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 第二十八章 何丽真

第二十八章

何丽真盯着手里的备课笔记,半天一个字都没看进去。那字在眼前都是飘起来的,翻转倒覆,飘飘忽忽。她的全部心神都在身后胡飞和刘颖的谈话上。

谈话已经进行了半个多小时,对于胡飞来说倒还好,但是对于刘颖这个平时不太爱多讲话的人来说,却是不容易。

“到现在还联系不上?”刘颖问。

“嗯。”胡飞面色严肃,手里的茶杯敲在桌面上,“之前他还接电话,现在连电话也不接了。”

刘颖奇怪地说:“你带他也有几年了吧,他家里人从来没有来过?”

“曾经来过一次,两年前了快,他父亲来的。”胡飞说,“那时候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提了提他的学习情况,后来就再也没来过。”

刘颖说:“蒋主任那边,说怎么处理。”

胡飞停顿了一下,说:“这次恐怕真的要开除了。”

何丽真不自觉地握紧笔。

“不能再做做工作?”刘颖说,“毕竟也是学生,他已经这样了,学校再开除他,那他上社会上还有好了?”

胡飞手指头使劲地戳桌子,“不是我不做工作啊,你看看他现在的态度,这谁能做工作?他原本虽然不服管,但好歹愿意听学校的话,现在倒好。刘老师你不知道我最后见他那天,那家伙混的啊,我都不能提他是我学生,我脸都臊得慌。”

彭倩一直在逛网站,听到这,也转过头跟胡飞说:“胡老师,就算真要开除他,怎么也得通知一下家长吧。”

胡飞眉头紧蹙,好像在思索什么。

何丽真都不知道自己手心出了汗。

“翻一下档案吧。”彭倩忽然说,“可能能找到家里联系方式,而且他今年20岁了,照他在外面这个野法,估计身份证什么的早就办了,查查应该能查到。”

“行!”胡飞说,“就这么办,我最后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要是再不把握,那我也没办法了。”

胡飞说着,准备出去,何丽真反射性地站起来,跟了过去。

“胡老师!”

何丽真在走廊里把胡飞拦住了,胡飞说:“怎么了?”

“那个……”何丽真犹豫着说,“万昆,万昆是不是一定会被开除啊。”

胡飞看着何丽真,最后叹了口气说:“开除不开除不是我们说的算的,学校已经就他们俩的问题开过很多次会了,机会也给过好多次,结果呢,你看看他现在,一点悔改的意愿都没有,我看他家里对他也基本放弃了,父母都不露面,我们瞎上什么心,这种学生早就该走了,在学校也是害群之马。”

何丽真觉得自己有好多话想说,可是面对气愤的胡飞,她怎么都说不出口,在胡飞转身要走的时候,她叫住他。

“胡老师,是不是叫他家长来,就还能再商量一下。”

胡飞顿住脚步,转头看她。

“他家长要是愿意来,哪至于到现在这个地步。”说完,人就离开了。

何丽真回到办公室,掏出手机。

在学校第一天开会讨论开除万昆和吴岳明的时候,何丽真终究没有忍住,给万昆打了电话,想再劝劝他,可那时他的电话就接不通了,往后她又试过几次,依旧无法打通。

就在这时,手机震了一下,何丽真低头,是李常嘉的短信,约她晚上一起吃饭,感谢她之前帮忙打理教室。

何丽真现在没有心思吃饭,刚要拒绝,李常嘉又发来一条。

【我们学校也正在考虑开除了一个学生。】

何丽真一顿,回复他。

【为什么。】

【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晚上出来吃饭我跟你讲。】

何丽真犹豫了一下,最后回复了一个字——【好】。

放下手机,何丽真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转头跟刘颖说:“刘老师,我今天下午有事,正好也没有课了,我想请半天假,等蒋主任回来你帮我跟他说一声。”

刘颖有点惊异,何丽真工作很认真,来得最早,走得最晚,还很少见她大白天的请假。

“行,等老蒋回来我跟他说,你要去哪啊?”

何丽真收拾包,匆匆地说:“家里有些事情,我先走了。”

何丽真一路小跑到校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从钱包里翻出一张有点旧,却折得平平整整的纸给司机看。

司机瞪着眼睛,“这么远?”

“去么。”

难得的大活,司机连忙点头,“去去。”

疯了,当何丽真顶着风沙,站在邬望乡的土路口的时候,心想,她可能真的疯了。

她走过玉米地,来到万昆家门口,发现万昆家的院子锁着。她扒着门往里面看,屋门紧闭,院子里安安静静,连笼子里的鸡都懒得动弹。何丽真拍拍铁门,向院子喊话:“有人吗——?”

