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 第四十三章 何丽真

第四十三章

  何丽真觉得自己的脸并不像前几次那么烫,不过也不凉,浑身上下就像一个温水壶一样,一边被万昆加热着,一边被太阳光晒着。
  万昆吻过她,鼻尖还在她鼻梁上蹭了一下,觉得触感不差,又蹭了几下。何丽真忍着痒没有低头。
  万昆轻声笑。
  何丽真终于觉得脸开始烫了。
  “你怎么总这样……”她小声说。
  万昆说:“总怎么样?”
  何丽真侧过头,看外面的操场,说:“你是不是交过很多女朋友。”
  万昆一顿,说:“嗯?”
  何丽真说:“感觉你对女人游刃有余。”
  万昆笑笑,说:“就是说,你觉得自己是我的女朋友了?”
  何丽真又被将了一军,张口结舌,这问题明明应该是他回答不出才对。
  万昆的笑容渐渐隐去了,他说:“我是交过女朋友,不过都是开玩笑的。”
  何丽真转过头看着他,说:“那你对我认真的?”
  万昆看着她的眼睛,又好似透过她的眼睛看向别的地方,朦朦胧胧地说:“不是认真……”
  何丽真说:“对我也是开玩笑的?”
  万昆的语气依旧喃喃,“不只是认真……”他说着,目光终于在何丽真的眼睛上定焦,“你可能不知道自己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何丽真说:“意味着什么?”
  她一直逼问,万昆终于败下阵,但他的败阵跟何丽真不同,他不会脸红,不会窘迫,他败阵的表现就是跟何丽真扯皮,撒娇,怎么耍赖怎么来。
  “别问了嘛。”万昆扯着一边嘴角,眼神无辜。
  何丽真被他吓到了,“你干什么?”
  万昆长手一揽,把何丽真拉过来,靠在自己肩膀上。离得越近,何丽真越能感受到他的强壮,她觉得揽着她肩膀的那只手,向她传达的不只是力量而已。
  万昆不想回答问题,目光看着操场上的跑道,女子四百米项目开始,几个女生跑过半圈就已经告饶,一步一步地往前蹭。何丽真本来看着他的侧脸,后来见他打定主意什么都不说了之后,也笑了一声,转过头看外面。
  他肩膀很宽,胳膊上肌肉发达,何丽真枕着感觉刚刚好,加上外面的阳光一照,她就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就在她眼皮慢慢往下耷的时候,手机响了。
  何丽真以为是彭倩在催她,从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身子慢慢直起来。
  万昆斜眼看着她。
  何丽真接电话。
  “李老师?”
  “……”
  “哦,对,是吗,我也听说了,好像全市的高中不少都是这几天开运动会的。”
  “……”
  “真的?现在?”
  “……”
  “啊,我是在的,那……”
  “……”
  “好吧,我先告诉胡老师一声。”
  “……”
  “嗯,你到了给我电话。”
  放下手机,转头,何丽真看见一张不开心的脸。
  万昆依旧斜眼看着她,不冷不热地说:“谁啊。”
  何丽真说:“隔壁育英的老师,你不认识。”
  “李老师?”
  何丽真惊讶抬头,“你怎么知道?”
  万昆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哼了一声,“叫李常嘉是吧。”
  “嗯。”何丽真说,“你也没见过他吧。”
  “怎么没见过。”
  “在哪见过?”
  万昆看她一眼,又移开目光,“就那天。”
  “哪天?”
  “……”万昆好像不想回想,何丽真看着他,半晌,恍然大悟地说:“啊,那天。”
  万昆转头,看见何丽真的表情,似笑非笑的,就像在逗他一样。
  万昆气得深吸一口气,憋住,三秒钟后才说:“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何丽真扳回一城,笑了笑,把手机放回兜里。
  万昆语气嫌弃地说:“他要过来?”
  “嗯,等会过来。”何丽真说,“育英今天也开运动会。”
  “他自己不比赛?”
  “他身体不太好,应该比不了吧。”
  万昆哼唧一声,“病秧子啊。”
  何丽真转过头看着他,说:“跟你比,大多人都是病秧子。”
  万昆无赖一笑,又把何丽真揽过来,低侧着头,对她说:“老子这才叫男人,以后你就知道好处了。”
  何丽真甩开他,“别闹。”
  万昆双手拄在身后,看她低头发短信,说:“不去见他呗。”
  “怎么不见,人家很快就过来了。”
  “找个理由避开。”
  “什么理由?”
  “就说你要比赛,没空。”
  “他就是来看我比赛的。”
  “你——”
  万昆被她噎得差点翻白眼,粗声道:“你就气我!”
  何丽真咯咯地笑出声,万昆瞪着眼睛,看得又有些呆了。
  何丽真抬手,轻轻地拍了拍万昆的脸,又拿下来。
  万昆有点低落地看着她,小声说:“我烦他。”
  “八竿子打不着,你烦人家干什么。”
  万昆叹了口气,收回手,拿到身前,弓着腰坐着,“你就装。”
  何丽真轻声说:“你别想太多,我跟他没什么关系的。”
  万昆转过头,“那你穿裙子给他看?”
  何丽真说:“我为什么穿裙子你不知道?”
