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 第三十章 何丽真

第三十章

  万昆辞掉了工作。
  他辞职得太快,以至于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王凯听到他说不干了的时候,一点都没当真,忙着手里的事,说:“先干活好吧。”
  “我真的不做了。”万昆把一个口袋放到办公桌上,桌子跟之前一样,堆着万年不变的A4纸,污迹斑斑。
  口袋里装着一摞衣服,也没洗也没叠,团成一团塞进去。王凯抬头看他一眼,面色不善地说:“先干活行不,没看这边忙着?”
  万昆放下袋子,手插回衣兜,说:“东西放这,这个月的工资不用给,我走了。”
  他转身开门,王凯这才叫住他,“回来!”
  万昆转头,王凯说:“干啥这是?”
  万昆说:“不做了。”
  “不做了?”王凯像是听到什么搞笑的话题一样,“干啥不做了。”
  “就是不做了。”
  王凯说:“找到新地方了?”
  万昆说:“没有。”
  王凯听他说没有,冷笑一声,风凉地说:“哎呦,是不是干了一次尝到甜头了啊。”他抱着手臂,一手指着万昆,说:“是谁说要包你了怎么的?我告诉你,你要信这个就是个傻逼,到时候让人一脚踹了不知道上哪哭去。”
  万昆看着王凯,说:“没人包我,我也没有找下家,我就是辞职了。”
  “别跟我放屁!”王凯显然不信,“这人就这样,白眼狼一个,妈的有了好处就忘了娘,要不是你来这,那这些活哪有你的份儿?”
  万昆不想再说,转身要走。
  “我告诉你你要走就别想再回来!”王凯说。
  万昆手顿了一下,说:“不会再回来。”
  “我操你个——”王凯从桌子上捡起一个瓶子,朝万昆砸过去,万昆本能地歪过头,瓶子砸在门上,弹回来,磕在万昆眼角。
  万昆闭了一下眼睛,随后就听见身后的动静,王凯拉着他的后脖领往后拽,万昆扬开胳膊,跟王凯面对面站着。
  王凯比万昆矮半头,但他体格很壮,今年三十几岁,是锈季的资深员工。王凯眯着眼睛看着万昆,说:“说不干就不干,你他妈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万昆说:“那你要怎样?”
  “怎样?”王凯说,“要走可以,把一万块钱留下。”
  万昆看着王凯的眼睛,忽然笑了一声。
  “没有。”
  “没有就他妈给我在这老实干活。”
  万昆说:“你手底下是一个拿得出手的都没有么?”
  “什么?”
  “我说,”万昆歪着头看着王凯,“你这店缺我没法干了?”
  “操你妈的,给脸不要脸!”
  王凯一拳挥上去,万昆不躲不闪,被他打了个正着,王凯混社会的,下手还能轻了?万昆脸颊瞬间就红肿了。
  他不躲,王凯心里也诧异了一下,这么一个诧异,就没有挥第二拳。
  屋里静悄悄的。
  其实也不是静,一个夜店,虽然是里面的屋子,但也静不到哪里去。
  万昆看着他,说:“王哥,当初这活是我们拜托你才拿到的,我很感谢你。”
  王凯冷哼一声。
  “但我真的不能做下去了。”
  王凯点了一根烟,斜眼看着他,万昆看着虚无的一处,眼眶不知是被打的,还是因为想起什么事情,有点淡淡的红。
  万昆抬起头,看着王凯,“这事是我不地道,你生气应该,但钱我不会给你,你要觉得心里堵得慌,就揍我一顿,我绝对不还手。”
  王凯吐出一口烟,在白蒙蒙的烟雾里看着这个男孩。
  他不怕,王凯知道,他是真的不怕,就算自己现在出去把全店的保安都叫来,他也不会怕。王凯气到极致,居然乐出来。
  “妈了个逼,你小子跟小小年纪,跟天借的胆子?”
  万昆没说话,背着个破布包,站在那任他骂。
  “我知道你家情况。”王凯转过身,坐到桌子边上,伸手把烟灰缸拿过来,弹了弹烟,“吴岳明跟我提过。”
  万昆还是没说话。
  王凯拿烟指着他,说:“今天换第二个人说要走,我一句废话都不带有,知道为啥我偏揍你不?”
