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 第四十二章 何丽真

第四十二章

  运动会正式开始是九点半,提前一个小时的时候,操场上已经堆满了人,看台上每个班都做了装扮,高三六班门口系了一串气球。
  教室队伍集合是在九点中,班主任要跟着自己的班级,科任老师会集合在一起,坐在评奖台旁边的一个空地上,那临时搭建了一个篷,下面摆着三排凳子。
  何丽真收拾好东西,去校门口等彭倩。早上何丽真来的太早,门口还空得很,等九点钟的时候校门口已经占满了小商贩,何丽真就站在一个打氢气球的商贩旁边,一边看着一边等。
  彭倩九点五分才到,穿了一身运动服,何丽真看着她,说:“难得啊。”
  彭倩跑得直喘,说:“什、什么难得。”
  “难得穿了运动鞋。”
  “哈哈。”彭倩和何丽真两人一路说说笑笑,走到操场。那边广播员正在试麦,声没出来,电流吱吱啦啦地响。
  场地上已经有方阵队伍开始准备了。
  何丽真和彭倩把包放到座位上,然后就去了教室队伍,等下开场教师队伍要走第一个。
  其实杨城大多高中运动会都没有走队列这一项,但是二中的领导班子比较古朴,以校长和蒋主任为例,天天强调纪律,运动会必须要走方阵,还要评比。
  班级方阵是三十人的,剩下的学生坐在原处,教师队伍都是科任老师,没有班主任。彭倩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往看台上望,说:“哟,我看见胡老师了。”彭倩大笑,“胡老师穿的那叫啥,跟蚂蚱似的。”
  何丽真也看过去,胡飞一阵绿黄的运动衫,的确很扎眼。
  手机忽然震了一下,何丽真从裤兜里拿出手机,一条未读短信,来自万昆。
  【看啥呢?】
  何丽真心里一动,再抬头,一眼就看到了万昆。万昆没有参加学生方阵,他站在看台最上面,靠在墙上,围墙高度正好把够他两条胳膊搭在上面,他还穿着校服,站得轻松。远远的,他头轻轻歪着,看向这边,何丽真几乎能感受到他脸上痞痞的笑。
  “怎么了?”
  何丽真忽然回过神,彭倩正有点奇怪地看着她,何丽真连忙说:“没什么。”
  “那发啥呆?”
  “就……”
  电流麦刺耳一响,主持人终于开始说话了。
  “各个班级方阵注意,各个班级方阵注意!现在请迅速到指定位置集合,运动会开幕式马上开始了。”
  “切。”彭倩听得嗤笑一声,“还开幕式,真是个规模宏大的开幕式。”
  何丽真没出声,彭倩说:“走吧,赶紧开始,我还得热身呢。”
  队伍集合好,校领导例行讲话。
  “各位老师同学们,大家上午好——!”
  停顿。
  大家淅淅沥沥地鼓掌。
  “金秋送爽,万谷飘香!在这丰收的季节里,我们杨城二中全体师生,满怀喜悦的心情,以精神饱满的姿态,欢聚一堂,隆重庆祝秋季运动会!我建议,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对这次运动会的召开,表示最真挚的祝贺——!”
  大家接着鼓掌。
  校长的开场词说了足足五分钟才结束,音乐响起,方阵队伍有气无力地往前走。
  很快,方阵也走完,大家解散在操场上,回到自己的班级,准备第一个项目。
  何丽真难得有点紧张。
  当然了,她自己的铅球要下午才比,她紧张是因为第一项是一百米预赛,万昆要出场。
  彭倩的跳高也同时进行,刚从队列里下来,彭倩就脱了外套到一边场地热身,还叫着何丽真一起来,给她加油。
  何丽真跟着她过去,顺便往看台上望。看台上人头攒动,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何丽真又把手机拿出来,上面也没有未读短信。
  “来啊丽真!”稍微一晃神,彭倩已经出去老远,她朝着何丽真招手,“快点过来!”
  “哦!”何丽真收起手机,朝彭倩跑过去。
  这时,广播里播报:“请参加一百米项目的运动员,到检录处检录——请参加一百米项目的运动员,到检录处检录——”
  何丽真的脑子被各种声音充斥着,脚步追随着彭倩的身影,来到操场正中央。
  教师不用检录,也没有牌号,一共就那么几个人,比个赛完全是凑热闹,增进感情。跳高的场地在操场正中央,彭倩到了之后先围着栏杆绕了几圈,何丽真陪着她。
  “第一我是拿定了。”彭倩看好场子,小声对何丽真说:“高二那几个老师完全不是对手。”
  “好好好,你加油。”
  彭倩兴致勃勃地准备比赛,何丽真转过头,在不远处,一百米的赛道上已经站了八个人了。
  第一组是高一年级的。
  彭倩在心里算了一下,万昆应该是在第五组。
  运动员准备就绪,开发令枪的老师站到凳子上。何丽真认出来那是闫锐平。
  “各就各位——预备——”
  “碰!”
