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 第四十章 何丽真

第四十章

  万昆把铅球递给何丽真,说:“你先试一下。”
  “好。”
  何丽真接过铅球,回忆着以往在电视上看到的运动员的动作,侧着身,胳膊肘一弯,把铅球扔了出去。
  铅球在空中划过一道沉重的弧线,最后落在离她一米多远的地上,咕噜噜地滚了几下。
  万昆:“……”
  何丽真不知道扔铅球的平均水平是多远,感觉自己扔的还可以,转头对万昆说:“还行么?”
  万昆说:“还行。”
  何丽真笑了一下,跑过去把铅球捡起来,想要再试一次,万昆说:“给我。”
  万昆从何丽真手里拿到铅球,掂了两下,也侧过身,手一向前,看着轻轻松松,铅球一下子就飞了出去。
  何丽真:“……”原来万昆也懂得鼓励教育。她有点不好意思,说:“你力气很大啊。”
  “力气大是一方面,用力方法是另一方面。”万昆把铅球捡回来,何丽真挽起袖子,说:“我再扔一次试试。”
  “不是扔,是推。”万昆纠正说,“铅球不是扔出去的,你力气再大也扔不了多远,是推出去的,像这样。”他一边说,一边示范给何丽真看,“看见我的手没,拇指和小指托在铅球两侧,手腕要这样掀开,球落在食指和中指上。”
  天色昏暗,看不太清楚,何丽真走进了些,站在万昆身边,盯着他的手瞧,万昆又说:“掌心最好是悬空的。”
  “我试试。”
  “给你。”万昆把球给何丽真,何丽真按照万昆说的,把球拿好,“这样?”
  “差不多吧。”万昆看着,忍不住说了声,“你手怎么这么小啊。”
  何丽真转过头,说:“还行的,不小了。”
  “哟,还叫板。”万昆一伸胳膊,瞬间抓住何丽真手腕,何丽真一慌,铅球就没握住,万昆另一只手在铅球落下的时候接住,然后扔到地上,拉过何丽真的手,放在自己手上。
  “你看,是不是很小。”
  在微弱路灯的照射下,何丽真的手放在万昆的大手上,真的小得像个小孩子。万昆本来想逗何丽真玩,顺便占占便宜,结果一低头,看见何丽真的手白白细细,指尖干净,修剪整齐,握在自己粗糙的手掌里的触感又是那么的嫩滑,还带着点薄薄的汗,就像摸着一块湿润的水豆腐一样。
  万昆心猿意马,忍不住又摸了几下。
  何丽真被他摸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连忙抽出手,万昆也没阻止,只不过在何丽真的手抽出之后万昆的手还在原处,表情也没变,就像是在回味一样。
  何丽真觉得自己嗓子眼又被堵上了。
  半晌,万昆转过头,声音有点低哑地说:“来,我继续教你。”
  何丽真走过去,万昆迎上一步,何丽真瞪他一眼,万昆干巴巴地又缩回去了。
  “你别胡闹了听见没。”
  “行行行。”万昆嘴里说行,身子却斜到一边,说:“我有点没劲了。”
  “……”何丽真说,“累了?”她想起他在工地已经干了一天活了,现在晚上还出来陪她练铅球,也觉得很过意不去。
  “你在那坐一会吧。”何丽真说,“我自己练一下就行了。”
  万昆说:“不坐。”
  “那你要干嘛?”
  万昆冲何丽真扯了扯嘴角,说:“你过来抱我一下。”
  何丽真又红了脸,低声说:“别闹。”
  万昆没做声,何丽真抬眼,看见万昆低着头玩手指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我很失望”的气息。
  何丽真明知道他在耍赖,在装相,还是忍不住走过去。
  “行,我抱你一下,你别再胡闹。”她一边说,一边探出手,打算抱他一下,谁知万昆动作更快,微微一弯腰,双臂一插,一提,何丽真瞬间离地。
  她被吓了一跳,大叫出声。
  “万昆你干什么!”
  万昆笑得开怀,抱着何丽真原地转了两圈,何丽真本能地收紧手臂,胳膊揽着万昆微微后仰的脖颈。他刚刚理过发,后脖上的短发让她的小臂有些痒,有有些刺疼。
  “万昆你放我下来!”
  万昆转了两圈,浑身舒爽地把何丽真放下来,她瞪着眼睛看着他,他脸上还带着耍无赖地笑容,哪里有一丝一毫的低落和失望。
  “你——”何丽真气急,憋出一句,“你怎么成天犯浑!”
  万昆的笑忽然一顿,“你生气了?”
  何丽真看着万昆,目光难得精明,她想分辨一下他是真的停顿,还是像刚刚一样,设一个陷阱给她跳,然后再将她一军。
  只要短短的一瞬,她就看出,万昆是真的担心她在生气。
  看出了这个,何丽真提起来的火又灭了。
  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这个万昆,现在就像个神经病一样,跟他相处先要练就好心脏,要不谁受得了。
  “我没生气。”何丽真说。
  万昆蓦然一咧嘴,伸展身体,打着哈欠去捡铅球。
  对,对,就是这样。何丽真看着他吊儿郎当地背影,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一旦没事,马上原形毕露,多一分钟不带装的。
  万昆捡回铅球,放到何丽真手里。
  “刚才我说的你都记住了么。”
  “嗯。”
  “真记住了?”