  “……”
  万昆泄气地蜷起腿,“好,反正都是我的错。”
  半大孩子谈恋爱,过山车一样,一上一下,一会高兴一会难过。何丽真觉得自己的一颗心也被他揉得七上八下,软到了极致。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想了。”何丽真抬手,摸了摸万昆的头发,他剪了短发,毛毛刺刺的稍稍有些扎手,她不知道之前他头发长的时候,摸起来是什么样的手感。
  “没有意义。”何丽真轻声说,“别去想过去,没意义。”
  万昆沉默了一会,转过头,定定地看着何丽真。
  何丽真:“嗯?”
  万三岁:“还是烦他。”
  何丽真:“……”
  何丽真终于忍不出,噗嗤一声笑出来,万昆哼一声,从桌子上下来。何丽真说:“快到时间了,下个就是二百米,你快下去。”
  万昆说:“赶我啊?”
  何丽真:“正经点,好好跑。”
  “跑第一有啥奖励没。”
  “你要什么奖励。”
  万昆斜眼盯着她,何丽真被那目光看得有些发慌,“看什么?”
  万昆移开目光,耸耸肩,“算了,我要是跑第一,晚上就让我去你家。”
  何丽真心里砰砰直跳,话都有点说不利索了,“来,来我家?来我家干什么?”
  万昆奇怪地看着她,“吃饭啊。”
  “哦哦。”何丽真抿抿嘴,“好的,你想吃什么,我晚——”她说到一半,闭嘴了。
  什么话都不用多说,男女之间有些事,一个眼神就懂了,何况万昆这邪笑如此明显。
  何丽真被他笑得浑身发紧,往前走了几步,要出去,万昆拉住她的手腕,侧着头懒笑着说:“怎么了啊,吃饭嘛。还是——”万昆微微低头,“你想作别的?”
  何丽真甩开他的手。
  “万昆,不管怎么说,这里是学校,咱们……咱们别太过了。”
  万昆没那么容易被她甩开,微微一扯,何丽真就被拉到怀里,万昆抱着她,或者说是圈着她,低下头,在她脑袋顶上亲了一口。
  “万昆!”
  万昆松开手,何丽真挣扎着出来,他人已经走到门口了。万昆临出去时看了何丽真一眼,笑了笑。何丽真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头发乱成一团,还瞪着眼睛,狮子狗一样。
  万昆走后五分钟,何丽真才出去。
  李常嘉已经到了。
  何丽真接到他的电话,直接下楼去校门口接他。
  李常嘉也穿了一身运动服应景,看见何丽真,挥了挥手,“何老师!”
  何丽真过去,打招呼说:“你来得很快啊。”
  “就几步路而已,当然快了。”李常嘉跟着何丽真,一路往操场走,“听说你有比赛?”
  “对,你怎么知道的?”
  “胡老师跟我说的。”李常嘉看了何丽真一眼。
  何丽真苦笑着说:“比的是铅球,我都不知道自己能扔多远。”说完,她马上回想起铅球是推,不是仍,可是觉得面对李常嘉,又没什么改口的必要。
  “重在参与重在参与。”李常嘉好脾气地说,“反正也是玩,开心就好。”
  带着李常嘉来到操场上,二百米已经检录完毕,运动员分好组,被领到百米赛道起始处。
  何丽真远远看着,李常嘉也跟着看过来,“这是几百米的比赛啊。”
  “二百的。”
  “有你们班的学生么?”
  “有,每个班都有。”
  他们一边说,一边往看台上走。胡飞也知道李常嘉要来,远远看见就开始招手。运动会进行到现在,也管不了什么纪律了,看台上乱七八糟,堆在一起看比赛的,聊天的,吃东西的学生到处都是。
  六班的位置上,人跑了大半,都剩下书包和零食,胡飞给他们俩个人腾出地方,坐着聊天。
  胡飞和李常嘉聊天无非是说补习班的事情,李常嘉抽空跟何丽真说:“对了,十一之后就要上课了,做好准备没。”
  何丽真说:“嗯,补习的内容我已经看过很多遍了。”
  李常嘉笑着说:“何老师就是认真。”
  何丽真有点不好意思,“也没……”
  下面一枪响起,加油声四起,何丽真转过头,从那一组运动员里,一眼就看到了万昆。
  “哟,那小伙子跑得快啊。”李常嘉也看到了,惊讶地说。
  胡飞也站起来,眉头紧蹙地看着赛道。“跑得是挺快……”
  等万昆跑过终点线,离看台总算近了一点,李常嘉认出他,余光扫了一眼胡飞,有点尴尬地说:“啊,这不是那个万昆么。”
  胡飞嗯了一声。
  李常嘉说:“可惜不怎么往好处使劲。”
  万昆忽然转过头,他穿着单薄的运动背心,上面贴着一张号码,面对着六班看台的方向,一边在操场上倒退着走,一边张开手臂。
  他的手臂如此的修长。
  风一吹,阳光照下,那动作像是在炫耀,又像是一个拥抱。
  何丽真没有听胡飞和李常嘉在说什么,她心里想着的,是万昆白天消耗这么多体力,她晚上要给他做些什么吃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