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 第四十一章 何丽真

第四十一章

  这样过了好一会,他们才松开彼此。
  何丽真低着头看地面,脸上还挂着眼泪,脑子里止不住地想,说是练铅球,结果练到哪里去了。
  万昆拉着何丽真的手,低声说:“太晚了,我送你回去。”
  何丽真看他,说:“你明天……”
  “我会去的。”万昆说,“我跟胡飞说了。”
  何丽真说:“你要参加运动会?报名什么项目了?”
  万昆说:“报了一百二百和四乘一,我年年都跑这几个。”说完,他拽拽地扯着嘴角,又补充说:“年年都是第一。”
  少年得瑟起来很是臭屁,让人看着就忍不住弯了嘴角。
  “那你加油了,别到时候阴沟翻船,白吹牛了。”
  万昆无赖一笑,说:“你怎么给我加油。”
  何丽真说:“你要怎么加油。”
  万昆指指脸,说:“亲我一口。”
  何丽真说:“不是已经……”想起刚刚那热烈的画面,何丽真还是忍不住脸红,说也说不出口。万昆觉得何丽真的脸皮就跟豆腐皮似的,薄薄的,一戳就破。他今天心满意足,也不再逗她,说:“算了,不难为你,你给我带饭就好。”
  何丽真看他,说:“你想吃什么?”
  万昆说:“鸡蛋饼吧。”
  何丽真笑了出来,“怎么又是鸡蛋饼。”
  “给不给做?”
  何丽真挑眉,说:“要是不做呢?”
  万昆松松肩膀,说:“随你现在怎么说。”他到旁边把外套拿过来,说:“反正明天你肯定会带着的。”
  “……”何丽真有点愤慨,“你是觉得我脾气好,容易欺负是吧。”
  万昆嘿嘿两声,在包里掏着什么,何丽真又说:“你要懂得尊敬师长,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老师,其他的身份都要排在这个后面,你——这是什么?”何丽真话说一半,目光被万昆伸过来的手吸引,那是一个信封,何丽真笑了,说:“哦,你也难得做回文明人是不是,还写东西给我?”
  万昆听了神色一愣,然后乐出来,“想啥呢你,钱。”
  “什么钱?”何丽真还没反应过来,万昆把信封放到她手里,说:“欠你的,三千块钱。”
  何丽真脸上轻松的神态消失了,她抿着嘴不说话,把信封推回去,可万昆双手已经插在衣兜里,何丽真要放也没出放。
  “拿回去。”
  万昆淡淡地说:“本来就是欠你的。”
  何丽真说:“我已经跟你爸爸说过了。”她抬头看他,“跟你也说过了,这钱不用换了。”
  万昆说:“当嫁妆么?”
  何丽真手一哆嗦,脸上险些破功,万昆凑过来,在她身边低声说:“别这么急。”
  “我说——!”何丽真急得快要跳脚。“我在跟你说正事,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万昆直起腰,脸上神态轻松,他看着何丽真的脸,就像是欣赏一样,一边态度无所谓地说话:“正经就是欠债还钱,没什么好说的。钱还给你,你要是不想要,就捐给贫困山区的儿童吧。”
  何丽真定定地看着他,“贫困山区的儿童,除了山区,其他的你都能占上,我就勉强捐给你了。”
  万昆被她噎得爽快,一边在心里骂自己贱,一边乐呵呵地说:“那就留着买菜好了,就当是我在你那存的。”
  何丽真叹了口气,说:“万昆,我平时没有开销,不急着用钱,既然我们……总之,这钱你先拿着,你原来的工作不做了,刚刚来这里,也赚不了多少,如果下个月人家找你催债怎么办。”
  万昆的注意力完全没有在债务上,他说:“既然我们怎么?”
  何丽真说:“你认真一点。”
  “……”万昆收敛神色,双手掐着腰,看向一边,复又转过头,说:“你别担心,下个月的钱我还有,而且……”万昆声音低了低,说,“欠你比欠他们更让我难受。”
  何丽真没有说话,万昆抬起头,吸了一口气,打起精神似地说:“好了,我送你回去,明天记得起早给我做饭,我八点多就会到学校。”
  何丽真无法,只能把信封装进自己的包里,说:“你几点到学校,工地那边不去能行么?”
  “放心,都说好了。”万昆把东西整理了一下,然后一甩,把布兜挂在肩膀上,说:“走,我送你回去。你明天几点到?”
  何丽真说:“我几点都可以。”
  万昆和何丽真往外面走,万昆拉住何丽真的手,已经自然无比。
  “那就早一点,六点半,怎么样?”
  何丽真惊讶地说:“那么早?”
  “你想睡懒觉?”
  “不……你能起得来么。”
  万昆笑笑,“当然。”
  “去那么早干嘛?”