  何丽真斜眼看他一眼,说:“铅球是推不是扔,拇指和小指托在铅球两侧,手腕掀开,球落在食指和中指上。”
  万昆眨眨眼,“真的记住啦。”
  何丽真转过眼说:“你一共也没说多少。”说完,她声音渐低,不知对着他还是自言自语,“心思都花在别的上面。”
  没声音,何丽真转过头,刚好与万昆的目光对上。
  他就像是等着她一样,眼中带着笑。
  何丽真心里一颤,又垂下眼帘。
  “拿着球,站好,等下出手的时候右脚蹬地。”
  万昆语气平缓,讲解的细致,何丽真不说话,当好学生,听得无比认真,按照他说的一步一步来,万昆走到她身后,说:“把身体重心移向右前方,落在右腿上……”
  何丽真一直注意着万昆的指导,忽然感觉到他的气息越来越近,他站在她身后,就像一个巨人一样。
  何丽真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万昆慢慢低下头,在黑夜里,人的感官是如此的敏感,他只要碰到她一根发丝,何丽真就能感受得清清楚楚,他停在她的耳边,何丽真听到他的口息,就像儿时跟小朋友玩的纸杯电话的游戏,一点点的声音,听在耳朵里,震在心口上。
  “然后把重心转移到左脚,右腿跟上,转髋……”
  随着他低沉的声音,一双大手,轻轻地放在何丽真的胯骨上,何丽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正在轻轻地抖。
  万昆似乎注意到了,他抬起一只手,把何丽真的手掌连带着铅球,一起托住。他喷吐的气息从耳边开始,顺着脖颈的弧线,一直向下。
  何丽真感觉不到现在究竟是冷,还是热,她只能感受到浑身的酥麻。
  留在她胯上的那只手,慢慢向前绕,盖在她的小腹上。
  何丽真嘴唇发颤地说:“然后呢,可以推球了么。”
  “然后?”万昆的鼻尖轻轻碰在她的耳垂上。
  寂寞中等待,黑暗中祈祷。
  “然后,我想吻你……”
  他将她转过来,何丽真不敢抬头看他,万昆声音低哑,说:“你要不喜欢,现在就说。”
  月色无比温柔,可惜照不透层层的灰尘天空,只有角落里一盏老旧的路灯,发出微弱的白光。
  那冷冷的白,看得久了,又与月色相差几分?
  万昆的等待结束了。
  “不说,就是喜欢了……”他话语未尽,一个“了”字就落在两人的唇间。
  他的鼻梁很硬,可嘴唇很软。他的脸颊很硬,可嘴唇很软。
  他的灵魂很硬,可他的嘴唇很软。
  他的吻并不清新,但也没有丝毫的霸道,他只是在吻她,充满了意味。他咬起她的嘴唇,舔舐她的嘴角,不停地用蹭触她的脸颊,上上下下,纠缠不休,何丽真觉得自己的脸被蹭得几乎有些涩涩的疼痛,可这疼痛在清晰感受之前,又被另外一股带着热气的呼吸盖过。
  最后他们都没了力气,万昆紧紧抱着何丽真,他的脸贴在何丽真的脸旁。他们似乎融在了一起。
  何丽真大脑一片空白,想不得,说不得,做不得。
  “你告诉我……”万昆的气息依旧有点不匀,他在何丽真耳边说话,语气是那么的平稳,就像是拉着自己的爱人回忆从前。
  “你是不是第一眼,就看上老子了。”
  何丽真闭上眼睛,她也想低头,可她的额头顶在万昆的胸口上,万昆察觉到她的动静,没有松开,也没有抱得更紧。
  “我看到了。”万昆声音低哑,静静地说:“最后你回头看我,我看到了。”
  何丽真低着头,一语不发,身体却在轻轻地颤抖。
  万昆听不到回答,声音更加沙哑,他似乎一定想要追问出结果,不停地重复着自己的证据。他觉得自己想要一个答案,想让她也感受到,她曾给予他的那份宿命感。
  “我看到了,我看到你回头了。”
  何丽真听着他哽咽的声音,眼底一热,眼泪就那么毫无征兆地流了出来。她抬起头,看着他的脸颊。
  “对。”何丽真流着泪,万昆的眼眶也是红的,可他忍着没有哭。何丽真抽出手,轻轻覆在他的脸颊上,“我第一眼就看上你了,我在想,你这么年轻,为什么要做这些。”
  万昆嘴唇轻颤,“我已经不做了,以后都不做了……”他拿拇指轻抹何丽真的脸庞,说:“你哭什么,不开心么,我今天很开心。”
  何丽真说:“后来我见到你,你做错事,我很气,可我看到你受的那些苦,我心里好难受。”她轻轻地摸着万昆的脸,万昆为了干活方便,剃了个板寸头,脸颊轮廓更加明显,刀削似的。
  他瘦了好多。
  何丽真的眼泪止不住地流,她一遍一遍地重复地低语。
  “我看你受的那些苦,我心里很难受。”
  万昆看不得她哭,好像能把整个人都哭碎了一样,他把她紧紧抱住,深吸一口气,说:“我不怕苦,只要你给我一点念想,我就不怕苦。”他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你等我。”
  万昆这辈子见到过很多女人哭,可只有这一个人能让他动容。
  他想,他应该会牢牢记住这一天。
  记住那饱含着所有包容与勇气的,述说着一切坚强与爱的,女人的眼泪。
————————————————————–
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小说资源免费获取~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