  万昆摇头。
  “因为我他妈看走眼。”王凯又骂了一句,脚踩在旁边的沙发座上,“当初吴岳明他小舅来找我,我本来不想要你们,但知道你的情况后我改了注意。”王凯抽着烟,烟有点熏眼睛,“你爹妈都好赌,早年欠了三十几万,债主逼得急的时候他们卖血卖肉什么没干?我还知道你妈卖了几次就染上病死了。”
  王凯一边说,一边看着万昆的反应。话说到这个份上,万昆都没有表现出什么。
  王凯在心里哼笑一声。
  很多人说万昆脾气暴,其实他们只看了个表面,真正了解他,就会知道他有多能忍。不过也对,王凯心想,短短二十年,再苦的日子也过了,再毒的话也听了,还有什么不能忍的。
  难得的是他能一边忍着,一边抬起头来。
  王凯放下烟,他很矛盾,他现在是真的想留下他,他觉得万昆是个能干事的人。
  “你妈死了三年了。”王凯说,“你都没有扔了那地方自己出去闯,每个月打工帮你爹还钱。我觉得你像个男人。”
  万昆看着王凯,王凯又说:“如果你觉得自己做这个抬不起头,那你就错了。那句话怎么说,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告诉你,这家店老板以前也是干你这个出来的,现在怎么了,照样娶老婆生孩子,道上也有号,谁敢说闲话,钱大把大把的花。你要是钻这个牛角尖,那可就没意思了。”
  “如果只是我,做也就做了。”万昆忽然开口。
  王凯说:“什么意思?”
  万昆神色淡淡,低着声音,说:“我妈死的时候,跟我说要我照顾好我爸。我也想走,但是现在不行。我跟他说,等我把钱还完,就跟他没关系了。”
  王凯说:“要钱你还不干?”
  万昆语气不变,接着说:“以前我穷怕了,做梦都想混出来,觉得只要有钱让我做什么都行,不瞒你说,有一阵我都想抢银行了。”
  “然后呢?”
  “没枪,就算了。”
  王凯嗤笑一声,接着抽烟。
  “但现在不行了。”
  王凯一愣,总觉得这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他转过头看万昆,万昆低着头,看着地面。
  “我总觉得,要再这么干下去,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王凯缓缓地说:“不然,你觉得你现在还有啥?”
  万昆静了一下,好像在回忆什么,然后自嘲地笑了一声,抬起头,“好像也啥都没有。”
  这支烟抽得格外快,王凯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万昆问他:“你还打不打,不打我要走了。”
  王凯看他,“你赶死啊这么急。”
  万昆说:“我要回杨城,晚了没车了。”
  王凯认真地说:“我最后问你一遍,真不干了?我告诉你你要反悔我不可能再要你。”
  “不干了。”
  王凯点点头,“滚吧。”
  万昆辞职的消息第二天吴岳明才得知,急得他直接旷了一天班跑回来,他回来的时候万昆正在收拾屋子。
  吴岳明推门而入,“你干啥啊?”
  万昆没回头,“什么干啥。”
  “说不干就不干了?”
  “嗯。”
  “操!你犯什么病啊。”
  万昆懒得回答,坐在床上任他发疯。
  “到底怎么回事!?”吴岳明也怒了,口气变差,“你他妈说走就走,我小舅面子往哪放?”
  万昆说:“帮我说句对不起。”
  “少来这套。”吴岳明说,“你到底因为啥。”
  万昆说:“不想做了。”
  吴岳明说:“不行。”
  万昆抬眼看他,吴岳明说:“你他妈上个月一屁股烂事,房租都是我垫的,这么挣钱的工作你就这么辞了,到时候又没钱,上街抢啊?”
  “房租我明天还你。”
  “你到底因为什么?!”
  万昆一下子站起来,站在吴岳明面前,“老子不想干了,哪那么多为什么?”
  “你找什么新工作了?”
  “没找。”
  “操。”吴岳明也气极了,“那行,你就这么折腾,欠我的钱赶紧还!这个月房租你别想让我垫!”
  “不用你垫。”万昆说,“我明天就搬走。”
  这回吴岳明是真的愣了,他这时才反应过来看周围,万昆行李少,就几件衣服,一床被褥,连个行李箱都没有,打包了一个大袋子,放在床边。
  “你要去哪住?”
  万昆抽了根烟,说:“我联系了一个地方,你不用管。”
  房子都退了,那就真的是下定决心了。吴岳明有点懵,他不知道万昆怎么突然之间就这样了,“妈的……”他低声骂了一句,“他妈刚挣了一万多块钱,你就辞职,神经病吧你。”
  万昆赶人,“还有事没,我还没收拾完呢。”
  吴岳明指着万昆,说:“万昆你就他妈一混蛋,我倒要看看你还不上钱的时候上哪求人去,以后有你后悔的!”
  吴岳明摔门走掉。
  万昆轻掐着腰,左右环顾了一下,最后叹了口气。
  其实吴岳明说的都对,他刚给姥姥家打了四千块钱,加上换吴岳明的,现在浑身上下剩下不到五千块钱。
  哦,不对,还有三千块钱是欠何丽真的。
  这还真是弹尽粮绝进退唯谷。
  回想起何丽真,万昆不自觉地咬了咬嘴里的烟头,软软的口感滚动在牙齿之间,他看着地上摆着的两个包裹,忽然觉得自己这情况有点搞笑,叼着烟乐了乐,走到窗户边推开窗,冲外吹了一口气,结果外面风大,又把烟吹了他一脸。
  万昆双肘支在窗台上,咯咯地笑出来,觉得这风吹得都比从前轻快。
————————————————————–
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小说资源免费获取~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