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 第二章 何丽真

第二章

  那声音很清爽,又带着点事无所谓的野性,听在何丽真的耳朵里,头低得更深了。
  他站在队伍最尾部,之前挡在门口的地方,看不太清楚,现在站出来了,看得商洁眼前一亮。
  “来来,你过来一点。”她招呼了几下,那人往中间站了站。
  他年纪不大,头发黑漆漆的,没有染也没有抓型,稍稍有点长,挡住了眉毛,鬓角的发尾有点凌乱。可能是第一天上班,还没来得及领工作服,他只穿了一条简单的黑色长裤,上身是灰白色的半袖衬衫。
  这种衣服看着廉价又便宜,不过要是穿在一个身材不错的男人身上,也别有一种味道。
  商洁打量着他,他一句话没有说,大大方方地任她看。
  商洁笑了,说:“你留下!”她转眼跟刚才推荐他的那个人说,“你也留下。”
  被点名的那个站了出来,剩下的人又齐齐的九十度鞠躬,说了句:“祝您愉快。”然后就出去了。
  关好门后,那个后被点名的男人到一边把点歌机打开,选了几首曲子放,音箱里舒缓的音乐声停了,然后就是大声的快节奏音乐,鼓点激昂,他笑着站到前面,拿起麦克风开始唱歌——
  他唱的是一首张学友的老歌《饿狼传说》。
  这歌可太老了,都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曲子了,不过他唱得很好,嗓音沙哑多情,商洁跟着他喊了几声,然后忍不住把东西一扔,拿着另外一个麦克风上去跟他一起唱。
  两个人在前面嚎,何丽真忽然感觉身边的沙发一沉,那个人坐到她身边了。
  何丽真第一反应就是往旁边挪,那人感觉到她的动作,也没再逼近,他低头跟她说:“你要唱歌么?”
  何丽真使劲摇头,那人说:“那你想听什么。”他说完,瞟了一眼前面的两人,笑着补充了一句,“我唱的比他好。”
  何丽真说不出话,只能使劲摇头,她到现在,总算是知道商洁说的“找乐子”和“放松”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她这人土,别说叫男人陪酒,她连酒吧都没去过,现在坐在这除了紧张还是紧张。
  商洁一首歌唱完,回到座位上,因为唱得激动,额头上渗出一层薄薄的汗。她撕开一袋手帕,擦了擦,然后跟何丽真说:“你饿不饿,要不要先点些吃的?”
  何丽真觉得这屋就屋有一股压着人的气味,让她浑身难受,她摇摇头,匆忙地跟商洁说了句:“我先走了。”就头也不抬地往外走。
  “唉——!”商洁站起来,跟那两个男的说:“你们先等着,我去看看。”然后就出去追何丽真了。
  沙发上坐着的男的看着关上的房门,自己戳了块水果放嘴里,然后往后一躺。
  拿麦克风的男人还在点歌,边看点歌机边说:“怎么了?哄不好?”
  沙发上的男的看着天花板,随口说:“硬拉来的吧,看着不想玩,这种扣工资么?”
  “没事。”前面的人无所谓地说,“掏钱的也不是她,陪好剩下那个就行了。”
  沙发上的男的没说话,打了个哈欠。
  “你不是困了吧。”前面的人点好了歌,坐在那等着,“这才几点,年轻人熬夜水平这么差?你第一天上班,打起精神来,别让领班看见了。”
  那人长叹一口气,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有烟没?”
  “没,客人应该有,但是最好等人回来,别碰人家包。”
  “算了。”他说,“我出去买包烟,顺便透透风,真他妈要睡着了。”
  “快点回来。”
  何丽真出来后就捂着耳朵往外面跑,商洁在后面紧着追也没赶上,最后在店门口才把她堵住。
  “你跑什么啊?”商洁人有点胖,又穿着高跟鞋,跑着几步路已经喘起来了。
  何丽真瞪着眼睛看着商洁,“你怎么能来这种地方呢!”
  商洁:“这儿怎么了?”