  随着发令枪响,最先震撼何丽真的不是跑出去的运动员,而是身后看台上震耳欲聋的呐喊声。高中生最好疯最好闹,呜呜啦啦地喊,也分不出喊得是什么。
  十几秒钟,第一组跑完了。
  跑完的人聚到一起,打打闹闹。
  年轻人一开心,似乎天都跟着爽朗起来。何丽真笑了笑,到一边的塑胶地上坐着。
  彭倩里外看不上那几个高二学年的老师,第一跳就来了个下马威,倒不是说她跳得有多高,而是她使用的方法。
  彭倩用的是背越式跳高。
  高中运动会女子跳高项目的场地上,你经常会看到这样一个场景——助跑,助跑,停,抬腿,卡住。
  连大跳都很少的情况下,彭倩这一背越真真地震慑当场众人,连旁边记录成绩的体育老师都夸起来了。
  “专业啊!”
  何丽真看得也很惊讶,彭倩走过来,何丽真啪啪地鼓掌。
  彭倩脸上淡定,等那些的目光都移开的时候,马上拉着何丽真坐下,“怎么样,牛不牛!”
  “你是不是学过啊,这么专业。”
  “我以前是国家二级运动员,没跟你说过?”
  “没。”
  彭倩笑着说:“反正你就等着我拿第一吧。”
  何丽真笑着说好。
  忽然,她像是有什么预感一样,停住了话语。彭倩没有注意,还在一个一个地点评接下来的老师。
  何丽真慢慢转过头。操场上人有很多人,来来往往,她的目光就那么穿过人群,缝隙之中看见了万昆。
  秋天的风格外清爽,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当初那一眼,她走进教室,从很多人之间,看到了他,那天窗外也吹着风。
  何丽真嘴角轻弯,她依稀记得当初他额头前被吹散的发丝,他现在剪了头发,一头干净利索的短发,风都吹不动了。
  他们的目光对上,万昆低下头,何丽真下意识地拿出自己的手机。
  果然,下一秒,短信就到了。
  【看着。】
  这两个字似乎有种潜在的意义在里面,何丽真看着它们,看得几乎不认识起来。等清风吹过,她闻到塑胶跑道的味道,她轻轻抬起头,看着少年矫健的身影,奔跑的姿势。
  看着。
  看着。
  何丽真告诉自己不要想很多,可她还是忍不住地思绪翻飞,她总有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好似这两个字说的,不止是这一场赛跑。
  万昆领先是将近十米远,轻轻松松地跑过终点线,他停下脚步,转过头,一个飞吻。
  到底是少年心性,隔着何丽真,看台上的学生也被感染了,高声喊叫,似乎想把天都叫破了。
  “哈哈。”彭倩刚好看到这一幕,笑着说,“行啊小子,要么不来,一来就玩嗨了。朝谁飞吻呢这是。”
  他嚣张,他恣意。
  他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由。
  何丽真没有笑出声来,她在心里默默地笑。她觉得很自豪,那是一种掩盖不住的自豪。她不知道那个骄傲的少年是不是属于她,但他是她心底的秘密,这一点,没人可以否认。
  手机响起,这回是电话。
  何丽真接起,“喂?”
  “我在楼上等你。”
  彭倩叫何丽真:“我要跳下一轮啦!快过来。”
  何丽真从地上站起来,说:“我先离开一下,等下就回来。”
  “去哪啊?”
  “回教室拿点东西。”
  “好好,快去快回。”
  何丽真只带着一个手机,拎着一瓶水,走到外面。出了操场,似乎一下子就安静了,何丽真走进教学楼,更是寂静得踩一步都能听见回音。
  她上到三楼,转到拐角,推开储物间的门。
  万昆背对着她,站在窗口,手掐着腰,正在看外面的比赛。听见声音,他回过头,冲何丽真笑笑,说:“来了?我想跟你一起看,坐下陪我。”
  何丽真关好门走过去,不知什么时候,万昆已经在窗口摆好两张桌子,见她过来,他让开一点让她进去。
  何丽真和万昆并排坐在桌子上,从窗户往外看。
  一百米预赛已经跑完了,下面是四百米。何丽真看着跑道上的运动员,说:“一直在这坐着行么,你不是还有二百米的比赛。”
  万昆嗯了一声,说:“没事,四百跑完了才是二百,到时候再下去。”他说着,转过头看着何丽真,说:“你不想跟我一起看?”
  何丽真侧目,万昆刚刚运动完,身上还带着一股没有散尽的热劲,人在阳光里,轮廓似乎都模糊了。
  万昆看着何丽真,看得几乎有些痴了,他低声说:“……我很想跟你一起看。”
  他说着话,眼睛一直看着何丽真的唇,身子慢慢俯下。
  他们的吻逆着阳光,穿过喧闹的人潮,随风而去。
  她从他的吻里,感受了那么多。
  何丽真恍惚之中,似乎确定了某些答案。
  刚刚她想,她不知道这个少年是不是真的属于她,现在,她觉得自己知道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