次有人陪我在这里洗澡!”

虽然听起来有点小可怜,但裴月半还是很想纠正他,她才不是在陪他“洗澡”,明明说好是泡温泉的。

这才是耍赖呢。

她拿起旁边的浴巾,倒了一点沐浴液,搓了搓,然后对苏崇礼说:“过来。”

苏崇礼不明所以地走近,乖乖地被她转了过去。接着,裴月半把已经起了沫的浴巾铺到苏崇礼背上,开始帮他擦背。

在意识到她在做什么的时候,苏崇礼好看的背部线条完全的紧绷起来,每一块肉都惊人的紧实。

等裴月半放下毛巾,他赶紧转身握住她的手腕,声音小得几乎话都连不起来:“我帮你擦……”

“不用了。”

裴月半转身就跳出,走到尽头的花洒前把浴衣脱掉,穿着泳衣冲掉泡沫,然后打了盆清水到卫生间重新冲了一下。换好睡衣出来,接着就收拾好床铺,打开壁灯,拿出电脑,开始继续查育儿知识。

至于苏崇礼。

他抱着被子,打了一晚上的滚。

20

苏崇礼姐姐的速度很快,第二天一早就打来了电话。

苏崇礼因为一直打滚睡得太晚,脑袋埋在枕头里就是不肯接电话。

裴月半故技重施,手往凉水里浸完就贴到他脖子上。但他迷迷糊糊一睁眼,看到是她,讨好的露出一个笑,然后拉住他的手垫到脸和枕头中间,闭上眼接着睡。

她抽出手把被子掀开,结果手又被他握住了。

他拖着她的手放到他衣服里面的小肚子上,蹭了蹭,然后还想继续把她的手再往下拉。

……

刚睡醒的时候胆子倒是很大。

裴月半直接把电话打开,塞到他的耳边,对面已经开始说话了,苏崇礼只好揉着眼睛坐起来。

“姐……”

“几点……”

“我知道了……”

裴月半搓了搓自己的手,到厨房准备做早餐。

不过他的小肚子摸起来,手感真不错。

~

根据苏崇礼姐姐的通知,吃完早饭,裴月半就带着苏崇礼到了孙嘉卉的家。

孙嘉卉倒是非常开心能有人帮她看儿子,交代了几句,就把儿子小元宵丢下自己上班去了。

苏崇礼觉都还没睡醒,就被裴月半拽到了这里,看着婴儿小床里的婴儿,眼神都是懵的。

他拉了拉裴月半:“你看过孩子吗?”

“当然没看过。”裴月半从包里拿出一摞书和笔记,“不过我有提前学习。”

苏崇礼还是很茫然:“他现在在睡觉,怎么办?”

“……就让他睡着吧。”

“我是来练习换尿不湿的,他一直睡着我怎么练?”

苏崇礼不乐意地到小床边,伸手戳小元宵的脸。

“好软。”

“不准乱碰!”裴月半赶紧把他的手捏回来。

不过小元宵也真是能睡,被他这么戳着居然还睡得超级香,中途还砸吧了下嘴。

两个人围着熟睡的小元宵看了好久,小元宵才终于有了动静。

“哼哼哼……”

他不舒服地皱着眉头开始哼唧了。

苏崇礼立马紧张起来:“现在该怎么办?”

“先看看他的尿不湿有没有脏?”

苏崇礼扒开他的裤子:“没有。”

“那就是饿了吧,去冲奶粉。”

……

苏崇礼冲奶粉还是很顺利的。

但他在把奶嘴放进小元宵嘴里前,突发奇想地把自己的手指放进去了,然后还很惊奇地招呼裴月半:“你看,他连我的手指都吃!”

“……你的手干不干净?!”

裴月半赶紧又跑过去,把他的手指拽出来。

好容易等他擦完手指,她开始指挥:“现在,你一手托着他的屁股,一手托着后脑勺,慢慢把他平着抱出来。”

苏崇礼下手。

“不是这样抱的,你要托着他的脑袋。”

“但是他老乱动……”

“你小心点!”

“我抱不住了!”

“你别动!”

“不行真的抱不住了!”

“那你给我干什么!”

……

混乱到最后,变成了裴月半竖着把小元宵抱在了怀里。

小元宵的脑袋搭在她的肩膀上,眼睛看着她身后苏崇礼手里的奶瓶,吧嗒着嘴巴。

把孩子抱稳了,裴月半松了口气,正想再交给苏崇礼,苏崇礼已经开始把奶瓶放到他的嘴里给他喂奶了。

咕嘟咕嘟咕嘟……

她也没办法在他喝得正香的时候打断他,只好静静地等着。口水都流到了脖子上也不敢动。

等拍着他打了奶嗝,她才把他放回小床里,塞给他一个玩具让他敲着玩。

并没有派上什么用处的苏崇礼心虚了。

他从他的包里拿出件毛衣:“我多带了一件衣服,你要不要换?”

裴月半摸了摸自己粘糊糊的肩膀:“借我穿一下吧。”

虽然她踮起脚就能和他差不多高,但到底是男人的衣服,她穿上不管是宽窄还是长度,都大了不少。

好在为了轻便,她今天穿的本来就是牛仔裤和棉t恤,就算换成他的大毛衣也没什么不搭的。

把苏崇礼毛衣的下摆挽成结、扎起来,裴月半顺便去梳了梳自己被抓乱的头发,熟练地编了条鱼骨辫,然后走出卫生间。

出来就看到,苏崇礼在小元宵的背后后面垫着小枕头,把他扶着坐了起来,正拿着竖在他眼前的童话画板,换上第二张。

“有一天,鸭妈妈带着她的孩子到池塘里来玩耍。小蝌蚪看见小鸭子跟着妈妈,在水里划来划去,就想起自己的妈妈来了。小蝌蚪你问我,我问你,可是谁都不知道。我们的妈妈在哪里呢?”

她好笑地走过去,把小元宵的坐姿调成合适的“双腿交叉向前盘坐”,然后也坐到床边听苏崇礼讲故事。

等过了5分钟,她站起来。

“他的腰背都没长好,不能再坐了。”

于是苏崇礼就胡乱地把小元宵抱到大床上,用枕头和被子把床边挡住,然后自己也脱了鞋,拿着小摇铃玩具在他眼前晃

“来拿这个。来呀。”

小元宵:“a、a。”

苏崇礼:“来,往前爬。”

看着他现在的样子,裴月半就想起他之前抱着小雨转圈的画面了。

他好像很讨小孩子喜欢,也很喜欢跟小孩子玩。

可能因为年龄相近吧。

毕竟是苏三岁呢。

趁他们玩着,裴月半去厨房调了一小碗米粉糊,端出来塞给苏崇礼:“你喂。”

结果糊得小元宵满脸都是,鼻子都快被米粉糊堵住了。

裴月半只好拿出准备好的细纱布给他擦干净脸,又把剩下的米粉糊一点点喂他吃光了。

一回头,苏崇礼正安安静静地看着她,表情特别的认真。

她叹气:“别光看,你那天也要这么照顾小雪花啊。”

“嗯。”苏崇礼把手指给小元宵攥着玩,边晃边问她:“你以后要是有了孩子,也会这么照顾它吗?”

“谁知道呢。”

裴月半换了条干净的纱布,又给小元宵擦了擦小手。

“要看是谁的孩子吧。”
————————————————————–
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小说资源免费获取~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