  何丽真抿了抿嘴,因为冲击力太大,有点语无伦次地说:“你找、你找的那些个……总之我们先走吧。”
  商洁一甩手,抱着手臂站在何丽真面前,“找的那些个什么?”她个头高,块头大,这么一站,阴影把何丽真整个罩住了。
  “你总怕什么?我让他们来唱个歌喝个酒,又没买他上床,有什么啊。”商洁看着何丽真,“我自己挣钱,自己找乐子有什么不行,我说你怎么都这个岁数了胆子还这么小。”
  从前就是,商洁一生气,何丽真就不怎么敢说话。只能低着头任她喊。
  “跟我回去,你不喜欢我让他们走好了。”商洁拉着何丽真的手,何丽真挣脱了一下,说:“我不去了,我闻里面的味道头晕。”
  “你——”
  “你去玩,我在外面等你。”何丽真转头看了看,指着一个小卖店,说:“我去那边等。”
  商洁看着她,气的鼻孔都放大了,最后一跺脚,“算了算了,不玩了!服了你,你先去等着,等我进去把钱结了。”
  商洁往回走,一路还埋怨着:“真是活该你一辈子被欺负,胆子跟针眼一样小。”
  何丽真冲她笑笑,提了提衣服,把包挎好,去那边的小卖铺里想买瓶水。
  小店不大,她在冰柜里拿了一瓶冰的饮料,然后到柜台结账,收银是个女的,岁数不大,一边扫条码一边看着立在桌上的手机,里面正在放一部电视剧。
  门口响了一声欢迎光临,进来一个人,何丽真正在低头翻包掏钱,听见声音,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
  进来的是个男人,很年轻,他看见何丽真,也顿了一下,然后走到柜台前面,扔了十块钱。
  “软红塔。”
  何丽真一听见这个声音,掏钱的手就顿住了。
  刚刚在屋里,她一直闷着头,谁都没有看,可她听见那个人说话的声音了。
  这一下子何丽真头低得更深了,匆忙地翻出几枚硬币放到柜台上,想快点离开。
  “不回去了?”
  何丽真听见他问。
  他的语气很随意,比起她,他明显轻松很多。
  何丽真出于礼貌低低地嗯了一声,然后拿着饮料瓶闷头推开店门,几乎是跑着离开的。
  万昆看了一眼她的背影,转头接过收银员递给他的烟,当场撕开,叼出一根。
  “借个火。”
  女服务员终于从电视剧里回过神,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拿了个打火机给他,万昆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慢慢吐出来。
  他把打火机还给收银员,收银员看着他,说:“给你了。”
  万昆笑笑,“谢了。”
  何丽真跑出去,站到商洁的车边等着,没一会商洁出来了,看着她又是一阵数落,“大老远的都看不见人,你躲这么黑的地方是想装鬼啊。”
  何丽真知道商洁一肚子气,顺着她说:“装鬼也吓不来你啊。”
  商洁冷哼一声,把车门打开,“上车,换个地方吃饭,饿死了都。”
  何丽真绕到车的另一边,走过去的时候,她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小卖店的方向,门口的白灯下,蹲着一个人影,正在抽烟。今夜无风,烟雾轨迹缓慢,若有若无地向上飘,最后和青白的灯光混在一起,消失于夜色。他的身影在白色的灯光下,显得模模糊糊,好像下一秒就要消失不见。
  何丽真只看了一眼,就转过头上了车。
  车上,何丽真问商洁:“你之前也来过这里么?”
  商洁嗯了一声,“次数不多。”
  何丽真点点头。
  商洁开着车,忽然哼笑了一声,说:“可惜了。”
  何丽真:“可惜什么?”
  “刚刚那个呗。”
  商洁笑着转头,看着何丽真,说:“你都没好好瞅一眼,刚我挑的那个,小小年纪就那么带劲。”她一边说,还啧啧了两声,意犹未尽地回忆着。
  “尤其那双大腿,这么年轻,怎么长的那么结实的。”
  何丽真听得目瞪口呆:“商洁!”
  “哎呀,好了好了,不说了。”商洁晃晃脖子,在路边看着,“想吃啥?”
  何丽真有点生气,窝在座位里,“吃啥都行。”
  商洁转头看她,推了她肩膀一下,“都说不说了,来,起来,明天我就走了,别气哄哄的。”
  何丽真坐起来,“明天就走?”
  “嗯。”商洁说:“回老家那边办点事情,你呢,什么时候走。”
  “等手续和材料弄完就走,大概一周吧,我想尽快弄。”她说,“能赶上秋天开学就好了。”
  商洁说:“跟家里说了么?”
  “说过了。”
  “去了那边住哪,地方找了么?”
  “还没有。”何丽真说,“我订了明天的车票,先去看一下,我想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
  “找个男朋友吧。”
  “嗯……啊——?”
  何丽真转过头看商洁,商洁笑话她说:“找个男人治治你那土病,瞅你那一脸村姑样。”
  何丽真不是第一次被她说,撇了撇嘴,就当没听见。
  “需要钱么?”商洁忽然问。
  “什么?”何丽真看向专注开车的商洁,明白了她的意思,摇头说,“没事,还不用。”
  商洁把车停到一家火锅店,说:“有困难就说,跟我不用客气。”
  “知道,商富婆。”何丽真玩笑地说。
  停好了车,两个人搭着伴进了火锅店,边吃边聊,一直到深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