  万昆侧低着头,看了何丽真一眼,说:“跟你说说话,九点多集合了就得去看台上坐着,好无聊的。”
  何丽真点点头,“行,那就六点半。”
  何丽真最终没有让万昆送她回家,“太晚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我自己回去就行,这一路上都有路灯,不会有事情的。”
  万昆说了句明天见,就转身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何丽真偶尔转过头,后面一个人影都没有。她回想起很多小说和电视剧里,分开的男主角会悄悄跟着女主角,保护她的安全,送她回家,现在看看,简直是玩笑。
  何丽真笑了一声,加快脚步往家走。
  这个人,说不好是冷漠还是热情,要留的时候百般地耍赖,再腻的情话也讲得出口,要走的时候干干脆脆,转过身,一次都不曾回头。
  第二天一大早,陈路和万昆一起起床,拜万昆所赐,陈路今天一个人要干两个人的事,选材搬运都要自己来,时间很赶,五点半就起床。他去外面洗漱的时候,万昆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
  陈路看见,说:“你这是校服?”
  “嗯。”
  陈路说:“你还真是学生?”
  万昆没看他,“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啊。”他洗完脸,跟陈路对了一遍要买的物品,又核了一下预算。
  “张工给你多少钱?”
  陈路皱眉说:“八百多,肯定不够。”
  万昆想了想,说:“给这些已经不错了,你先买,记账,到时候回来我们俩平摊。”
  “行。”
  何丽真也是起了个大早,天还蒙蒙亮就爬起来烙饼,然后把做好的鸡蛋饼放到保温饭盒里带着。
  何丽真出门时是六点钟,她给万昆发了条短信,问他起了没有,很快万昆就打电话过来。
  “我都到了啊,你出来了么。”
  “你这么早?”何丽真说,“我很快就到,你在教室等我就行。”
  何丽真加快脚步,到最后一路小跑,十分钟不到就赶到了学校。校门口,万昆手插着兜,靠在门卫亭的墙壁上。
  听见声音,万昆抬起头,何丽真刚好到他面前。
  “不是让你去教室里等吗,站在外面干什么。”
  万昆笑着说:“这样不是显得有诚意么。”
  “……”何丽真不可见地一撇嘴,说:“早饭吃了没?”
  “当然没吃。”万昆痞痞地说:“走吧,咱们进教室吃。”
  六点多,学校里一个人都没有,何丽真和万昆步入教学楼,走到二楼的时候,何丽真有点犹豫,说:“要不,我们找间别的教室,直接在教室里——”
  “行。”万昆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就去咱俩的定情之所。”
  何丽真差点一脚踩空,“什么定情之所。”
  “那个储物间啊。”万昆拉住何丽真的手,何丽真反射性地往回缩,万昆凑过来,在她耳边小声说:“又没人,怕什么。”
  何丽真把手抽出来,压低声音,“在学校你老实一点!”
  万昆直起身,“好好好,听你的还不行么。”
  他们来到办公室对面拐角处的那个小储物间里,推开门,里面依稀是上一次离开的样子,何丽真把门关好,把带来的饭盒放到桌子上。
  她抬起眼,万昆坐到了桌角,长腿踩在地面上乱晃。不等何丽真把东西拿出来,万昆自己动手,把饭盒捧过来,打开之后欣赏了一会,然后拿起筷子开吃。
  何丽真就在旁边看着。
  他今天难得穿了一整套的校服,秋季校服是蓝白相间的运动服,穿在他身上,干净利落得就像秋日的清风。
  “我觉得……”万昆一边吃鸡蛋饼,头也没有抬起来,就这么出了声。
  何丽真一挑眉,“嗯?”
  万昆语气平淡地说:“我长得还不错?”
  “……”
  万昆一脸平静,从鸡蛋饼里抽空抬了个头,跟何丽真四目相对,何丽真心里一动,莫名地移开目光。
  刚移开她就后悔了,这不是认怂了么。
  果然,万昆轻轻笑了两声,什么都没说,接着大口地把鸡蛋饼吃完。
  外面的天渐渐大亮了,操场上也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慢慢的,外面的走廊里也偶尔有人经过。学生们都很兴奋,你吵一句,我吵一句,嘻嘻哈哈,成群结队。
  “快要集合了吧。”何丽真说,“你也下去吧。”
  万昆吃饱喝足,慵懒地舒展身体,骨头嘎嘣嘎嘣地响。他一抬胳膊,把外面的阳光都遮住了好多。
  何丽真说:“还有,如果你见到胡老师,一定——”
  “我知道。”万昆站起来,活动了一下,“你放心好了。”他走到门口,开玩笑似地说:“我都跟他打交道多少年了。”
  “……”
  万昆拧开门,想起什么,转头对何丽真说:“今天手机要保持畅通,我会给你发短信的。”
  何丽真低低地嗯了一声。
  万昆说:“还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何丽真抿了抿嘴,“没有。”
  “真没有?好好想想。”万昆歪着脖子看着她,何丽真觉得自己脸上又有些热,她在自己变得更窘迫之前投降了。
  “你……你加油。”
  万昆冲她轻轻地笑,“中午等我一起吃饭。”
  他关门离开,白色的衣角翻飞,干爽又轻盈。
  何丽真回到桌边,把刚刚万昆吃过的饭盒一层一层收拾好,装在布兜里,等她整理完,觉得自己的脸依旧是热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