鸡动了动,扭过脖子接着睡觉。

万昆家没什么动静,何丽真这嗓子倒是惊动了旁边的一户人家,狗汪汪地叫,何丽真吓了一跳。

隔壁很快出来一个人,让狗安静了之后,过来看情况。

出来的是个女人,四十多岁,好像刚刚睡醒,狐疑地打量何丽真:“你谁啊?”

何丽真连忙打招呼,“你好。”

女人说:“你找谁啊?”

何丽真说:“我是万昆的老师,我想问一下,他们家现在没有人么?”

“老师?”女人上下看了看何丽真,说:“那小子应该不在家。”

何丽真说:“那他父亲呢?”

“老万?”女人在提到万昆父亲的时候,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好像一脸嫌弃地说:“他这个点怎么可能在家。”

何丽真说:“那他在哪,怎么能联系到他,学校那边有急事要找他。”

女人一摆手,说:“现在找不到的,要不你等会,估计他输光了就回来了,反正每天也差不多就这个时候。”

输光?

何丽真敏感地说:“他去干吗了?”

女人已经说够了,开始往回走,边走边说:“赌呗,当年老婆让他给逼死了,估计这回孩子也差不多了。”

何丽真看着她的背影走进院子。她站在院子门口,沉默地等待。

乡下的空气跟城里也不太一样,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肥料和泥土味道,风吹着玉米地的杆穗刷刷地响,漫无边际一样。

何丽真觉得有点冷,她在考虑要不要离开,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过来。

“呀,这不是老师么?”

何丽真转过头,看见小道上走过来一个人,拎着两个布兜子,嘴里叼着一根烟卷,穿着一身破旧衣服,正是万昆的父亲万林。

何丽真站得腿都发麻了,看见万林,迎过去说:“万昆爸爸,你回来了。”

万林背着手走过来,按照万昆的年纪,万林岁数应该不大,最多四十几,可他满脸褶皱,皮肤粗糙,头发也花白了大片,整个人看着就像五六十岁了一样。

万林见到何丽真很热情,“老师啊,您是——”何丽真觉得他明显忘记了她的名字,她重新说了一遍,“我叫何丽真,是万昆的语文老师。”

“啊啊,何老师,你今天来是……”万林的语气有点犹豫,何丽真觉得他的眼神很奇怪,她想了一下,觉得万林是认为她今天是为了那三千块钱来的。

不知道为何,何丽真觉得空气中饲料的臭味更重了。

“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一声。”何丽真说,“你联系一下万昆,让他去学校吧,还有,也请你去学校一趟,他现在这个情况已经有点严重了。”

万林松了一口气。

何丽真睫毛轻轻颤了颤,到底没有把眉头皱起来。

万林眼神在旁边乱看,从石头子到垃圾袋,就是不与何丽真目光相对。

“最近家里有点忙啊。”万林说,“有点走不开啊。”

何丽真说:“有什么事比你儿子还重要?”

万林巴巴嘴,说:“不是,何老师,那天你也看到了,咱家这情况确实有困难,不是我不去,我这走一天就少挣一天钱,到时候讨债的来了,咋办。”他说着,看了何丽真一眼,“你帮我们也就帮个两三次,也不能一直帮啊对不?”

何丽真看着他,想起那天万昆拼命也不想让他接触自己,甚至一句话都让说,她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何丽真握紧包,说:“你要再不去学校,他就要被开除了。”

万林长叹一口气,似乎真的有点伤感了。

“这孩子命苦,他妈死的早,家里经济条件又不好,他从十四岁开始就打工了,我辛辛苦苦地带他,也想让他过好日子。老师,我看得出来你对他好,你要有心就帮帮他呗。”万林看着何丽真,说:“他为了还你那三千块钱,从上次走了以后就再也没回家过,他在外面辛苦啊,我真是不忍心。”

何丽真低下头,半晌,对万林说:“那三千块钱,你告诉他不用还了,下周务必要来学校一次。”

“好好!”万林有点激动地说:“老师,你真的是帮了我家大忙了,我一定告诉他去学校,一定!”

何丽真又说了几句,见万林咬定了不亲自去学校,何丽真也没有办法,嘱咐他已经让万昆回来,然后就离开了。

何丽真走后,万林回屋打了个电话。

“喂?喂——?我是你爸——!”

“你老师刚刚来了,好消息啊,你猜怎么了,她不用你还钱了!”

“……你冲我喊什么。”

“你个狗崽子,老子在这边帮你,你还骂我!你不是说今天回来么,是不是已经回市区了?你抽空去趟学校,谢谢一下老师,咱得有礼——万昆你再骂一句!?”

万林粗糙的嗓音在渐渐暗下来的天幕里格外的响亮,骂一句喊一句,院子外的狗不停地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